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散修見沒戲看了,也連忙走進去。

「我們跟上去。」蔣雲冷笑一聲,與藍杏清,以及十多個金斗宗弟子也同樣走進去。

走在迷霧之中,黃青好奇地問道:「你們不是說宗門的人一向看不上小蒼梧,已經很少會過來的嗎,他們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不過一定不會是好事,無論是那個女人還是金斗宗,都從沒有放棄過我們的『霓霞仙卷』的打算。」韓莉搖頭道。

很快,穿過迷霧,視野之中是一片荒地。

荒地之上有個巨大的怪石陣,正中央有一條寬闊的石梯,石梯最高處的平台上有十多尊造型古怪,臉目模糊的人形石象。

一股奇妙的氣息由石梯瀰漫開來,籠罩整片石陣。

黃青知道這條只有二十級高的石梯,就是韓家兄妹所說的神象石梯。

已經陸續開始有到來的散修踏上石梯。

石梯的無形力量,是一種神秘無比的威壓,每上一級,威壓就會增加幾倍,韓家兄妹說這威壓,有助凝鍊道心,還是很有道理的,就連玄天宗內,都有類似的東西,幫助弟子修練。

不過這自然不是黃青來的目的。

道心?

他表示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他今天來,是找金烏聖紋的線索。

「我四處看看。」黃青留下一句,獨自離去。

韓森和韓莉一愣,他們二人之前已經提醒過黃青小蒼梧之內除了這條神象石梯,已經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有點想不明白黃青想要找什麼。

同時,蔣雲和藍杏清帶著金斗宗的人來到,吸引了韓家兄妹的注意力,就沒有再多問黃青要去哪。

這片巨大的石陣之上,除了中央的神象石梯外,其餘地方都是怪石嶙峋,坑坑窪窪的樣子。

也不像石梯一樣散發神秘的波動,這些石頭都普通得很。

黃青特意留意了每一塊石頭的表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刻紋,並沒有什麼發現。

找了一會,突然有一道怪異沙啞的聲音從一塊石頭上傳來。

「呀——呀一一」

一隻擁有黑色羽毛,體型普通的烏鴉站在石頭之上,看著黃青。

黃青眯起眼,與烏鴉對視著。

在這小蒼梧這種地方,突然出現一隻烏鴉,本身就是很奇怪的事,儘管它看上去只是一隻很普通的烏鴉。

特別是現在黃青正在找關於金烏聖紋的線索,這隻烏鴉因而引起了黃青的高度關注。

也不知這隻烏鴉是什麼品種,莫非是陰鴉?

黃青突然開口問道:「李七夜?」

烏鴉聽到這個名字沒什麼反應,看來不是那位大佬。

情惑 黃青走近了兩步,烏鴉也沒被嚇到,只是頭微微歪,以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黃青。

他一時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好,系統也沒什麼反應。

要不吃了它?

不,這太莽撞了,萬一這真是與金烏聖紋有關係,吃了的話就沒了。

哦對了,先將它帶走,日後去真正的蒼梧秘境時再帶上它,說不定能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黃青露出一個自認為十分友善的笑容道:「小烏鴉,想要出去玩嗎?我可以帶你出去哦。」

烏鴉的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十分人性化的輕蔑,鄙夷地瞥了黃青一眼,然後一拍翼,直接就飛走。

黃青更加肯定了這不是一隻普通的烏鴉,因為它得聽懂黃青在說什麼! 烏鴉飛走的方向,是神象石梯的那邊。

黃青也不急,這烏鴉是不可能跑得掉的,他以不徐不疾的步速走回到神象石梯。

他離開不過一段時間,現在回到這裡,已經是另一番景象。

之前隨著小蒼梧開啟而進來的眾多散修,現在全都踏入了石梯,絕大部份人都是在第五級或以下,滿頭大汗,雙腿打顫,顯然承受的威壓已經快要接近他們的極限。

唯有少數幾個實力比較強的散修上到超過了五級,但全都不超過十級。

韓家兄妹也踏上了石踏,韓森站在第十六級上,臉色通紅,雙膝微屈,身體靠著插在地上的長槍支撐,連黃青都能看出他去到了第十六級已經十分勉強了。

而第十九級有兩個人,一個是韓莉,另一個卻即金斗宗少宗主蔣雲。

韓莉全身泛起七彩的霓霞光芒,強大的真元波動有如雲霧在涌動著,看她臉上的表情,站在第十九級雖然並不輕鬆,但似乎還能應付得來。

而蔣雲則頭頂一片金雲,垂下道道金光,雄渾的真元似乎不比韓莉弱。

藍杏花沒有踏上石梯,她的實力,比起韓家兄妹都要弱。

韓森看著站在上面,高他三級的二人,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強烈的不甘之色,奮力地站直了身子,發出一聲低沉,有如野獸般的咆哮,左腳踏上第十七級。

「有點勉強啊,怕是要撲街了。」

黃青這個念頭才剛升起,果然就見上到第十七級,還沒站定的韓森,就承受不住那倍增威壓,由十七級一直滾下來,滾到地上。

呯!

韓森吐出了跌下來時不小心吃進了嘴裡的土,神色萎靡,似乎有點接受不到自己衝擊第十七級失敗。

「你的實力果然還是沒什麼進步,比起你的妹妹差太遠了,難怪老爺將家主之位傳給她而不是你。」藍杏花冷笑一聲,嘲諷道。

「你閉嘴!」韓森冷然地盯了藍杏花一眼。

這是主角模版嗎?黃青差點就以為韓森要來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了」,說了之後就人生起飛,現在就直上第二十級。

可惜韓森說了一句閉嘴之後就沒有再說話。

藍杏清也不以為然,呵呵一笑。

韓森站起身來,這時也留意到了回到來的黃青,問道:「黃兄有收穫嗎?」

「應該算是有了。」黃青點了點頭,他看向二十級之上的其中一尊石象,它到頭頂上有一隻剛剛飛落來的小烏鴉。

一般來說,石梯的威壓對所有生靈都有效,但似乎這股威壓並沒有影響到小烏鴉。

小烏鴉一臉無聊地看著下方的人,見到了黃青之後還翻了翻白眼,然後一個閃身,跳進了石象背後,消失不見。

黃青愣了一愣,這隻小烏鴉是怎樣消失不見的?

他陷入了沉思。

這時,在十九級之上,韓莉身上的七彩的霓霞光芒又再亮了幾分,更加強大的真元波動正在蘊釀,似乎想要衝擊第二十級。

同樣在第十九級的蔣雲突然陰笑一聲,說道:「韓小姐,小蒼梧一直有一個傳說,就是如果能踏上石梯第二十級,這麼的神象就會降下機緣。」

家有魔王出沒 韓莉沒有理會蔣雲,彷彿他不存在般。

蔣雲也不在意,仍然自顧自地說道:「可是這些年來,附近的大宗門,都曾派過人來,踏上二十層,並且研究過這些石象,並沒有任何特異之處,亦不存在機緣,因為都認為這不過是無稽之談。」

「不過韓小姐你似乎對這條石梯十分執著,過去一年,每天都風雨不改地走這條石梯,一直進步著,現在已經去到了第十九級了。」

「更加奇怪的是,韓小姐你的修為自從一年前達到了築基五層后,就一直沒有再提升過,可是以你的天賦,其實應該不需半年就可以達到築基六層了吧?你究竟是為何要壓制自己的修為?」

蔣雲說到這裡,韓莉終於面色微微一變。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韓莉俏臉崩緊,冷冷地說道。

「既然你不想說,那在下就斗膽猜測一下。」蔣雲看到韓莉不小心流露出來的反應,呵呵一笑。

「其實踏上二十級之後,的確會有機緣承傳,不過踏上去的人得有一個條件,就是修為不能超過築基五層!」

蔣雲此話斬釘截鐵,可見他對這猜測十分有信心。

「歷年來那些宗門派來研究的人,都超過了築基期五層的宗門長老,至於宗門弟子,看不上這裡這個小蒼梧,所以一直沒有來過。」

「而散修……能走過第十級的也沒個,自然不可能獲得機緣。」

「唯有韓小姐,因為知道這個秘密,所以在達到了築基期五層之後,就一直嘗試著衝擊第二十級。」

韓莉終究是年輕,這刻被蔣雲說破了心中的最大秘密,那雙明亮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了震動和慌亂之色。

蔣雲見到韓莉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長笑一聲:「哈哈哈……這應該是韓老家主臨終之前告訴你的一個最大的秘密吧?」

在下方一直聽到了蔣雲說話的韓森亦是面色獃滯,因為就連他都不知道這個秘密。

在場的上百位散修,聽到有機緣,震驚過後,也是目光閃爍。

「死老鬼還挺會守秘密的,連我這個妻子他也一直沒有說過這個秘密。」藍杏清亦是冷哼一聲,目光之中有怨毒之色。

如果不是蔣雲巧合之下,從另外一個途徑得知了這個秘密,她都不知道原來他的死鬼丈夫掌握著一個這麼大的秘密,還只告訴了韓莉。

「不好意思了,韓小姐,在下也正好是築基期五層!」蔣雲臉上的得意之色掩蓋不住,笑道:「我們金斗宗是不可能坐看你得到機緣,帶領韓家崛起,威脅到我們的地位的!」

「這機緣,在下先要了,怪就怪你不好運吧!」

蔣雲全身金光大盛,猛然踏上一步,上到了第二十級。

轟!

石梯震動了一下,蔣雲滿臉期待地等著機緣降臨。 150、你擋道了(第1/1頁)

一股強橫無比的威壓悍然襲來,比起在第十九級時,還要強上好幾倍。

蔣雲感受到這股威壓,面色大變。

他冷喝一聲,全身真元噴薄而出,頭頂的那片金雲的體積瞬間暴漲了三分一。

還未等他鬆一口氣,下一刻,頭頂的金雲彷彿被一隻無形大手狠狠拍了一下,差點散去。

呯!

蔣雲承受不住威壓,「蹬蹬」地連退兩步,回到第十九級,眼看就要好像剛才的韓森一樣,直接滾下去時,他手裡多出了一把劍,狠狠地插到了石梯上。

他靠著長劍借力,終究是在第十九級上重新站穩了腳步。

蔣雲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想不到石梯的第二十級的威壓會如此恐怖,連他堂堂金斗宗少主,都丟盡臉皮。

「你不會是今天第一次來小蒼梧吧?」一道脆生生的聲音從他身邊傳來。

韓莉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般,問道。

「第二十級,可是好難好難好難的……我卡在這裡半個月,試了很多次都上不到第二十級。」

蔣雲張了張嘴,啞口無言,他還真的是第一次來走這條神象石梯。

在他想來,連一個小小的韓家之中出來的韓莉都能去到第十九級,他身為金斗宗少主,怎麼可能上不到第二十級?

他就算是第一次來,一路直上第二十級,都是理所當然的。

「其實你的表現算是不錯的了,多試幾次應該就很有機會了,我不等你啦,先上去了。」韓莉語氣輕快地說。

一直站在第十九級,準備到現在的韓莉終於深吸一口氣,踏上第二十級。

轟!

石梯再一次震動。

如同蔣雲上來時的情形一樣,強橫無比的威壓悍然襲來。

七彩的霓霞光芒縈繞韓莉周身,不斷對抗著石梯的威壓,雖然看似岌岌可危,還她還是頑強地站穩了身子。

石台之上的眾多石象里,正中央的一尊持劍石象突然亮起了光芒,神秘的波動瀰漫開來,落到了韓莉身上。

石象機緣,是真的!

蔣雲雙目之中有著難以置信之色,自己失敗了,但一個他沒有放過在眼內的韓莉,卻成功了?

下方,韓森從蔣雲透露出來的秘密之中回過神來,見到韓莉成功獲得了石象機緣時,神情複雜。

藍杏清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怨毒,旋即又冷笑起來:「獲得了石象機緣又如何,難道金斗宗會放任你們這樣離開嗎?」

韓森猛然盯著藍杏清:「你這是什麼意思!?」

藍杏清打了一個手勢,她身後的金斗宗弟子隱隱站成一個包圍圈,擋住了離開的退路。

韓森舉起手中長槍,槍尖亮起真元光芒,眼神之中充滿了警惕。

他見到了黃青似乎一無所覺的樣子,不由開口道:「黃兄。」

黃青留意到了這裡的情況,但他並不關心,而是開口道:「韓兄,你看到那些石象後面的那道大石牆嗎?」

「牆?」韓森一頭霧水,沿著黃青的目光看上去,這才明白黃青說的是哪一道牆。

不過這牆怎麼了?

「我猜小蒼梧的真正機緣,不是石象承傳,而是在這道牆後面。」

這下不但韓森一臉迷芒,連藍杏清都神色古怪地盯著黃青,問道:「你們倆兄妹的朋友?」

藍杏清開口的同時,還一臉鄙夷,這韓家真是愈來愈沒落,竟然結交了這種不知哪裡跑來的神經病。

黃青這時動起來,他走的方向是石梯。

韓森完全看不懂黃青想幹什麼,難道他不見現在他們被金斗宗的人擋住了退路嗎?

這時不是應該二人合力,接應韓莉下來后,將金斗宗的人打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