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長老和土長老還有洪執事三個人,也都看出來有些不對勁,他們聚在了一起,白長老低聲說道:「他的精神力我敢肯定已經灌注到了天林鳳紋柱內,但為什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三位修為幾乎是在固元境巔峰的長老,都沒有任何的頭緒。天林鳳紋柱所散發出來的波動,他們都察覺到了,這否定了江楓精神力的問題。

「不知道,我也看過記載了關於天林鳳紋柱的古籍,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讓圖騰紋沒有反應,這真是奇怪。」土長老皺起了眉頭來。

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江楓一點都沒有聽到。 超神采集 他操控著自己的精神力,在這片火海空間里逛了起來,可一點頭緒也沒有。

他不知道該如何讓晶石發出光亮,也不知道該去哪,只好漫無目的在火海當中遊逛。

「這裡就好像是沒有盡頭一樣,也不知道圖騰紋上的晶石到底有沒有被我點亮。」江楓無奈地嘆出一口氣。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眼前所見的情況,和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無論是付彥博還是江倩,他們就算是精神力灌注到了這裡面,看到的也只是天林鳳紋柱,並不會看到這片火海。

「前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正當江楓不知所措的時候,他忽然看到,就在這片火海的深處,有一個小小的黑點。

他正不知道該去哪裡,正好就選定了這個黑點為目標,緩緩地遊了過去。雖然這是火海,但似乎對他的精神力並沒有什麼傷害。

遊了許久,江楓眼前的黑點變得越來越大,最後他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一根和天林鳳紋柱一樣的石柱,上面還纏繞著粗壯的黑色鎖鏈!

他順著天林鳳紋柱遊了下去,看到在最底部,那些黑色的鎖鏈好像還在捆綁著一個人,那個人一頭的紅色赤發,顯得極為妖異。

「過了這麼久了,終於有人來了。」那個人抬起頭看向了江楓,好像早就察覺到了江楓的存在,露出了友善的微笑。

江楓微微一愣,這人看起來並不像是人類,除了他赤紅的頭髮以外,兩隻眼睛的瞳孔都是紅色,彷彿隨時都會噴發出火焰來一樣。

被鎖鏈困住男子長相也極為英俊,穿著一身紅色長袍,正在好奇地打量著江楓。他的頭髮很長,都已經長出了腳底還多了好幾尺。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江楓來到了男子的面前,疑惑地詢問。

男子沒有忙著回答江楓的話,先打量了他一番,才柔聲說道:「我從很早之前就被困在這裡了,一直都無法出去。」

「無法出去?」江楓看了看捆綁在他身上的黑色鎖鏈,鎖鏈並不是很粗,似乎只要用力一拉就會斷開一樣。

紅髮男子輕輕一笑,說道:「這鎖鏈是弄不斷的,如果真有那麼簡單,我早就脫困而出了。倒是你,為什麼也會來到這裡?」

「我?」江楓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是在接受這根天林鳳紋柱的測試,也不知道上面的晶石有沒有被我的精神力給點亮。」

「測試?」男子臉上閃過了一絲疑惑,但並沒有深究,溫柔地笑了起來,「上面的晶石我倒是知道,如果能夠讓九個同時亮起來,或許還有可能弄斷這些鎖鏈。」

「你為什麼會被鎖住,而且還是鎖在這樣的地方?」江楓覺得有些奇怪,在這樣奇異的空間里,竟然還會鎖著一個人。

那男子嘆了口氣,說道:「是我自己這麼做的,當初我的心性實在是太過狂暴,只好把自己封印在這裡,從此就再也沒有出去過。」

「可我覺得你很溫柔,也很儒雅,不像是你所說的那麼狂暴。」江楓把自己的感覺說了出來,反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這,索性就跟陌生男子聊了起來。

男子輕笑一聲,說道:「看人不能只看表面,雖然你覺得我是如此,但實際上,我可能是另一副模樣。」

「這我倒是知道,不過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江楓淡淡地道。

「你這人倒也有趣。」男子微笑著,「時間也過去很久了,我也是時候該離開這個地方了。你是第一個進入到火海之中的人,如果有一天你能將天林鳳紋柱全部點亮,就再來這裡,救我出去吧。到時候,我定會有重禮相送。」

「如果我真能做到的話,一定會回來救你的。」江楓認真地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天林鳳紋柱開始了劇烈的抖動,火山口裡不停地冒出熱氣,甚至還會飛出熔岩!

正當白長老等人不知道發生什麼時候的時候,天林鳳紋柱的底部,陡然竄出了團團黑氣。

「江楓到底做了什麼!」 白長老和土長老還有洪執事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其他的弟子也都是如此,從天林鳳紋柱里竄出來的黑煙,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在丹器同盟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看到過天林鳳紋柱產生這樣的變化。這些黑煙到底是從哪來的,莫非是跟江楓有關?」白長老看著江楓的背影猜測道。

這些黑煙從地面上升起來之後,都飄到了空中,隨即消失不見。但這些黑氣源源不絕,沒有半點停下來的勢頭。

「我看八成跟他有關係,別人接受洗禮的時候,怎麼就好好的。輪到江楓之後,就產生了這樣的變化?」土長老冷聲說道。

「說不定是巧合呢?」洪三道瞥了土長老一眼,「也可能是天林鳳紋柱產生了變化,碰巧就被江楓遇上了而已。」

「你覺得這可能么?天林鳳紋柱屹立了不知道多少年,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半點差池怎麼會這麼巧就讓這個小子碰上。」土天龍顯然不同意洪執事說的話。

陛下,奴婢替你打江山 「土天龍說的也沒錯,天林鳳紋柱乃是聖物,就算是出現變化,也應當是它挑選了特定的人。只是這些黑煙,讓人看起來太過不安了。」白長老搖頭說道。

其他的弟子也在紛紛猜測,付天林更是大聲說道:「依我看,這些黑煙正是不祥之兆,那個叫做江楓的小子,肯定個災星。我們丹器同盟不留下他,我覺得直接殺了他比較好!」

付天林說完,還跟付彥博兩人對視了一眼,他們一心想要整死江楓,好從他的手中把空間戒指給奪過來。

「對,沒錯,天林鳳紋柱乃是我們丹器同盟的聖物,就算是發出煙霧,那也應該是紅色!現在出現了黑煙,肯定是在排斥江楓!」付天林的話音剛落,便有人響應他。

而在火海之中的江楓,對外界的事情依舊一概不知,他看著那紅髮男子,說道:「我該怎麼從這裡出去,難不成我要留在這裡陪你一輩子么?」

男子搖頭笑了笑,說道:「那倒不會,我想你現在應該學會如何操控精神力了吧。只要本體將精神力收回去,你就可以順利離開火海了。你跟別人不同,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還請你來陪我說說話。」

「放心吧,如果以後我能夠將整個天林鳳紋柱都點亮,一定會把你從這裡救出去的。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我看你不像是個壞人。」江楓笑了起來。

「那你多保重吧,希望不久之後還能夠見到你。」男子勉強把手給抬了起來,對江楓揮了揮手。

江楓對著他點了點頭,便找到了操控精神力的感覺,猛地一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眼前又是那根粗壯的天林鳳紋柱。

「奇怪,天林鳳紋柱竟然沒有發出光亮,看來進入火海和讓晶石發光是兩回事。」江楓皺起了眉頭來。

「你們看,黑煙消失了,那江楓也醒過來了,我想黑煙的出現,肯定和他有分不開的關係!」頓時間就有弟子指向了江楓,大聲說道。

「黑煙?什麼意思!」江楓緩緩地站了起來,他也發現,每個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了,好像是在看怪物。

「江楓,你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朱啟神情凝重,出現在了江楓的身旁,大聲問道。

江楓驚訝朱啟的狀態,但還是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我進入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裡面也有一根天林鳳紋柱,上面還鎖著一個紅頭髮的男人。」

「奇異的空間?」朱啟瞪大了眼睛,「這不可能啊,丹器同盟歷代的典籍里,都沒有記載過,天林鳳紋柱里還有一個奇異的空間!是不是你當時睡著了,做了一個夢?」

朱啟明顯不相信江楓的話,他轉頭看向了天林鳳紋柱,似乎是想要把它給看穿一樣,看到那片奇異的空間。

江楓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當我的精神力融入到天林鳳紋柱中的時候,我的意識就直接被帶到了那片奇異的空間里。對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們看我的目光都不一樣了。」

江楓的眼睛掃過了眾人,不管是白長老還是洪執事,看向他的眼神當中都帶著驚訝和疑惑,付彥博和付天林的眼底深處還藏著絲絲殺意。

「哎,就在你靜坐之後,天林鳳紋柱一點動靜也沒有。那些人正在交流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柱子就發生了劇烈的震動,並且從地底竄出了黑煙,可把這些人給嚇壞了。」朱啟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反而感覺很神奇。

「江楓,你過來。」終於,白長老對江楓招了招手,江楓看了朱啟一眼,便快步走了過去。白長老帶著他來到了沒人的地方,土長老和洪執事兩人也都跟了過去。

「江楓。」白長老神情躊躇,想要詢問卻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土長老看他這麼墨跡,忍不住發問道:「剛才你的精神力進入到天林鳳紋柱的時候,有沒有察覺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江楓想到了那片奇異的空間,但直覺告訴自己,他不能把這件事情告訴丹器同盟的人。

「江楓,暫時不要把你見到的那個男人告訴他們,我想這其中應該是有什麼秘密,我們先自己探索一番。」朱啟提醒道。

「並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啊。」江楓裝作一副非常疑惑地模樣,看著三位長老,並沒有讓他們引起懷疑。

「這就奇怪了,難道真的是巧合么?可這樣的事情,歷次以來都沒有過記載,著實有些詭異。」白長老臉上的褶子都堆積到了一起。

「不行,我還是覺得不妥,這小子肯定有什麼古怪,否則天林鳳紋柱不會表現得那麼詭異。白天明,他絕對不能加入丹器同盟!」土長老狠聲說道。

洪執事第一個跳了起來,反對道:「這怎麼能說江楓他有問題呢,說不定是山下的岩漿燃燒起來導致的黑煙。江楓的天賦有目共睹,我堅決反對讓他離開!」

「不,你誤會了,我不是想讓他離開。」土長老的眼睛當中閃爍出了一道寒光,「我的意思是殺了他,這樣的人,說不定是姦細。就算不是姦細,萬一被其他宗派招攬去了,變成敵人,那就不妙了!」

「土長老,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一心想讓我死呢?」江楓神情不善,自己並沒有招惹過土天龍,但他卻想喲殺了自己,這到底是安了什麼心。

「你不要怪我。」土天龍嗤笑一聲,「我一切都是為了丹器同盟著想,你這樣的天才,既然不能留在同盟里,那就必須毀滅了!」

「胡鬧!」白長老怒斥土天龍,「如果我們這麼做,豈不是濫殺無辜了么,更何況江楓資質絕頂,不能埋沒了人才。」

「資質絕頂?先不說那些詭異的黑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晶石都沒有發出一絲的光亮,你還敢說他資質絕頂?」土長老否定道。

「讓你留下來我也不是不同意,但礙於天林鳳紋柱的啟示,我覺得還是讓他當一名雜役弟子比較好,如果他真的沒問題,再升為正式弟子也不遲。」土天龍接著提議道。

白長老和洪執事兩人對視一眼,最後都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江楓,你也別怪我們,畢竟剛才出現的事情,我們別說見過了,聽說都沒聽說過。」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沒關係,雜役弟子就雜役弟子吧。」

洪執事走到江楓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江楓小子,你別難過,等我們查清了是怎麼回事,肯定會讓你成為正式弟子的。不過你放心,就算是雜役弟子,我也會傳授你鍛煉之法!」

「江楓你不用擔心,就算是當一名雜役弟子也無所謂,有我在,你的煉器之法用不了多久便會突飛猛進!」朱啟出聲說道。

幾人決定了之後,四人便走到了眾人那裡,白長老咳嗽兩聲,說道:「你們這些核心弟子,有誰缺一個雜役弟子?」

器樓的主考們,也就是核心弟子,面面相覷,他們也都看到了那些黑煙,覺得江楓是一個不祥之人,都不想要讓他幫自己打下手。

付天林左右看看,輕笑一聲,說道:「不如就把他交給我好了,這樣一個天才,我肯定會好好帶帶他的。」

「免了,還是交給我吧。當初我跟江楓有一面之緣,就讓他當我的雜役弟子吧。」歐亦雪冷冷說道。

「你?」眾多核心弟子不敢相信地看著歐亦雪,「歐師妹啊,你好像從來沒有收過一個雜役弟子吧。這個江楓身上透露著詭異,你要想用雜役弟子,我送你幾個如何?」優雅男子上前勸說道。

歐亦雪淡淡地搖頭,說道:「不必了,就他吧。一個天才,勝過百個庸才,我看他也挺順眼的,讓他幫我好了。」說著,歐亦雪還衝江楓挑了挑眉毛。

「既然這樣,那好吧,江楓就交給你了。歐丫頭,你的實力不俗,煉器也是器樓當中年輕一輩的頭幾個,也能壓製得住江楓。他是個天才,有機會你還是要多教他一些東西。」白長老笑著點點頭。

歐亦雪走到了江楓面前,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笑著看向了白長老。

「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調教他的。」 「調教?」江楓瞥了歐亦雪一眼,嘴角有些抽搐,他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還是落在了這個女人的手裡。

「怎麼,不服氣啊?」歐亦雪輕笑一聲,「告訴你,你小子現在是我的雜役弟子了,以後我說什麼,你就得聽什麼!如果不聽話,我會好好的整治你!」

江楓只是笑笑,並沒有說話,雖然只是做一個雜役弟子,只要有朱啟的存在,他就不用擔心自己學習煉器的問題。

朱啟乃是以前丹器同盟中器樓的長老,那煉器的手法,自然不會比現在的長老要差。有這樣一尊元老級的人物,傳授自己煉器之法,就算是在外門也無妨。

「測試就到此結束吧,江楓,關於你的問題,我們還要回去再研究一下,查閱一下典籍,看看那些黑煙到底是怎麼回事。」白長老嘆了口氣,說道。

自從江楓鍛造出了玄級靈器,白天明長老就一直很看重他,但現在出現了黑煙這件事情,也讓他感到有些可惜。

要不然,讓江楓成為內門弟子,用不了多久,說不定就能晉陞到核心弟子,以後甚至成為長老都不在話下。

只不過,江楓並沒有點亮圖騰紋,倒也是讓他心中有些沒底,更是不敢肯定江楓的天賦究竟如何了。

「測試結束了,我們這邊有一名弟子點亮了一根圖騰紋,你們那邊同樣也是。這就算是打平手了吧,等下一次考核,我們再一決勝負好了!」土長老看了白長老一眼,有些不太高興地說道。

他的目光時不時落在江楓的身上,似乎就認定了,他讓天林鳳紋柱散發出了黑煙,肯定昭示著不祥,應該處死。

白長老則是意興闌珊地揮了揮手,說道:「等到下一次再說吧,現在各自都帶回吧。新進弟子還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才能提升自己的煉器能力和地位。」

隨後,白長老轉身看向了那些主考的核心弟子,說道:「你們也帶帶這些新人,告訴他們在器樓當中,都需要做些什麼,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土長老也跟白長老的說法一樣,囑咐之後,兩人便走到了一起,似乎前往丹器同盟中,最華麗的那座宮殿。

「江楓,你不用擔心,憑你的資質,一定能成為核心弟子的。我看得出來,你跟歐亦雪那個小丫頭有點矛盾,她人並不壞,你好好努力。」洪三道囑咐江楓幾句,便也來到了白長老和土長老的身旁,三人一同離去。

「表哥。」付彥博帶著江倩走到了付天林的身邊,付天林點點頭,說道:「你表現得很不錯,家族裡知道你能點亮圖騰紋也絕對會嘉獎你的。你就先跟我住在一個洞府里吧,回去我再跟你細細交代關於同盟的事情。」

付天林帶著付彥博和江倩離開了,在臨走之前,他們還看了看江楓,尤其是付天林,臉上閃過一絲冷笑之後,才出了聖地。

至於田江和曹莽兩人,也都分別找到了帶他們的核心弟子,眾人紛紛離開了聖地,剩下就只有歐亦雪和江楓兩個人。

「走吧,去我的洞府。」歐亦雪走在了前面,語氣十分普通平淡,江楓一聲不吭,默默地跟在了他的後面。

兩人出了聖地之後,歐亦雪直接喚來了一隻仙鶴,兩人乘坐上去之後,翱翔在群山峻岭之間,不知道去往何地。

過了一會兒,仙鶴落在了一座高聳的山峰上。這座山峰風景秀麗,單單那麼一瞥,都能看到不少魅力的鮮花還有走獸。

「你可不要誤會,我之所以收下你,完全是因為當初的事情我還沒有原諒你!如果你跟了別人,我就沒辦法報復你了。」兩人從仙鶴背上下來之後,歐亦雪冷冷道。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彼此彼此,在客棧的時候,是你想要讓我跟那個醜女同床吧。這份恩情我記下了,以後有機會,一定會還給你的。」

「修為不高,口氣倒是不小。雖然你能煉製出玄級靈器,但那都是靠特殊的附靈陣發,接下來如果要煉器的話,我勸你還是通過自己的精神力比較好。」歐亦雪帶著江楓,走到了一處洞府之前。

她抬手一揮,洞府的粉色晶石大門便轟然而開,一股冰涼之氣從裡面吹了出來,凍得江楓直接打了一個寒顫。

「既然你成為我的雜役弟子了,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要聽著。如果讓我不滿意了,就會把你驅逐出丹器同盟,聽明白了么?」歐亦雪走了進去,霸道地說道。

江楓輕輕點頭,懶散地回應著:「聽到了。」隨後,他嘴角撇了撇,低聲嘀咕道:「要不是何明長老讓我來,我才不會加入丹器同盟呢。不過父親囑咐我的事情,也是時候著手準備一下了,沒有丹器同盟的培養還真不行。」

江楓有些鬱悶,他不知道父親所說的天道對自己下手,究竟會在什麼時候。而且補天石,他只有兩塊,剩下的一塊,還得想辦法去弄到手才行。

「算了,還是先安心提升我的實力,以後再想辦法前往殺伐之地吧。補天石的事情,倒是可以詢問一下朱啟那個老傢伙,他說不定會知道一些。」江楓正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當中,走入到了歐亦雪的洞府內。

這座洞府,一看就是女兒家裝扮的,裡面十分整潔,而且還很活潑明亮,各種各樣的晶石,把洞府打造的十分艷麗。

地上還鋪了一張柔軟的毯子,看起來像是某種珍惜妖獸的皮毛,椅子和桌子都是用特殊的木材打造而成,看上一眼江楓便知道那些都是黃級的靈器!

「煉器師就是不一樣,就連一張普通的椅子,都是黃級下品靈器。在這樣被靈器包裹的地方修鍊,就算是不會提升速度,那也會大大增加狀態。」江楓摸著一把椅子,上面還散發出來了沁人心脾的清香。

歐亦雪得意地揚了揚頭,說道:「那當然,不過我只是一個核心弟子,手中掌握的資源不如那些長老。如果你去過白長老的洞府,那就會知道我們這些弟子的洞府有多麼破了。」

「這是我的客廳,裡面是我的卧室。」歐亦雪在「我」這個字上,加重了讀音,江楓微笑著看向了她,等接下來的話。

「至於你的嘛。」歐亦雪露出了為難的樣子,她的腳尖在地毯上輕點,過了一會兒,露出了驚喜的笑容。

「在我煉器室的旁邊,還有一個庫房,你可以把裡面的東西收拾一下,然後搬進去。當初我建造洞府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會有別人來居住。」歐亦雪故作無奈地聳了聳肩,便走到了左邊,江楓看到了一條通往地下的樓梯。

「跟我來吧。」歐亦雪率先走了下去,江楓在後面跟了上去。樓梯並不長,大概有一層樓那麼高。越往下走,江楓便感覺越冷。

「奇怪,在這麼冷的地方煉器,真的可以么?」江楓皺起了眉頭,低聲嘀咕著。朱啟告訴過他,煉器是需要熱量的,如果太冷,會影響塑型,更會讓煉器師的手指不穩。

歐亦雪驚訝地看了江楓一眼,笑著說道:「沒想到你連這件事情都知道,看來是我小看你了。我的情況比較特殊,等你下去就知道了。」

樓梯當中並不黑暗,兩層都有明晃晃的藍色發光晶石。從樓梯中走了出去之後,江楓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爐鼎,下面正燃燒著藍色的火焰。

「原來是冰蛇心炎。」朱啟突然出現在了江楓的身旁,看著大鼎之下的火焰,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嘆的笑容。

「冰蛇心炎,那是什麼東西?」江楓疑惑地看著這團散發出藍色幽光的火焰,整團火焰外面是藍色,裡面則是白色,很是詭異。

「冰蛇心炎,取自冰蛇之心,乃是誕生自妖獸體內的火焰。這種火焰時刻散發出冰的力量,看似溫度很低,實則很高。這麼一團火焰,想要燒死一名靈動境的修鍊者,估計就需要幾個呼吸的時間吧。」朱啟解釋說道。

「看你那副驚訝地模樣,就知道肯定沒有見過我的冰蛇心炎!」歐亦雪見江楓張大了嘴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來。

「告訴你吧,這麼多的冰蛇心炎都是我自己一個人收集來的,殺死了大概上百條冰蛇才能有這麼一團火焰,讓我煉製幾件靈器。這冰蛇心炎最大的好處,就是散發出來的冰力。在煅燒一些較為柔軟的材料的時候,不會像尋常火焰那樣,很快就將其融化成渣,能讓我有充分的塑型或是融合的時間。」歐亦雪看著冰蛇心炎,雙目之中也充斥著喜歡。

「她說的沒錯。」朱啟也是點了點頭,「不過她到底還只是個核心弟子,冰蛇心炎的另外一個用途,卻是不知道。恐怕現在就算是那些長老,也一樣不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