看看裏面,在看看外面一臉壞笑的幾個殺手,兩個人忽然覺得他們陷入到了絕地之中。

洞外的幾個人看樣子耐心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拎着各自手中的寶劍慢慢的靠近了山洞。

孟落日知道,最後的決戰恐怕就要開始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遠處傳來了一聲大喊聲:

“大哥,大哥!”

幾個人的腳步同時停了下來,順着聲音看去,只見一個人如同一陣風一樣的衝了過來。

白日夢和小財迷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眼前的四個人已經對付不了了,現在又來了一個,至於對自己這麼重視嘛!

那個後來的男子跑到了爲首的大個子的面前,伏在他的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大個子忽然臉色變了幾變,猶豫了一下,最後非常不甘心的衝着身後的幾個人喊道:

“我們走,這次算便宜你們了!”

說完,帶着幾個人快速的離開了。

Wωω_ttκá n_Сo

孟落日看着幾個人遠去的背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這傢伙竟然沒有痛下殺手。現在他和小財迷已經是甕中之鱉了。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兩個人幾乎是在同時將視線放倒了山洞的伸出,那雙藍哇哇的眼睛纔是最要命的。

讓他們感到放心的是,藍哇哇的眼睛依舊停留在原來的地方沒有任何

移動。和他們兩個之間,應該還是在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上。

當兩個人確定了外面的幾個傢伙的確是走遠了,他們才小心翼翼的向山洞的外面走,只是不時的回頭看看,那兩個眼睛竟然還是保持在原來的位置,就在他們將要走出山洞的時候,忽然聽到山洞深處,發出了一聲大吼聲:

“哞——”

兩個人在瞬間嚇得屁滾尿流,就連馬前卒肩膀上的傷都感到不是那麼的疼痛了。

不過當他們連滾帶爬的跑到了山洞的外面的時候,都感到了有點不對勁,那個叫聲怎麼聽起來好像是一頭牛啊?

正當他們想要重新進入到洞中查探一下的時候,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人喊馬嘶的聲音。

“那邊,那邊!”

孟落日現在的身份可是朝廷的通緝犯,對於這種喊聲非常的敏感,連忙擡頭看去,只見遠處三匹健馬疾馳而來,爲首赤紅臉龐的傢伙,正是黃飛虎。

縱馬向前的黃飛虎一眼就看到了孟落日,大喊一聲: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你在這裏!我看你今天還往哪裏跑?”

一聲令下,在他身後的兩個人也縱馬衝了上去,將兩個人圍攏在覈心。

孟落日和馬前卒看到來的是黃飛虎,心裏反倒是踏實了,自從來到了大商朝,貌似黃飛虎是他們最早認識的名將,這傢伙雖然脾氣暴躁,但是做人還是不錯的,應該是能夠講的了道理的。

小財迷苦笑一下:

“喂喂,老黃,用不着這麼咋咋呼呼的吧,行了,這裏又沒有其他的人,甭裝腔作勢了。”

“誰裝腔作勢了!孟落日大鬧王宮,我要將他緝拿歸案。”

“得得得,有話好好說。幹嘛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哎喲!”

馬前卒衝着黃飛虎揮了揮手,正好觸動了肩膀上的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咦,小財迷,你受傷了?”

馬前卒和土豪金兩個人在王宮中的時間也有幾天

了,他們幾個人本來是彼此之間用的稱呼,現在早就被更多人所熟知。

對於馬前卒的這個小財迷的稱呼,他深以爲然。馬前卒這個傢伙還真是十足的財迷,想要找他做任何的事情,都要花錢才行。

最令黃飛虎感到驚歎,從而開始真正和土豪金一起稱呼他是小財迷的一件事兒,還是關於商紂王的。

在馬前卒被赦免的第三天,小財迷居然主動要求見商紂王。商紂王接見了他,並打發其他的人離開。在房間中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只不過在後來的一次早朝之後,商紂王和比干、黃飛虎等人感嘆:

“以後找馬前卒幫忙,一定要考慮好了,這傢伙死愛錢啊,我讓他幫我辦了點小事,他竟然張嘴就是多少錢!”

從此財迷之名聲明遠播,就連商紂王他都感主動要錢,還真是前無古人了。

不過雖然馬前卒死愛錢,但是他爲人仗義,心底也非常善良。黃飛虎對他的印象還是非常好的。

現在看到這個死愛錢的小財迷受傷了,他還是有點小小的吃驚,小財迷在京城中的人緣還不錯啊,還不至於惹上什麼仇家的啊。

“別提了,唉,我自己都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你先甭衝着白日夢吹鬍子瞪眼睛的,找個地方我們坐下慢慢聊。至於他大鬧王宮的事情,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真相呢。”

黃飛虎瞪了一眼孟落日,看到這傢伙並沒有反抗或者逃跑的意思,才點了點頭,還低聲的說道:

“你要敢跑,我就打死你丫的……”

說完他用手指了指前面:

“那邊有一片空地,我們到那邊去那裏有一片空地。”

說完,就要縱馬過去,跟着他的一個小卒忽然攔在了黃飛虎的面前:

“黃將軍,那,那個……”

說着,還用手指了指上面。

黃飛虎一拍自己的腦袋:

“我靠,對啊,差點因爲你們兩個,我把重要的事情都給忘記了!”

……

(本章完) 第2790章

這一個時辰夜星辰都沒有停歇過,所以才會累的出汗了!

在夜星辰的身後,還跟著幾個老者,都是之前來過城主府,對夜晨熙的毒無法又離開的!

在幫夜星辰收集藥材時,聽到夜星辰說墨九狸能解毒,所以幾個老者好奇之下就跟著來了!

「姑娘,這裡是你需要的藥材!」夜星辰顧不得自己身上的狼狽,將手裡的戒指遞給了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接過戒指點點頭說道:「給我準備一個安靜的房間煉丹!」

「好,好的,晨熙隔壁的院子就是他平時修鍊的地方,姑娘就在裡面煉丹吧,還需要什麼姑娘儘管根我說就是!」夜星辰聞言說道。

「不用了,只要我沒出來之前,別讓人打擾就好!」聞言說道。

「我知道了,我一定不讓任何人打擾姑娘!」夜星辰說道。

「夜城主,我們……」這時夜星辰身後一個白衣老者出聲道。

「啊……我給忘記了,姑娘,這位是我們八重天煉丹盟的大長老白老,這兩位是紫林城的煉丹師夢老,和方老。她他們都是這次路過夜無城趕上了晨熙的事情,之前有些藥材我沒有,都是夜無城的百姓們幫忙拼湊的!

其中幾株罕見的藥材,都是三位長老提供的,他們想觀摩為晨熙解毒,我因為藥材所以答應了他們三人……」夜星辰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有些忐忑的說道。

「你們想看我煉丹?」墨九狸聞言看向白老三人問道。

「姑娘方便的話,能讓我們看看嗎?據說這毒就算是凌華宗的宗主煉製,也不能確定一次成功!」煉丹盟的白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他拿出的幾株藥材都是比較罕見的,如果墨九狸就是不允許他們看,那也是沒辦法的,畢竟煉丹師煉丹都不喜歡被人打擾和身邊有人的!

「好,那就你們三人一起跟我過去煉丹吧!」 冷王的替補新娘 墨九狸聞言看著白老三人說道。

白老三人聞言都是一喜,夜星辰也鬆了一口氣,雖然當時白老三人在給出藥材的時候,要求過想看墨九狸解毒,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墨九狸會不會答應!

可是為了兒子,他只能說盡量跟墨九狸說說,好在三人都是不錯的煉丹師,沒有為難他!

夜星辰也十分感激墨九狸,哪怕對方不能喂夜晨熙解毒,他也很感謝對方了,起碼願意在這個時候出來幫忙!

於是,墨九狸帶著白老三人到隔壁的屋內煉丹,夜星辰和城主府的暗衛守在四周,禁止任何人打擾到墨九狸煉丹!

墨九狸坐在地上,拿出夜星辰準備的藥材,手一揮儲物戒指內的藥材,按照順序排在地上。

墨九狸抬起頭看向白老三人說道:「我允許你們看我煉丹和等會兒為夜晨熙解毒,但是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被其餘人知道!」

白老三人聞言頓時明白了墨九狸的意思,也沒猶豫,直接對天發誓,不會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說出去! 黃飛虎轉身就要向山坡上跑,那個士兵不得不再次提醒道:

“黃將軍,不是要到下面來查看的麼?”

“呃,對啊。靠,都讓你們給我弄迷糊了。”

黃飛虎責備的看了一眼孟落日和馬前卒,然後火急火燎的在周圍尋找着什麼。

馬前卒奇怪的看着黃飛虎,不知道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竟然要比抓捕罪犯還重要。

“這裏,這裏,黃將軍,這裏有個山洞!”

黃飛虎立刻就來了精神,大喊一聲:

“好!”

就要帶着兩個人衝進去。一直看着他們幾個忙活,馬前卒和孟落日被弄的是一頭霧水,就在黃飛虎要衝進山洞的時候,馬前卒攔住了他:

“喂,你們這是要幹嘛?挖寶貝呢?”

“當然是找寶貝了,靠。我再找一頭大牛!”

“大牛?”

孟落日和馬前卒瞪大了眼睛,估計黃飛虎嘴裏說的那隻大牛,他們應該也在剛纔看到了:

“他還真在這個山洞裏,呵呵,不過,你看這個山洞口這麼的小,如果真的是能夠稱之爲大牛的,你確定可以在這裏把他弄出來?”

“呃?”

豪門情斷:夜少的廢妻 黃飛虎看着狹小的只能夠容許一個人通過的洞口,也傻眼了,貌似還真是想馬前卒說的這樣,沒辦法把牛弄出來,那個野牛膘肥體壯,可比一個人的塊頭大多了。

絕愛天王迷糊妻 “靠,一定還有其他的洞口,我要找找去。”

“喂喂,等一會兒,你到底找這個大牛幹嘛啊?”

“靠,還不是因爲你們,和你們打賭不是輸了嗎,我決定以後上戰場再也不騎馬了,妹的,可是我總要找點東西騎吧,總不能靠兩條腿跑來跑去的啊,正好今天看到了這隻野牛不錯,我們三個就打算把他抓住,那傢伙竟然扭頭就跑,倒黴的就掉進了一個大窟窿裏了,我們琢磨着可能其他地方還有另外的出口,所以就找過來了。”

聽黃飛虎的話,馬前卒和孟落日才知道了他着急的是什麼事情,馬前卒苦笑了一下:

“老黃,當初只是一個玩笑而已,用不着當

真的,將軍上陣,不騎馬怎麼行呢,呵呵。”

“那可不行,說話要算話!”黃飛虎把腦袋一晃盪,“是男人,說話就要算話,難不成拉出的屎還能坐回去?”

看到黃飛虎認真的樣子,馬前卒和孟落日相對苦笑,看這傢伙現在的樣子,還真是被土豪金荼毒的不輕。

黃飛虎丟下了孟落日等人,帶着兩個手下鑽入到了山洞裏。孟落日這個逃犯也沒有逃走的意思,跟在了他們的身後鑽了進去,這樣“聽話”的逃犯,貌似也真是不多。

當走到了那雙幽蘭色的眼睛近處,孟落日纔看清楚,還真是一頭大牛,只是被卡在了從上到下的一個垂直的洞中動彈不得,所以纔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着。難怪當初沒有看到這雙眼睛移動。

因爲老牛從上面掉下來的時候,身體有擦傷,鮮血已經流出來了,所以纔會在空氣中有淡淡的血腥的氣息。

在現場進行了半天的研究,最後黃飛虎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洞口實在是太小了,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馬前卒眨巴着小眼睛,嘻嘻一笑:

“老黃,我有辦法把這個牛弄出來,怎麼樣?”

“真的?”黃飛虎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一把將馬前卒的胳膊抓住,“快說說!”

不小心碰到了馬前卒的傷口,疼得馬前卒齜牙咧嘴的。

黃飛虎連忙放開了手,連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快說說!”

看到他關切的眼神,還真是對這個野牛非常的在意。

有了這樣的敲竹槓的機會,身爲財迷的馬前卒如果放棄了,他的小財迷的名字真的就是白叫了,衝着黃飛虎伸出了一隻手:

“弄出來,多少錢?”

“靠!”

黃飛虎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個嘴巴,和財迷說事情,沒有錢怎麼可能。

不過看看那個卡在那裏的野牛,就是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黃飛虎毫不猶豫的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錢袋子,身爲皇親國戚,而且是戰場上的百勝將軍,錢這東西,他還真是不缺。

把錢袋子塞到

了馬前卒的手裏。馬前卒掂量了一下錢袋子的分量,覺得還真不少。然後嚓的一聲從黃飛虎身邊的一個小士卒的腰裏把寶劍抽了出來。

“我靠,你要幹嘛?”

黃飛虎趕忙攔在了馬前卒的面前,馬前卒瞪着眼睛回答:

“當然是把這個老牛卸了,然後一塊一塊的弄出去了。”

“我靠,把他卸了不就死了麼,那我要他還有什麼用?”

“可是吃牛肉!”

馬前卒的臉不紅不白的。黃飛虎伸手就去搶在馬前卒手中的錢袋子:

“靠,還用你說,丫的,用這些錢買十頭牛吃牛肉都夠了!”

馬前卒早就有所準備,連忙閃身躲開,讓黃飛虎撲了個空。

“我剛纔說是有辦法把他弄出去,可沒說是死的還是活的啊,現在我把主意出了,你錢也付了,還想反悔?”

對於這個財迷,錢到了他的手裏了,想要弄回來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有沒有其他的辦法,把它給我活着弄出去?”

黃飛虎忽然感到自己的這個錢花的實在是太冤了,不過小財迷雖然愛財,可是腦子還是比較靈活的。沒準他還真的有什麼辦法。

沒想到馬前卒把一隻手平伸到了黃飛虎的面前。

黃飛虎的眼睛瞪得比老牛的眼睛還要大:

“你要幹嘛?”

“廢話,錢啊,沒錢誰辦事?”

“你妹的,剛纔不是已經給過你了嗎?”

“剛纔那個是死的價錢,要活的,加錢!”

“我靠,你怎麼不去打劫!”

黃飛虎正想一巴掌把這個傢伙拍成餡餅。

可是馬前卒歪着腦袋看着黃飛虎,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

“敲竹槓比打劫來錢快多了,給不給,不給算了,你就弄個死牛回去吧。”

說完,馬前卒扭頭就向洞外走,黃飛虎一把將他拉住:

“等會,多少錢?”

“和這個錢袋中的數量差不多就行了,都是老朋友了,給你個優惠價。”

……

(本章完) 第2791章

畢竟夜晨熙的毒,他們三人看過是一點辦法和可能治好的辦法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