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感應到,對方的佛力似乎並不單純,還夾雜著另外一種屬性的力量。

於是,江寂塵再次攻擊。

這一次,江寂塵直接八秘歸一,轟殺而去。

是動了真格,縱然是真佛老祖,也不敢隨意應付。

此時,本是全身金光閃耀的真佛老祖,此時有一半,忽然變成了魔氣衝天。

半佛半魔!

一邊,雪中梅冷冷一笑道:「我總算看出來,你只是仙佛界的一個棄徒,流落於此,建立佛國。」

「你開始的目的,只怕是為了吸收佛國佛徒的信仰之力吧?」

「可惜,後來你發現,只靠吸收這點信仰之力,你的修為,進境太慢了。」

「於是,你還修鍊了魔道功法。」

「難怪,你現在能達至三品真佛圓滿境。」

真佛老祖處於半魔半佛的狀態,此時癲狂而笑道:「你說得都沒錯,而且,一會吞噬了你們,便可以突破現在境界,成就四品真佛境。」 四品真佛境,也即是四品上仙境!

聽到真佛老祖之言,江寂塵和雪中梅都感悚然。

這片天地,四品上仙,那絕對是無法想象的強大存在,絕對可以橫掃這一片天宇。

沒想到,佛界這等地方,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存在。

真佛老祖通過吞噬有佛性的修者,提升修為。

難怪,這座佛殿,竟然無一個活人,皆是佛像而已。

顯然,那些佛道修士,早已經被他吞噬盡了。

雪中梅冷冷地道:「修道者,要麼徹底成佛,要麼徹底成魔。你如此半魔半佛,不三不四,最終只會成為不倫不類的存在。」

「就算你魔佛同修,那也該,魔性起時當為魔,佛性生時就是佛。」

「然而,你如此,什麼都不是。」

「你必然已走火入魔,若不然,又怎麼會離不開之里,要等著我們上門。」

「想必,這裡有一物,可以壓制你的魔佛之力,不至於暴走。」

「而那一物,名曰:菩提珠,那也正是本姑娘所要尋找之物。」

真佛老祖聽到雪中梅的話,臉色大變。

「不得不說,你確實很聰明,但是,今日你也難逃被本祖吞噬的命運。」

「至於菩提珠,你想都不用想。」

真佛老祖冷冷地回應道。

江寂塵森然一笑道:「何必與他廢話,直接斬滅他,搶過來就是。」

話落,江寂塵再次殺出。

「我來扛,你找機會,給他必殺一擊。」

江寂塵暗中傳音給雪中梅道。

真佛老祖是三品真佛圓滿境,單一對戰,江寂塵根本不敵。

但是,扛一下倒是問題不大。

看到江寂塵小小一個二品大真仙初境的修士,敢連番向他出手,這讓真佛老祖眼中有了怒殺之意。

何況,他此時有些魔化,殺性成狂,嗜血無比。

所以,冷然怒道:「區區一個二品大真仙初境的垃圾,也敢在本祖面前如此囂張,該死。」

說話之間,真佛老祖已經瘋狂的殺來。

噗!

連是幾擊,江寂塵被打得不斷後退,口中吐血。

眼看著,幾招之間,真佛老祖就可以將江寂塵幹掉。

「最後一擊,送你上路了。」

真佛老祖怒然大喝,魔佛一擊,轟然殺來。

這是一隻巨手,黑金相間,半魔半佛。

一邊魔氣滔天,一邊佛光耀眼,同時向江寂塵拍擊下來。

面對這一擊,江寂塵已經無法退避,只能正面扛下。

但這是真佛老祖的絕殺一擊,若接不下,便得死。

縱然是江寂塵這樣強悍的存在,也得掛。

生死之間,江寂塵凝出一道光,這是晨曦之光。

然後,他運轉超然之道,打出這一道晨曦之光。

「我心超然,我道亦超然。」

此時此刻,江寂塵內心平靜到極點。

這一刻,他運轉的晨曦之光,打破了平時的極限,再以超然心境,運轉凝出。

咻!

一縷光,擊在半魔半佛的巨掌上。

啪!

真佛老祖半魔半佛的一掌,竟然直接消融,化作虛無。

「原來如此,這就是超然之道。」

江寂塵心中驀然有悟,心中喜悅。

但是,真佛老祖臉色卻是大變起來。

他認為,這一擊之下,江寂塵必死無疑,卻不想,對方凝出的一縷光,竟然可以破滅掉他半魔半佛的一道絕殺攻擊。

他愣了一下!

「這,這怎麼可能?」

他的心神震蕩。

而雪中梅,此時臉上冷冷一笑,心中暗道:「正是這時候!」

同時,她動了。

她等這個機會太久了。

妃常芳華 剛才,若是江寂塵接不下真佛老祖這一擊,她都必須出手了。

但現在,江寂塵接下了,讓真佛老祖心神大震,這個時候,她更要出手了。

這個就是她一直在等的時機。

現在,時機到來,她豈能錯過。

雪中梅,手中出現一劍,隨之,她突然化身萬千,從四萬八方,向真佛老祖出劍。

此時,本想對江寂塵進行第二擊的真佛老祖,此時驀然感受到了來自雪中梅的威脅。

「這是,高階仙劍術。」

「你,你怎會擁有如此高階的仙劍術?」

真佛老祖臉色大變起來,驚呼道,聲音中,有些難以置信。

然而,雪中梅的劍光,太快了,真佛老祖如同變成了劍靶,被無數劍光刺穿身體。

剎那之間,他的身體,一邊,是無盡魔氣從劍道傷口中湧出;一邊,是無盡佛光自劍道傷口中綻放。

真佛怒吼,身體顫動,他的整具道身,似要解體一般。

雪中梅,此時則是臉色一陣蒼白無色,渾身顯得虛弱無力。

剛剛,她那一劍,已經耗盡了她的一身力量。

要知道,那是高階仙劍術,以她目前的境界,也僅能勉強動用一劍。

但僅是這一劍,便可讓她暫時失盡戰力。

這是她拚命的一擊,若是真佛老祖在這一劍下未死,那她就有難了。

此時,真佛老祖如同要解體一般,無盡的力量外泄。

眼看著,他要就因力量泄盡而亡。

「魔佛逆轉,護我不滅!」

然而,就在這時候,真佛老祖驀然怒喝一聲。

接著,那些本是外泄出來的魔佛之力,竟然再次向他匯聚,讓他身上的氣息不斷地變得強大。

「你太讓我出乎意料了,但如此高階仙劍術,你也只能勉強一劍。」

「一劍之後,你再也無力再戰。」

「而你一劍,若殺不死我,那就等著被我吞噬吧。」

真佛老祖怒吼不止。

他一步一步向雪中梅走去。

每走一步,他就強大一分。

那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佛魔之力,向他匯聚。

只怕無需多久,他便可以完全恢復巔峰。

此時,他已走到雪中梅身前,伸出手,要將她抓過來。

雪中梅臉色一片蒼白,但是,看著真佛老祖的目光,卻充滿了嘲弄之色。

「不好!」

看到這一道目光,真佛老祖似想起了什麼?

噗!

但一切都已遲了,因為一道晨曦之光劃過。

「你不要忽略了,還有本尊主在呢!」

直至此時,才傳來江寂塵淡淡的聲音。

然後,真佛老祖抓向雪中梅之手,應聲斷落。

江寂塵已不知何時,站在了雪中梅的前面,面對著真佛老祖。

(本章完) 此時,真佛老祖雖然運轉魔功,力量逆轉,不斷變強。

但是,遠還沒有變到最強狀態,現在應該只是最強狀態的三分之一。

於是,這就給了江寂塵可乘之機。

何況,真佛老祖一時大意,只想著殺掉動用了高階仙劍術而虛弱無力的雪中梅,卻一時忽略了江寂塵的存在。

「小子,一時大意,讓你有機可乘,但是,縱然我斷臂,你都絕非我對手。」

「現在,我單手來取你性命。」

真佛老祖怒到極點。

他先是被雪中梅的高階仙劍術擊傷,現在又被江寂塵斷去一臂,他何曾如此狼狽過?

說話之間,真佛老祖伸出未斷那一手,隨意幻動,便有千手千臂,浮現而出。

「千佛手,滅眾生。」

真佛老祖怒然一喝道。

隨之,千手千臂同時拍擊向江寂塵。

如此多的手臂,瞬間將江寂塵淹沒。

江寂塵被淹沒於真佛老祖的攻擊中,確實感受到了生死的危機。

一邊,雪中梅看著,驚呼道:「塵塵小心,那是佛魔相結合的神通,極可怕。」

雪中梅擔心的提醒道。

縱雪中梅不說,江寂塵自然也能看得出來這是佛魔結合的殺招。

千佛手,是代表佛道神通,可捏千道佛印;滅眾生,是代表魔道殺戮,蘊藏無盡殺機。 後悔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