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早日康復,以最健康的體魄,回到工作崗位,繼續為S國效力。

「乖。」

慕靖西薄唇輕輕吻了吻她飽滿光潔的額頭,恨不得此刻能就此定格。

時間不再前進,他願意生命跟她定格在此,一瞬便是一生。

…………

陸胤很心累。

他在極力勸說喬燃和薄文澤,試圖打消他們要去S國的念頭。

然而,喬燃和薄文澤愛女心切,根本就顧及不了那麼多。

非要親眼看一眼喬安,才能放心。

「叔叔阿姨,你們有沒有想過,喬喬或許並不想讓你們二老冒險去看她?」

小糯米坐在陸胤懷裡,小爪子抓著一顆草莓,自己咬了一口,酸的,她伸長了小手,「粑粑,你吃。」

陸胤哭笑不得,低頭就著她的手,把她吃剩的草莓解決掉。

小糯米笑嘻嘻的又喂他吃了一顆。

這一次,是甜的。

陸胤捂住了小糯米的耳朵,對薄文澤說道:「叔叔,難道您也同意阿姨的主意么?」

他認為,至少薄文澤是理智的。

比起喬燃而言,他應該會顧全大局。

薄文澤側頭,看向喬燃,喬燃已經眼眶含淚了,哽咽著,「喬喬現在生病了,我卻不能去看她,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事?那是我的女兒啊……」

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薄文澤攬住喬燃的肩,愁眉緊鎖,「我來想辦法。」

薄文澤說想辦法,就真的去想辦法了。

兩天未歸,第三天,薄文澤回來了。

他眼睛裡布滿了血絲,臉色憔悴,帶來了好消息,「走吧,我們去S國看喬喬。」

「你確定?!」喬燃激動的握住了薄文澤的手,「你沒騙我么,我們真的能去看喬喬?」

「真的。」薄文澤溫柔的笑著,手臂上的針口,隱隱作痛。

他和喬燃能去S國,為了安全起見,在他身上種下了毒素。

一旦他泄露機密,或是舉家不回國,速度發作,他便會暴斃身亡。

並且,還要隨身攜帶定位器,以確保他的行蹤。

喬燃喜極而泣,一把抱住了他,「太好了,太好了!我們終於能去看喬喬了!」

當陸胤把這一消息告訴喬安的時候,喬安震驚了!

喬燃可能不明白,但喬安知道,薄文澤這一趟來S國的代價,一定不會小!

心疼又擔憂,喬安快氣哭了,「怎麼會這樣,我不是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不要來看我的么?」

為什麼還是要來?

「喬喬,別擔心。叔叔既然能想辦法來看你……」 「就證明,他不會拿自己和阿姨來冒險。你放心,別生氣。」

「我能不生氣么,你知道他們會對我爸我媽做什麼么?」

科技人員,要想出國,簡直難如登天。

她懂,也明白,所以才對薄文澤能夠來看她,極為震驚。

他一定用某些東西交換了這次機會。

「喬喬……叔叔阿姨也是擔心你,你想想,你生病了,他們能安心的待在S國么?換位思考,如果小糯米生病了,你能坐得住么?」

陸胤耐心的跟她講道理,害怕她一生氣,又暈倒。

最近跟慕靖西通電話,得知她的情況愈發嚴重了。

醫生建議她住院做化療,喬安還在拒絕,或許是出於對化療的恐懼,又或許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

喬安的情況,陸胤一向是不敢對喬燃和薄文澤有所隱瞞的,所以,喬燃和薄文澤才會這麼急著要去看她。

「我……我就是擔心爸媽嘛。要是為了來看我,他們受到了傷害,我就是死也無法原諒自己的。」

「喬安,不許你說死字!」

陸胤厲聲呵斥她。

喬安委屈的扁了扁嘴,氣勢一秒就弱了下去,「好嘛,我不說就是了,你別生氣。」

掛了電話,喬安坐在沙發上,一個人看著窗外,怔怔出神。

「在想什麼?」

男人一手攬住她的肩,將她身子攬進懷裡,喬安順勢靠在他胸膛上。

低低的嘆息了一聲,才幽幽說,「我爸媽要來看我了,怎麼辦?」

慕靖西眉梢一挑,「岳父岳母要來了?」

喬安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在胡亂叫些什麼,抬手就要打他,「你混蛋,不許亂叫。」

慕靖西抓住她兩隻手,正色道,「喬喬,嫁給我好么?」

「不是說要先從談戀愛開始么?你又想不按規則走?」喬安美眸瞪他,一副憤怒得要打人的模樣。

男人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我們這戀愛也談了不短時間了吧?對我的考驗還沒完么?」

「沒完。」

「那好,你說,還想考驗些什麼,我好做好心理準備。」

喬安傲嬌的哼唧一聲,抬手,摸了摸自己一頭順滑的長發,「等我化療后,頭髮掉光了,你還喜歡醜醜的我,才算過關。」

到時候,別說是他了,就連她自己都會嫌棄自己的。

想到這,喬安垂下眼帘,遮住了眸底黯然的神色。

額頭上,印下了柔軟的一吻。

喬安抬起眼帘,對上了男人深邃漆黑的眼眸,冷眸此刻溢滿了溫情和絲絲縷縷的寵溺,他說,「說什麼傻話,我怎麼會嫌棄你。」

「漂亮話誰不會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也就是說,你同意化療了?」

喬安抓緊了他的手,腦袋深深埋進他懷裡,一貫囂張的人,此刻慫成了一團,那是對未知疼痛的恐懼,以及對病魔的害怕,「我怕疼……」

「我陪著你。」慕靖西抱著她輕顫的身子,「我會一直陪著你,哪也不去。」

「嗯。」

「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保證。」不惜一切代價,他也要治好她。 「大家快看,左院長在半空中!」那些恢復如常的學生回過神來,發現小竹林外漂浮在半空的左春秋,頓時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是啊,院長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在欣賞竹林景色嗎?」

「院長果然是好雅興!」下面一群學生和老師紛紛議論起來。畢竟這位老人在學院里甚少出現!

而左春秋則仿若未聞下面學生的討論聲,而是愕然看著小竹林,心中困惑的想道:「空間定格的力量消失了——」

剛才那股強大堪比武聖的神秘力量在短暫出現后,又離奇的消失,讓得左春秋鬱悶不已。旋即意念調動,向著竹林看去,發現了正在愣神的龍靈,於是不解的道:「龍靈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真是怪事!」

左春秋在恢復行動能力后探查到龍靈所在的位置,並且發現此女很正常,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武士初期,境界不穩。」

「那剛才所出現的空間定格又是什麼情況?」縱然是學富五車的左院長也被這突然而來,又突然消失的變故整的一頭霧水。最後只好無奈長嘆一聲,在眾目睽睽之下,施展『虛空渡步』消失在原地!

「虛空渡步!」有的學生見得左春秋瞬間消失在半空,亢奮的叫喊道。

所有人頓時眼神充滿了炙熱!雖然他們距離施展這種能力的距離還相差太遠,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沒聽說過!

錯愛之候補情人 這就是武皇境界才能做到的虛空渡步嗎?

真讓人期待!

左春秋拉風的能力驚爆了眾多學生的眼球,讓他們對於武道更是燃起了狂熱的追求和學習!

其實在學生眼皮底下施展『虛空渡步』,是左春秋有意為之。

作為一個武者,要有目標。

而他正是給學生們一個可以攀爬,可以去奮鬥的目標。

雖然這個過程很艱難,或許難以實現。

但,有目標,至少還有動力去拼搏!

左春秋任劍道學院院長已有百年,為尚武大陸培養出的強者不在少數,幾乎遍布所有的州郡!

千秋名師!

這是很多武者和勢力給出的評價。

他或許在武道上的成就不是尚武大陸第一人,但在育人方面絕對不輸於他人,這就是左春秋!

雖然定州劍道武者非常盛行,劍道學院也是以劍法為主,但在諸如五行和風雨雷電等其他領域中都有頗為紮實的研究,所以其他州郡勢力的子弟都會以進入劍道學院為榮,因為他們知道,在這裡可以學到複雜精妙的武道!

而左千秋精心打造的劍道學院則被稱為『武者的搖籃』!



沙灘之上,水浪時而上漲,流淌到岸邊,隨後退去,遺留下幾個貝殼和海螺。而在遠處的草林之中,走來一個小女孩,只看她光著腳丫,在沙灘上踩出無數的小腳印,同時還哼著小調,撿著衝上岸的貝殼。

後面則有一個花白老者在後面慢悠悠的而來,看著自己孫女那麼歡快,褶皺的面容更是揚著和藹的笑容。

「爺爺,快看,水裡有一個人!」小女孩彎腰撿貝殼的時候,驀然發現在水邊竟然躺著一個少年,於是捂著小嘴,驚呼道。

那老者聞言急忙走了過來,看清那水中清秀的面容,旋即搖頭苦嘆,心想:「又有人墜河了,還是如此年輕啊!」

這條河水名為長運河,是定州有名的急流,素有吃人河一稱,而這段水位是長運河最為舒緩的下游地帶,所以上游如果有人墜河,屍體便會在這裡出現。

老者居住在長運河下游附近鄉村幾十年,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見到有落水而亡的屍體在這裡浮出水面,所以早已見慣不慣了。

「丫頭,你去村子里找人來,順便通知你大伯,讓他們在亂墳崗挖一條墓坑,將這少年安葬了。」老者是普普通通的農家人,在見慣了這種事情,不忍他們裸屍荒野,能夠做的便是給他們立個無名冢,也算有個歸處吧。

而亂墳崗則埋葬著很多沒有名字的溺水者。

邪王追妻 「爺爺,這少年還沒有死啊!」小女孩雖然年幼,但知道『安葬』的意思就是人死了,不過在她卻明明看到少年手指剛剛輕輕顫動了一下,所以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疑惑道。

「沒死?」

老者有些錯愕,顯然他無法想象從上游蜿蜒曲折的水道流落下來,還有人可以存活下來!於是踩進淺水來到少年身邊,把枯瘦手指放在他的鼻息間,稍許,驚道:「還有氣息,丫頭,快,快去喊人來!」



「聽說了嗎,華榮城的勢力和陰陽派在西南境的百丈山開打了!」

「切,如今定州西境誰不知道啊!」

兩個武者在茶樓喝著小水,更是低聲議論著。而同樣的情況在各大城鎮的酒樓茶館都有出現,他們所討論的焦點自然也離不開華榮城和陰陽派!

因為他們都知道。

幾天前,深夜。

華榮城和陰陽派這兩個不同的勢力,在百丈山相遇,後來因為絕寶問題發生摩擦,最後竟是兵戎相見!

末世機械戰車 據一些前去尋寶的目擊者稱,兩方勢力火拚了將近三個時辰,從天黑一直打到天亮,場面可謂相當壯觀!最後這場惡鬥結束,百丈山哀鴻遍野,鮮血殘骸更是染滿了整座山頭!

更有傳聞,陰陽派的兩大護法受了重傷!而華榮城的武王也同樣負傷好幾個!

一時間,各大勢力開始蠢蠢欲動!

別人開打,傷筋斷骨,對一些別有用心的勢力來說,無疑是好事,是一件千載難逢的機會!

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坊間更是有傳聞,兩個交戰的勢力很有可能已經獲得了至寶!甚至於傳聞說絕一等的寶貝,是擁有五行屬性的玄雲圖!

頓時,一些慢半拍的州級勢力紛紛後悔不已!

同時都將目光移向了華榮城和陰陽派!

因為這五行俱全的玄雲圖可是絕一等中最為極品的存在!而在尚武大陸,修鍊五行屬性是主流,誰不想獲得,誰不想依次來提高自己的武道境界?

暗懷鬼胎的勢力開始打起算盤來。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 定州潛伏的危機也開始慢慢浮出水面,似乎有意無意的預示和驗證著道天機恩師曾經遺留的推演——定州大劫!而導致兩大勢力火拚,引發連鎖效應的推動者,道天機!更是在房屋內閉門不出,專心投入五行八卦推演之中,就連曾經還有稍許黑色的頭髮也在短短几天花白了不少,顯然他這是正在玩命推演那所謂的大劫啊! …………

從A國飛到S國,歷時十幾個小時的飛行。

飛機落地S國京都國際機場。

喬燃和薄文澤,陸胤抱著小糯米,一行人迅速離開機場。

喬燃給喬安打電話,「寶貝,爸爸媽媽來看你了。」

「媽媽!」喬安興奮的道:「你們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