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姜封還能有第二個人?

路瑾看了小木頭遞上來的書信后,問:「送信的人呢?」

「不知道。」他搖了搖頭,又趕緊解釋:「這封信突然出現在奴才面前的,奴才找了,沒見著人。」 山門外,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人,都是四大宗派的高層,最強者有著法相九重的實力。

然而,這點實力,放在歐陽秋面前,完全是不值一提。

雖說歐陽秋如今也是法相九重,但其有天命之力山河畫卷,又修鍊了李瀟傳授給他的絕世功法聖皇經,其戰力非一般人可抗衡。

「來一個,殺一個。」歐陽秋輕語,看著山門外的幾個四大宗派的高層,眼中一縷寒芒閃過。

就這樣,他沖了出去,山河畫卷顯化,天命武技江山社稷爆發。

層疊的山巒,如大龍一般的河流從靈畫中蹦騰而出,所過之處,似一片江山落下,氣勢磅礴,直衝雲霄。

轟!

轟!

……

在幾道爆響后,山門外就安靜了下來。

四大宗派的幾個高層,根本就不是歐陽秋的對手,僅僅是一個照面,便被鎮殺。

就連那法相九重的人,也擋不住歐陽秋的一擊。

「哎呀呀,老秋啊,真是夠厲害的啊,山河一出,誰與你爭鋒!」花久留在一旁誇讚道,從始至終,都沒出過一次手。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他就像是在看戲,時不時的拍手稱讚,這讓歐陽秋相當的無語。

「宗主……這裡有我就夠了,你……還是去修鍊吧。」歐陽秋皺著眉頭說道。

「嗯,這裡的戰鬥確實有些無趣,看著沒意思,那我先回去了。」花久留笑道,轉身時,卻嘀咕了一聲:「青雲宮的美酒可真不賴,再去喝上幾杯。」

「……」歐陽秋無語,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對於自家的宗主,也是相當的無語。

「你說什麼!?派過去的人,都死了!?」

「歐陽秋?哪來的山野雜毛,敢與我四大宗派作對!?」

……

此刻,在蒼雲皇宮內,四大宗派的宗主匯聚一堂,神色很難看。

本以為能輕鬆的拿下李瀟,便隨便派了幾個人過去,不曾想,全軍覆沒!

「那個叫歐陽秋的也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雖然只有法相境,但實力很強,恐怕需要宗主出面才行。」莫水宗的探子說道。

「也好,本座就親自出手!」莫水宗宗主徐琳沉聲道,當即起身,朝著青雲宮飛去。

四大宗派早已打聽清楚,林月瑤不在青雲宮內。

那麼,沒了林月瑤的青雲宮,四大宗派自然是不放在眼裡。

徐琳也是很自信,自認為能殺了歐陽秋,因此便一人前去了。

半柱香后,青雲宮山門外。

「你就是歐陽秋!?」

徐琳已經到了,只見其一身氣勢澎湃,身後更有一片湛藍色的水波在流動,這是她的法相。

「你是來送死的嗎?」歐陽秋輕蔑道:「四大宗派沒人了嗎?盡派些法相境的廢渣過來送死。」

「呵,無知之人!」徐琳輕蔑道,姿態很高,站在空中,在俯視著歐陽秋。

徐琳雖然也是法相境,但她是莫水宗宗主,戰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在她眼中,面對一個不知從哪來的無名之人,更何況是同境界,她完全有能力鎮殺對方。

「我無知?」歐陽秋看似有些凌亂,道:「無知的人,恐怕是你吧,和我同境界,也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

轟!

話音落下的瞬間,歐陽秋便出手了。

只見他連靈畫都沒展開,就這麼筆直的沖了出去。

一拳落下,不帶任何武技,就這麼朝著徐琳轟擊了下去。

「真夠狂妄,和李瀟那臭小子一樣。」徐琳輕蔑道:「可惜,註定要死。」

徐琳也是自信,看著歐陽秋沒施展任何武技,更是連法相,靈畫都不曾施展,她也便是一拳擊出,想要力壓歐陽秋。

然而,當兩人的雙拳相撞時,徐琳的神色頓時大變,心中更是後悔無比。

只因,歐陽秋這一拳,力量十分強大,似能撼動一方天地,震的她整條手臂都在顫抖,體內的氣血更是翻騰,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徐琳大驚,想要收手,但她恐懼的發現,整條手臂在此刻失去了知覺。

轟!

隨即,在一道爆響下,只見徐琳的手臂炸開,化作了漫天血霧,在空中飄灑而起。

「我若是連同境界的人都打不過,還怎麼當李瀟的護道者。」歐陽秋很淡然,一拳擊碎徐琳的手臂,對他來說,很正常,實屬正常操作。

「你這是在找死!」

徐琳斷了一臂,頓時大怒,身影後退之間,法相化作一片汪洋,朝著歐陽秋席捲而去。

同時,一副靈畫展開,狂浪席捲,鋪天蓋地!

「殺你這種貨色,我都不需要動用全力。」歐陽秋撇嘴道,又是簡單而直接的一拳擊出。

剎那間,拳芒璀璨,神曦繚繞,更有一股王者的氣息瀰漫。

轟!

……

兩道爆響之下,只見拳芒近乎無匹,震碎了徐琳的法相,隨後又摧毀了她的靈畫。

最終,在徐琳一臉恐懼之下,拳芒從她的胸膛穿過,將其心臟絞碎!

「太弱了呢。」歐陽秋輕語,看都沒看徐琳的屍體一眼,而是轉身,準備回到山門外,繼續鎮守這裡。

噗!

但就在此刻,一道速度奇快,並且十分不起眼的鋒芒在歐陽秋身邊爆發。

歐陽秋連反應的機會都沒,便感覺自己的丹田一涼,氣海竟然出現了裂痕!

低頭看去,一根拇指大小,通體碧綠的毒針,正插在他的丹田上!

「誰!?」

這一刻,歐陽秋怒吼,深知自己大意了。

「凡是和李瀟有關的人,都在我黯淵的暗殺名單上。」

此刻,一道黑影在歐陽秋的不遠處顯化,身上殺意凌然,更有一層黑霧在其身上瀰漫。

此人,赫然是黯淵的殺手!

「雜碎!只能苟且在黑暗中的螻蟻罷了!若是正面交手,一拳將你粉碎!」歐陽秋怒喝。

可惜,歐陽秋此刻渾身無力,甚至氣海上的裂痕越來越多,幾乎破裂!

「化身散的滋味如何?中了化身散,你的一身修為都將不復存在,你將在痛苦中死去。」黯淵殺手冷笑道。

「老秋!?」

就在此刻,花久留從山門內沖了出來,當看到歐陽秋的狀態后,神色不由大變,一把將歐陽秋拉回了山門內。

億萬老公寵妻無度 「沒用的,化身散,無解。中者,只有等死。」黯淵殺手笑道,聲音卻很冰冷,如臘月寒風,冷人心骨。

(本章完) 「你下去吧。」路瑾擺擺手。

這封信里寫著,讓她在後天去皇廟祭拜的時候,獨自一人去後山,否則就殺了付家的人。

路瑾想著,她自己晚上出宮,滅掉姜封算了。

她這想法剛出現,下一瞬——

【叮!不得干涉主線劇情,懲罰:關小黑屋。】

路瑾:……

主劇情就是——姜封搶了姜臨的皇位,姜臨被姜封殺了。

所以……

「辣雞統,你確定要按照主劇情發展?」辣雞統瘋了吧?

它不是一直都偏著那個男人,就跟護雛的母雞似的。

現在突然不管它家小雞仔了,這是……小雞仔長大了,就要殺來吃嗎?

系統:宿主你的想法還能不能更血腥暴力點?

吃掉大佬?

你是魔鬼嗎?!

當然!你如果是換種吃法……我也是很樂意支持的!

【宿主,這次的任務是你觸發的,我也沒有辦法。】

她觸發的?

她做了什麼?

啥也沒做過啊!

她怎麼就觸發了這個魔鬼任務?!

斗龍戰士:斗龍星魂 辣雞統這理由還能在敷衍點嗎?

【……】我不是!我沒有!我無辜的!

【宿主,我現在能做最大程度就是,讓你保護住姜臨不死,至於主劇情牽連出的別的……我無能為力。】它能在主系統下達的任務下,保護住姜臨不死,已經是它盡了最大的力。

要知道,宿主現在還不能直接跟主系統對抗,它只能再不被主系統發現的情況下,最小程度改變任務劇情。

雖然是最小程度,之於現在它,還是幾乎耗盡了它好不容易儲存的所有能量。

【宿主,我需要進行休眠一段時間,你可一定要老老實實做任務,別作妖啊!】它說玩,下一刻,路瑾就感覺到系統已經陷入「沉睡」。

又是主系統那個王八蛋!!

……

轉眼,去皇廟祭拜的日子就到了。

姜臨這段時間慢慢學著處理政務,路瑾自己覺得,他智商見漲不少。

以前就跟小孩子一樣,就知道吃喝玩,現在,有時候會想事情入神,還會皺眉。

說話也成熟不少。

帝王之威在他身上慢慢提現出來。

入了寺,拜了佛。

一道複雜又繁瑣漫長的程序走下來,路瑾只覺得,她的雙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啊……你幹什麼!放我下來!」

回禪房的途中,姜臨讓跟著的人都退下了,包括小木頭都沒留。

他突然一把抱起路瑾,驚得她雙臂本能的摟緊他的脖頸。

姜臨跨著大步,三兩分鐘就回了禪房。

夜幕漆黑,四周都靜悄悄的。

「姜臨,你把保護你的那些人都弄走了!」這傻貨知不知道,姜封這會兒指不定就在暗處,暗戳戳的找機會殺他!

她現在不能過多干涉劇情,不能直接殺了姜封,就是留了個禍害。

還是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發的禍害!

這傻貨就不能有點安全意識嗎?!

「玲瓏。」姜臨把路瑾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雙臂支在她頭兩側。

「你是我娘子嗎?」

「不是。」

「你騙我!」姜臨不高興的在路瑾臉上咬了一口,「我們拜了堂,就是夫妻!玲瓏,你是我的娘子。」 化身散無解,中毒之人,不僅修為會被廢掉,並且在此過程中,會痛苦無比,如萬蟻蝕心一般!

「不僅是你,凡是李瀟身邊的人,都要死。」黯淵的殺手冷笑道,身上黑霧瀰漫,身影漸漸的淡化了下去。

此刻,花久留神色難看無比,扶著歐陽秋,靈力不斷的輸入他的體內,幫其化解化身散之毒。

「沒用的,化身散,無解。」歐陽秋嘆息,神色蒼白,聲音更是透露著一絲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