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們快走!」夕霧聖女和火炎墨嗖的一下跑了。

眨眼間,就剩下夜冰依和皓月。

兩人對視一眼,夜冰依道,「我們也去。」

「好。」皓月什麼也沒說,多問,反正夜冰依上哪裡,他就上哪裡。

四處灌木叢林,古老的參天大樹,枝葉繁茂,細密的陽光從中照射,灑向大地,一片生機勃勃。

琅琊古林入口。

陸陸續續的人已經進入其中。

一道奇異的白光一閃,人影瞬間消失不見蹤影。

一銀,一紫,兩雙靴子落下。

皓月和夜冰依兩人正打算向琅琊古林走去,旁邊的林中,突然傳來一陣血腥氣息。

幾名黑衣人,已經身首異處,殘肢斷骸,死得極為扭曲。

而在他們的旁邊,一名青衣女子躺在大石塊上,面色蒼白,痛苦著揪著小臉,身上的各處布滿了血跡。

夜冰依和皓月對視一眼,微微驚訝,因為這個青衣女子,正是之前和夕霧相爭那把匕首的姑娘。

還真是有緣呢。

夜冰依詫異挑眉,不過這姑娘也真夠倒霉的。

之前碰到夕霧那個女人,現在又昏迷在這裡,而且她的氣息非常微弱。

身上的鮮血還在流淌,整個人意志消沉,躺在這裡,估計很快就會有野獸將她叼走。

不過,夜冰依也就是看看,並沒有想要多管閑事。

但,她身旁的皓月突然皺了皺眉,眼中閃過一絲什麼,轉瞬即逝,突然道:「小師妹,救她。」

夜冰依微訝,她這個大師兄,很少有如此專註的時候呢。

對上她探究的眼神,皓月解釋道,「她……來歷不簡單,應該是地中靈域門下之人。」

「聽說,那裡有一位神秘的域主大人,他同時也是整個地中靈域的大祭司。而眼前這個青衣姑娘,就是來自那個門下。」

「你怎麼知道?」夜冰依挑眉。

皓月的眼中閃過一抹黯然,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但還是說道:「因為,我的家,就在這裡,所以對此地了解。」

夜冰依微微一愣,知道她這個大師兄在他家裡不受待見,她好像無意又戳到他的痛處了。

尷尬的轉移話題:「好吧,那咱們就救上她吧。」

其實一天和這姑娘遇上兩次,夜冰依也覺得有緣人。 何況她戳到了大師兄的痛處,大師兄又是第一次有求於她,所以不管是什麼原因,她也會順手搭救一把。

夜冰依知道這姑娘原本也是想要去琅琊古林的,但卻不知道會為什麼遇到了麻煩,昏迷在這裡。

等她自己醒來,怕是來不及進琅琊古林了,乾脆直接拎著她一起去琅琊古林。

就這樣,三個人一起進入了琅琊古林。

夜冰依先找了一處幽靜的地方,給這位姑娘處理傷口。

青衣女子裸露在外面的肌膚,有的皮開肉綻,水嫩的肌膚被抓傷,看來之前吃了不少的虧。

不過要和那幾名黑衣人比,她倒是傷得一點都不重。

沒想到這個姑娘和她看上去的柔軟的外表截然不同。

夜冰依直接使用了一張治療咒符給她療傷。

又喂她吃了一顆元氣丹。

夜冰依自然想她快點好起來,畢竟她可不想帶著一個昏迷的人。

剛才要不是遇到了她,這姑娘就不用等著野獸來叼,直接先一命嗚呼了。

看到她身上因為打鬥而變得破爛的衣物,夜冰依轉頭看向身旁有些奇怪的大師兄,卻見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偏過了頭去。

夜冰依淡淡的挑了挑眉,又看了看要衣不蔽體的青衣女子,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人家姑娘不就是手臂的衣袍破了個洞,他還非禮勿視,充當君子呢。

取出一件自己的乾淨衣服,給青衣姑娘換上。

夜冰依和青衣姑娘兩個人的身形差不多,穿上正好。

夜冰依剛給她穿好衣服,青衣姑娘就睜開了眼睛。

玲瓏剔透的眼眸倏然睜開,警惕的盯著夜冰依,帶著一絲冷意。

夜冰依笑了笑,「別人救了人,都被感恩戴德,我卻還遭冷眼呢。」

青衣姑娘聞言,眼睛微微驚訝,「這麼說來,是你救了我?」

千歌低頭看向自己,她記得自己昏迷之前,傷的就剩下了一口氣,渾身是血,如今居然全好了?

「你說呢。」夜冰依淡淡一笑。

她不是個愛管閑事的人,救她,主要還是因為她這個大師兄的一句話。

誰叫她不小心戳到了大師兄的痛處,能不答應?

「那我暈過去了多久?」千歌冷然的語氣稍微柔和了一些。

「不到半個時辰吧,剛才我從路上把你撿過來,帶到這裡,對了,這是琅琊古林,我猜你也一定要到這裡來,所以就順手把你給帶了過來。」

夜冰依本以為對方會感謝自己幫了她這個大忙,沒想到她只是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通道,「不到半個時辰?這怎麼可能,我傷的這麼嚴重,我現在身上的傷都好了,你卻告訴我,才昏迷了半個時辰?」

千歌是如何都不相信的。

夜冰依無奈的攤了攤手,又有些好笑,「不然呢。」

千歌震驚了,「是你救了我……」這種療傷快的速度,也就只有她師父用咒符,才有可能完成。

難道……不可能,這姑娘看上去也就比自己差不多大小,怎麼會有這麼年輕的咒符師?

千歌暗搓搓的搖了搖頭。

突然站起來就走。

夜冰依嘴角一抽,還真是個有個性的女子。

求推薦票~^_^ 葉詩瑜的辦公室裏多了一個穿着苗家衣飾的美貌少女,葉詩瑜處理公務之時,少女靜靜地坐在一邊玩着手機,但凡是葉詩瑜要到哪裏,少女不會離開她超過一米。

一個快遞員捧着大捧的玫瑰花站在了辦公室的門口:“葉小姐,請簽收!”

“阿寶,給我扔了!”葉詩瑜非常討厭不喜歡的人送的花,如果是陳志凡,哪怕是他在路邊隨便拔一根草,她也會很喜歡的收下。

可惜這個馮陽不是陳志凡,而且他也不是好東西!

黑阿寶從快遞員手裏接過了花束:“以後不要送了,葉小姐不喜歡!”

“抱歉,我們只負責送!”快遞員表示了無能爲力!

黑阿寶抱着花束坐在沙發上:“小瑜姐,你不用擔心,這花我有用!”她伸手覆蓋在花束上,正盛開的鮮豔欲滴的玫瑰花,瞬間枯萎消失,最後只剩下幾根光桿!

葉詩瑜驚奇的道:“阿寶,這是怎麼做到的?”

阿寶看着葉詩瑜:“小瑜姐,你不會害怕,我就給你看!”

看多了奇怪的屍體,葉詩瑜不覺得還有什麼可怕的事情:“我不怕!”

說完,她就後悔了!

阿寶朝着她伸出了手心,手心裏密密麻麻的都是蠕動的蟲子,看的她一陣兒反胃:“阿寶,你,身上怎麼這麼多蟲子?”

看見葉詩瑜害怕,黑阿寶把手一合,再伸開的時候,蟲子就不見了:“小瑜姐別害怕,你看,沒了!”

她起身將手裏的花莖丟進了一邊的垃圾桶!

葉詩瑜懷疑自己可能有密集恐懼症:“這、這就是蠱蟲?”能叫陳志凡和陳望放心的派在自己的身邊,她立刻就想到了在電視和書裏才見到的東西。

“是啊,我們苗疆,人人都養這個,不過少爺……就是志凡哥,他不養的!”黑阿寶解釋道:“你別怕!”

“我不怕蟲子,就是那密集程度叫我受不了!”葉詩瑜說道:“經常看屍體上密密麻麻的蛆蟲,我都受不了!”

黑阿寶溫柔的笑了笑:“那就好,我說志凡哥喜歡的人也不會那麼沒用!”

葉詩瑜的表情略微有些尷尬,之前她的確是被嚇到了,她也無法想象一個人的身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蟲子!

黑阿寶似乎看出葉詩瑜的疑問,拍拍腰間的包:“我們的蟲子都是在這裏,很少有蟲子放在身上。”就算是要把蟲子裝在身上,也是有母蠱攜帶。

要不然一個女孩子身上爬着蟲子,還不得把人嚇死!

見狀,葉詩瑜這纔想起水玲瓏,黑蓮全都隨身帶着小包,幾乎片刻不離身,原來是這樣,就在此時又是一個快遞員捧着一大束鮮花站在了門口:“請葉小姐簽收!”

黑阿寶站起身,從快遞員手裏接過鮮花:“小瑜姐,這下我的蟲寶寶可以吃飽了,離開家之後,沒有那麼多鮮花喂蟲子,它們都餓的快要吃人了!”

葉詩瑜只當是她開玩笑,等快遞員走開,阿寶再次將鮮花喂蟲子,她也就不那麼害怕了:“爲什麼他不用養這個?”

葉詩瑜問的是陳志凡,剛纔她聽阿寶叫陳志凡爲“少爺”,阿寶解釋道:“我們苗疆不只是有蠱蟲,還有很多絕學,這是代代相傳的,所以家傳不是蠱術的,自然不用學養蠱!當然想養也是可以的,我看志凡哥似乎是對這個不感興趣!”

“這樣啊!”葉詩瑜其實很不理解這種東西,在知道陳志凡的事情之後又漸漸接觸了很多玄奇的事情,現在她也能接受這些了!

聞言,黑阿寶道:“小瑜姐,你不如問問志凡哥,有沒有能給你學習的東西,你要是有防身的能力,志凡哥也不用爲你分心了!”

“你那些拳腳,對付普通人還行。小瑜姐,你也別不好意思,少爺博學多才,肯定有你能學習的東西!”

阿寶正說着話,陳志凡走了過來,將她的話聽到了耳中,不禁滿意的點頭:“阿寶說的不錯,不過你家少爺博學多才,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阿寶掩嘴笑:“吹牛是不用打草稿的。也不用上稅,志凡哥,你教小瑜姐個防身功夫嘛。”

“我早已此意,只是還沒有找到合適的給她!”陳志凡在沙發上坐下,阿寶立刻給他倒了杯水:“要是小瑜姐願意,跟我們學點蠱術也不錯!”

“我可不學那個!”葉詩瑜嚇的差點沒站起來:“我害怕!密密麻麻的,我可受不了!”

“哈哈哈!”見狀,陳志凡不給面子的大笑出聲:“這有什麼可怕的,關鍵的時候,它能保護你,就是好東西。”

“可是,能不能學不那麼可怕的?”葉詩瑜當然明白陳志凡和黑阿寶說的話,有自保之力的好處!

陳志凡道:“御鬼呢?”

“你在逗我玩吧?”葉詩瑜沒好氣的瞪着陳志凡,先是蠱蟲,接着又是鬼,她的現代科學知識,全都要被陳志凡給摧毀了!

三個人正說着話,又有快遞員陸續送花來!

阿寶皺眉說道:“志凡哥哥,我的蟲子都吃撐了,再吃都要吐了!”

陳志凡道:“叫這個快遞員送回去一束給馮陽,叫他吃點苦頭!”

“好!”阿寶立刻雀躍了起來!

葉詩瑜道:“馮陽又不在,怎麼叫他吃苦頭!?”

“這就是叫你學習的用意,你看好了!”陳志凡示意阿寶去接快遞員手裏的花。

“您好,哪位是葉小姐?”快遞員說道:“請簽收!”

阿寶走上前:“我就是葉小姐!”她伸手朝着快遞員面前一晃:“去把花給馮陽先生,就說是葉小姐我送的!”

快遞員的眼神變得有些呆滯,呆呆的點頭:“好!”

阿寶從口袋掏出一百元錢:“快遞費,不用謝!”

葉詩瑜掩住嘴,低聲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做到叫別人乖乖聽話的?”

陳志凡道:“其實之前你也經歷過啊,那個道士就是這麼把你帶走的!”

聽見這話,葉詩瑜沉默了,上次要不是陳志凡及時出現,她會遇到什麼,就不用說了,那樣的她只能叫別人爲所欲爲! 不過,她好像還沒來得及問她叫什麼名字。

但有緣,她們一定會再見的。

……

只是,夜冰依沒想到,居然會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聽到前面打算殺的聲音,夜冰依嘴角一抽,接著就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和那青衣姑娘交手。

中年男人的實力也在八重靈,眼前這位姑娘,同他一樣。

兩人身上都充滿了肅殺之氣。

青衣姑娘面色沉靜。

手中拿著一把彎月刀,渾身透露著絲絲寒氣。

中年男人的眼神看著她,充滿恨意。

倏然,青衣姑娘先動了,她的身形如輕燕一般飛過,拿著彎月刀朝中年男人心口狠狠刺去。

然而中年男人的實力,明顯高出一籌。

他右手握成拳狀,狠狠轟出,使得青衣姑娘手中的刀一下刮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頓時鮮血飛濺。

但是青衣姑娘只是輕輕的蹙眉,並沒有多少表情,依舊是一張清冷的小臉。

「轟——」

樹木飛濺,轟然一聲響聲。

中年男人從青衣姑娘的身邊擦過,手中拋出了一團光球。

轟隆隆——

兩人暫時分開,青衣姑娘狠狠地噴出一口血。

男人卻是沒事。

青衣姑娘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清冷的瞳眸中冷冷地盯著中年男人,突然素手翻飛,一張紫色的咒符出現在手中,狠狠地朝著男人丟去。

中年男人的眼神一變。

夜冰依的眼神也是微微一變。

沒想到這姑娘,竟然也是一位咒符師,關鍵是還是這麼年輕的。

「找死!」中年男子哼了一聲,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一團黑色的霧氣在手中翻飛。

一道紫色的氣體下旋,兩道結印在空中相撞。

千歌終於睜大了眼睛,居然是雷霆咒符!他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無論他的實力,還是什麼,千歌此時只知道,她絕對不是這男人的對手,抵擋不住。

但是面對死亡的來臨,千歌眸中也沒有任何變化,更沒有求饒。

這一幕,看得夜冰依一顆心都激動了。

這姑娘,和她簡直太像了。

夜冰依想也不想,直接飛撲了過去,狠狠的將千歌的身體撞開。

轟的一聲響——

地上多了一個五百米的大坑。

千歌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半路里卻有個人把她給救了。

抬頭一看,是夜冰依,千歌一愣,然後又皺起了眉頭,她這個人最不願欠別人人情了,「怎麼又是你,我可沒讓你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