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俊之身邊的阿修羅,不停的在變幻的。他的容貌漸漸的和劉俊之有六七分相似。

只不過阿修羅的嘴角有微微的笑容。是那種陰冷的笑容。

因為他就是劉俊之的一個分身。

代表著魔的分身。

界上界昆崙山。

聖帝正坐在屏風後面,聽北天王報告!

果然,他手下這麼多人,有人瞞著他。

上方至尊的管轄之下還好點。至於其他的地方,其他的人,多多少少都在耍一些貓膩。

看來自己多年不出現。這些傢伙幾乎把規矩都忘了,竟然有人敢公開違反。自己所制定下來的規矩,看來界上界,是要重新整頓一番。

聖帝警告了東天王,可是接下來要辦誰,聖帝的心中猶豫不決。

不過聖帝很清楚,這一次各個中小世界爭奪排名的比賽,一定要在界上界舉辦,因為這樣才可以將神武大陸的強者全部引來,然後趁著神武大陸空虛的時候,一鼓作氣。

將神武大陸滅掉。

至於這個,他已經和這方大千世界的界主通了氣,許了許多好處,才拿到今日這個局面。

而且具體時間已經定下來了,就是半年後,現在只需要等待,等待時機。就可以拿下神武大陸,因為這方大陸,才是對界上界有最大的威脅。

神武大陸,袞州府。

劉俊之看著遠方那忽明忽暗的身影,迅速的向他們這裡靠近。

就知道最後的也是最強的援軍來了,不過劉俊之扁了扁嘴,雕爺這傢伙來的實在是太慢了,戰爭打了一半,這傢伙才姍姍來遲。

幸虧眼前這個局面自己還能應付。

不過要是萬一下一次的局面更糟糕,這傢伙遲到了。

那才是真正最糟糕的事情。

雕爺的身影迅速掠過天空,白衣素問心眯著眼睛看著雕爺,然後說道:「大家不必動手,飛在天空,那個妖族是我們的盟友。」

雕爺突然間站在了秦趙歌的旁邊,輕鬆地說道:「面前這個人,不算是個活人,我給你的建議,雖然這個人不是個活人,你可以通過他找到操控它的人。好了,我就說到這裡,剩下的你自己看著辦。」

雕爺說完之後,他的身影已經站在了劉俊之旁邊,只不過他看著那個擁有血瞳的女子說道:「這個女人用不了多久,恐怕就會雙目失明。不過要對付他有一點難度,因為這個女人可以無視任何攻擊力。」

「我說,說話小心點兒,小心被人揍。我們現在可是正在談生意。這裡沒有你的事情,你去別處浪吧。」劉俊之對雕爺說道。這傢伙說的都是事實,可是現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這傢伙說這些話,簡直是欠揍。

「那我不說話了,我就和那群人站在一起看戲了。」雕爺輕聲的說道。

然後他的身影迅速出現在素問心旁邊。

「你這個傢伙怎麼來的這麼晚?以你的速度不可能來的這麼晚。」黑衣素問心問道。

「我之所以來的晚,是因為剛才,我一個人大鬧水龍王的領地。本來已經找到了他的寶庫,結果發現袞州城上,有陌生的氣息。所以迅速的趕來。」雕爺說得十分輕鬆,可是在燕雲天等人聽來,這個消息卻是十分的震驚。

僅以一妖之力就闖水龍王的領地。光憑這種膽量,這份實力,就讓人佩服。

而且竟然找到了水龍王的寶庫,也就是說,他在渤海之上,水龍族的領地鬧翻了天。

這份實力,就算自己也做不到。因為水龍一族,雖然在龍族中不算大族,可也有七位武聖二重巔峰,十位武聖一重,超過一百名的武帝,將近500名的武皇。

他竟然能在這個陣營當中闖出來,恐怕面前這個妖聖,他的實力強橫,恐怕在袞州都能排上名號。

「那你現在收服了多少妖聖?」白衣素問心問道,她現在比較關心這個問題,如果雕爺能把袞州所有的妖族全部統一起來,那再遇見別的州域征罰,他們也能快速的集結在一起,保衛自己的家園。

「現在10萬大山已經被我征服,剩下的妖族也基本依附於我,除了渤海之外,整個袞州,多一半妖族都聽我的,而剩下的另一半妖族隸屬於大鵬鳥,青獅和獅心王,白狼王與牛王。這些妖族都聽劉俊之的命令。而那些來自異域的妖族,得全部歸屬於鳳凰族。」雕爺詳細的將妖族歸屬於誰都說了一遍。

黑衣素問心白了雕爺一眼,這傢伙說的話基本上都是廢話,真正有用的就那麼幾句,也就是說,現在袞州所有的妖族,除了盤踞在渤海之外的妖族,剩下的妖族分別被劉俊之和雕爺所領導,其實說白了,雕爺現在已經控制了袞州所有的妖族。渤海海雖然鄰近袞州。

但它是九海之一,並不屬於袞州範圍。

看來果然不能小看雕爺,他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將袞州的妖族全部統一起來。

說明他有這樣的實力,而且黑衣素問心也知道,雕爺現在是鳳凰一族的族長。

控制著整個鳳凰一族。 現在袞州所有的妖族都聽命於他,間接的也就說明了問題,袞州所有的妖族都聽命於你劉俊之。

這是一件好事,最起碼袞州現在是團結的。

「帶我去見大長老,時間要快,現在讓所有隸屬於你們的勢力停手,我們現在要集中對付你們敵對的一方。」劉俊之說道,現在雕爺來了,恐怕待會兒,這場大戰就要停止了。

大鵬鳥看著面前這個彈琴的女子,就在剛剛的一瞬間,他發現秦趙歌,居然用詭異的方法和自己交換了位置。

大鵬鳥現在也是頭疼,他寧願面對那個找不出分身的人。

都不願意麵對面前這個彈琴的女子,因為這個女子自始至終只彈著琴,而且面部表情十分的從容。

但是大鵬鳥一看這個女子身前的木琴就知道,這個女子恐怕實力很強,大鵬鳥來到神武大陸后,了解了這裡的兵器構成,面前那個女子的木琴,顯然是件神兵。

神武大陸,武聖二重巔峰。

可以催動神兵的全部實力。

在這一點上不受任何限制。

大鵬鳥心中暗道:這個秦趙歌也太狡猾了,將這麼一個強勁的對手留給自己。他倒好,去對付那個六道輪迴殿的大殿主。

大鵬鳥雖然對這個女子十分的忌憚,可是真動起手來,他也不會留情的。

與此同時,與大鵬鳥互換了位置的秦趙歌,正看著面前這個所謂六道輪迴殿的大殿主,從第一眼他就看穿了,這是一具分身。

不過後來雕爺給他糾正了錯誤,他才意識到自己錯了,自己面前站著的是個活死人,並不是分身。

如果是分身的話,他會有自己的意志,但是活死人不同,他僅僅是個工具而已。一切都要聽從本體的安排。

但是秦趙歌也沒有發現,這個活死人的本體究竟在哪裡?

似乎沒有一絲絲痕迹可尋,不過雕爺告訴他,只要打死他這具活死人分身,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劉俊之跟著擁有血瞳的女子,來到了那個彈琴的女子面前。

那個彈琴的女子看見二長老和這個敵對的男子在一起過來。她的心中基本上已經猜的差不多了。

看來是要到了真正撕破臉的時候。

然後彈琴的女子說道:「一切都由你做決定,只要你將最後的決定告訴我就可以了。」

「我的決定是殺死大殿主。」二長老說完之後,彈琴的女子便開口說道:「所有聽命於我的人退開,來我面前集合。」

彈琴的女子的話說完之後,只見有幾道人影紛紛向他靠近。

「紫琴,看來你真的忍不住要對我動手了,不過也好,也省去我一樁麻煩,今天你們都要死在這裡。」六道輪迴殿的大殿主,沒想到這個時候,在外人面前竟然翻了臉。

不過他也不慌不忙,因為他有底牌。

它只是主人的一個分身而已。既然已經翻了臉,恐怕所有的實力都會展現出來。

那個大葫蘆之上,飛出六道人影,然後冷天殊驚訝的發現,已經被自己砍下頭顱的餓鬼道,生龍活虎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他所做的一件事情,並不是吞咽自己,而是吞咽了自己對面那個拿著匕首的女子。

不過他剛剛將那個女子吞咽到一半的時候。餓鬼道發現,自己的黑霧竟然無法吸收這個女子。

冥冥之中,這個女子全身像被什麼力量護著。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只不過餓鬼道發現自己的迷霧竟然涼涼的。

然後迷霧一般的頭顱,被整個兒凍成了冰雕。

而那個被他吞咽的著,拿著匕首的女子,也重新站在了他的對立面。

然後女子拍了拍身上,瞬間的變成了冷天殊的模樣。

可真正拿著匕首的女子愣愣的看著冷天殊的背影。如果不是剛才那個少年,反應及時的話,自己被他替換掉,自己早已經被餓鬼道所吸收。

屬於劉俊之分身的阿修羅發現,自己的影子就像被什麼突然割裂似的,讓他十分的頭痛。

等他再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長刀貫穿了他的胸口,從後背穿透至前胸的。

阿修羅看了看這把長刀,這正視自己的兵器。

冥皇的反應也不慢,在阿修羅中招之後,他急速的奔向這個襲擊者,他當然十分清楚這個襲擊者是誰啊?阿修羅的影子。

「都退到我身邊來,這場戰鬥我們該停手了,該有人出招收拾他們了。」劉俊之大吼一聲。

所有屬於袞州府的一方。參戰的人全部迅速的向劉俊之靠攏。

雕爺單手平推,他終於知道現在該他出手了,他其實早已經按耐不住了。只不過劉俊之沒有說話,他也就沒動手。

不過現在,終於到了他動手的時候。

雕爺的第一個目標當然是六道輪迴殿的大殿主,因為他已經說過,能從那個活死人之上得到一絲線索。

那個活死人,與雕爺對了一掌之後。

開始還覺得沒什麼?

但是他的一掌雕爺震退,雕爺的手掌離開了他的手掌。

說到輪迴殿的大殿主,也就是那個活死人,迅速的被凍成了冰雕,然後消散於天地之間。

並沒有碎裂,是直接凍成冰雕后,消散於天地之間。

「抓到你了。」雕爺向空中的某一個方位打了一掌。

然後也不管了,迅速向那個葫蘆所放出的六個人影飛去,手中的無形劍氣無堅不摧,迅速的將這六個人貫穿,六個人也迅速的消散於天地之間,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樣。

雕爺手中的翎羽橫掃,變成一把長劍,長劍的劍尖,貫穿了阿修羅的整個影子。

他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手中的劍向餓鬼道的頭上砍去,餓鬼道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那已經被凍成冰晶的頭顱,立刻的消散。

雕爺深吸了一口氣,他發現這麼打太累人了。

於是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等他將手放下來的時候,手中多了五支翎羽。然後向前輕輕的一拋。十分的隨意。

只不過一瞬間,這五支翎羽迅速的消失,等他再回到雕爺的手中的時候。

那所剩下的六道輪迴殿,敵對一方的所有人,心臟這個位置全部的出現了血窟窿。

除了劉俊之以外,眾人都看呆了,以一己之力重創15名武聖,這已經強大到離譜了。

何況基本上都是一擊致命。

除了那個六道輪迴殿的大殿主,和雕爺對轟了一掌,剩下的所有人,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已經被取了性命。

「這恐怕才是雕爺的最強實力。」白衣素問心說道。

就算是作為前輩,她也自認為自己在這個階段。也就是武聖二重巔峰的時候。

就算擁有很強的戰力,比同境界的武者稍微強上一點,也沒有做到這麼誇張吧。

幾乎全部都是秒殺。

這些屍體基本上已經從空中向下墜落。

之所以是基本,因為雕爺發現。這六道輪迴殿一方最強的六個武聖,竟然紛紛站了起來。

一個個都沒有任何反應,他們所受的傷基本上已經恢復了。

雕爺看了看這六個人,心中叫道:「糟糕。」因為他已經發現了問題,六道輪迴,六道輪迴殿。

所以這六個人一定掌握著某種秘法,能合六為一。

所以他們能合六為一,變成鬼輪迴。

而這六個人走的正是這個套路,合六人變成了一個人。

雕爺擋住了所有人。

因為他知道現在已經不要自己動手了。真正該動手的人馬上就要出現了。

剛才劉俊之已經密語傳音,現在的話,已經按照原來的計劃,正一步一步的行走著。

這六個人合成的輪迴。也就不需要自己動手阻擋了。

因為他的對手已經出現了。

劉俊之站在了雕爺的前面。那個六個人合成一個人的男子面前。

「這才是最根本的差距,至於剛才那些,只不過是為了不同的戰鬥,所做的試驗而已。」劉俊之看著面前的中年男人說道。

劉俊之當然知道這個中年男子是什麼,六道輪迴,簡稱輪迴。

只不過他沒有想到,雕爺會解決的這麼快。

只有修羅道和餓鬼道被逼出了原形。

至於其他四道:地獄道,畜生道,人間道,天道。

根本沒有被逼出原形,不過現在已經不要緊了,因為他們已經六變一,變成了現在的輪迴。

「不要高興的太早,我承認剛才是失誤了,不過那只是前戲,真正的戲碼,現在才開始。」輪迴說完之後,背後又生出了無數條手臂,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器。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而他的其中一條手臂已經變成了迷霧。然後迅速的籠罩在他全身。

「高興的太早,不見得吧。不僅僅是你會隱藏實力,我也會。你剛才說看到的,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稱之為假象,那根本不是我真正的實力,現在的話,就讓你看一看我真正的實力。」劉俊之說完之後,他的頭髮迅速變長,然後直挺挺的杵立在左邊,並且變成了銀色。

劉俊之的雙瞳之上,紅光閃爍。

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也都變成了白色,白衣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