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要掛安全帶,保護自己也是關愛家庭。

好的習慣要從小事做起,以身作則才是硬道理。

曹璇看了看王勃的舉動,沒有多說什麼,想了想問道。

「你先陪我回趟公寓,我換件衣服,然後我們一起去吃飯。」

王勃連連點頭。

「好的,你說了算,我沒有問題。」

王勃陪著曹璇回了一趟公寓,在車上大概等了半個鐘頭,曹璇才重新下來。

曹璇脫掉了原來的工裝,換上了一套淺藍色的長裙,腿上套著白色絲襪。

看到王勃那驚艷的目光,心裡暗暗得意。沒想到本姑娘雖然老了,但是魅力絲毫不減。

曹璇沒有理睬那熾熱的目光,只是問了一句王勃想吃什麼。

結果王勃絲毫沒有主見,自作聰明的用紳士的那一套措辭,讓曹璇選擇地方。

美女警花暗惱,真是這個色狼,不就換了件裙子嗎?

有這麼吸引目光,難道我本人還沒有裙子好看?

可是她卻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麼誘人,最主要的是從來不願意穿裙裝的她,破天荒的為了面前這個男人,竟然挑出了自己最喜歡的裙子。

這不得不說心裡絕對有著,想要獲得面前這個男人讚美的期許。

一個女人想把自己美麗的一面展示出來,是為了獲得大家的讚美。

但是當她因為一個人去改變,那麼要說她不想博得那人的關注,這絕對是不可能的。

只是她自己不清楚自己的內心罷了,所以既會開心,又會因他羞惱。

曹璇選擇了去一家燒烤店,主要是她想吃點海鮮,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據她所知,大部分男人都是食肉動物,選擇燒烤准沒錯。

對著服務員點了五十串牛筋,十串大蝦,兩個扇貝,十串魷魚,一般微辣。

本來還打算再要兩瓶酒,王勃連忙阻止了。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

既然是開車來的,那麼最好還是不要喝酒。

更何況身為警察,可不能帶頭知法犯法。

曹璇哭笑不得,解釋道。

「其實這酒我是讓你喝的,我自己本來就沒打算喝。不過你都拒絕了,那就不喝了。服務員來兩瓶果汁,順便拿兩個杯子。」

在等候的過程中,服務員送過來了一碟小菜,泡椒花生米。

王勃和曹璇一邊聊天,一邊嘗了一下這泡椒花生米。

味道淡了點,嘗起來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仔細一想這不就是超市賣的小米椒,泡出來的花生米嘛。

不過曹璇都沒有說什麼,自己就這麼突兀的挑起話題,是不是有點太不禮貌了。

畢竟自己還要在這裡吃燒烤,萬一說關於店家的話,被聽到誤認為是同行故意挑事,可就有點不好了。

陰陽律師 「這家店的燒烤還是挺不錯的,我在這裡吃了好幾個月。」

王勃一臉驚奇,想不到美女警花竟然喜歡吃燒烤,真是同道中人啊。

「其實我也挺喜歡吃燒烤的,不過我吃的不多,但是我挺喜歡聚餐燒烤的氛圍。」

曹璇明顯有些失落,低沉著應了一下。

「哦!」

王勃一臉懵逼,美女警花你又咋的了?

我好像沒有說錯什麼吧?你怎麼突然就變了臉色?

難道是我真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那你告訴我啊,不要讓我一個人這麼尷尬。

「呃!怎麼了?」

曹璇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雙手抱著杯子,含著吸管,使勁的吸著果汁。

「曹大美女,你這搖頭是幾個意思,我可真是有點迷糊了。我哪裡說錯話了,你告訴我,我道歉。」

曹璇如同炸毛的貓咪,猛然間喊道,「這不關你的事!」

發現周圍人異樣的目光,有些羞澀的低下頭。看到王勃一臉尷尬,有些好笑的解釋。

「你不要多想,我不是針對你,只是想起了以前不開心的事情。」

王勃有些好奇,一臉八卦道。

「什麼不開心的事,可不可以說給我聽啊?讓我也不開心一下。」

曹璇怒目而視,憑什麼我不開心的事,要講給你聽,你又是我的什麼人吶?

看到曹璇的一臉不樂意,王勃打消了繼續八卦的念頭,自己還是繼續吃花生米吧。

「嗯!這花生米真好吃,不知道這店家是怎麼做的?曹大美女,你要不要也嘗嘗?」

曹璇哭笑不得,這王勃沒想到竟然強行逗自己開心。不過自己怎麼還就真的,有點小開心了?

「你別逗我了,這是店家從超市批發的大袋泡椒花生,一袋裝五千克。你出門朝左拐,走二十多步的小商店也有賣的,不過是小袋,零售價應該是兩元一袋。」

王勃一臉苦澀道。「曹大美女,你就不能不拆穿我嘛,你這樣我很尷尬的!」

哈哈,美女警花笑得花枝亂顫,看的一旁來送燒烤的服務員,都獃滯了。王勃給了一個眼神,曹璇立馬收住了笑容,一臉嚴肅。

服務員也許是被迷昏了頭腦,竟然把燒烤不是放在了兩人中間,而是全放在了曹璇面前,給王勃面前一點也沒放。

王勃心裡碼麥啤,這混蛋服務員竟然忘了自己的存在,眼睛里只有美女,於是自嘲道。

「唉!這是個看臉的時代。」 這幾天,每天吃飽了睡,睡醒了吃。

傭人也都習慣了她早上會賴床,所以她的早餐,基本上都會一直在廚房裡溫著,她什麼時候醒,什麼時候吃。

凌先生和凌夫人也不在大宅,陸眠就隨性多了。

每天睡到自然醒,再起床吃早餐。

她洗了頭,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一邊下樓。

低頭看台階,隨口問傭人,「今天早餐吃什麼呀?」

過了十幾秒,傭人還是沒有回答,她疑惑抬頭,看到同樣震驚的凌夫人。

一個傭人拉著她的行李箱,正從外面進來。

陸眠愣住了,腦子一片空白,凌遇深說他母親陪同他父親出差了,也沒說回來的時間,她以為至少短期內不會回來才對。

所以才能安心在大宅住下,沒有走。

誰能想到,他母親突然回來,還跟她正面撞上了。

陸眠尷尬得想逃,雙腿卻沉重得邁不開。

凌夫人同樣很震驚,沒想到,回家會看到陸眠,既驚訝,又驚喜,她看到了陸眠臉上的震驚惶恐和不安,按捺住自己的激動心情,親切地叫她,「圓圓,剛洗完頭么?」

看她還在擦頭髮,這會兒動作已經頓住,發梢還有水珠往下滴。

她身上也穿著白色的睡袍,顯然昨晚留宿了。

尷尬地點了下頭,陸眠暗自深呼吸,「阿姨,您回來了。」

「是啊,遇深他父親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我先回來。」

其實很尷尬,其實對這個前任婆婆,陸眠心裡還是有些法怵的。

那些不愉快的記憶,還在腦海里,無法忘記。

她抿了抿唇,「那我……先上樓換身衣服。」

「啊?」凌夫人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不用,你怎麼舒服怎麼穿。」

「我還是換身衣服比較好。」

沖凌夫人點頭示意后,陸眠轉身跑上樓。

火速回卧室換下身上的睡袍,把頭髮吹乾,穿上自己的衣服,對著鏡子做了幾次深呼吸,給自己加油打氣了一番之後,才敢下樓。

凌夫人坐在沙發上,沖她招招手,「圓圓,過來坐。」

她拘謹的握著雙手,「阿姨,我還有工作要忙,就不坐了。再見。」

「哎……」

凌夫人想叫住她,陸眠就跟腳底抹油了似的,跑得飛快。

叫都叫不住。

凌夫人抬手,摸著自己的臉,問傭人,「我很兇么?」

「夫人,您不凶,就是陸小姐比較怕您而已。」

凌夫人的心情並沒有因此而變得好一點點,「那還是我太凶了。」

魔獸之光明聖女 「夫人,您別想太多。陸小姐她可能是看到您突然回來,有些尷尬而已。」

「你不用安慰我了。」

凌夫人嘆息一聲,坐回沙發,端著一杯茶,也不喝,憂心忡忡的,「是我之前對她做的事,太過分了。她現在不想面對我,也是情有可原。」

當初陸眠跟凌遇深結婚的時候,她的態度,儼然就是個惡婆婆的代表。

現在回想起來,凌夫人都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真像是得了失心瘋一樣。

尤其是白雪的事情一出來,她就更愧對陸眠。

在這樁婚姻里,她好像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反而處處受傷害。 聽到王勃突然說這是個看臉的時代,曹璇很是不解。

「怎麼了?是看臉色嗎?」

王勃搖了搖頭,有些埋怨的指了指兩人面前道。

「你自己看嘛,這服務員看臉上菜,這泡椒花生米都挪到你那邊了,搞的我這邊現在什麼都沒有,你那邊都快放滿了。」

曹璇一看,還果真是這樣,不過服務員你這麼皮,你們老闆不會炒了你嗎?

「哈哈,笑死我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操作。」

錯入豪門嫁對郎 王勃尷尬一笑,心裡暗道。只要你開心就好,剛才都嚇壞寶寶了,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曹璇將燒烤向著王勃這邊推了推,拿了張紙巾捏在手裡。

也不跟王勃過多客氣,說了一句請開始你的用餐表演,就用紙巾包著鐵簽子,拿著燒烤吃了起來。

這樣不僅不會燙手,最主要的是可以讓手不被弄髒。

一個美女弄得髒兮兮,實在是說不過去了。

這會有損女神形象,作為女神,一舉一動可都是要保證完美的形象。

兩個人很快就吃完了燒烤,王勃尷尬的打了個飽嗝,連忙喝了口果汁。

也沒有出現什麼情況,王勃付款以後就和曹璇兩人走出燒烤店。

正打算開車回去,就簡單不遠處的一伙人,將街邊攤的吃客驅逐開。

「走,走,走。還吃什麼吃?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

「快滾,還賴著幹什麼?是不是想挨打?」

一個高中生在那裡支吾,「那個,我還沒給錢呢?」

一群人中的黃毛哈哈一笑,指著高中生鼻子道。

「給錢?特么的還用給這老頭錢?這頓我們老大請了,不用你出錢,快滾!」

「對,快滾,不走,等著我們老大請你喝酒啊?」

一群人在那裡咋咋呼呼,很是囂張。

王勃一臉氣憤,這些人都是什麼玩意?

特么沒有見過比這更囂張的了,將別人攤子上的顧客趕走不說,還對一些女人動手動腳,這個摸一下臉,那個拉一下手,要不就是摸一下屁股。

嚇得女人們尖叫逃離,這些人反而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王勃和曹璇向著那邊走去,遇到這種事情,怎麼可以不出頭?

曹璇身為警察,有著不可以不出頭的理由,至於王勃他要保護美女警花。

正要直接走過去,曹璇伸手攔住了王勃道。

化妝術 「別急,先看看再說。」

「哦,好的。」倆人隔著街道,觀望著情況。

只見那黃毛囂張至極,把顧客驅逐完以後,大刀闊斧的把腳踏在桌子上,一手撐在膝蓋上,甩了甩騷包的黃毛,很是自我感覺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