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陳旭離開的位置,伍建學正好對上唐音的目光,那剛剛停止哭泣眼睛,此時正閃爍著讓人不寒而慄的光芒,正死死的看著他。

「抱歉。」

伍建學出言說了一聲抱歉,在張寒和林紫的相護下,在不能真正的決定生死的情況下,唐音絕對是誰都不想去招惹的,畢竟對方的能力實在太過逆天了。

「如果張寒真的出事,你絕對不會好過。」唐音臉上閃過一絲仇恨,狠聲的道。

「你!」

在幾人周圍,還有著伍建學陳旭以及向華天三人的下屬進化者在場。

當著這些自己的下屬和對手的下屬的面,都已經道歉了,還要被一個實力在自己之下的小女孩威脅,伍建學臉上閃過一絲難堪。

「好了,別吵了!」

就在這時,林紫制止了接下來可能升級的爭鬥,目光直直的看著遠處張寒的情況,平靜的道:「讓你們的人都給我退下,張寒的生命力場快要破了。」 空間在破碎,道道漆黑吞沒一切的空間裂縫以張寒為中心,在不斷的向著四周蔓延擴散。

意念所發,是來自於全球人類對張寒的仇恨,引發的力量已經超出了地球空間的承受上限。

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越來越多人看到直播畫面,看到張寒的身影,看到直播畫面中的一段段或真實或偽造的各種情景,這一股力量還在不斷的變強。

此時,張寒承受著這一股強大力量的生命力場,已經開始不斷震蕩,道道裂縫在不斷的出現。

每出現一道裂縫,張寒的臉色就蒼白上一分。

只不過,就算是這樣,張寒的臉上依舊充滿了藐視和冷漠。

那一雙漠視眾生,俯瞰眾生的雙眸,時不時的掃過四周遠處的直播攝像頭,用言語挑逗撩撥著全球人類心中的仇恨。

咔嚓咔嚓……

仇恨引發的力量在不斷提升,終於,張寒的生命力場再也承受不住,彷彿倒下的多米諾骨牌般,一道道裂縫不斷的蔓延開來……

轟!

生命力場的破碎,張寒身上的力量外泄,和四周碾壓過來的混亂意念以及源力相撞,轟然發生爆炸。

默默的咽下一口鮮血,張寒身形如同游魚般,穿梭在能量爆炸的縫隙中,遊走在空間夾層中,迅速的向著天空高處飛去。

「怎麼可能,生命力場破碎了還能夠在空中行動?」

現場以及通過直播看到這一幕的全球進化者,紛紛瞪大了眼睛。

遠處,林紫也看到了張寒的這一幕,眉頭微微皺起,轉過頭對著伍建學三人道:「讓你們的下屬全都做好準備,做好防護的準備,以防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能量衝擊破壞地面。」

她並沒有奇怪為什麼張寒生命力場破碎后,還能夠在空中自由的行動。

意念強大到他們的這個地步,不用生命力場抵消重力的飛行,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不過在看到張寒沒有堅守生命力場,反而任由力場的破碎時,她突然猜出張寒打算如何進行突破。

這是一種只存在理論中的二階到三階的突破方式,用這種方式突破能夠打下更好的基礎,突破后也更加強大。

曾經張寒剛剛提出來就找她討論完善過,最後卻因為無法做到完善,風險也太大,收益和風險相比,那是遠遠的弊大於利。

在當時確定無法做到完善,需要冒著巨大風險后,這一種突破方式就已經被張寒所拋棄否決。

但林紫不明白,為什麼今天張寒還要用這一種方式來突破。

是張寒有了新的完善改善?還是說打算冒死突破?

林紫死死的看著往高處飛去的張寒,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細節。

沒管其他人的目光,張寒意念控制著身軀,時不時的擊潰一波波席捲過來的混亂意念和源力,身形在遊動,迅速的來到數萬米高空。

匯聚了全球人類的仇恨,散發出來的意念攻擊和源力,就算是張寒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呼……」

張寒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剛放任生命力場的破碎,已經初步達到他這次突破的目的。

接下來就是粉碎腦海中的能力核心,重塑能力核心,做到能力核心的蛻變。

意念決定規則,他的這次突破,正式根據這一點來提出的。

破碎舊的生命力場,粉碎重塑完成能力核心的蛻變,第三步再重塑新的生命力場。

最後才是新的能力核心融入新的生命力場,完成突破進化。

其中重點在於第二步,也就是自身能力核心的蛻變。

能力核心是什麼?

那是覺醒者對自身能力的理解和了解,凝聚起來的核心,是依託於現實規則,凝聚起來的核心。

張寒的能力是什麼,引力操控。

不比熱能操控,勢能操控,上面還有個內能操控,內能操控上面還有基本力操控。

做為四大基本力之一的引力,它自身就已經站在現實規則的頂峰,在引力的上面,已經沒有了更強大的現實規則。

蛻變,已經沒有現實中的參考方向來進行蛻變。

而合併四大基本力的大一統理論規則,張寒表示他還沒有在現實中發現這理論規則。

就算有發現,他也不打算往這方面蛻變。

這樣的大一統,大而廣,對綜合進化的科技進化來說是好事,但對個人力量的進化,大而廣那就是壞事了。

專精,才能最完美也能最實在的體現個人力量的手段。

所以,在二階的時候,張寒想要蛻變自身的能力,蛻變進化自身的能力核心,給自己打下更好的基礎,也就只能在意念決定規則的這一條定律上想辦法。

憑藉著意念,重新凝聚出更強強大的規則。

此時的張寒,已經藉助引力操控,近乎完全開發出空間這方面的一系列能力,開始觸及時間的力量。

凝聚的方向,對於他來說,已經找到了。

「專精空間一道,時間就放棄吧。」

張寒閉上眼睛,意念在自己周身布下一道屏障,暫時勉強的抵擋住四周的混亂意念和源力,然後開始按照在心裏面準備好的計劃,開始爭分奪秒的進行自己的突破。

引力是時空的一種效應,可以說引力和空間時間是息息相關。

空間的能力張寒已經開發掌控的差不多,但時間卻依舊一頭霧水,找不到頭緒。

再加上前幾天在深市的時間回溯,張寒發現時間在宇宙之初居然沒有誕生。

並且發現這個秘密后,再次去觸及時間的力量,他居然感受到心裏面爆發出某種未知的警示。

所以稍微考慮了下,最後張寒只好決定專精空間一道,放棄時間的開發。

不單單因為時間能力還是一頭霧水找不到頭緒,還需要大量的時間參透時間。

最主要的是他在猜測,關於時間的規則,這其中也必定有著某種辛密,說不定時間的力量就是一個坑。

意念不斷沖刷著腦海中的能力核心,每一次沖刷,都會讓能力核心變得更加的心神相連,變得更加的控制如心…… 生命力場的破碎,使得能力核心能夠更輕易的被改變。

否則的話,做為進化者的屏障,也是能力核心屏障的生命力場還存在的話,就算是進化者本人要想改變能力核心,那也只能潛移默化慢慢的改變。

意念在沖刷中被大量的消耗,外界,抵擋四周混亂意念和源力的意念屏障,也開始變得不穩。

就在這時,之前一直閉著眼睛的張寒,突然睜開了眼睛,目光猛地一凝,一道意念爆發,擊潰周圍的混亂意念和混亂源力。

「給我碎!」

趁著周圍全球人類對自己的意念詛咒被擊潰的瞬間,張寒收斂自身的意念,意念緊繃然後猛的釋放,腦海中的能力核心轟然粉碎……

「噗……」

能力核心粉碎,張寒一口鮮血抑制不住噴了出來,那切割靈魂般的痛苦,讓他的身軀直顫抖。

不過即使這樣,他也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時間緊迫,他必須趁著周圍意念被擊潰的瞬間,完成能力核心的重塑蛻變。

現實中,沒有真正的空間和時間的規則。

這是張寒成為進化者以來,利用自身的引力能力,發現的一個讓人覺得不可能卻又是事實的情況。

我的雙面先生 現實中的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只是一道不齊全的偽規則,就像當初海洋生物利用匯聚起來的意念,改變月光性質的一樣。

只不過,時間空間的規則更加強大,覆蓋範圍是整一個宇宙而已。

但就算是覆蓋全宇宙,也不妨礙它是不齊全的偽規則的事實。

因為張寒發現,時間空間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力量。

它們除了支撐起這個宇宙的存在外,其他它們所有的表現,都是以引力方式所表現出來的。

引力這一道現實規則,直接就具備兼備了時間空間的大部分的功能和作用。

真正齊全的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在這宇宙中是不存在。

現在張寒,所要做的,就是根據意念決定規則這一點,在自己身上,重塑真正意義上的空間規則,重塑真正的空間能力核心。

空間的種種信息,空間的種種特性,空間的種種現象,開始在張寒的心中流淌而過。

每一絲的流淌,都會帶動著腦海中能力核心的變化,同時剩下的意念也在飛快的消耗著……

隨著空間的信息,空間的特性和現象不斷的在心中浮現,張寒腦海中破碎的能力核心,開始緩緩發生變化。

破碎成數十小塊的能力核心,慢慢的開始融化,融化成數十小團液體,在互相環繞旋轉著……

因為提前用意念對能力核心進行一番沖刷,破碎后的能力核心,張寒還擁有著一絲掌控權。

所以隨著空間信息的流淌,本能的,這些能力核心液體隨著不斷的環繞旋轉,開始慢慢重新的融合聚合……

就在能力核心已經聚合匯聚成一團,開始融合重塑的時候,突然腦海中的一陣刺痛,把沉浸在空間玄奧的張寒突然的被驚醒。

「不好,意念無法支撐接下來的融合重塑。」

驚醒過來的張寒發現,他的意念,無法支撐完成接下來最後的融合重塑。

「該死!」

張寒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目光瞥過周圍又在重新凝聚匯聚,打算再次席捲過來的混亂意念,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針對你的仇恨意念,我幫你抵擋一段時間,你自己的能力核心的重塑你自己搞定。

如果突破成功,我要一份你突破的完整數據。」

就在張寒打算有所舉動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林紫的聲音。

幻墨塵世 張寒神情頓了頓,隨機點了點頭,伸手運轉源力,在自己身上的各處位置快速的點了幾下。

做為曾經走蛻變者路線,並開發過自身竅穴突破到二階蛻變者的人,再加上實驗室大量的進化者實驗報告數據,張寒對於進化者身體上的一些隱秘能量節點還是有一定的了解。

剛他所點的位置,正是刺激身體潛能的的能量節點位置。

受限於人體的自我保護措施,每個人包括進化者,都會有一部分力量被人體所限制。

只不過相比較於普通人,進化者對於自身的能量控制水平比較高,但就算這樣,正常情況下,也不可能完全的利用到身上的全部能量。

總會有一部分能量被身體的自我保護措施所限制,以避免能量透支造成自我傷害,同時也為未來可能出現的未知危險保留一份力量。

在張寒激發身體潛能,調動身體那一份被限制的能量的時候。

下方,林紫用警告的目光掃了陳旭和伍建學兩人一眼,隨即腳下輕輕一躍,迅速的來到高空之上。

她站到張寒的身邊,意念外放,再一次擊潰重新匯聚準備席捲過來的意念詛咒。

在林紫擊潰向著張寒而來的意念詛咒時。

遠處,隱晦的空間波動閃過,一個剛剛出現的身影,又突然消失在角落。

張寒重新閉上眼睛,開始專心致志的融合重塑能力核心。

空間是什麼,空間是物質存在的基礎,宇宙存在的根本,宇宙中所有的物質和能量都是依託於空間,在空間的基礎上存在的。

空間碎,則物質滅。

做為一個大爆炸宇宙,做為一個空間規則不齊全的宇宙,這裡的空間遠比想象中的還要薄弱。

空間破碎,在空間之後就是虛無的虛空。

一旦空間破碎毀滅的力量壓垮宇宙自身的修復性,那麼就將沒有一絲容錯緩衝的餘地,整個宇宙都將被侵蝕毀滅崩潰。

張寒腦海中不斷流淌過自己感悟知曉的空間的種種奧秘。

同時也在不斷的加入各種自己的理解,自己推斷的空間信息,推演出來的空間特性,熔煉為一體,成就自己新的空間能力核心。

重塑后的空間能力核心,必定比現實中的引力規則所帶動的偽空間規則更加的強大,比現實中的不齊全的空間規則更加完善。

至於加入張寒自己的理解,加入張寒自己推斷的空間信息,和推演出來的空間特性。

他加入的這一些是不是正確,是不是真實無誤的,在此時此刻已經不重要。

竟然真正齊全空間規則都不存在,那麼意念決定規則,誰又能說他的理解就是錯的?誰又能說他的推斷推演就是不對的?

意念決定規則。

在一張白紙上塗鴉,不管塗的再怎麼難看,那麼塗鴉的結果後來者就必須承認。

這就是開拓者的權利,這就是先驅者的魅力。

前方無路,前方一片空白,那麼我開闢出來的路,我搭建起來的規則,不管是錯還是對,好還是壞,那都是標準,那都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