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你這麼可愛,誰這麼殘忍,居然這樣對你!日後叫我知道了,定然不放過他!」

「小花花,姐姐疼你哦!」

「你這小壞蛋!分明不是個啞巴,為什麼不搭理我,哼哼!」

「小花花,你,你的心疾又犯了么?快給我看看!」

「是不是好痛啊……乖,不哭不哭哦。」

「乖,我將星魂精魄給你,護住你的心脈,日後只要不拿掉它,你便不會再疼痛了,只是,花花,我對不起你,你的病,我無法根治。」

夜冰依豁然睜大眼睛,是誰?

剛才誰是誰在說話。

小花花又是誰?

夜冰依突然驚醒,隨即才發現,她看不清眼前的東西,眼前的東西都是模糊的,一摸,臉上全是淚水。

突然,少女悲痛的聲音打斷了夜冰依的思緒。

「釋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

你討厭我,我可以走啊。

你也用不著永遠都不見我吧,你快睜開眼睛啊,我不過就是捨不得你,偷偷回來看你一眼,你怎麼就變成了這樣了呢。」

花泠泠哭得撕心裂肺,蒼白的小臉上已經沒有什麼表情了。

滿目的不可置信,她心愛的男子,就這麼死了,她的釋哥哥,就這麼沒了。

她知道他不愛她,她也從不多奢求,她只不過希望可以遠遠的看他一眼,就足夠了,可是,為什麼這點要求,他都不給她呢。

夜冰依想要上前安慰她,突然聽到女子尖利的聲音道,「釋哥哥!你為什麼這麼狠?你真的好狠啊,她們說的沒錯,你果然是沒心沒肺的大魔王!」

「哈哈哈哈!我愛了你那麼多年,那麼多年啊,可是你何曾正眼瞧過我一次。你的眼裡,只有那個女人!」

「你一直想要得到別人的愛,想得到那個沒良心的女人的愛,可是你知不知道,有人和你一樣,你一回頭,就可以得到我的愛呀,可是你都不給我機會嗚嗚……釋哥哥,你又何嘗不是自私,求求你,求求你醒來好不好?」

「難道你不要你的曦禾了么?

釋哥哥……你的眼裡只有曦禾,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曦禾姑娘還好好的活著,雖然我沒有見過她,但是我好羨慕她,除了那個該死的女人,曦禾是我見過你第二個最愛的女人。

如果她還在,那樣我還可以和她爭你。

可是她是個死人,她是個死人啊,我再怎麼爭,也不可能爭過一個死人!」

少女的聲音婉轉溫柔,伸手摸著男子冰冷的臉龐,緩緩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隨着細川佑衛的狂吼,院子裏陡然響起了無數的“嗤嗤”聲。頃刻間,院子半空中,就飄散起了一層淡淡的紅色雲霧。

十幾名中忍、過半數的下忍,本就因爲六角正雄的死,而心思動盪。 越愛越墮落 又哪裏想得到,剛纔還是一起的同伴,會在彈指一揮間就揮出了手中的利刃。

猝不及防之下,完全聽命於六角正雄的一干中忍、下忍,或被割喉,或被穿心,無不軟倒在地,四肢抖動着,爲血祭奉獻着他們一身的熱血。

看着場上腥風陣陣,陳志凡咋舌不已:尼瑪這得有多狠的心,才能對曾經還是並肩戰鬥的同伴揮舞起手上的屠刀?

“血祭神劍!落英無敵!”看着結界內,血門緩緩打開,細川佑衛那雙充斥着大量紅芒的眼睛,好似猛獸盯上了獵物般,冰冷無情的看向了以秋山金花爲首的一干人。

咧嘴猙獰一笑,他森然說道:“我細川家要幼龍社一半的資產。”

秋山金花一愣,然後忙不迭的點頭應道:“應該的應該的!細川先生,我以秋山和藤田兩家的名義答應您,幼龍社一半都是您的!”

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微笑的細川佑衛,看着她搖了搖頭。秋山金花急了,老臉雪白的弱聲說道:“細川先生,我仔細想了想,其實今晚上我們兩家並沒有出多大的力。所以,爲了酬謝您,我覺得幼龍社七成的資產纔是一個合適的報酬。”

細川佑衛依舊搖頭,眼底的紅芒,將整個眼珠子都染成了赤紅一片。

“媽……”秋山明小臉直髮青的拉着秋山金花的手顫聲說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要幼龍社的資產,命纔是最重要的啊!”秋山金花身形微微一顫,在環顧了一番周圍的情況後,忍着心疼地說道:“細川先生……”

“我說金花阿姑啊,你還是歇歇吧。”一道懶洋洋的青年嗓音,忽地打斷了秋山金花的說話,“這還沒怎麼樣呢,你就急着把幼龍社多年的基業拱手讓人了。要是再等一會兒,你是不是還要搶着把秋山、藤田兩家都給送人了?”

今晚上存在感近似於無的藤田秀吉,頂着他那一頭非常惹眼的綠毛,一臉得意洋洋的跟在一個身形挺拔、面相俊朗的青年男子身後走出了人羣。顫抖吧,凡人!今天晚上是我藤田家的兩兄弟笑到了最後!

秋山金花轉身,冷眼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藤田家家主嫡長孫藤田貴吉,用一種長輩面對晚輩時的說教語氣道:“是藤田大郎啊。往日我就跟你母親說過,年輕人一定要懂事明理,可是很顯然,你母親並沒有將這個話告訴給你。哼,難道你沒看到我正在和細川先生談事情嗎?貿然開口打斷長輩之間的談話,可是非常無禮的事情!”

藤田貴吉伸出右手小拇指,狀似漫不經心的一邊扣着耳朵,一邊淡然迴應道:“金花阿姑啊,你說自己在和細川先生談事情,可是我看到的情況很明顯不是這樣嘛。你說呢,細川先生?”

細川佑衛臉上依舊浮現出一抹詭異笑容的頷首說道:“大郎,我剛纔說的幼龍社我細川家要一半,你應該是沒有意見的吧。”藤田貴吉聳了聳肩:“那肯定是沒有意見了。要不然的話,我金花阿姑都決定把幼龍社整個送給你細川家了呢。”

“你……你們……”秋山金花好似受到了莫大驚嚇般,伸出一根手指在細川佑衛和藤田貴吉之間來回顫巍巍的移動個不停。

“看來我親愛的金花阿姑,這是明白了呢。”眼底閃過一抹嘲弄味兒十足的笑意,藤田貴吉衝秋山金花微微彎腰說道,“如您所見,金花阿姑,細川先生代表細川家,我代表藤田家,兩家早已同盟多年。而今晚,將是我兩家共同成功的好日子。”

“混蛋!”一旁的秋山明跳出來,指着藤田貴吉的鼻子怒聲喝罵道,“你小子平時跟只小雞仔似的,看到我都不敢大聲說話。嗯?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用如此無禮的態度來對待你的阿姑,我的母親!?”

站在藤田貴吉旁邊的藤田秀吉聞言脖子微微縮了一縮。平日裏,他們兩兄弟還真是被秋山明這該死的傢伙給欺負了個夠。奈何,他父親是秋山家的家主,而自己父親,還只是藤田家家主其中的一個兒子而已。更不用說,在平日事務裏,秋山、藤田兩家還是以秋山家爲主。

從小到大,秋山明在長輩面前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樣,轉過身,在同輩們面前,則換了一個樣子,囂張跋扈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一二。

“你問誰給我的膽子,敢對你母親無禮?”藤田貴吉看着秋山明那張令人厭惡的臉,一臉的陰沉。忽然,前者笑了一笑,慢慢伸出右手食指,隔空點在了後者的眉心位置上,嘴裏還“嘭”的一下模仿了槍擊的聲音。

面對眼前這個被自己從小欺負到大的同齡人,秋山明完全沒有了之前表現的那般怯弱、無助,恍惚之間,他感覺又回到了平常,自己對眼前的這個傢伙,可以隨心所欲的肆意打罵。

而當看到他居然敢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頭,秋山原感覺自己的肺都快要氣炸了,想都不想,胳膊一擡,一巴掌就朝那張熟悉的臉上扇了過去。

“嘭”的一聲悶響,赫然打消了秋山明的動作。他就感覺自己腦後一震,眼前一黑,眨眼間整個意識就徹底陷入了一片黑暗混沌。

臨墜入黑暗之前,秋山原最後看了藤田貴吉的臉一眼,卻忽然發現,那張臉是那樣的陌生和不瞭解。

眼睜睜看着兒子在自己面前被人一槍爆了頭,秋山金花一聲淒厲的尖叫就撲了過去。雖然她瘋狂的想用一隻手去堵住兒子眉心洞口裏汩汩流出的鮮血,但另一隻托住後腦勺的手上傳來的觸感,卻讓她絕望的發現,兒子的頭顱裏早已成了一片漿糊。

伸手輕輕擦拭着濺在自己臉上的一滴鮮血,藤田貴吉幽然說道:“你問我是誰給我的膽子,現在想必是已經知道了吧。”

結界內,陳志凡意外的皺了一下眉頭。

108僵組成的天罡地煞陣,早就將別墅內外籠罩了起來,可是沒想到的是,竟然提前被一個狙擊手給摸到了房頂。不過總算是發現的不遲,區區一個狙擊手,都不夠一頭黑僵嚼的。 「哈哈哈,釋哥哥,現在好了,你終於是我的了,你終於屬於泠泠一個人的了,再也沒有人可以跟我搶你了,而你,也乖乖的讓我抱著,再也不會拒絕我。

釋哥哥,你開心么?泠泠好開心呢,我盼了好多年,終於盼到這一天了。」花泠泠滿足一笑。

突然將男子扶了起來,吃力的背他在背上。

可是,她看了一個嬌小的身軀,又如何背得動身材高大的男子呢?

很快,兩人一起摔在地上,花泠泠痛哭地了起來,「對不起對不起,釋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隨即,花泠泠再次將男子扶了起來,背在背上,氣喘吁吁地埋怨道:「釋哥哥,你好重哦,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摔著了。

釋哥哥,我背你離開這裡,帶你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

我知道一個世外桃源哦,那裡好美的,我猜你也一定會喜歡的。

釋哥哥,你不許拒絕我!

哈哈哈!釋哥哥,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

夜冰依默默的看著那個自言自語的傻姑娘帶走花宸釋,藏身後面,沒有出聲和她打招呼。

她能說些什麼呢?說些什麼,也都是多餘。

心中一陣刺痛。

「轟隆隆——」

倏然,魔宮傳來一聲轟轟隆隆的響聲。

「主人,快走,快走,魔宮好像要傾塌了。」火火的聲音催促道。

夜冰依恍恍惚惚的抬起頭。

是啊,魔宮的主人,已經不在了,花宸釋,已經死了。

魔宮,自然也要傾塌了。

而她,也可以離開了。

可為什麼,她可以離開了,但是她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

夜冰依遊魂似的走著,突然聽到無數聲慘叫聲,花宸釋的那些妃子,好多被砸死在了這裡。

伸手扶著一個搖搖欲墜的女子,夜冰依道,「你沒事吧?」這些女人說起來,對花宸釋也算有情,比起花夫人那個惡毒的女人強多了。

所以她想搭救她們一把。

然而女子站穩腳步之後,微微鬆了口氣,隨即又猛然一把將夜冰依推開,蹲在地上,哭泣起來,突然對著夜冰依大罵,「你就是個掃把星,我才不用你管,你沒來的時候,我們魔王大人好好的,如今你來了,魔王大人就死了,你還給我們魔王大人!」

「……」

女子嚶嚶哭泣著站起來,轉身瘋瘋癲癲的朝著宮殿里走去,「魔王大人,奴家來陪你了。」

她們這些人早就看慣世間百態,魔王大人,雖然不是真心待她們,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強迫過她們,她們甚至愛上了這個笑容魔魅,卻總帶著一絲凄涼的男子。

夜冰依被女子推開,有些哭笑不得……花宸釋,你還真是吸引力強大呀。

儘管這個男子這樣,還是有人不顧一切的愛上他。

是啊,他這麼好,可惜好人沒有好報!

花宸釋……他到底造了什麼孽?

緣起緣滅。

歸根結底,都是那個女人。

都是她,把花宸釋害成這樣的。

「唰」

夜冰依來到蛇窟,發現她的那個玻璃房,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破開。開新文了~寶寶們路過~過來收藏支持一下哦!

(已完結)書名:娘娘您又上位了

和這本不一樣的精彩故事!但一定精彩!

簡介:

俊美妖孽的邪君為某女揉肩捶背……甘之如飴。

他是神域風華絕代,運籌帷幄,冷血狠辣的神族繼承人,驚才絕艷。

她是被雙胞胎妹妹暗害,失身懷孕,並且在一夜之間產下一個『妖怪』的王府嫡長女。

四年後,她強勢歸來,誓要爆打白蓮花! 男神追愛:萌妻束手就擒 反手虐渣渣!

突然,一個漂亮的小男孩抱住她的大腿,死不撒手……

他說:「跟我走,做我的女王,這天下都是你的。」

小男孩用力推開自家父皇,強勢抱緊女子大腿:「跟我走,連我都是你的!」

然後推薦我的新文,書名:《愛妃已經三天沒打我了》

簡介:花泠泠苦追了他十年,但是那個高冷聖尊從未正眼瞧過她一眼。

直到她慘遭白蓮花姐妹嫉妒所害,香消玉殞。

有幸重生歸來,她發誓,這一世她的世界不再有那個男人,只為自己而活。

只是……為什麼都變了。

那個前世難得一見的高冷聖尊,為何每天都要與她偶遇?

「夫人,這麼巧,你要去哪兒?快來乘坐為夫的青鸞鳥,速度更快!」

花泠泠?

「娘子,好巧,我們又見面了,要去逛逛么?一起啊!」

花泠泠…??

「媳婦兒,早啊!」聖尊拉上她就跑。

花泠泠……???

等等,把話給我說清楚,誰是你媳婦兒?!

爆寵爽文1v1

大家都來收藏一下哦~

這個就是花泠泠與花宸釋的故事,書名請無視,暫時定的~ 她倒是疏忽了那些蛇的力量,此刻玻璃房碎裂了一半,空間中全部擠滿了蛇,滿滿的一間蛇,花夫人整個人,早就被它們吃拆入腹了。

看著這樣血腥的一幕,夜冰依的唇畔微揚,覺得很舒服,舒心極了。

轉身,夜冰依搖搖晃晃的走出了魔宮。

很快,魔宮便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那個人也已經不在了。

夜冰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要去哪裡。

腦海中閃過劍樞和剛才那個女子的話,他們都在怪她,讓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掃把星了。

腳步趔趄著向前走著,不!她才不是!她夜冰依從來不信命,就算是真的……她也要扭轉天命!

當這個例外!

夜冰依走著走著,倏然發現眼前有一輛馬車。

她聽到車裡有一個少女的聲音說道,「小姐,你真的要嫁給自己不愛的人嗎?

小姐,你不是要嫁給夜姑爺嗎?

難道小姐,你真的一定要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嗎?」

車內有一個顫抖的聲音回答道,「琴兒……這是家族的使命,我,我終究負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