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轟飛出去的一瞬間,我手中的滅魂針也直接扔了出去。

結合了封魂針和喪魂釘的優點,滅魂針連大鬼將都承受不住。這傢伙魂體和肉身都不算強大,當下就痛苦得像是要掛掉一樣。

我全身劇痛,不過張口發出的慘叫比起這個傢伙也要少了不少,對比之下。這傢伙狼狽許多。

“給我鎮!”

我剛落地,因爲無邊痛苦弄得像是一個地獄惡魔一樣兇厲的傢伙手中結印,土性元力像是直接變成了上好的百鍊鋼鐵,直接將我鎮壓在了下面,猶如被石頭壓住的螃蟹,完全不能動彈。

“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如此歹毒的法門,毒辣至此。是我正道之敵。”

即便是對我下了殺心了,這傢伙竟然還在那裏張口裝腔作勢,非要讓自己佔據道義一方的樣子。

真是可笑。

道義難道是靠嘴巴得來的麼?

我冷淡無比的看着這個傢伙說道:“誰纔是邪魔外道?”

這傢伙不再多說,直接嘶吼:“給我去死。”

“九天神雷,現!”

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一條猶如水缸粗細的雷霆從天空之上降落下來,將把我給層層封印起來的土性元力給完全蕩平,隨後狠狠撞擊在了地面之上。

茲茲的恐怖電流聲音響起,這一片山林被照耀猶如白晝。

等了好幾分鐘這一次恐怖的天地之威方纔緩緩散去。

白衣,芒鞋,黑髮飄飄,一個絕美的女子朝着這邊緩緩走來,猶如凌波仙子。

面容絕美,但也是極冷,讓人等閒不敢輕易褻瀆,走過來之後,擋在我的面前,說道:“你還是和當年一樣沒用。”

我笑了起來,很是得意:“明珠,你還是和當年一樣口是心非。”

來的人是殷明珠。

賤老虎早就感覺到了殷明珠的存在。

只是殷明珠一直都藏身在了一邊不願出來,既然賤老虎 說明了殷明珠的身份,我自然知道這一切所爲何來了。

殷明珠估計是對我表現出來了不一樣的態度,鐵龍這白癡吃醋之下想要來找我的麻煩,誰知道被我給反手教訓。

打了小的,老的自然就來了。

我算是得罪了一窩。

殷明珠一直藏着不出來,我也來了脾氣,乾脆就不做抵抗,就要看看殷明珠到底救不救我。

“要是我不出手,你已經死了。”

殷明珠淡然開口說道。

“要是你想要當寡婦的話,自然是樂意看着我掛了,可惜,你還年輕,可沒有興趣當一個俏寡婦。”

我口花花,開口說道。

殷明珠赫然轉頭,冷如冰霜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羞惱之色,說道:“無恥之尤。”

我並不在意,咧嘴笑了起來,不過牽扯到了傷勢,頓時痛得齜牙咧嘴,像是告狀一樣開口說道:“媳婦兒,他揍我,你幫我報仇。”

殷明珠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之色,無奈又氣惱的看了我半天,顯然是有點想不明白爲什麼我會將猥瑣發明光大。

但是顯然,一直冷冰冰的殷明珠拿我完全沒有辦法,扔了一隻棒棒糖過來,說:“吃了。不哭。”

我有點無語,怎麼殷明珠都這麼大了,對棒棒糖還這麼喜歡呢,不過我沒有多說什麼將棒棒糖直接送到了嘴裏,看着殷明珠一臉甜蜜的笑。

殷明珠顯然是被噁心到了,翻起了白眼,乾脆就不再看我了。

我吃了一口棒棒糖,頓時愣住,這竟然是恢復傷勢的藥物,對於殷明珠就更加的無語了,怎麼連藥都要弄成這個樣子。

殷明珠看着鐵龍的師父,語氣已經再次回覆了萬年玄冰的模樣,說:“一陽按照輩分來算,你和我父親平輩,我應該叫你一聲師叔。”

被殷明珠強勢破去了自己的法門,一陽正是相當不爽的時候,頓時冷笑,說:“別給我提張佐臣那個背叛道門的敗類,那是對我的侮辱。”

殷明珠並不理會這個傢伙的諷刺,繼續說道:“我們是晚輩,對你麼表示尊敬,但是你以大欺小,這算是什麼意思?”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這個張天師來指手畫腳,讓女人當天師,龍虎山還真是好大的手筆,你還是管好自己龍虎山的事情再說吧,這小子做事手段毒辣,風格並不是我正派道門中人,我殺之,也是除魔衛道,有什麼不對的。”

一陽被殷明珠當面指責,頓時就不爽起來,開口說道。

說起不要臉的水平,這兩個傢伙簡直是絕無對手了,做人做到這種程度,竟然還沒有成爲一方霸主,我也只能表示歎爲觀止了。

“就算他是魔,就算他屠戮蒼生,他也是我的男人,只能我欺負他,你們算是什麼東西,也敢對他動手?”

殷明珠沉默一陣,隨後突然開口說話,火氣十足,也是霸氣十足,我被直接嚇到了,看着殷明珠絕美背影,心中竟然很是彆扭的涌現了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

開什麼玩笑,老子是男人,殷明珠是我的童養媳,什麼叫只能被她欺負,這樣也未免太丟男人的臉了吧。

“明珠,我對你一片癡心,你難道都看不見麼?這樣一個油頭粉面的小子,有什麼好的?”

鐵龍聽到這話,頓時就顯得大受打擊的樣子,尖叫着開口說道。

殷明珠完全不給面子,說:“你算是什麼東西,也配喜歡我?”

請原諒我的笑點實在是有點低,聽到這裏,我直接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面對殷明珠這樣的冷麪笑匠,我實在是扛不住了。

想不到,我家媳婦兒除了暴力之外,也還外帶着幽默屬性,還真是不錯呢。 「娘親不要總是去糾結了,影響娘親的心情,還什麼用處都沒有……」小澤小大人似的抱著墨九狸說道。

「好,娘親不糾結了,是娘親想太多了,都被小澤看出來了,別擔心,娘親一定又辦法幫寧兒解除封印的!」墨九狸被小澤的話說的一愣,然後有些自責的說道。

她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沒有想到竟然被兒子看出來了,看起來自己真的是該徹底收拾情緒了,因為寧兒和寶寶都是她生下來的,又都不在自己身邊,她真的是太擔心了……

才會忽略了自己的情緒,讓小澤也跟著擔心了!

「我會保護娘親的!」小澤趴在墨九狸懷裡認真的說道。

「好!」墨九狸抱著小澤笑著道。

這一夜,小澤跟墨九狸睡的,帝溟寒則一整夜都在教導九辰,帝滄海和墨湮也在,南宮藍和墨綵衣則是連夜的在忙碌著什麼,原來兩人從之前開始就在為小澤何小寧兒準備衣服了……

兩人知道沒有什麼可做的,知道寧兒長的慢,但是小澤長的很快,衣服很快就不能穿了,所以兩個人便開始為小澤和寧兒做了各種顏色款式的衣服,就是等著墨九狸和帝溟寒離開時帶走的……

雖然她們都知道墨九狸是煉器師,完全可以給孩子們煉製衣服,穿著又保護功能,還能隨意切換款式,但是作為奶奶和外婆,南宮藍和墨綵衣還是想為小澤和寧兒親手做點什麼的……

於是這陣子兩人可是做了幾百套衣服了,墨九狸和帝溟寒都還不知道呢!

一夜無話

翌日,中午的時候大家再次聚到一起,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該交代的該說的都說過了很多遍了!

「九狸,這是我和你娘親這段時間抽空給小澤和寧兒做的衣服,你給放起來!」南宮藍拿出一枚戒指,遞給墨九狸說道。

「娘親,你們這是……」墨九狸接過戒指,一看裡面各種顏色款式,還有大小的衣服,堆積如山,忍不住看著南宮藍和墨綵衣說道。

這到底是做了多久啊,簡直是把小澤和寧兒從小到大的衣服,都給做完了!

「我們也就是閑著沒事做兩件,再說我們兩個人,一個衣服一個褲子,很快就完成了!」墨綵衣笑著說道。

「好,我都收下了!」墨九狸直接把衣服收了起來。

「謝謝外婆,謝謝奶奶!」小澤乖巧的說道。

「小澤要乖,要聽你爹娘的知道嗎?」南宮藍看著小澤說道。

「我知道了,我會聽話,也會保護爹娘的!」小澤點點頭說道。

「舅舅,這是我和娘親送給舅舅的禮物,舅舅一定好好的用哦!」這時,小澤拿出一枚空間戒指,來到九辰身邊說道。

小九辰接過戒指看了眼墨九狸,見墨九狸笑著點了點頭,這才將戒指認主,然後戴在手上,想了想把自己手腕上的鐲子摘了下來遞給小澤說道:「這個給小澤!」

然後不等小澤說話,又把自己脖子上面的項鏈摘了下來, “放肆,殷明珠,你張天師一脈,是看不起我五行宗麼?正一道真是好大的架子。”

一陽被殷明珠如此羞辱。頓時就不幹了,大聲的咆哮起來,對着殷明珠開口說道。

殷明珠掃了一陽一眼,說:“出手吧,我給你機會,傷我男人,我必殺你。最好動用全力,因爲等會兒,你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

霸道啊。

真是霸道到了極點。

我看着殷明珠,心想,這就是我的媳婦兒麼?以後老子能不能夠鎮壓得住呢。

“大膽妖女,簡直放肆。”

一陽被殷明珠徹底無視,這樣諷刺之後,還不發飆那就是怪事兒了,大聲嚎叫起來,然後全然不顧自己受傷的手臂,結印,開口說道:土龍,現。

和鐵龍一樣的術法,不過在土性元力震顫之後,形成的這一條土龍比起鐵龍的體積上的確是小了不知道多少,但是威能。氣勢,還有外貌上,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休找宏亡。

至少,這條土龍看起來就是深入了我們中國人腦海之中的龍的形象。

咆哮之下,直接朝着殷明珠竄了過來。

殷明珠站在原地,並不驚訝,也不躲閃,只是輕輕然手隨意指點過去,口中說道:“雷霆,滅。”

又是一道碩大的雷霆直接從天而降。 異世穿越帝國 速度快到了極點,土龍雖然迅速卻也躲不開這一道雷霆,被狠狠劈中,抵抗了一秒鐘不到,就徹底的畫作飛灰消失不見。

“這不可能!”

一陽見狀,頓時大吼,然後一口血箭吐了出來,噴出去好幾米遠,顯然受傷之下再加上心神震顫,一陽有點扛不住了。

“所謂前輩,不過是給你一點面子。給臉不要臉。”

殷明珠看着一陽。開口說道,隨手一指,雷霆並未消散,而是轉變了方向,直接朝着一陽吞噬過去。

兇狠撞擊,一陽直接被碩大的雷霆給直接籠罩進去,完全消失不見,連看都看不到了。

隨後,雷霆消失,一陽站在原地,傷勢沉重,竟然還沒有死掉。

殷明珠有些意外,輕聲讚歎了一句:生命力真是頑強。

不過也沒有動手的打算了,我看的出來,因爲一招之下沒有將一陽給直接擊殺,殷明珠有點遺憾,甚至都沒有補上一招的打算。

這些年,殷明珠到底是怎樣堅持下來的?

殺伐果斷,道術無敵,不過殷明珠越是這樣,我的心裏面就越是心疼。

殷明珠因爲張佐臣的事情揹負了太多,要強無比的她肯定是付出了比別人多出無數倍的努力方纔能夠走到今天的地步,能夠輕易的滅殺一個不對付的傢伙,顯然殷明珠心中的堅持讓她已經到了偏執的程度了。

我一定要感化她。

我不希望殷明珠以後只能成爲一個高高在上的雕像,享受衆人膜拜又如何?我只是寧願殷明珠還是以前那個會嫉妒,會衝動,會小孩子脾氣的殷明珠。

那樣的老婆纔是真真實實能夠感受到的幸福。

一陽沒死,掙扎着還想要說話,這時候銅甲屍已經衝破了土性元力的枷鎖,然後猛然衝了過來,碩大的殭屍牙伸出,刺入了一陽的脖子之中,幾乎是在瞬間就將一陽吸乾,只剩下了可憐巴巴的一團。

天醫嫡妃 隨後仰天長嘯,顯然是鬱悶得不行。

殷明珠看到銅甲屍眼中反倒是露出了一絲絲溫柔,說道:“這些年你也不算是完全廢物,銅甲屍的身體強度已經上升得不錯。機緣到了應該能夠進化到銀甲屍的地步了,到時候和韓德配合之下,能夠使用鬼咒,威力必然上升。”

我聽了,頓時不幹了,有這樣說自己男人的麼?

我看着殷明珠,說道:“媳婦兒,咱們不是這個道理啊,未必我就會輸給你了,什麼叫我這些年也不是完全廢物了?”

殷明珠翻了翻白眼,說:“白癡,這個傢伙怎麼處理?”

鐵龍幾乎就被嚇傻了,他哪裏能夠想到,殷明珠竟然說下了殺手就直接下了殺手,雖然算起來一陽不是死在了殷明珠手裏面,但是之前的雷霆,還有自己師父被銅甲屍給吸收成爲人肉乾的場面

這一切都讓鐵龍被嚇得要死不活的。

聽到殷明珠這樣一說,全身顫抖,然後連滾帶爬的滾在地上不斷磕頭,說:“求求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會說出去的,我師父是在這次行動之中被李家坳的老怪物給殺了的,這是他咎由自取,求求你們大人大量,將我當成一個屁給放了吧。”

這傢伙之前在我面前還威風無比呢,一副除魔衛道的樣子,現在竟然如此不堪,簡直是連垃圾都不如。

我皺起了眉頭,看着這個傢伙一時之間還有點不屑於殺了他的意思了。

“怎麼處理?”

我看着殷明珠開口問道。

垃圾陪垃圾,這種貨色,你自己決定。

殷明珠一點都不給我面子,隨意的開口說道。

我發誓,一定要按住這女人直接抽她的屁股,對我實在是太不恭敬了,什麼叫做垃圾陪垃圾了?

之前我不是狠狠教訓了鐵龍麼?

我也能算垃圾?

開什麼玩笑。

“五行宗實力如何?”

我想了想開口問道。

金木水火土,一共五行,合而爲一成爲五行宗,不過裏面真正能夠掌握五行變換的基本沒有,最多也就是兩三種。實力比不上正一,至於一陽,更是在五行宗之中地位一般,無足輕重的貨色而已。

殷明珠隨意說道。

我搖頭,說道:“能夠凝聚龍形的傢伙可不是無足輕重的存在,媳婦兒,你真以爲我是白癡呢?這人留不得,要不然,五行宗過來找麻煩,你就算不怕,多少也是一件煩心事兒。”

我的話讓鐵龍直接給嚇軟了,趴在地上不斷顫抖。

這傢伙真是沒用,這時候了,都還沒有膽子直接反抗一下,被弄死了也只能算是活該。

“大威天龍,施主手下留情。”

伴隨佛號,一個雄壯高大的光頭和尚緩緩走了出來,身邊還跟着幾個年輕人,大和尚面目粗獷,身體強悍,像是土匪多過大師,而身邊幾個年輕人也都是面目驕狂的存在,看着殷明珠是渴望和貪婪,看着我,就直接變成了毫不掩飾的蔑視,就差沒有直接開口說一句我是吃軟飯的了。

韓德控制銅甲屍想要衝上前去,我趕緊讓他先停下來,這個大和尚一看就是苦竹的傳人至於其他幾個,既然和大和尚關係還算不錯,應該修爲也都是不低,要是苦竹那種級別的傢伙還在這裏的話,我可不想要主動招惹是非。

銅甲屍一動,這幾個人都有了感應,露出了戒備的神色,感應實在是迅猛得很,我不由得對他們更是高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