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其實我也是跟你一樣的想法的。」小玄緩緩開口。

「我也是……」皮皮道。

紀羽釋然,果不其然,不過那個影子到底是什麼來頭……這個他現在應該來不及想了。

「老大,那個傢伙告訴我,跟你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我會形成一種墮意,在一些程度上,我太過依賴你了,這樣似乎對我的成長有些影響,所以,我想選擇離開你,單獨闖一闖!」小玄說道。

紀羽不語,的確,小玄跟著自己的時候,面對問題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會問:老大,接下來我們怎麼辦?不知不覺,他已經形成了一種依賴,對自己的過分依賴,遇到事情首先不是自己去面對,而是回頭來問自己該怎麼做!

而自己的問題所在,是在於太依賴小玄的戰力!

他跟小玄,從某種程度上是可以說互補的,一個依賴腦力,一個依賴戰力,但這種互補,卻眼中限制他們各自的成長,若不改變一下的話,未來的大戰場上,這將會成為他們共同的一個大問題!

「老大,還有我……」皮皮開口了,但卻有些不好意思再說。

紀羽自然明白皮皮到底在想些什麼……自從自己見到皮皮之後,皮皮無論是在什麼方面,都嚴重依賴自己,而後有了小玄,這種依賴性就更強大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皮皮都沒有戰鬥過,沒有想過任何東西,這一點跟小玄一樣,老大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相對來說,其實皮皮的影響是更大的,紀羽深深的明白,皮皮的來歷絕對不簡單,連參天虎族的神聖之物都選擇附著在它的身上,紀羽完全有理由相信皮皮不是一頭簡單的魔獸,想起那個恐怖的地方……

加入他們未曾見面,或者是在將來的某一天才見面,那麼他們很有可能會是一方強者,但現在讓他們三個人共同去成長,卻顯然有點問題。

離別!

最後他們都想到了這個解決的方法。

是的,暫時離開吧,也許會有些孤獨,但強者的路不正是孤獨的么?若是在身邊,哪怕會注意到這些問題,最後也會下意識的去做,不能解決問題,唯有離開,才能讓自己慢慢習慣,慢慢成長。

「你們……都跟我的想法一樣?」紀羽緩緩問道。

雖然是這麼說,但心中還是有很多的不舍的,尤其是皮皮,跟了紀羽的時間更久啊!

「恩!」

「恩!」

「離開,是為了變得更強大,以後我們再相聚,一起讓大陸顫抖!」紀羽接著說道。

「老大說得對!離開,總有一天我會變得更強大的回來!老大,你跟紫家有仇是吧,到時我們三人一同踏破紫家!」

「不依靠任何的勢力,就我們三個!」

「對!」

很遺憾,紫家變成了紀羽三人立下的一個目標,可憐的紫家現在還一點不知。

「紫家啊……」紀羽嘆了口氣,那個在天幽樓老者口中東方域的霸主家族,整個東方域沒誰敢動的家族,現在就成了他們第一個要毀滅的目標了,就是因為紫圖雄當初要廢了紀羽!

「溫家的話……我們若是誰先有這個實力就誰先出手吧!看看我們到底誰先變得更強!」紀羽接著道。

說到這裡,紀羽想起了宋家……當年他寄居了十五年的那個家族,離開的時候曾說,五年後回去報仇,現在……他的確成熟了,變強了,要滅掉宋家不難,只是,他不想毀了之前的約定。

「哈哈老大你是豬嗎!誰先變強這還用得著問嗎!當然是我拉,我現在已經快成為魂級強者了啊!」小玄忽然笑道。

「去去去,瞎嘚瑟什麼,你老大我才修鍊多久啊?一年而已!現在已經接近天空戰師了,你小子行嗎!」

「還有我還有我!」

紀羽跟皮皮共同鄙視小玄……小玄的腦袋深埋,似乎……還真的是這樣的啊!

三人最後都笑了,笑著笑著,有眼淚出來了。

「老大,我想到一個地方,適合我跟著傢伙一起去的。」小玄先開口了。

「是妖域么?」

「恩! 數據廢土 妖域!我感覺那裡應該會有我們要的東西,而且皮皮現在的實力不強,暫時跟我一起比較安全。」

紀羽也沒有多說什麼,這的確如此。

最後,小玄拿出了破界符,在絢麗的光輝之下,道一聲離別,小玄跟皮皮就這麼消失在紀羽的眼前。

(寫到這裡,我深深的鬆了口氣,成長有的時候就是一個人的事情~~~有人離開,自然也會有人再次出現哦~~)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久久的看著那片已經癒合的空間發著呆,紀羽站在原地,一動沒有動。

若是沒有影子的忽然出現,他們現在應該是趕往天玄城了吧?但這樣的話……他們也會越陷越深。

既然小玄跟皮皮都已經離開了,那麼,剩下自己一人,又該走往何處呢?

他轉過身,看著眼前的天玄森林,不免有些迷惘,不過很快又調整好了這種情緒。

路,是要靠他一個人走下去的!

看了看月光,一陣涼風吹來,天玄森林之中傳來一陣嚎叫之聲,陰森的氣息瞬間傳開,紀羽知道,那是魔獸開始行動了。

進入天玄森林!

紀羽很快就下了決心,不去天玄城,直接進入天玄森林吧,原本是計劃通過天玄城的傳送陣去到天乾城的,只不過這樣的話就少了很多的機會,所以,他絕對要去天乾城,而是還是徒步去!

說做便做,紀羽很快便朝著天玄森林之中走去,天玄森林深處有危險,紀羽自然也不會貿然去闖。

時時刻刻他都在提醒著自己,身邊已經沒有小玄了,也沒有天老可以依靠了。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一個人!一個人的冒險,生死皆是如此。

有月光,天玄森林並不會顯得太暗,至少還是能看清路的。

一路上,紀羽將意念之力打開,小心的探查著周圍的情況,他現在是戰師巔峰的實力,面對魔獸的話,也許勉強能跟三階初級的魔獸一戰,只不過還是要小心點的好,因為在夜晚,進入天玄森林的人類不多,自己貿然攻擊的話,只會引來越來越多的魔獸,那就是自掘墳墓了。

不愧是天玄森林,紀羽此時已經發現了不少的魔獸身影,比起天幽森林來說,天玄森林的魔獸似乎更強大,幾乎都能感覺到那種氣息,那種魔獸的可怕氣息,而且多是三階的魔獸,這讓紀羽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一路上他也看到了一些屍骸,那些應該都是修士,只不過被魔獸殺了,最後死在這裡無人問津。

「吼!」

這時,一聲幽深的吼叫傳來。

紀羽精神一緊,急忙調整意念,朝著吼聲的方向探查而去,但最後他又鬆了口氣……

原來不過是虛驚一場……一頭魔獸打了個呵欠而已。

現在紀羽第一次感覺這種寸步難移,這裡的魔獸強大的實在是太多了,他不敢亂走,不然很有可能就會見到恐怖的魔獸,直接就讓自己陷入了被動。

但到底……還是遇見了。

儘管紀羽再小心,最後他還是不小心碰到了一頭可怕的魔獸,三階後期,似乎正好是被紀羽的意念之力干擾到了,魔獸立刻睜開了眸子,朝著紀羽的方向撲來。

這是一隻三頭鷹,生有三個頭,火紅色的翅膀在空中拍打著,那尖尖的喙子似乎能啄爛一切。

這一次紀羽逃得辛苦,這魔獸得速度異常的快,而且非常的敏捷,在幾次攻擊不中之後紀羽便立刻轉身逃離了,三階後期並不是他現在能應付的,就算能,也要消耗許多的力量,並不值得。

不知逃了多久,最後紀羽衣衫襤褸,才勉強躲開了這頭三頭鷹的追殺,總算是鬆了口氣。

天玄森林果然是危機四伏,必須得要小心點……

有了三頭鷹的一次追殺,紀羽便更謹慎起來了,此時的夜已經是入深了,魔獸的吼聲有些多,若是普通人進來的話怕早就已經嚇得不敢亂動了。

紀羽看上去有些像是乞丐,衣服被三頭鷹啄了幾下,整個人還灰頭土臉的,非常的不好看。

但此時他也沒有太過留心這些,反倒是開始注意周圍的環境了。

這不純粹的是森林,還有許多的巨石,小山……

「這是……流水的聲音?」

紀羽忽然一怔,這地方竟然會有水?但那似乎的確是淙淙流水,聽上去像是小溪的聲音,但又有些稀稀落落的,沒有那麼流暢。

看了看自己那髒兮兮的樣子,紀羽此刻自然是最想到水裡去好好的清洗一番。

順著那水的聲音,紀羽真的有些無語……時有時無,這不是幻覺吧?

不!不是!

事實告訴他,不是幻覺!

很快他便走到了一處邊緣,眼前,的確出現了一處水潭,那是水潭,並不是小溪,淙淙流水的聲音到底來自何方?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紀羽沒時間想太多,只想立刻跳下水潭好好的舒服一下。

「哎喲!這什麼!」

很快,一個慘叫聲傳來……

紀羽有些鬱悶,非常鬱悶!

他發現這水潭似乎有些問題,走前一步竟然會碰壁?

不是幻覺吧?

紀羽又試了一次,又是一個慘叫傳來……

不是幻覺!

但眼前……這哪裡又有什麼壁?明明就是一團空氣啊!

「有結界?」紀羽冷靜了下來,但就算是結界,那也應該有能量波動吧?世界上真有這麼完美的結界么?紀羽從來都沒聽說過!

「七星陣!」

他不服,看著水潭在前面他就想下去,七星陣被祭了出來,紀羽還是相信,有七星陣的力量,一定可以進去的!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他進去了。

嘩啦啦!嘩啦啦!

又是流水的聲音,慢慢的傳入他的耳邊,時起時落,紀羽鬱悶了,這又不是消息又不是河流,這是水潭啊,哪來的流水?

走了兩步,兀然之間……紀羽怔住了,有點發傻了……

這……這這這!

躲起來!趕緊躲起來!

這是他第一個反應!

他看見了什麼,他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女子,月光之下,女子顯得異常的美麗,紀羽發誓,這是他這輩子見過最美麗的女子!

潔白無瑕的面容,找不到一點的缺陷,那美麗的臉上的任何一個器官,似乎都是上天的用心傑作,一頭濕漉漉的長發披散而開,白嫩的玉臂,長而潔白的腿,美得有些讓人窒息……紀羽見過了天幽城第一美女的妖盈盈,又或者是林仙兒,在這個女子眼前似乎都有些距離。

最最重要的是……此刻她似乎是在……沐浴?

月光之下,那曼妙的**在紀羽面前搖晃著,紀羽可是實實在在的男人,而且從未見過女子的**,一時間,竟然有些發獃了。

美!實在是太美了!凹凸有致的身材纔此刻被形容得淋漓盡致,他第一感覺便是……此女只應天上有,在這一刻,空氣似乎都因為她的存在而讓人窒息。

月光下,美人身……這一霎,紀羽真的是完全獃滯了。

他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而就在此刻……一陣凌厲無比的氣息傳來。

「誰!」

紀羽一驚,麻煩了……那女子似乎發現他的存在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轟轟轟!

一陣陣的爆炸之聲直接響徹了這個森林,許多的魔獸都受驚了一般四處跳起,強大一點的還要找出這個造孽者。

此刻的紀羽是在跑,是在沒了命般的跑著。

他汗啊!沒想到一個意外竟然就引起了一場追殺。

他的身後正是那個貌若天仙的女子,那女子一瞬間便穿好了衣裳,白衣飄飄猶如天仙下凡,但在此刻紀羽的眼中,那簡直就是一個擁有天使面容的惡魔啊!

他就搞不明白,不就是不小心看了一下身子嗎?又何必要這樣瘋狂追殺呢?這一追,就追了兩個時辰,眼見著天都快亮了,但很顯然那個女子還沒有停手的打算。

「可惡的yin賊,別跑!」

紀羽身後,那女子張口便罵,這就算了,更讓紀羽頭疼的是,這個女子還不普通,實力也不弱,揮手便是一道強橫的戰氣,若是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還要被重傷。

隨便一掌,就算落空了,地面也會瞬間出現一個大坑,餘波也讓紀羽一陣好受。

「夠了吧!這位姑娘,我們之間雖然有些意外……要不這樣了,為了公平起見,我也給你看光了好吧!」

紀羽那個鬱悶啊,這事他本身就不佔理,誰讓他不小心偷看了人家洗澡呢?他也沒好意思還手,就一路的逃跑。

這句話說出之後,那女子更是惱羞成怒,這件事情竟然又被提起來了!

「呸!誰要看你了,姑奶奶我一定要將你的眼睛給挖下來!」那女子越想越怒,還從未有人看過她的身子,哪怕是父母也沒有,而現在竟然被一個一點都不認識的男子給看了個光,這讓她怎麼泄的下這口氣!

不過她也覺得奇怪,自己在沐浴的時候明明就已經設置了結界的,怎麼可能還有人能夠鑽進來?

不管了,先解決這個yin賊再說!

她不想再去回憶這個讓她又羞又怒的事情,只好再一次加緊對紀羽的追殺。

「這女人的速度還真快!」

紀羽一陣無奈,他都已經將風之奧義給使用上了,卻依舊無法擺脫這個女子,這僅僅是一個女子啊!

他忽然發現……東方域的年輕一代果然跟西北域有極大的不同,若是他這個速度在西北域,絕對是沒人能追上的,但現在,東方域隨便一個女子都能追殺他了。

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難道就一直要被追殺?

反抗?但……不佔理啊!紀羽都有些心虛了。

小賊,還想跑!

這時,一個聲音忽然離紀羽非常近,嚇得紀羽再一次發盡全力。

瑪德!這女的怎麼這麼變態的!

轟!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