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有風格?」

這三個流氓模樣狻猊,打扮時髦,紋身炫酷,雖然身材都很瘦削,但是個子都在180以上,一排大長腿不但看上去腔調十足,更是骨骼驚奇,叫人害怕!

實際上三人還真是練過功夫,否則也不敢這麼囂張。

而且三人的格鬥水平還不低,哪怕是遇到職業拳擊手,合三人之力也能扳倒對手,只要不遇到傳說中的武者,三人在附近一帶,基本就是無敵的狀態。

而三人正打量著的李唯……

身高大概也就175的樣子,看上去不胖也不瘦,身形鬆散,步法無力,絲毫沒有練過的跡象,身上更是穿著一身廉價的地攤貨,加上旁邊停著的那輛麵包車,這風格……

根本就是二愣子嘛!

三人笑的前仰後合,許久之後,面色凜然一冷:

「喂,小子,馬上滾開,饒你不死。」

.

李唯面色波瀾不驚,只幽幽應道:

「多謝你們饒我不死,但是抱歉啊——待會兒,我可能沒有你們那麼仁慈。」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霸氣的台詞,以及話中有話的凜冽逼格,江楚楚驀地酒醒!

扭頭一看,整個人驚呆了。

當她看到那張讓她魂牽夢繞的清秀臉龐時,心中頓時一熱,彷彿觸摸到了命運,這命運的邂逅,如同白馬王子在危難之際拯救公主,又如同紫霞仙子終於等到意中人,踏著七色雲彩來娶她!

這是何等浪漫的畫面……

這樣幻想著,江楚楚頓時止住了眼淚,趕緊整理鬢髮,片刻把頭髮弄整齊了,露出了李唯熟悉的臉龐。

精緻的小臉帶著點嬰兒肥,和一身成熟的紅色連衣裙有些不搭,一臉淡妝被眼淚弄花了臉。

「李、李唯,怎麼是你?」

李唯沒有看她,只微微頷首:

「是我。」

.

江楚楚見李唯一臉平靜,眼中一點緊迫感都沒有,彷彿是要和三個流氓干架的樣子,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在她看來,李唯從來都是彬彬有禮,或是偶爾裝逼,或是身懷絕技,但他從來就不像那種會打架的狠人,此刻定然是為了救自己,才強行出頭的。

但他這種喜歡在女人面前強逞英雄的性格,很可能就會害了他!

江楚楚驀地清醒。

決不能因為自己,最後害的李唯受傷!

這樣想來,她便拉著李唯的手急忙道:

「我們趕緊上車走吧,這群人根本就是亡命之徒,千萬別和他們硬來!」

三個瘦削青年頓時笑了:

「走?你以為你們還走的了嗎?」

「也不打聽打聽咱哥三的名頭,你算哪根蔥?」

「實話告訴你小子,我們可都是在國術館練過的,早就入了武徒段位,想英雄救美之前,你特么先掂量掂量自己!」

聽到這裡,李唯微微嘆了口氣:

「我先掂量掂量你們吧。」

李唯雖然平時彬彬有禮,可是一旦裝起逼來,台詞功底很深,氣勢也非比尋常,或春風化雨,或慵懶不屑,或霸氣凌人。

使得三個瘦削青年一時摸不著頭腦。

「這傢伙腦子是不是有坑?」

「突然這麼霸氣好像自己很厲害的樣子。」

「要不是哥幾個練過功夫還真被你給唬住了……」

李唯微微搖頭。

直接兩步向三人探了過去。

「吆呵,來真的啊!」

三人中一人笑道,直接朝李唯揮拳而去。

「嗖!」

那拳速在李唯看起來,已經接近專業拳手的速度了。

其拳風凌厲,呼嘯而來,若是尋常人吃了這一拳,很可能直接倒地不起,若是擊中關鍵位置,甚至會一拳斃命……

江楚楚緊張的捂住了嘴巴。

李唯卻毫不避讓,只單臂一抬,五指直接接住拳頭,再驀的順勢一擰!

「咔嚓!」

對方還沒反應過來,胳膊便已錯位骨折,痛的倒地不起。

「啊啊,我的胳膊……」

另外兩人一臉震驚!

「什麼情況?」

但好在二人都是練家子,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很快互相一對眼,遂從兩個方向圍住李唯,擺起練家子架勢,上上下下,躬身襲動,看上去像是螳螂拳的樣子。

江楚楚捂眼不敢再看。

李唯同樣不忍直視……

這兩貨動作太逗了,實在是辣眼睛!

這樣想著,李唯乾脆不等二人出手,上去直接一手一個,像是捉雞一樣揪住二人的脖子,再腦袋對腦袋,往中間猛地一砸!

「啪!」

像是兩顆西瓜被砸在一起,二人頓時腦殼一響,眼冒金星,顴骨和下巴已然骨碎,臉腫的像豬頭,整個人像無骨一般癱軟在地。

「你……」

.

整個過程大概也就十幾秒鐘的樣子。

李唯始終面色平靜,夾雜著不可察覺的懶散,他的動作很小,很隱蔽,也很迅疾,沒有任何準備動作,也絲毫不脫離帶水,三下兩除二就瞬間解決了三人。

重生之嫡女庶嫁 那感覺好像不是在打鬥,只是單方面的毆打小動物。

之所以沒把三人打的更慘一點,是因為李唯還想靠三人揪出幕後大佬,就是那個偷江楚楚車子的人。

半晌之後等二人醒來,李唯彎下身去,露出一臉失望的樣子:

「看來你們還不夠我掂量的,如果沒別人了,我可要走咯。」

「小子你、你到底什麼人!」

「你有種就等著,快叫人!」

三個人又驚又氣,趕緊爬起身來,撂下一句狠話之後,便捂著臉或胳膊,跌跌撞撞的跑回酒吧里。

……

「李唯?」

一旁的江楚楚完全看呆了。

在她看來,李唯那矯健的格鬥身手,和夏鳴山上用麵包車漂移奪冠,和音樂會上彈出動人的琴聲,以及二人第一次見面時,那籃球場上瀟洒的身姿,簡直一模一樣。

還有眼前這個男人不會的東西嗎?

靳家小皇后 不止是會,更是樣樣頂尖!

這根本不是男人……

簡直就是男神啊!

江楚楚的花痴之心已泛濫成災,但是臉上還是保持了剋制,只是一臉詫異的問道:

「李唯你學過功夫?!」

「學過一點。」

「什麼叫學過一點,他們根本不是你的對手啊。」

「不說這些了,你怎麼在這裡,顧超呢?」

「先不說這個,我們趕緊走吧。」

「為什麼要走?你的車分明就是他們偷的啊。」

「那車……只是我在我爸4S店裡隨便開出來的一台奧迪TT,不值多少錢的,若是惹上酒吧里的那些亡命之徒,咱倆就走不了了。」

亡命之徒?

李唯有恃無恐。

現在是2017年,華夏對槍支和刀具管控極為嚴格,酒吧發現刀具直接吊銷營業執照,一旦出現槍支的話,老闆更是會坐牢!

所以現在的酒吧夜店裡,基本不存在這些兇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退役的拳手,或是身懷絕技的武道高手。

只要沒有槍,李唯根本不在乎。

於是安慰道:

「奧迪TT不值多少錢……你還真是有錢,但是這個車,今天我是肯定要拿回來的,你不要,給我也行啊哈哈。」

「噗——你不要命了?!」

「你放心吧,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李唯我知道你厲害,但咱不能冒這個險,你想要車子,我回去讓我爸給你一台好了。」

「還有這種好事?」

「你救了我,這也是你應得的。」

「好吧,但我還是不想讓壞人得逞,所以必須拿回你的車,而且還要賠償精神損失費,到時候咱倆五五分,豈不是美滋滋?」

「噗——你根本不明白啊,李唯,你聽過武者嗎?」

「嗯,在地攤雜誌里看過。」

「我給你說,武者是真的。」

———————————————

預告:第0038章,一層武者嚴謹山 去《三國演義》了卻推平了不爽劇情后,李唯準備進入金庸的神鵰三部曲,三部曲分別是《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和《倚天屠龍記》。

按照金庸「年代越靠後武功越差」的潛規則,《倚天屠龍記》的武力值最低,為了安全起見,李唯決定從《倚天屠龍記》開始穿越。

《倚天屠龍記》說了個啥子故事呢?

百科上是這樣說的:全劇以元末群雄紛起、江湖動蕩為背景,講述了一場以倚天劍和屠龍刀掀起腥風血雨的江湖故事。

李唯閉目仔細回想。

腥風血雨什麼的完全沒有印象。

心想——

「這大概是個談戀愛的故事。」

實際上,金庸所有作品中,就屬《倚天屠龍記》翻拍次數最多,李唯也看過了不少版本,但是對倚天的劇情依舊是沒啥大印象。

美不忍睹 李唯花了好幾天時間,咬牙重看了《倚天屠龍記》。







正所謂——

射鵰三部曲,曲曲各異。

《射鵰英雄傳》中,金庸花了大量的筆墨來探討俠之於國家和民族的意義;《神鵰俠侶》中,金庸又將情節的主要線索都放在了情字上;而在《倚天屠龍記》中,武林正邪間的種種仇恨與兇殺尤為突出,這是與前兩部作品的不同之處。

《說文》有云:忌,憎惡也,古人為孩子取名為無忌,是希望孩兒一生心無憎惡,待人寬厚仁善,胸襟寬廣,不計前嫌。

張無忌人如其名。

因為他對誰都不會真正記恨在心,包括仇人。

當逼死他父母的幾大門派人士和害得他幾乎喪命的何太沖、班淑嫻、朱長齡等人有難時,他都選擇了以德報怨,而對曾將他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玄冥二老,他也沒有下狠手,只是以九陽功廢去了他們的玄冥神掌,放二人走了,簡直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