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聽了胡安的話,原本非常活躍的氣氛轉瞬變得沉重起來。

胡安見了,露出一個微笑道:「當然,如果明天晚上的比賽你們都表現的非常完美,下個賽季我會考慮給大家都長薪,合同到期的,可以考慮提前續約,你們覺得這算是一個好消息嗎?」

「哦,好吧,你是老闆,你的決定總是正確的。」里卡多聽了,笑著給胡安拍了個馬屁,然後跑向了訓練場。

待大家都熱身了一會兒后,胡安把大家都叫到了自己的面前道:「明天將會是一場苦戰,桑托斯全年只輸了兩場比賽,所以想要打敗他們,將非常的困難。

當然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我們是一支偉大的球隊,我們如果務實一點的話,我想明天我們有機會的。」

說起桑托斯,總是繞不開一個人,那就是世界球王埃德森·阿蘭特斯·多·納西門托,說起這個這麼長的名字,大家可能覺得非常的陌生,但是如果把他的綽號說出來,想必大家一定知道他是誰,沒錯,他就是貝利。

貝利一生在桑托斯進過1091球,同時期與他組成鐵三角的貝貝與庫蒂尼奧,他們三人在一起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時候,一共攻入了2000粒的進球。

當然往事已亦,現在的桑托斯,是一支全新的球隊,他們在沉寂了接近半個世紀后,球隊終於在本世紀開始復甦。

與2002年和2004年拿了兩個聯賽冠軍,去年他們流失了頭號球星羅比尼奧,於聯賽中功虧一潰,今年他們將再度問鼎。

球隊中,現在他們有全新的天才甘索,兩個前鋒博拉尼奧斯和克來伯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

11月22日,晚上7:30分,萬眾矚目的巴西甲級聯賽的一場重頭戲,聯賽排名第一的桑托斯隊,將做客馬拉卡納球場,挑戰聯賽中排名第三有名的主場龍弗拉門戈隊。

主場作戰的弗拉門戈今天排出了一個451的陣形。

門將瓦爾達,四個后位分別是左後衛法比奧,右後衛布拉特,兩個中衛是席爾瓦搭檔莫雷諾。

中場方面,兩個后腰依然是里卡多搭檔奧托,右邊路依然還是若尼奧,左邊這次是葉飛回國后,起用的一個新人名叫雷納托,速度倒並不快,但是防守非常的積極。

回歸的葉飛今天被安排在了前腰的位置,他的前面頂著一個塔克。

桑托斯今天排出了一個四四二的陣型。

門將道格拉斯,四個後衛分別是左後衛帕加,右後衛阿代爾頓,雙中衛瓦格納搭檔萊奧。

中場方面,甘索今天居右,馬德森居右,兩個后腰羅德里戈搭檔弗拉維奧。

雙中鋒,博拉尼奧斯搭檔克萊伯。

比賽開始前十分鐘,雙方球員在通道里排好了隊伍,一些巴西國內的相熟的球員們相互打起了招呼。

有些弗拉門戈的球員甚至已經開始祝賀桑托斯的朋友們取得了冠軍。

甘索走到葉飛的旁邊,伸出手道:「葉飛,很高興認識你,聽說你跟我將要角逐今年的最佳新人,我相信我會最後勝出,你覺得呢?」

葉飛聽了,裝作很有風度的伸出手與他握了握手道:「哦,我想是的,你是冠軍,而我是第三,成績決定一切,你說是嗎?」

神醫狂妃,冷挑寡情王爺 他的意思是不是我不如你,而是我的隊友們拖了我的後腿。

欲(塵埃騰飛) 甘索聽了,笑了笑道:「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是我們今天將直面比賽,也許我們可以分出個勝負。」

葉飛聽了,笑道:「我想最後取勝的一定是我。」

「哈哈哈,你是我見過最搞笑的人,哈哈哈。」說完,甘索大笑著走到了隊伍里。

葉飛看著這個看著讓他覺得很煩的甘索,無奈的對身後的塔克道:「這小子他說他有病。」

由於這時外面太過吵鬧,塔克一時沒有怎麼聽清楚,於是大聲問道:「你說什麼?」

「哦,沒什麼,我說,你今天會進很多的球。」

塔克聽了,一臉的喜慶的道:「哦,我的小兄弟,謝謝你的祝福,我想我會的。」

這時,球場廣播里響起了入場的音樂聲,在裁判的帶領下,雙方球員開始緩緩的向場內走去。 雙方球員走進場內,互相握手致意后,與裁判一起合影留念。

合影完成後,隊長里卡多上前與桑托斯的隊長弗拉維奧進行挑邊。

待挑邊完成後,隊員們馬上在球場上回到自己的戰術位置上站好。

裁判看了看時間,準時7:30,一聲哨響,在巴西萬眾矚目的一場強強對話,弗拉門戈主場迎站聯賽的領頭羊桑托斯的比賽正式開始。

首先由客隊桑托斯隊開球,前鋒克萊伯把球傳給了自己的搭檔博拉尼奧斯。

葉飛上前進行逼搶,博拉尼奧斯輕鬆的把球傳給了右路的甘索。

甘索並不是一個速度型的球員,他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技術和大局觀來幫助球隊。

當然說他不是速度型球員,並不是他沒有速度,他只是相對那些靠速度吃飯的球員來說,稍微要慢些。

只見他面對跟他年紀差不多的雷納托的防守,很是輕鬆的利用腳下技術擺脫了他的防守,然後帶了十幾米后,把球傳給了中路后插上的后腰隊長弗拉維奧后,自己確快速的向前插去。

弗拉維奧見狀,輕輕的一腳直賽把球傳到了弗拉門戈左邊後衛法比奧與左中衛莫雷諾兩人中間的空檔里。

甘索趕在兩人之前把球拿住后,由於兩人上前來對他進行逼搶,他只能選擇將球繼續向底線帶去。

見沒什麼機會傳球,把球一勾,皮球最後打在莫雷諾的腿上出了底線,角球,甘索為桑托斯多贏得了一個角球。

甘索自己把球踢到了角球區里,息來處理。

禁區內,由於克萊伯明顯比弗拉門戈隊的中衛莫雷諾要高不少,所以莫雷諾為了能更好的限制住克萊伯,一隻手抱著他的手臂,一隻手扯著他的衣服,一時間兩人竟在禁區里推搡了起來。

裁判見狀,吹哨了手裡的哨聲,然後上前對兩人道:「你們兩個注意一點,不然我給你們一人一張黃牌。」

克萊伯聽了,非常的覺得自己無辜,攤開雙手道:「什麼?他抓著我的衣服,掛著我的手臂,我可是什麼都不有做?」

莫雷諾聽了,作出一副更無辜的樣子道:「裁判,他撒謊,他剛才掏我蛋蛋。」

「什麼,你個基佬,你說我掏你蛋蛋,呃,天啊,太噁心了。」

裁判聽了兩人的垃圾話,無證的搖了搖頭道:「好了,好了,不要說廢話。」

說完裁判退後了兩步后,吹響了手中的哨聲,示意比賽繼續進行。

甘索見裁判已經示意比賽開始,低著腰,舉起手向禁區內的隊友示了示意后,輕輕的一個助跑,用左腳把球傳到了禁區之類。

皮球越過了前點的防守球員后,來到了中路,門將瓦爾達出擊跳起來把球穩穩的摘到了手裡。

見沒有什麼好的反擊機會,把球抱在懷裡,等隊友們都跑出禁區后,才把球一個大腳開到了前場。

前場塔克見皮球向自己這個方向而來,趕緊卡住了身位,然後張開雙臂,把防守他的中衛瓦格納死死的頂在自己的身後,皮球落在他的胸口。

塔克見葉飛沖了上來,趕緊卸下皮球,把球做給了葉飛。

葉飛拿球輕輕一拎,帶到自己舒服的位置后,快速的向前衝去,這時對方的防線快速的收縮,葉飛的面前更是出現了多達三位防守球員,無奈選擇把球傳給了左邊路后插上的法比奧。

法比奧只是把球輕輕的一磕,一腳出球,把球傳給了雷納托。

雷納托拿球后,面對甘索和阿代爾頓的防守,明顯信心中足,帶了兩步后又回給了法比奧。

法比奧見進攻受阻,只得把球傳給了中圈附近的中衛席爾瓦。

這時,里卡多上前接應,席爾瓦把球趕緊傳給了他。

里卡多拿球后,輕鬆的轉過身來,看前場右路的若尼奧處無人盯防,一腳過頂球送了過去。

若尼奧用腳衝來球一拎,不停球直接加速向前衝去。

對方的左後衛帕加趕緊衝上去跟著他,不讓他輕易起腳傳中。

若尼奧帶著球,邊帶邊看禁區內的情況,此時禁區內,葉飛和塔克相繼舉手示意要球。

若尼奧做了個要傳球的動作,帕加趕緊反手背在身後,一個側身,但若尼奧卻虛晃一槍,就勢又向前帶了一步。

帕加趕緊向前追去,可也就這半秒不到的時間裡,若尼奧已經找到了傳球的空檔,把球傳到了禁區內。

皮球快速的飛向禁區,塔克高高躍起,準備頭槌攻門,這時防守他的瓦格納做了個小動作,在他起跳的時候,把他的球衣輕輕的拉。

塔克雖然跳起來了,但是由於有一個重力的原因,並沒有跳多高,而瓦格納也只是輕輕的拉了即放,裁判也沒有看到。

所以雖然塔克對此非常不滿,但是也很無奈。

只見皮球越過他的頭頂快速的飛了過去,葉飛原以為他原頂到皮球,沒想到他卻沒有頂到,皮球嗖的一下出現在他的面前。

葉飛條件反射的把球碰了一下,皮球飛出了左側立柱,葉飛一臉非常遺憾的表情,這球來得太過突然了,可惜,不然進球的機率非常大。

這時對方的守門員對自己的隊友中衛萊奧道:「嘿,哥們兒,你給我看緊他,別輕易讓他射門。」

萊奧聽了,向自己的隊友點了點頭。

此時比賽已經過了十五分鐘,兩隊就在這樣你來我往的進攻中,兩隊機會都不多,而且彷彿兩好像都有些謹慎。

就這樣,比賽來到了39分鐘,桑托斯隊組織進攻,還是由甘索來策劃。

甘索在右路拿球后,主隊的防守球員雷納托緊緊的跟著他,甘索把球輕輕的一拉,然後用腳後跟磕給了身後的阿代爾頓,然後自己快速的向前跑去。

阿代爾頓會意,不停起,直接用腳一端,皮球就越過了雷納托的頭頂落在了甘索的身前。

甘索加速追上前,把球控制在自己的腳下,面對法比奧的防守。

法比奧始終保持自己與甘索的距離,即不上搶,也不後退,甘索見他不做動作,於是把球向後拉了一下,後退了一步。

法比奧趕緊跟了一步上去,他這一走,身後的空檔就大了,桑托斯前鋒博拉尼奧斯上前來接應,甘索把球用右腳外腳背輕輕一搓,皮球就好像會轉彎一樣,繞開法比奧的防守,到了博拉尼奧斯的腳下。

然後甘索快速的向底線跑去,博拉尼奧斯會意,只是簡單的過渡一下后輕巧的送了一腳直塞,皮球不快不慢的向底線滾去。

甘索迎球直接用右腳把球傳了起來,皮球越過了伸腳出來封堵的法比奧,向禁區內飛去。

皮球眼看就要落到克萊伯的頭頂,這時,今天從一開場都顯得有些毛燥的莫雷諾再次拉了一把克萊伯的球衣。

克萊伯應聲倒在了禁區內,吡的一聲,裁判吹響了手中的哨聲,把手指向了禁區內,點球。

裁判在第40分鐘的時候,判給了桑托斯隊一粒點球。

這時,隊長里卡多趕緊上前與裁判理論道:「哦,我不認為這是個點球,他這只是一個非常常見的防守動作,只是他倒得有些誇張。」

裁判聽了,搖了搖頭道:「不不不,我今天已經警告他好幾次了,他都是這樣拉扯進攻球員的衣服,很抱歉,我也很無奈。」

這時,克萊伯已經抱著球上了點球點,在點球點上用腳狠狠的踩了踩,然後輕輕的把球放在了上面,後退了一步看著門將瓦爾達。

裁判見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吹響了手中的哨子,克萊伯迎球大力抽射,皮球像出膛的炮彈一般快速的向球門飛去。

雖然瓦爾達已經做出了撲救動作,而且也判斷對了方向,可惜這球速度太快,等他撲過來的時候,皮球已經飛進了球門。

進球后的克萊伯顯得非常的興奮,因為這已經是他的第18粒進球,很有機會拿到今年的最佳射手。

場邊的胡安見失球后,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有時候,場上的形勢並不是教練能控制的,今天運氣真爛。

克萊伯激情慶祝了后,比賽又重新開始,雖然弗拉門戈隊加強了進攻,但是依然毫無建樹,到半場結束的時候,客場做戰的桑托斯隊一球領先進入了更衣室。 更衣室里,胡安看著面前的這些混蛋,有一種想暴揍一頓的衝動。

「你們上半場都踢得什麼狗屎,莫雷諾,你他媽的人家裁判都已經警告你了,難道不知道收斂一點嗎?」

莫雷諾聽了,有些無辜的道:「他比我高太多,我爭不過他呀?」

「你給我閉嘴,下半場要是再犯錯,明年你就捲鋪蓋走人,狗屎。」

莫雷諾聽了,趕緊閉上嘴巴,把頭夾在兩腿之間。

這時胡安又對葉飛吼道:「葉飛,你他媽的是不是已經想著要去參加派對了,啊,還有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是都已經想著周末派對的事情了?」

葉飛聽了,雙手一攤,表示無語,他身邊的隊長里卡多也做了個同樣的動作。

胡安見罵得他們都不還嘴了,才道:「下半場,你們給我記住,那就是進攻,進攻,再進攻,這是老子的主場,怎麼能讓他們這些混蛋來此撒野,明白了嗎?」

葉飛和里卡多聽了此話,兩人神秘的一笑,心想,要的就是你這個態度。

不久,更衣室外的工作人員又開始催促大家趕緊上場,葉飛與里卡多稍微交流一下,討論了一下下半場的進攻戰術。

等雙方球員都入場后,裁判吹響了手中的哨子,下半場的比賽正式開始。

由主隊弗拉門戈開球,塔克戰在球前,一腳把球給了葉飛。

葉飛拿球后,也不等,直接傳給了后插上來的里卡多,然後快速前插。

里卡多拿球后,把節奏壓了壓后,見葉飛已經跑到了禁區弧頂處,於是一腳直塞。

葉飛正準備拿球,這時,對方的中衛阿代爾頓準備上搶,葉飛見勢,把身子一讓,用腳輕輕的把球向前一拔,直接接球加人球分過。

過了上搶的阿代爾頓后,前面居然無人防守了,直接面對對方的守門員道格拉斯。

這時與他平線的瓦格納趕緊跑過來補位,可惜已經為時已晚,只見葉飛拿球后搓了個死角,皮球直接飛到了球門的右上角。

門將雖然也撲對了方向,但是奈何手臂生得短了一些。

而那跑過來補位的瓦格納,不知道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見葉飛已經把球踢出去后,依然非常大力的對葉飛撞了過來,葉飛的身子好像一片樹葉一般,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葉飛搖了搖頭,覺得非常的暈,這時,隊長里卡多瘋狂的怒吼著沖了上去,與瓦格納拿人撞在了一起。

「F..K,你這屠夫,你想殺人嗎?」

瓦格納也不示弱,帶著一絲的種族歧視的語氣道:「廢物,老子看見黃皮膚的都煩。」

這時,裁判正在他的身邊,聽了個正著,於是裁判大怒,走過去,直接掏出紅牌對瓦格納一晃。

「你出去吧,我會把你的這句話寫進比賽日常里,如果聯賽紀委委員會重視,那恭喜你,你將開始休假了。」

瓦格納見裁判給了他紅牌,並且告知他要把此事寫進比賽日常里,大叫冤屈的道:「什麼,你居然給我紅牌,查維斯(主裁判的名字),你瘋了嗎?」

「我沒瘋,對於你這種嚴重違反人權的行為,我本人也是很痛恨,因為我母親也是亞洲人。」

聽了主裁判的話,瓦格納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罰下了,於是無奈的向場下走去,場邊的主教練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而葉飛,則在剛一倒下不久,就有隊醫進場對他進行了急救,還好,他只是暫時的有些頭暈,經檢查很,沒有大問題。

弗拉門戈也憑藉他的這一粒進球,成功的把比分扳平,最重要的是,現在他們11打10,比賽正對他們越來越有利。

葉飛摸著自己的脖子,上前問里卡多道:「剛剛那混蛋說什麼?」

「哦,我想他應該是瘋了,或者是比賽前喝酒了,不然他是不會說出如此冒犯的話的。」

「請問他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