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解釋,只能安靜的站在旁邊,等待懲罰,只盼軒轅爵懲罰了我,還能答應我的請求。

時間一點點過去,但宣和殿對於我而言安靜的可怕。

冰鎮的桂花酥已經沒了絲毫的熱氣,只有不斷的冰氣冒出來。

我終究忍不住,偷偷的擡頭瞧軒轅爵,只見軒轅爵手上拿着最後一本奏摺,我不禁鬆出一口氣,總算是等到頭了。

軒轅爵放下拿奏摺,擡起頭終於撇了眼他旁邊的桂花酥。

軒轅爵深邃的眸子凝聚在冰塊上面,聲音冰冷,聽不出情緒:“怎麼這麼晚?”

“回皇上,原本是早就做好了的,但青城顧慮到現在天氣太悶熱,又再吃這麼熱的桂花酥,會沒有胃口,所以——”我如實回答。

軒轅爵看向我,薄藍色的眸子就這麼盯着我,卻沉默不語。

我被看的有些不知所措,軒轅爵的眼神天生帶着巨大的壓力,只是這樣被看着,就好像沉重的石頭壓着我,讓我喘不過氣來,但我只能硬着頭皮,任由軒轅爵看着。

“顧蘇,你是啞巴嗎?”軒轅爵開口,帶着絲溫怒。

我一滯,完全不明白他此刻的怒意是從何而來,只能跪在地上,等待懲罰。

軒轅爵盯着跪在地上的我,驀然起身,往外走去,這一下,我更加鬱結,當真是不明白,好端端的這軒轅爵發的是哪門子的火,就算是發火,也該給我定個罪啊,要懲罰懲罰,別這樣讓我不明不白。

正當我無比鬱悶的時候,軒轅爵卻又折身回來,坐在龍椅上,一聲不響的開始吃桂花酥。

我:“……”

我覺得我已經完全無法理解軒轅爵的心思了,在剛剛來北央的時候,我還能猜到幾分他的心思,可現在,我卻越來越難懂了。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現在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顧蘇,朕發現,你真的是個啞巴。”突然,軒轅爵開口,他的聲音波瀾不驚,毫無情緒,我卻錯覺般竟聽出了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是,青城是個啞巴。”我低垂頭,道。

猛然,軒轅爵一把抓起我,我處不及防,整個人都倒進了他的懷裏,我的人根本就是坐在軒轅爵的腿上,我的臉和他的臉幾近相貼合,就是連軒轅爵的呼吸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本能的,我要逃開,但就在我要後退的時候,軒轅爵猛然用力,我一個前傾,一下子親上了軒轅爵。

轟,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四目相對,我就那麼直直的看着軒轅爵,這一瞬間,我竟發現,軒轅爵的眼睛竟比天空還要漂亮,比海還要深邃。

“顧蘇,你非禮朕。”軒轅爵放開我,淡淡的開口。

我:“…..”

“你知道非禮朕,是什麼罪嗎?”

我搖頭。

“死罪。”軒轅爵吐出兩個字。

我:“……”

明明就是軒轅爵把我拉過去,我纔會不小心吻到他的,怎麼現在變成我非禮他呢。我剛要解釋,軒轅爵根本不給我開口的機會,嚴肅道:“不過朕仁慈,念你初犯,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

我:“…..”

我只能僵硬着臉道謝:“謝皇上。”

軒轅爵滿意的看着我。

“皇上,青城——”我剛要趁機請求去看一一,但我的話還未說完,軒轅爵便截斷我的話,道:“不過,從現在開始,你要一天二十四小時跟在朕的身邊,一步不許離開。”

“啊?”我一時之間傻了,本能的問:“爲什麼?”

一抹不自在迅速的閃過軒轅爵的眼眸,但太快,根本沒有留下痕跡,軒轅爵清了清嗓子,看向我:“朕是皇上,做任何決定需要向你說明?”

我趕忙搖頭,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顧蘇,從現在開始,你要記住,二十四小時好好跟着朕,要是被朕發現,你什麼時候偷懶不在了,後果是你無法承受的。”軒轅爵警告。

“是,皇上。”

正在此時,李公公走了進來,卑微的跪在軒轅爵面前:“皇上,該翻牌了。”

軒轅爵瞥了眼,並沒有反應。

我不禁看了眼李公公,不禁有些難受,自我來北央之後,就不曾見軒轅爵封過一個妃子。要知道,自古皇帝三宮後院實在是太正常了,但不管全朝文武大臣如何的催促,着急,軒轅就是不曾要過一個妃子,貴人,更不要說立皇后了。

奴才們沒有辦法,只能進貢些美人,供軒轅爵發泄慾望,只是我來這裏這些時間,也不曾聽過軒轅爵寵幸哪個女人,每每李公公都是空手而歸。

只是我在想這些的時候,竟是把我自己給遺落了,只是想,其實軒轅爵對曲裳姐姐是真的情深,過了這麼多年,依舊惦念着姐姐。

軒轅爵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道:“你去。”

我一愣,以爲是我自己聽錯了,卻見軒轅爵的神情,只能走向李公公,看着那些牌子,我好生鬱悶,怎麼這種事情居然讓我做,虧我剛剛還覺得軒轅爵深情呢。

李公公一聽,頓時雙眼都亮了,也難改他,這麼長時間,每每都是空手而回,這一次軒轅爵竟答應了,趕忙道:“青城姑娘,這兒有畫像的,您可一定要給皇上選個好的。”

我原本是想隨便給軒轅爵選一個的,見李公公這般高興的拿出一幅幅畫像,我也不忍心拒絕,只能接過畫像,一幅幅看,這一看,我都傻了,竟不知道原來北央還有這麼多的美女。

突然我覺得,曲裳姐姐已經離世這麼多年了,更不可能回來,軒轅爵貴爲一國之君,又如何能不娶妃子,不立皇后呢。

更何況,不管當年到底誰對誰錯,事情已經過去了,軒轅爵不應該再繼續綁住自己停留在原地,不管是爲他好,還是爲一一和南陽。

“皇上,您看,這個蕭美人可是大美人,長得可水靈了,還有這個王美人,是典型的傾國佳人,而且上面說,她的文采也是好的不得了,這樣不僅有美貌還有內涵的女子,當真是不可多得啊!”我拿着畫像,走到軒轅爵面前給他看。

軒轅爵擡眸瞥了我一眼,我卻不曾發現,還在繼續說:“還有這個李美人,可是塞外的,不僅長得好看,而且經過不讓鬚眉呢!” “你覺得很好看?”突然,軒轅爵發聲。

我連連點頭:“皇上,真的都很好看。”

軒轅爵的眸子落在我身上,淡淡的開口:“既然你覺得好看,那朕都賞給你。”

“啊?”我頓時沒了反應。

“把這些美人都送到青城園子。”軒轅爵命令道。

一邊得李公公目瞪口呆,但只能領命。

“皇上,這,這我要美人做什麼?”我一點也不想要這些女人,只想退回去。

軒轅爵起身,勾着脣,有那麼一霎那我好似看見他笑了:“你不是覺得好看嘛,朕這是在滿足你的慾望,你不謝謝朕?”

我:“……”

在軒轅爵的目光下,我只能跪下叩謝,目送軒轅爵離開。

青城園。

我鬱悶得回去,原本是要去跟軒轅爵說去無界寺得事情,現在倒好!

果然,我還沒進園子,就聽見從裏面傳來女人們七嘴八舌得聲音。

這宮裏的女人我是知道性子的,一個個從來都是不好惹的,何況,自古有話,三個女人就是一臺戲,現在這麼多女人在我那芝麻小的青城園,不要說我的清靜不再,估計連日子都要難過了。

其實也是,人家一個個進宮,夢想的都是能嫁給軒轅爵,一朝變鳳凰,現在可好,不僅沒嫁給軒轅爵,反倒在我一個女人的名義下,這根本就是一輩子都毀了啊!

“你就是顧蘇。” 惡魔寶寶鬥上腹黑總裁 我剛進園子,一個塞外裝扮的美人一腳攔在我面前,那模樣便是畫像上的李美人。

我只能尷尬的點頭。

李美人這般一說,其他的美人也都紛紛圍了過來,一個個眼神怨恨的看着我。

“對不起,那個真的對不起。”我向所有人道歉。

“啪。”猛然,一個巴掌落在我的臉上:“你說聲對不起就好了,我們這一輩子都給你毀了。”蕭美人道。

“對啊,我們都給你毀滅了,你一聲對不起就好了!”

“蕭姐姐,打的好,打死她!”周圍的人你一言我一語道。

我的臉被蕭美人打偏到一邊,我倒是不曾想到,畫像上柔柔弱弱的模樣,打起人倒是厲害的緊,緊緊一個巴掌,就打得我嘴裏都出了血。蕭美人還要擡手扇我,我一把握住她的手,本能的要打在她臉上,只是手僵硬在半空,終究沒有下去。

我盯着她的眼睛,擡起頭環顧了圍繞的所有美人,開口:“我已經向你們道歉了,你們有什麼資格打我。”

“道歉就有用嘛!”蕭美人更加怨恨的看着我。

我冷笑,捏着她的手驀然用力:“蕭美人,把你們賞賜給我的是皇上,跟我有何關係,你們怎麼不去找皇上,何況,真要說到底是誰毀了你們一生,你們爲什麼不問問自己,你們今日爲何會在這青城園,那是因爲你們都想一夜之間飛上枝頭當鳳凰。”我目光冷咧的看着她們,美人們一時之間鴉雀無聲。

許是我的話戳中了她們的痛楚,她們一個個不再言語。

我嘆了口氣,放柔了語氣:“今日我若是個男子,還能求皇上把你們賜給我求個快活,但我是個女子,求了你們有何用。其實,今兒個殿上,皇上要我幫他翻你們的牌,我便將你們誇了一番,希望皇上能從你們中間選中一個,可我也不知道原因,皇上卻突然將你們賜給了我。”

突然,有悽楚的哭聲響起,是其中一個美人哭了起來,一個美人哭,其他人也三三兩兩的跟着哭。

“我十五歲那年進宮,日日夜夜都盼着能被皇上寵幸,可這都盼了幾年了,連個希望都盼沒了。”

“你十五歲,我十三歲那年便進了宮,可你看看我現在這幅模樣!”美人們想到了自己荒廢的歲月,一個個哭的越發的傷心。

我被她們的哭聲哭的也難受起來,不禁覺得自己方纔的話說的過了。

“那年我剛進宮的時候,宮裏的老人說,皇上根本就不喜歡女人,那時候我年輕氣盛還不相信,我現在算是信了,這麼多年,李公公爲皇上選了這麼多美人,但皇上一個也不曾碰過,這皇上啊,根本就是喜歡男人。”

驀然,我聽見一個水靈靈的小美人這般說,我臉上的表情戛然而止。

“對啊,對啊,這皇上擺明了就是喜歡男人。”旁邊的黃衣美人附和道。

“顧蘇,這事情確實不能怪你,皇上喜歡男人,但我們是女人,怎麼樣也輪不到我們。”突然,蕭美人一改怒氣,嘆了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

“你們說,皇上喜歡什麼樣男人?”蕭美人走過我身邊。

“對哦,我們的皇上這麼冷,這麼男人,應該會喜歡文靜些的男人吧。”

“不對,不對,可能皇上看着冷漠,但心裏一定是沒有安全感,所以他一定喜歡更男人一點的,像王將軍那樣。”

我看着方纔還在傷心落淚的美人們,此刻正你一言我一語的熱烈討論着軒轅爵的性取向問題。

我:“…..”

我環顧四周,原本就小的青城園,此刻根本沒有我的容身之處,我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我的心卻沉沉的,後天便是一一的生辰,要是我今天晚上還不能得到允許,那麼明天就不能出發。

從北央到無界寺,最快需要大半天的時間,所以,明天一定要出發的。

所以,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跟軒轅爵說清楚。

這般想着,我走向軒轅爵的寢宮,意外的,軒轅爵的寢宮並沒有守衛,於是我便大着膽子進去,但偌大的寢宮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人。

我心下奇怪,軒轅爵的作息素來很有規律,這個時間平日裏他肯定是在寢宮裏的,我一邊想着一邊往外走,卻碰巧看見軒轅爵的兩個貼身侍女走過,我趕忙躲起來。

“皇上今兒個去東圍狩獵了,聽說要過個四五日纔回來呢。”

“我說呢,怎麼今兒個不曾見到皇上!”兩個宮女一邊說着一邊離開了。

我一愣,軒轅爵去東圍狩獵,要四五日才能回來,如果這樣的話,我就算現在偷偷的出宮,應該也沒有人會發現的,畢竟,我所有的事務都是圍繞軒轅爵,他不在,我便什麼都不需要做了。

這般想着,我趕緊往青城園走去,在我住的青城園後面,有一個密道,能直接到宮外,這是我很早便發現了的,只是那時候我拿捏不準這密道是軒轅爵有意讓我看見的,還是無意,但不管有意無意,我都不能離開。

我偷偷的回到園子裏,確定美人們都睡下了,我才小心的進了密道,一直到我出了城門,我懸着的一顆心才放下來。

只是我不曾看見的是,在我出了密道之後,一個高大的黑影從暗處走出來,深深的凝視着我的背影,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軒轅爵。

而在他的身旁,還跟着李公公。

“都準備好了?”軒轅爵凝視着我的背影問。

“都準備好了,城外便有接她的馬車了。”李公公道,但他看着軒轅爵欲言又止,最終小心道:“皇上,既然您原本就想讓青城去見顧一,爲什麼不當面答應她呢,還能讓她記您的恩情。”

李公公的話還沒完,軒轅爵的眸子掃過去,冷冷的落在李公公身上,瞬時,李公公識趣的閉上嘴。

軒轅爵揮手,李公公退下,昏暗的密道里只剩下軒轅爵一個人,只是他清冷深邃餓眸子還看着我越來越遠的背影。

但,我根本不知道。

我只是完全沉浸在出宮能見到一一的喜悅當中,只是我驀然發現,我出來的太過着急,根本什麼都忘記帶了,但我轉念一想,其實就算我走的不着急,我也什麼都沒的帶,我根本連一點銀子都不曾有的。

可若沒有銀子,那就不能僱馬車,沒有馬車,從這裏到無界寺根本不止一天的路程,就算我走上幾天幾夜,也是走不到的,何況那個時候,軒轅爵早就回來了。

“小姑娘,這麼晚了,你是要去哪裏啊?”正在我鬱悶的時候,一個趕馬車的老伯在我面前停下。

“我想去無界寺。”我如實道。

老伯一拍大腿:“小姑娘,我正要去那裏找我兒子,給我兒子稍些過冬的東西,太巧了太巧了,要不要我捎你過去,正好能路上和我說說話。”

“您兒子也在無界寺當和尚嗎?”我吃驚的問。

“對啊,我那兒子啊自小就喜歡送進唸佛,但那時候天下戰亂,北央根本沒有寺廟能容他,我也就只能送他去無界寺,這一送便是幾十年,他娘想他,便每年過冬前給他送些東西,但今年他娘生病了,便我一個人去。”

我一聽,高興極了:“那老伯,真是謝謝你了。”

我搭上老伯的車,老伯人極好,念着我是個姑娘,不讓我吹風,讓我去了裏面睡覺,我原本是想陪老伯的,但不知覺中竟真睡了過去。

突然,我的臉被打了一下,我抿了抿嘴,翻個向,卻不想又是一下,雖然不重,但極爲的煩,我鬱悶的睜開眼睛,對上的卻是一雙陰陽眼,我一愣,這纔看清楚,竟是小黑。

“小黑,你怎麼在這裏。”我一把抱起小黑。

小黑瞥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出了問題,我竟看出小黑嫌棄我。

小黑伸了個攔腰,索性在我的懷裏睡着了。

我看着小黑,突然笑了,我原本還在發愁,一一生辰到底送他什麼好,現在好了,這個可以不用擔心了。

婚期77天 要是是小黑的話,它這麼機靈,一定能好好的陪着一一。 經過長時間的行使。

“姑娘,姑娘,醒醒。”

我朦朧的睜開眼睛,就看見老伯對我憨笑:“姑娘,到了。”

“到了!”瞬間,我所有的睏意都沒了,一麻溜爬起來,下了馬車,果然,真的到了無界寺。

我剛要擡腳進去,卻不禁僵硬在原地,看着面前素紅的寺廟,竟一時之間沒了進去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