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麼辦?”冷雪鷲也很着急,秦菊花太不象話了,明天她一定要讓秦菊花搬回老屋去住。

“我也不知道。”安辰繼續用冷水澆頭,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經被冷水澆透,可是他身體之中那股燥亂的因子卻並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

尤其是當安辰看到冷雪鷲只裹着浴巾,香肩外露的情景,那股在體內來回躁動的慾望則更加的強烈:“你趕快出去。”

不想傷害冷雪鷲,安辰當下便衝着冷雪鷲吼道。

“哦–”此時安辰的樣子看起來很嚇人,冷雪鷲被他吼的腦子裏一片空白。

迅速一把拉上衛生間的門,冷雪鷲咬牙切齒的靠在衛生間的門上:秦菊花啊秦菊花,明天我一定和你勢不兩立。

“臭丫頭,那茶你給倒了?”此時,門外再次響起秦菊花的聲音,剛纔秦菊花才發現先前刻意爲冷雪鷲準備的那杯菊花茶竟然被倒在了垃圾筒裏。

“秦菊花我告訴你,明天我一定讓你滾回老家去。”冷雪鷲確實是怒了,尤其是她透過衛生間的摩擦玻璃門聽到裏面安辰正在痛苦的用頭砸牆的聲音,她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這麼說你真沒有喝?”門外秦菊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咆哮。

她精心爲冷雪鷲準備的菊花茶竟然被冷雪鷲倒掉了。

“我沒喝怎麼了?”冷雪鷲氣的渾身發抖:“你快把門打開,把小孫叫來把安辰送到醫院去。”

“那不行。”門外的秦菊花堅決不開門。

“冷雪鷲,男人吃了那東西如果不發泄出來,會憋出毛病的。反正安辰以後可是你的男人,你看着辦吧,心疼與不心疼他在你一念之間。”秦菊花這次是鐵定了注意要讓冷雪鷲失身,她撂下一句話竟然遠去。

“媽–,秦菊花–”冷雪鷲痛苦的扶額,怎麼辦?怎麼辦?

安辰的身體如果真憋出了毛病該怎麼辦?

“咚–咚–”衛生間裏安辰還在用頭拼命的砸牆。

冷雪鷲依舊緊張的靠在衛生間的門上糾結的緊閉着眼睛,安辰的痛苦就好比自己的痛苦一般。

“算了,豁出去吧,反正他們已經有了陽陽……也不在乎……”冷雪鷲這般想着,她突然像一個奔赴沙場的勇敢戰士,堅定的站在衛生間的房門前,冷雪鷲迅速將眼睛緊閉,而後她堅定的伸出手一把將衛生間的房門打開。

此時,她已經完全做好了失身的準備。

她瘦弱的肩膀拼命的抖動着,心形的臉頰一片蒼白,凌亂的長髮有幾縷隨意的粘在她的臉頰之上,冷雪鷲的內心則是更加的戰慄不安。

門被推開,衛生間里正燥動不安的安辰突的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當他滿眼通紅的看到面前的冷雪鷲後,早已失去理智的安辰迅速向冷雪鷲猛撲過來。

突然,冷雪鷲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如被安辰緊緊的禁錮一般,安辰用力的抱緊冷雪鷲,夏末的季節安辰滿身溼漉漉的衣服緊緊的貼在冷雪鷲的身上讓冷雪鷲感到了寒冬的冷意。

安辰一把抱起冷雪鷲,將她粗魯的扔到距離他們最近的寫字桌上。

甚至來不及脫下他身上溼漉漉的衣裳,安辰便霸道的一把撤去冷雪鷲身上的浴巾。

瞬間,一幅完美而水脂凝粉般的潔白酮體即刻暴露在空氣之中……

冷雪鷲躺在寫字桌子上的瘦弱身體拼命的抖動着,她不敢睜開眼睛,她怕看到安辰由於慾望而扭曲的表情。但是,在這般被安辰失去理智想要佔有她的情況下,冷雪鷲卻感到了一股屈辱,她的眼淚順着她緊閉的眼角流淌下來,她的脣劇烈的抖動着、鼻子也在抽泣着。

身下,桌子上的涼意正在刺激着她發痛的骨頭。

一種前所示有的恐懼將冷雪鷲緊緊包裹。

此時的安辰就像一隻可怕的幽魂,並非他清醒時那般紳士與溫柔。

“冷雪鷲,快拿東西把我砸暈。”突然,冷雪鷲的眼淚讓幾近瘋狂的安辰恢復了僅有的一點點理智。

他下體的膨脹艱難的抵在冷雪鷲下體私密處的入口,他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瘋狂。

“不要,那樣對你不好。”冷雪鷲猛的睜開眼睛,她淚眼模糊的望着身上的安辰。

她不能把他砸暈,不能。

“快點。”安辰再次紅着眼眶重申,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不要。”冷雪鷲繼續執拗的搖頭,她不要安辰痛苦。

所以,她寧可自己痛苦。

“我說了快點。”安辰咆哮起來,冷雪鷲再不行動他就會完全失去理智的。

“不–”冷雪鷲再次堅定的拒絕。

突然,她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一把擁緊安辰的脖子,將整具凹凸有致的玲瓏身軀迅速緊貼在了安辰結實的胸膛之上,冷雪鷲的脣也便在第一時間抵上了安辰的脣。

“丫頭,不要對我這麼好,你……你會後悔的。”安辰依舊在拼命的壓抑,他拼命的甩開被冷雪鷲啄在嘴裏的脣巴,現在他不需要冷雪鷲的憐憫。

雖然冷雪鷲已經爲他生下了陽陽,但此時的冷雪鷲在安辰的眼中依舊如同一個少女一般純潔,他捨不得在此時破壞冷雪鷲的這種好。

老鐵!還在找";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免費小說,沒毛病! 雖然之前他一直想佔有他,而那些過激的行爲都是因爲安辰覺得他得不到冷雪鷲的愛,似乎唯有通過那種途徑他才覺得自己所付出的愛才能得到平衡。

可是,此時,安辰不再這麼認爲了。

此時冷雪鷲純潔的身體就像第二處女,安辰不忍、也不敢、更不想去破壞。

他要等到與冷雪鷲的洞房花燭,而或者最早也要等到自己解除了與千子之間的婚約。

“安辰,可是我想要,我真的想要。我想要你,我真的是想要你。”安辰的好讓冷雪鷲感動,突然她好想好想與安辰融化成爲一個人。所以,不管安辰一會兒是否知道自己身下所壓着的人是誰?有了安辰剛剛的這句話,冷雪鷲認爲一切都是值得的。

“答應我,我要等到我們的洞房花燭。快點,砸暈我。”安辰再次咆哮。

“不–”冷雪鷲執拗的拒絕。

“冷雪鷲,如果那樣我會恨你的,會恨你一輩子。”安辰徹底怒了,他沒有時間與冷雪鷲打口水戰,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安辰,我不要你恨我。”冷雪鷲劇烈的抽泣起來,大顆大顆的淚水順着她的眼角流下來,溼了她一頭凌亂而烏黑的長髮。

“那你就用菸灰缸砸暈我,快點。”安辰滿眼通紅,這些話他說的很吃力但卻很認真的。

“恩–”冷雪鷲迅速堅定的從安辰的身體下爬出來

看到桌子一側那個有碗口大的水晶菸灰缸,冷雪鷲快速抓進手裏。

“快點–”安辰再次痛苦的咆哮。

“安辰,對不起,對不起……”冷雪鷲緊閉着眼睛嘴裏對安辰大聲喊着對不起,而後掄起菸灰缸重重的朝安辰的頭頂之上砸去。

“咚–”安辰應聲倒地。

而依舊赤身luo體的冷雪鷲則順着身前的桌子角無力的滑落在地。

惡魔首席契約妻 好不容易將安辰搞到牀上,冷雪鷲也是大汗淋漓,去衛生間衝了一個熱水澡出來,冷雪鷲感到自己今天晚上就好像進行了一場累人的萬里長征,累到她渾身感到無力。

挨着安辰和衣躺在牀上,冷雪鷲很快進入了夢鄉。

只是,在睡夢中冷雪鷲卻感到自己的小腹處突然一陣隱痛襲來,當冷雪鷲睜開眼睛時她的額頭上已滿是汗珠。

“壞了,好像是好事來了。”冷雪鷲迅速衝到衛生間一看,果然是大姨媽如期而至。

這讓冷雪鷲頗爲難受。

每次大姨媽來後她都要承受一翻前所未有的痛苦,小腹處的脹痛以及那種令人難以隱忍隱痛令冷雪鷲感到牙齒直抽冷風。

在衛生間裏處理了一翻,冷雪鷲方纔扶着小腹臉色蒼白的上了牀。

探身拉開白色牀頭櫃中的抽屜,冷雪鷲拿出一瓶止痛藥。

每次大姨媽來,當冷雪鷲感到那股疼痛不能承受之時,她都會吃兩粒止痛藥。

好不容易倒出了兩粒止痛藥,冷雪鷲準備和着牀頭的那杯冷水喝下去。

“不要吃。”突然,從冷雪鷲的眼前伸出一隻溫暖的大手。

“你醒了?”冷雪鷲側頭,剛好對上安辰那雙可能由於頭部的疼痛而微微揪起的眼睛。

“恩,剛醒。”安辰拿過冷雪鷲手中的藥,鬱悶的揉了揉被冷雪鷲用菸灰缸砸得生痛的腦袋。

“剛剛對不起。”冷雪鷲小臉一暗,對着安辰道歉道。

“傻瓜,你不那麼做的話我說過我會恨你的。”伸出手臂將冷雪鷲擁進懷裏,安辰輕聲的附在冷雪鷲的耳邊耳語:“你每次都吃止痛藥嗎?”

“恩。”冷雪鷲點點頭,臉上一片通紅。

“以後不要吃了。”安辰說道。

“可是很痛。”冷雪鷲撇嘴抗議。

“我有辦法。”安辰神祕的笑道。

“什麼辦法?”冷雪鷲很驚奇。

“來,我幫你揉揉。”安辰說着便將一隻溫暖的大手探向冷雪鷲的肚臍處而後沿着冷雪鷲的肚臍周圍做順時針狀慢慢的揉着

“還疼嗎?”安辰問。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疼……不疼了。”事實上,當安辰扶上冷雪鷲肚臍的時候,對於冷雪鷲來說更多的則是緊張。

“到底是疼還是不疼?”安辰調侃。

“你到底會不會揉?”冷雪鷲反問,如果消化不良是可以輕揉肚臍周圍,可如果是大姨媽來而造成的小腹脹疼,冷雪鷲實在是不敢恭維安辰的現在所用的方法。

“剛剛是逗你玩呢,現在正式進入操練階段。”突然,安辰壞笑一聲而後他一隻輕柔而溫柔的手掌則沿着冷雪鷲的肚臍處向冷雪鷲平坦的小腹延伸而去。

“你幹嗎?”冷雪鷲很緊張,立即捉住安辰那隻看似不安份的手。

“揉肚啊,你腦袋想什麼呢?”冷雪鷲的肌膚光滑且有彈性,當安辰扶上之後便不自覺的呼吸緊迫,但他只是單純的想要給冷雪鷲揉揉肚子。

看到冷雪鷲如此緊張,安辰當下便對冷雪鷲調侃道。

“沒想什麼。”冷雪鷲的臉當下更紅。

“好了,放鬆。”安辰輕柔的指尖在冷雪鷲的小腹之上有節奏的彈奏着美麗而溫馨的樂

而冷雪鷲則隨着小腹之處脹痛感的減弱而漸漸沉睡在安辰的臂彎中。

整個晚上,冷雪鷲與安辰又是如此和諧而平靜的度過。

早飯的時候冷雪鷲一直沉着臉不去搭理秦菊花,而秦菊花則是幾次對冷雪鷲欲言又止。

終於,當一頓飯吃完,秦菊花看看沒有他人在場的情況下便迅速向冷雪鷲陪着笑臉問她昨天是否睡的好。

“媽,吃完飯我會讓小孫送你回老屋,這裏根本不適合你。”冷雪鷲朝秦菊花翻了翻白眼刻薄的說道,沒有那一個當媽的會這樣對付自己的女兒。

“你這個不知好人心的叛徒,我是爲你好你知道嗎?”秦菊花很鬱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冷雪鷲好:“來了這麼久了,安辰卻遲遲不提與你訂婚的事情,媽媽急啊”。

“媽,安辰也有他的苦衷。”冷雪鷲替安辰解圍。

“他能有什麼苦衷?要雨得雨要風得風的。”秦菊花砸舌,不就一個訂婚儀式嗎?有那麼難嗎?

“媽–,所有的事情並不像你相像中的那麼簡單。”冷雪鷲對秦菊花埋怨道。

“還是因爲安辰的父親不願意承認你的原因吧。”秦菊花若有所思的說道。

“媽–”冷雪鷲懶得跟秦菊花羅嗦。

“看來,我還得對那個安少天實施一下什麼天大的計劃才行。”秦菊花說這句話時一幅老謀深算的模樣。

“算了吧,你不要捉雞不成反倒蝕把米。”冷雪鷲着急着去上班,她沒有時間與秦菊花廢話。

“不行,你得告訴我你們昨天晚上到底怎麼樣了

。”這是秦菊花處心積慮的戰果,她當然很在意昨天晚上冷雪鷲與安辰之間的結果。

“我大姨媽來了,一切相當無事。”冷雪鷲再次撇了一眼秦菊花:“安辰說了,如果你再這麼鬧下去就把你送回老屋去。”冷雪鷲臨出門前對秦菊花再次威脅道。

“哼,看我不鬧你們個雞犬不寧。”做了這麼多竟然都是徒勞,秦菊花決定開始向安辰那個神祕的父親–安少天滲透。

通過下面的下人很容易打聽到了安少天住所的電話。

這天下午秦菊花則心情頗爲忐忑的撥通了安少天住所的電話。

“喂,你好。”電話中傳來一個孩童的聲音。

“喂,請問安少天在嗎?”秦菊花想不通怎麼安少天家裏會有小孩子。

“我爹地不在,媽咪在家。”接電話的人正是軒兒,此時不等秦菊花回答軒兒的問題,軒兒便衝着採婉喊道。

“喂,您好,請問你找少天有什麼事情嗎?”採婉接過軒兒手中的電話問秦菊花。

“哦–,沒,沒什麼事,我就是問問。”一聽安少天竟然還有另外的老婆、孩子,秦菊花當下便感到心中鬱悶不已。

難道安辰就不怕她的這個繼母與同父異母的弟弟奪他的家產?秦菊花這樣想着,怪不得安少天一直不願意承認冷雪鷲,估計都是安辰這個繼母惹的禍。

但無奈,一向人窮志短。

電話那頭可是安少天現在的老婆,自己說什麼只是暫住於安辰的別墅,目前冷雪鷲與安辰又沒有訂婚,從氣勢上來說,秦菊花則依舊顯得底氣不足。

心中一緊張,秦菊花便要掛掉電話。

“大姐,是您嗎?我其實一直在等您的電話。”突然,電話那頭的採婉對着秦菊花稱呼道。

“大姐?我們很熟悉嗎?”秦菊花一愣,很是疑惑。

“我們曾經見過,就幾個月以前跟老冷一起,您曾經見過的採婉,您還有印象嗎?”電話裏採婉做着自我解釋。之前她早就通過小孫知道冷雪鷲一家全部搬進了安辰的別墅,而採婉相信以她對秦菊花性格的瞭解,秦菊花終有一天一定會給安少天打電話的。

而剛剛在她接過軒兒手中的電話通過來電顯示看到這個電話是安辰別墅打來的電話以後,採婉則更加肯定了對方打電話之人就是秦菊花。

“呵……呵呵,世界好小啊,原來您竟然是安夫人。”一下子想到之前跟冷東昇一起去自己所租住的巷子衚衕的出租屋那位通身貴氣但看起來卻非常和藹親近、大方美麗的採婉,秦菊花剛剛提在嗓子眼上的心便突然落進了肚子裏。

這個女人不像是一個心腸歹毒之人,應該不會對冷雪鷲勾成什麼威脅吧?

“您找少天有什麼事情嗎?或者我可以幫您轉達的話?”電話中,採婉依舊對秦菊花很客氣。

“也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是隨便問問。”知道採婉竟然是安辰的繼母,一向認爲繼母與繼子的關子從來都不會好的秦菊花便多留了一個心眼

當下,她便對着電話中的採婉應付道。

“這樣吧,大姐,您要是有空的話,咱們見面聊聊。”電話中採婉邀請秦菊花。

而迫切想要了解安少天爲人的秦菊花在聽到採婉的邀請以後也正中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