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韓家千金是絕代風華的大美女么?」

「這也太可惜了吧!」

兩名社會青年打量著韓夢穎。

「管那麼多幹什麼?」

「人都說了,只要抓過去就好了。」

「只要活的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管!」

「不過,雖然她這臉上有疤,但是這身材么,還真特么有料啊。」

「雖然穿得像個大媽一樣子,但還是掩蓋不了身為韓家千金小姐的氣質,你看她那白皙的脖頸,嘖嘖,拿來瀉瀉然後再交給他們,不就可以了!」

「嘿嘿!」

「這話說的對!」

「那就讓我們看看韓家千金究竟是個什麼味道吧!」

兩名社會青年眼睛裡面閃爍著Y邪的目光。

……

「不行!」

「我得過去看著!」

華新離開了穎姐家之後走了一端距離,便反應了過來。

穎姐怎麼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這其中一定有著韓家的功勞。

否則,憑藉著穎姐本身的才華,根本不至於淪落為市井小民販夫走卒似的菜販子。

「穎姐!」

華新返回之後,隔著一段距離,就看見了韓夢穎從民房裡面走了出來。 重回18歲 而她的手中拿著行李,似乎要徹底離開的樣子。

「穎姐!」

華新心中一疼。

他驟然向前沖了幾步,旋即停了下來。

「既然穎姐這樣選擇,我何必再去打擾呢!」

華新見此,不由選擇尊重穎姐的決定。

「既然以前是你默默的為我付出,那現在就輪到我了吧!」

華新凝視著遠處的穎姐,隔著一段距離,默默的跟隨著。

「不好!」

華新初時看見計程車時,以為穎姐要坐計程車離開。

直到計程車驟然攔住了穎姐,從上面走下了兩名社會青年,華新立刻就不淡定了。

「聖獸煉體訣!」

華新雙目一凝,眸子裡面精光閃爍。

「好一個韓家!」

「好好,很好!」

華新渾身神韻加持己身,砰,一腳猛踏地面,人就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向著計程車追了上去。

嘭嘭嘭!

他就如同人形怪獸一般,青木真氣灌注雙腿,爆射而出。

「哈哈!」

「來來來!」

「就讓我們好好的見一見韓家千金小姐的身體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那肯定是保養的異常的滑嫩,彷彿果凍一般吧!」

「嘿嘿!」

兩個社會青年一臉Y邪,對著韓夢穎垂涎欲滴。

雖然韓夢穎臉上的疤痕很不好看,但卻不影響韓夢穎韓家千金小姐的身份給兩人帶來的征服欲和佔有慾。

畢竟,以前像這種身份的女人,就彷彿驕傲的孔雀,高貴的花朵一般,只可遠觀根本連親近的機會都沒有。

「韓小姐,你是自己脫呢,還是我們幫你脫呢?」

兩個社會青年磨拳搽掌,躍躍欲試。

「……」

「是韓家叫你們來抓我的?」

韓夢穎聞言,頓時就猜到了什麼。

一顆心,又疼又冷,比萬年寒冰還要寒冷。

「你不脫,那我們就來幫你脫吧!」

(本章完) 「嘿嘿!」

兩個社會青年一臉Y邪之色,伸出爪子就想向著韓夢穎身上的衣服抓去。

「吱吱!」

「吱吱!」

驟然,一陣輪胎同地面劇烈摩擦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兩個社會青年身體一個踉蹌,抓向韓夢穎衣服的爪子頓時就落了個空。

復仇撒旦重生妻 兩個社會青年,只感覺整個身體隨著車子被人給抬起來了似的。

「咯吱!」

「咯吱!」

「瑪的!」

計程車司機,第一時間就透過後視鏡看見了讓他震撼的一幕。

只見自己的車尾彷彿被人抬了起來一般,前輪同地面發齣劇烈摩擦的聲音。

「砰!」

華新爆喊一聲,驟然抬起了計程車的車屁股,旋即猛然往下一按。

砰的一聲巨響,計程車就砸在了地面上。

整個車身都不由顫抖了一下。

車裡的眾人只覺得一陣顛簸,被顛簸的有些暈頭轉向。

「砰!」

華新放下了計程車之後,一拳就砸碎了後排座位的車窗玻璃。

砰!

他的右手如同鐵鉗一把卡住了一名社會青年的脖頸,一把抓住後者的脖頸,如同拖死狗一般的從車裡面直接拖了出來。

啊……

「疼疼疼!」

「尼瑪找死啊!」

華新就這樣硬生生的把對方從車裡面給強行拽了出來。

社會青年的身體被車窗玻璃上破碎的尖銳玻璃割裂著,發出痛苦的慘叫聲以及咒罵聲。

「咔嚓!」

社會青年被華新硬生生的從車裡面強行拽出來之後,手上一用力,直接捏碎了對方的脖頸,如同丟死狗一般的丟在了路上。

「啊……」

司機透過後視鏡見此一幕,頓時恐懼了起來。

「太可怕了!」

他猛然打火,踩油門。

車子如同離弦之箭一般向著前面沖了過去,想要擺脫華新。

華新一把抓住車窗,隨著車子速度提升上來之時,整個人已經進入了車子裡面。

「穎姐!」

「讓你受驚了!」

華新沖著韓夢穎溫柔的一笑,旋即閃電般的伸手抓向另外一名社會青年。

「槽尼瑪的!」

「你找死啊,敢管我們的事情!」

那名社會青年被顛簸的有些暈頭,火爆脾氣頓時就涌了上來,沖著華新怒罵著。

「啪!」

華新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脖頸,然後猛然一用力。

隨著咔嚓一聲,那名社會青年的脖頸就被華新給硬生生的捏碎,一張臉憋的如同豬肝色一般,眼珠子暴凸,死不瞑目的瞪著華新。

「啊……」

韓夢穎見到華新的那一刻,一顆心頓時安了下來。

但是,當她看見華新親手捏碎了一名社會青年的脖頸時,一顆心頓時就提了起來。

「華新!」

「你……你快走!」

「我不想連累你!」

請你治癒我 韓夢穎見到華新殺人,心裡充滿了愧疚。

畢竟,華新是為了自己殺人的。

「穎姐!」

「沒事!」

華新沖著韓夢穎溫和的笑了笑。

「你放心!」

「我知道該怎麼處理!」

「這些都是韓家排來的人渣,死了就死了!」

華新冷漠的說道。

「停車!}」

華新一把就捏住了那名司機的脖頸。

「啊……別殺我,別殺我!」

「我只是負責開車,我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沒做啊!」

司機見到華新的兇殘以及恐怖,整個人亡魂大冒,連連求饒的道。

咯吱!

他猛踩了一腳剎車,整個車子頓時嘎然而止。

車子裡面的眾人隨著慣性,向著前方撞擊著。

司機系好了安全帶,加上提前知道。

他隨著慣性往前傾了傾,直到車子停下來之後。

他立刻扒掉安全掉,推開車門就想要衝出去。

「啪!」

華新輕輕一拍,司機整個人就呈現拉車門的動作,旋即一動不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