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不管怎樣,這次幾乎能讓我們團滅的任務,我們總算挺過去了,這總歸是一件好事。唯一的遺憾就是羣主鄧少彬的死亡。他畢竟擁有特殊權限,不過也沒什麼可惜的,以後說不定還會有這種任務。

……

接下來的兩天裏,地獄使者又潛水了,相比於以前一天好幾個任務,現在是好幾天一個任務,不過這是好事,逃避恐懼總比面對恐懼好的多。

而爲了更好的應對任務,陳旭提議我們小團體成員住在一起,他可以出地方。

我們自然沒意見,於是我們所有人都搬到了他的豪華別墅裏。他的別墅一共有四間臥室,其中我和林素一間,程智和歐陽娜一間,陳旭和墨羽兩個單身狗一人一間。

之後我們就一直呆在屋子裏,等待着新的任務,而在這個等待的過程中,我接到了吳菠菜的電話。

電話剛接通,他的第一句話就興沖沖喊道:“我已經搞到仙器了,現在可以殺死地獄使者了!”

聽到他的話,我大喜過望,忙約他見面,十分鐘後,吳菠菜就按響了門鈴。

打開門看見他後,我明顯怔了一下,驚呼道:“臥槽!你這身裝備可以啊!”

只見吳菠菜一身黑風衣黑皮褲,還帶着一副黑色的墨鏡,手上提着一個大包,背上還有一把長刀,賣相上就跟電影裏的刀鋒戰士似的,看起來非常酷炫,當然,還有點中二!

“呵呵,還行吧。”吳菠菜進屋後,摘下墨鏡,接着他也沒墨跡,直接從包裏拿出八隻鈴鐺,擺在桌子上,這些鈴鐺跟嬰兒拳頭差不多大,呈灰紫色,每個鈴鐺上都克着一個古老的文字,一看就有些年代了。

這個時候,其他幾人也都從各自的屋裏走了出來,一起聚在了客廳裏。

“這些就是可以殺死千年厲鬼的仙器吧?”陳旭好奇的問道。

“嗯,此物名爲八卦鈴,需八人發動,結成八明鎖兇陣,只要將那千年厲鬼引入陣中,就可以徹底滅殺!到時候,你們就可以脫離死亡遊戲了。”吳菠菜一臉認真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我們都十分高興,程智更是拿起一個鈴鐺,興奮的搖了幾下,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說道:“對了!我們也看不見鬼啊,怎麼將她引到陣中?”

“這個我有辦法,我認識一個算命大師,江湖人稱周小仙,年紀雖然不大,卻修得一身鬼神莫測的通靈異術,我已經聯繫過他了,他說願意幫忙。”吳菠菜微笑說道。

“這太好了,什麼時候動手?我們還需要準備點什麼嗎?”程智又追問了一句。

“今晚就動手,白潔已經給我託過夢了,晚上十二點,勾郚夫人(千年厲鬼)會去仙居墓地吸收陰氣,你們找好六個人,我們提前去佈置好陣法,然後等着她!”吳菠菜面色沉沉,語氣中還帶着一股狠勁。

刺激求生之踏遍群星 “好,那我們晚上見。”我說道。 約定好今晚的滅鬼大計後,吳菠菜就先行離開了。

我們將他送走後,程智便將目光轉向我,問道:“這個人靠不靠譜啊?看他穿的跟有中二病似的,我怎麼覺得那麼懸呢?”

“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他說話的時候,眼神飄來飄去的,雖然不敢說他在騙人,但肯定隱瞞了什麼。”冷讀大師陳旭也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我覺得人家是來幫忙的,也沒要什麼好處,這麼懷疑人家不好吧?”林素面色猶豫的說道。

大家都在議論着,各抒己見,只有我不動聲色的低下頭,腦中思索着。

其實我倒不覺得吳菠菜有什麼問題,直覺上這個人挺靠譜的。而陳旭說他可能隱瞞了什麼,這也正常,人家畢竟經歷了44場死亡任務,身上肯定是有祕密的,總之在沒有證據之前,沒必要去懷疑什麼。

我們討論了吳菠菜一會,也沒討論出個所以然了,最後決定先把六個人選定下來。

我們這邊正好有六個人,但肯定不能都去,因爲這次的對手是千年厲鬼,一個不小心可能會落個橫死的下場,所以我肯定不能讓林素去,而程智也是這麼想的。

最後商量了半天,我們一致認爲,這不是個小事,不能光我們團隊承擔,於是我私聊了蘇飛,跟他說了這個事情。蘇飛一聽有辦法滅殺地獄使者,立馬錶示同意,隨即我們雙方約定各出三人,合作滅鬼!

我們這邊參加的是我、陳旭還有墨羽,其中我跟陳旭出謀,墨羽出力,算是比較合適的搭配。

而程智也嚷嚷着要參加,歐陽娜卻不同意,說太危險了不讓參加。這倒是讓我刮目相看,想不到歐陽娜還挺關心程智的,感嘆之餘,也真心爲程智感到高興。

……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我們三人早早趕到了仙居墓地。

到那之後,我們都是吃了一驚,因爲這裏實在是太荒涼了,方圓百里之內一個活人都看不見,周圍不是一座座孤墳,就是雜草野花,四周還黑燈瞎火的,那感覺特別滲人。

陳旭四周瞄了瞄,緊張道:“媽的!這裏太他媽嚇人了,早知道讓程胖子來了。”

“程胖子想來,他家那口子也不同意啊。”我笑着打趣道。

“哎,看來我也得找個固定女朋友了。”陳旭幽幽嘆道。

在我們說話的時候,蘇飛他們到了,他們團隊來的是蘇飛、白山和蕭薔,這個組合可以說是物理輸出爆表,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這次的對手是鬼怪,人家物理免疫。

Www ▪тt kán ▪C O

“你請的高人呢,怎麼還沒來?”蘇飛到了以後,四處瞅了瞅,緊張的問道。

“等等吧,可能有什麼事耽誤了。”我看了看錶,馬上都十二點了,可是連吳菠菜的影子都沒看到。

“不會是個騙子吧?”白山斜眼冷視着我。

“應該不是,他也沒管我們要什麼。”我皺眉回了一句,然後大家便不再言語,默默等着。

幾分鐘後,我們紛紛被凍得直打哆嗦,我環顧四周,敏銳的察覺到四周的溫度降低了很多。

正在我覺得奇怪的時候,四周忽然響起了滋啦滋啦的聲音,緊接着地上猛然亮起了一個紅色的法陣,瞬間將我們六人全部罩在裏面。

紅光亮起來的一瞬間,我面色大驚,腦海中忍不住“嗡”的響了一聲,連背上都瞬間有針扎入骨的恐懼感覺。接着,四周出現了無數陰靈鬼魅,嘶吼着跳躍飛舞,有尋常幽靈,有猛鬼惡獸,這給我們嚇得,差點尿褲子。

講道理,真不是我們膽子小,這本來就在墓地,四周就夠滲人的,還突然整這麼一出,誰受的了啊?

正當我們大喊大叫着準備開溜的時候,吳菠菜的聲音忽然從我們背後傳來!

“都別動!這是我佈置的八明鎖兇陣,用來滅鬼的,對活人沒有危害。”吳菠菜很急的喊了一句。

我轉頭望去,只見吳菠菜穿着他那身刀鋒戰士的裝備,默默站在那裏,給我的感覺比那些鬼還嚇人。他身邊還跟着一個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少年,長相倒是挺可愛的,一臉的稚嫩,看起來也就十五六歲吧,這少年應該就是周小仙了。

“你從哪冒出來的?”我疑惑的問道。

這四周除了墳頭就是矮樹雜草,更遠的地方是一片荒野,來人我們肯定能看見,而這倆人就像突然冒出來一樣,我頓時心生疑惑。

“我們早就來了,只不過剛纔爲了佈置陣法,用了點隱身的小法術。”吳菠菜說話的時候已經走到我們面前,他謹慎的掃了我們一眼,然後將八個鈴鐺分給我們六人一個人一個,同時口中道:“不說廢話了,馬上十二點了,我給你們說一下等會你們要怎麼做。”

聽到吳菠菜說到關鍵的地方,我們不敢馬虎,一個個豎起耳朵認真聽着。

“這八明陣有八個陣角,分別是乾、震、坎、艮、坤、巽、離、兌,其中乾和震爲殺陣,由我和小仙把持,另外六陣則是困陣和封陣,你們每人持鈴守住一角,待厲鬼一到,陣內就會亮起白光,屆時你們便一起搖鈴,啓動困陣;而若是白光滅紅光起,代表厲鬼要動用鬼術了,你們便將鈴鐺砸碎,啓動封陣,封住她的修行,知道了嗎?”

“知道了。”我們皆是點了點頭,異口同聲應道。

吳菠菜點了點頭,然後轉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週小仙。

周小仙會意,立馬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黑瓶,走到我們面前,一臉認真道:“此物是黑驢血,可以讓你們隱身一段時間,同時躲過厲鬼的探查。”

說完,周小仙便將黑驢血塗在了我們六人的眉心處,當時我還期待是不是身體透明瞭之類的,可是塗完之下才發現身體一點變化都沒有。

詢問之下,才得知,只有沒塗的人才看不見我們,就像我們一開始看不見他倆一樣。

萬事俱備,我們便各自站在各自負責的地方,臨行動前,吳菠菜還叮囑我們道:“記住!機會只有一次,誰也不能擅離職守,若是錯過,我們就死定了!都知道了嗎?”

我們點了點頭,然後便默默站在各自負責的崗位上,等候着。

約莫幾分鐘後,我猛地感覺到一股陰冷襲向我後脖頸處,身體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我心中一驚,環目四顧下,只見一道紅色的身影飄進了墓地中…… 這道身影正是曾經出現夜總會的千年厲鬼,也就是勾郚夫人,她依舊一身紅衣,眼神中滿是可怖。看到她這幅樣子,我們都很緊張,面露恐懼,誰也不敢說話。

勾郚夫人就這麼輕飄飄的飛到墓地中,然後目光四周望了望,彷彿在思考着什麼。

“她已經進陣了,大家準備!”吳菠菜喊了一聲。

隨着他的話音響起,我們皆是面露凝色,緊接着腳下的法陣隱隱發出呼嘯之聲,淡淡的白光逐漸從這座法陣之上升起,將勾郚夫人的身體籠罩其中。

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緊緊盯着場中,在白光亮起的一剎那,猛地搖動手中的鈴鐺!

“叮叮噹噹……”

清脆的鈴鐺聲,此起彼伏的在這墓地中迴響而起,法陣中的呼嘯聲音越來越響,白光越來越濃郁。也幾乎就在一瞬間,鬼哭之聲霍然而作,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包圍了勾郚夫人。

“啊!”

勾郚夫人當時沒反應過來,猝不及防之下,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她的聲音特別難聽,如夜梟一樣,讓人聽了頭皮發麻。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看着她痛苦的樣子,我精神一震,這法陣果然有用,當下也是更加賣力的搖起鈴鐺來。

她殺了我們這麼多人,今天一定要報仇!

場中,勾郚夫人不斷慘叫着,身體漸漸浮現出血色霧氣,只是一瞬間就將周圍的白色光點,盡數染成了紅色。看到眼前的異狀,吳菠菜神情一肅,大聲衝我們喊道:“小心!她要動用鬼術了,大家將手中的鈴鐺砸碎,啓動封陣!”

聞言我們趕緊將手中的鈴鐺砸碎,鈴鐺碎片散落在法陣中,散發着白色柔和的光輝,接着彷彿被一股無形之力託浮起來,在白色光輝中緩緩起伏着,將那原本快要掙脫出來的紅芒,又全部壓了下去。

看到此種狀況,我眼中浮現出一抹驚喜之色!

勾郚夫人被困在陣中,身上被白光不斷灼燒出青煙,身體越來越模糊,她不斷嘶吼着,可是卻沒有一點辦法,這仙器的威力實在太大,幾乎壓制的她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眼見如此,吳菠菜更加興奮,和周小仙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雙手一合,口中頻繁地吐出一句接一句古怪的音調,彷彿咒語一樣。

這莫名的頌咒徹底激活了法陣,白色的光輝變得更加耀眼,幾乎令人難以直視。到了最後,那些鈴鐺碎片彷彿活了一樣,呼嘯不止,像是呼喚着什麼,又似呼應遠方的什麼吶喊一般。

在那燦爛的白色光華中,勾郚夫人發出陣陣淒厲無比的慘叫,終於承受不住侵蝕,在熾熱的白光之下,灰飛煙滅!

滅殺掉勾郚夫人後,陣中白光漸退,風雲漸息,鈴鐺碎片光華散去,掉落在地上。

“她死了嗎?”我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嗯,死了。”吳菠菜肯定的聲音響起,讓大家都清醒過來,面面相覷之後,竟有種不可置信的錯覺。

“這麼說一切都結束了?”蘇飛說道。

“是的,一切都結束了,我們脫離死亡遊戲了!”我長舒了一口氣,目光掃過每個人的臉,微微笑道。

籠罩在夜總會的噩夢,終於結束了,我們也從這場噩夢當中逃離出來。

當我們離開仙居墓地後,蘇飛馬上把這個消息發送到羣裏,羣裏頓時歡呼雀躍起來。蘇飛還說明天他會在私人別墅開個慶祝聚會,請所有人過去嗨一下,我們自然欣然答應。

就在我們歡呼雀躍的時候,仙居墓地上方突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那道身影是一個男子,一身黑衣,黑髮如墨,臉上帶着一個詭異的雕花面具,遮住了整張臉。

他的身體彷彿沒有絲毫重量一樣,就那麼輕飄飄的浮在空中,然後他緩緩擡起了手。

幾乎就在一瞬間,四周鬼氣大盛,無數陰靈鬼魅從四面八方涌來,場面一派瘋狂。而在這一幕下,一道紅色的身影,漸漸在虛空中凝實。

仔細一看,竟然是那已經被仙器滅殺的勾郚夫人!

……

仙居墓地發生的一切,我們無從知曉,此刻我正沉侵在林素的溫柔鄉中,無法自拔。

第二天,我拉着林素的小手坐上陳旭的轎車,一行六人趕到了蘇飛的私人別墅,參加慶祝聚會。

這場聚會辦的隆重,蘇飛不僅邀請了羣裏的人,還叫了他不少富二代朋友過來,氣氛一時倒也熱鬧。

我和林素喜歡安靜,便混在人羣的角落裏,說着悄悄話。

“小白,現在死亡遊戲也結束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嘛?”林素挽着我的胳膊,靜靜地道。

“我跟程智打算辭職,跟陳旭乾點事業。”我淡淡一笑,陳旭雖然是個詐騙犯,但是有錢啊,最近他跟程智玩的很對路,準備合作開個公司,邀請我一起去當合夥人。

“啊?你跟他合作啊?”林素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我,經過這幾天的接觸,她也知道陳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雖說很有魅力,但是很壞,尤其是對女人,她怕我跟陳旭學壞了,便哀聲道:“小白,你們只能談工作,不能談別的,我可不想你和他一樣。”

我深深看了她一眼,輕笑道:“你放心吧,我的心裏只有你。”

“嗯,我知道。”林素嬌羞的應了一聲,接着她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彷彿在糾結着什麼,但是過了片刻,還是輕輕地道:“小白,過段時間,我帶你去見我父母吧。”

說出這句話的手,林素如霜雪一般白皙的臉龐,涌現出淡淡的暈紅,還有不盡的溫柔和纏纏的羞澀。

我身子一震,臉上有驚愕神色掠過,但隨即而來的,便是激動!這就見父母了?!

一想到以後可以和林素結婚生子,我就覺得很興奮,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但隨之而來的還有糾結,現在的我,沒房沒車,可以說是一窮二白,這種條件,她父母能看上嗎?

沉默許久,我猶豫道:“要不再等等,等我事業稍微有點起色再去?”

林素笑了笑,道:“不用,我父母很好說話的,而且我認定你了,誰也反對不了。” 聽到她的話,我的心微微一顫,轉眼向她看去,映入眼中的是她淡然的臉色,和眉宇間悄悄的一絲笑意。我心頭一陣激動,特想吻她,然而就在這時,煞風景的人來了。

“美女你好,可以交個朋友嗎?”只見一個手裏端着杯紅酒的青年站在我們面前,還朝林素伸出了手。

林素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也沒有伸手。

這個青年長得還算是耐看,不過眼神很是遊離,他第一眼看見林素的時候,就被驚住了。這也難怪,以林素現在的容貌氣質,只要審美觀沒毛病,見到她都會動心。

“不好意思,我現在有事,可以給我們一些私人空間嗎。”林素語氣有點不舒服的道。

青年臉色一陣青紅,有些訕訕的將手放下,隨後他將目光轉向我,詫異的打量一番,彷彿很不理解,我這麼普通的一個人,是如何獲得林素青睞的。

“你好,我叫夏羽,剛從美國哈佛留學回來,目前在政府大樓工作,你是蘇飛夜總會的員工吧,以後在京城有什麼困難直接找我就好了,一般的事情我還是可以幫到的。”夏羽並沒有因爲林素一句話就離開,而是很優越的將手伸了過來,要和我握手。

臥槽!這逼讓你裝的,又是美國哈佛,又是市政府的,逼格這麼高還想跟我握手?我哪高攀的起啊?

冷麪總裁與俏麗女總監 我斜瞥了他一眼,沒跟他握手,而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嘴裏淡淡吐出三個字:“吳小白。”

這種人喜歡踩着我裝逼,我又何必給他面子。

夏羽愣了一下,連續兩次握手被拒絕,他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了,不過周圍這麼多人他也不好發火,就找事道:“行!吳小白是吧,你能不能讓一下,我想跟這位美女說兩句話。”

我聽他這麼聊天直接愣住了,我雖然好說話,但別人騎臉我肯定不能慣着,尤其是經歷了死亡遊戲的事情後,我脾氣變得特別硬,當時就火了,呵斥道:“不是,你眼睛不好使嗎?看不出來我們是男女朋友嗎?還讓我給你讓位置,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我話說的非常不客氣,周圍很多人聽到我的話,都好奇的將目光投了過來。夏羽面子徹底掛不住了,嘴裏嚷嚷着你他媽罵誰腦子有問題呢,衝上來要打我,我也不慫,站起身跟他廝打在一起。

戰鬥僅僅持續了十幾秒就結束了,因爲程智、陳旭還有墨羽都在旁邊,這逼剛動手,形勢瞬間變成了四V一,他也不是李小龍,直接被我們放翻在地,一頓猛踹。

蘇飛見狀趕忙衝過來阻攔我們,我們這才放過他,程智抽回手還指着他罵道:“草!敢搶我兄弟的女朋友,真他媽的欠收拾!”

“你先停兩句。”蘇飛說了程智一句,然後將目光望向夏羽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夏羽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怨毒的看了我一眼,惡人先告狀道:“我就是跟這位美女打個招呼,這小子就不分青紅棗白喊他幾個朋友打我!蘇飛,咱們也好幾年朋友了,這事你必須給我個說法!”

“你那是打招呼嗎? 當家女王傲嬌夫 想泡我女朋友,還要我給你讓位置,你tm就是欠揍!”我看着夏羽冷笑道。

“說誰欠揍呢?別以爲你們人多我就怕你們,我告訴你,我一個電話分分鐘幾百號人,弄不死你我。”夏羽咬牙切齒道。

“那你叫啊。”我一點都不虛,指着他兇道。

“行了,你們別吵了。”這時候,蘇飛冷哼一聲,目光來回看了看我們倆,最後說道:“這事我做主一次,吳小白你給夏羽道個歉,再讓林素陪陪夏羽,好好說一說,這事就算了。”

聽到這話,我臉色一變,別人泡我女朋友,我不僅要把女朋友送上,還要給人家道歉?哪有這種道理?

我目光冷冷的看着蘇飛,心中騰起一股怒火,低低的冷笑道:“蘇總,你真是做的一個好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