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楊暖暖的小腿撞在了牀腳上,她小腿一麻,差點摔在地上。

因爲極度寒冷,楊暖暖牙齒打顫的動靜在黑暗中格外的明顯。

楊暖暖轉身彎腰,她伸出顫顫巍巍的手。

一杯 楊暖暖的手摸到了被子,她顧不了被子上那層厚厚的灰塵。楊暖暖一下倒在牀上,她用帶異味的被子緊緊地抱住了自己的顫抖的身體。

楊暖暖把被子牀單全部都裹在了自己身上,就這樣她還覺得不夠,實在是太冷了。

楊暖暖把自己裹成了蠶寶寶,一張大牀上,蟬蛹一般的楊暖暖還在劇烈的顫抖。

紅衣女鬼突然睜開了眼睛,她麻利的從地上爬起來。

“噹啷。”紅衣女鬼一站起來,那把躺在她胸-口的偃月劍應聲落地。

紅衣女鬼低眼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傷口,她再沒有時間去管楊暖暖的死活了,因爲她知道在繼續耽誤時間的話,那麼她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紅衣女鬼推開窗戶,她直接跳窗,落荒而逃。

諾大的臥室中,一時之間便只剩下了楊暖暖因爲發抖而發出的窸窸窣窣的動靜。

顧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就像死了一樣。

顧栩本來就已經是死人了,他沒有死不死一說,這個世界對顧栩來說只有離開或者死纏着不肯離開。

龍少軒就這樣坐在駕駛座上睡了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後龍少軒睜開眼睛。

龍少軒睜眼之後,入目所及的先是兩支不斷運作的雨刷器。

龍少軒深吸了一口氣,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後脖子。

雨還在繼續下,龍少軒啓動車子準備離開。

龍少軒一個人駕車朝清水鎮走過去,車又開了半天,龍少軒再次的把車開進了服務站。

龍少軒的車上沒有準備雨傘,車子停下之後,龍少軒冒着大雨跑去了超市。

從超市裏出來的龍少軒手上拎着一個裝滿面包和礦泉水的購物袋。

龍少軒站在超市門前,他進去買東西的短短時間內,雨勢居然再次變大了。

龍少軒望着連成珠簾的雨滴,他在猶豫要不要回到超市買一把雨傘。

“咔擦。”一道刺眼的閃光打在龍少軒的側臉上。

龍少軒條件反射性的閉了一下眼睛,再次睜開眼睛之後的龍少軒慢慢的轉頭。

一個胖乎乎的年輕女孩,頭髮染紅了紅色,耳朵上掛着大大的圓形耳環,穿着黑-絲-襪,粗跟高跟鞋,手裏拿着一個不知名牌子的大屏手機。

這個女孩的打扮在一般人的眼睛就是無敵非主流,說不定還是什麼網絡家族的大姐大呢。

但,在龍少軒的生命中從來都沒出現過處於社會最底層的奇葩。

龍少軒從來都沒有見過非主流,殺馬特,第一次看到非主流少女的龍少軒多看了幾眼這個胖乎乎的女孩。

龍少軒這一看不要緊,那個剛剛拿着手機偷拍龍少軒非主流女孩,居然扭着屁-股,咬着嘴脣,朝龍少軒走過來。

不對,不應該說是偷拍龍少軒。

這個非主流女孩在給龍少軒拍照的時候顧栩沒有關閉相機影響,以及閃光。她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希望龍少軒能夠看了看自己。

這個非主流女孩心中的旁白就是——帥哥,我這麼美,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不相信你不會愛上我。

非主流女孩兩步走到了龍少軒身邊,她纔剛到,一股濃郁刺鼻難聞香水味襲來。

龍少軒不悅的皺緊了眉頭。

非主流少女走到龍少軒身側,揚起頭,嘟起嘴巴撒嬌似說道:“小哥哥,我好餓,可是窩沒有錢,怎麼辦,嚶嚶嚶。”

龍少軒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五百塊,他看了看這個非主流女孩。

龍少軒把錢放在了女孩身上的卡通人物的皮包上,他提着東西走進雨裏。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非主流女孩氣沖沖的拿起錢,她看着龍少軒的背影大聲問。

……

龍少軒回到自己的車邊,他側頭嗅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剛剛那個女孩身上劣質的香水味太濃,龍少軒的衣服上也被染上了香味。

龍少軒打開車門,他把麪包個和水從購物袋中拿出來,一個個嗅過,確定沒有異味之後,龍少軒把麪包和水放進車裏。

龍少軒脫下外-套,淋着雨走到藍色的垃圾桶旁。

龍少軒把外套扔進了垃圾桶中,雨很大,很快龍少軒的身體就被淋得溼透了。

龍少軒穿着白色的襯衣,襯衣一溼便貼在身上。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說來也是一件很詭異的怪事,昨夜的那場大雨,就像是一路跟着龍少軒在前進一般。

龍少軒獨自開車行駛了一天一夜,在一處高速服務站,他遇到了一個很奇葩的非主流少女。

只是與一個自認爲自己美美噠的非主流女孩站在一起一會的時間,龍少軒的外套上就染上了一股廉價刺鼻的香水味。

龍少軒在雨中脫去自己的外套,他淋着雨把外套丟棄在垃圾桶中。

脫去灰色的毛妮厚外套,龍少軒的上身便只剩下了一件白襯衣。

白色的襯衣一被雨淋溼就溼溼噠噠的貼在身上。

龍少軒大步朝自己的車子走過去,那個染着一頭紅色頭髮的非主流女孩站在快捷超市門口。非主流女孩盯着龍少軒,她不自覺地長大嘴巴,隨即不停的吞嚥口水。

命運遊戲之聖昊 哇咔咔,好帥啊,這個小哥哥怎麼可以這麼帥!

非主流女孩的手中還捏着龍少軒剛剛給的五百塊錢,她嚴重不夠用的智商正在飛速運轉。

突然,非主流女孩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幕又一幕狗血瑪麗蘇腦殘偶像劇的場景。

非主流女孩朝着龍少軒大喊了一聲:“喂!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你什麼意思啊!”

到現在爲止,這個非主流女孩還認爲自己的魅力無人能敵。

雨勢越來越大,龍少軒面不改色,淋雨朝自己所在的車子走。他深情淡漠,比琉璃還要純淨晶亮的眼眸波瀾不驚。

雨淋溼了龍少軒的身體,他雖然瘦,但是身材的擺在那裏。他一溼-身,淡漠禁-欲的氣質瞬間改變。

龍少軒大步走向自己的車子,他一動一靜間都帶着“欲”的氣息。

非主流低頭看到自己手中的五百塊錢,她用力把手中的錢甩出去。

非主流女孩氣呼呼地道:“哼,誰稀罕你的臭錢!”

龍少軒伸手拉開車門,他坐進車中,連身上的雨水都不擦,直接啓動車子,駛出了服務站。

非主流女孩望着龍少軒的車子漸漸離開,她盯着那地上的五百塊錢。

龍少軒的車子漸漸消失在大雨中,身形微胖的非主流少女衝進雨裏,撿回了那五張淋溼的百元鈔票。

半天之後,郊區的城鎮公路上,一輛灰色的SUV停靠在路邊。

雨終於停了,久違的陽光穿破灰濛濛的烏雲灑在大地上。

爲了節省時間龍少軒選擇了一條偏僻的小路走,這條小路雖然偏僻,但距離清水鎮的直線距離比大陸縮短了大約半天的路程。

龍少軒坐在車中盯着外面,深秋的道路兩側的草木枯黃,入目所及的地方一片深秋的蕭瑟之意。

龍少軒安靜的呆了一會,他的臉色蒼白,嘴脣泛紫,呼吸略顯沉重。

龍少軒手扶在方向盤上,他眼神茫然的盯着眼前的深秋景色。

龍少軒輕嘆了一口氣,他打開車門走下車。

龍少軒測靠在汽車上,他仰着頭,讓陽光充分的灑在他的面龐上。

龍少軒背靠着汽車,仰頭迎接陽光,他眼睛緊閉着,呼吸漸漸的變得平緩。

大約十分鐘之後,龍少軒睜開眼睛,他睜開眼的一瞬間琉璃一般的眼眸中乍現出一道璀璨奪目的神采。

龍少軒擡頭看了一眼根本無法直視的太陽,他低聲喃喃自語道:“暖暖,等我,一定要等着我,千萬不能出事。”

龍少軒再次駕駛車輛出發他,偏僻的道路上好幾個小時才能見到一輛汽車,行人根本就看不到。

道路兩側不是高山險峻,就是深不見底的溝壑懸崖。

車行駛在這樣險峻的道路上,一個不留神可能就命喪黃泉了。

龍少軒從帝都新華醫院出來的第三個夜晚,龍少軒開着車到達一個鄉下的小鎮中。

這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小鎮中沒有酒店旅館,要是外地人來次地的話,只能住在條件極其簡陋的招待所裏。

天才剛黑,龍少軒把車停在在了鎮子裏招待所的外面的空地上,他提着那個裝滿現金的公文包走下車,

龍少軒走進了招待所中,他停在空地上的車輛旁邊是一輛破舊的麪包車。

這輛麪包車在這樣貧窮的小鎮裏很常見,它那樣停在空地上,沒有人會多看它一眼。

“你好,請問還有房間嗎?”龍少軒來到了招待所的前臺。

前臺的位置上站着一箇中年婦女,中年婦女的手中拿着手機,手機中傳來嘈雜熱鬧的聲音。

這個中年婦女正在用手機收看綜藝節目。

“有,一間八十,有熱水空調。”中年婦女頭也不擡的回答道。

龍少軒拿出了一百塊錢遞給中年婦女,中年婦女收起錢,從前臺的櫃子裏拿出了一把鑰匙。

中年婦女啪的一聲把鑰匙放在桌上,她道:“左邊樓梯上去之後第二間。”

龍少軒從桌子上把鑰匙拿起:“謝謝。”

龍少軒提着踩着油膩膩黑漆漆的水泥砌城的樓梯往二樓上,這座招待所的前生是一家飯店。

龍少軒站在門口,他不怎麼會用這樣的鑰匙開門,他站在門口研究者如何開門。

“啪。”的一聲,龍少軒房間旁邊的那間房間門打開了。

穿着一條黑背心的傑森從的房間中走出來,他手中端着一個粉色的塑料盆。

龍少軒的世界中被他自己鎖住了,除非他願意打開自己屬於他世界的那扇大門,不然的話誰都闖不進他的世界中。

龍少軒站在門口,他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來自於隔壁的動靜。

龍少軒終於把門打開了,他提着包走進房間。

端着塑料盆的傑森看到龍少軒,他兇悍的眼眸中閃過一陣疑惑。

這人是誰,我怎麼看着這麼眼熟呢?

龍少軒走進房間,他轉頭關門。

龍少軒轉頭的一瞬間,他那張俊美清逸絕塵的面龐出現在傑森的眼眸中。

傑森眼睛一瞪,這……

這不是龍少決嗎,他現在不是應該在清水鎮西邊的別墅中嗎?

傑森的腦袋瞬間亂成了一團漿糊,不對不對,這個人肯定不是龍少決,這個人肯定不是龍少決。

龍少決和龍少軒雖然長得一模一樣,但是他們兩個人的氣質和氣場迥然不同。

龍少軒從頭到腳,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不管是從哪個角度看過去,他都俊美貴氣優雅的像王子一般。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傑森手裏端着一個粉色的塑料盆,盆裏盛着半盆還冒着氣的熱水。

傑森在看到龍少軒面龐的短短一瞬間的時間中,他的腦子瞬間亂成了漿糊。

傑森突然想起了龍少軒,這個低調充滿神祕感的豪門貴公子。

龍少軒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想起龍少軒是誰的傑森百思不得其解,難道龍少軒是去清水鎮的?

想到這裏,砰的一聲,傑森手一軟,他手裏的盆落地。

龍少軒在關門之前,他掃了一眼傑森,龍少軒的眼裏臉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他輕輕地關上房門。

龍少軒不認識傑森是誰,他也不想知道他是誰。

傾盡餘生去愛你 傑森彎腰撿起地上的塑料盆,他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師傅,你猜我剛剛在外面看到了誰?”傑森纔剛走進房間中,就迫不及待的問。

楊修靜坐在牀上,他雙眸緊閉,表情祥和。

楊修聽到傑森煞有其事的語氣,他不留痕跡的勾脣笑了笑。

傑森放下盆,他走到牀邊,看到楊修臉上的笑意,他立馬明白所有的事情皆在楊修的掌握之中。

傑森道:“師傅,難道你早就知道龍少爺,龍少軒會到清水鎮?”

楊修點了點頭回答道:“恩。”

傑森說:“那我就搞不明白師傅的你的用意了,如果你害怕暖暖小姐出什麼危險的話,大可以派我去暗中保護她。

師傅你先把龍少決和阿king招來,又讓這位自小體弱的龍少軒趕來清水鎮,就算他們三個人合力也不及一個我啊。

師傅你爲什麼要把龍少決龍少軒阿king都聚集到清水鎮?”

傑森口中的三人合力不及他一個人的意思是建立在“人”的基礎之上。

而在龍少決龍少軒阿king這三個人中間,只有龍少軒是人。

龍少軒的身體素質很差,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從小生活在無數人的羽翼之下,他確實不可能是傑森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