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以後我也讓柳月派人去看過了,說出去了,沒有在莊裏。”

夜輕寒心裏很是奇怪,突然想到那些枯萎的迷迭之翼。

“對了,我離當時的迷迭之翼花球很近,當時我注意到有幾株迷迭之翼被黑色的玄氣割斷,斷口處是黑色的,我記得當時的玄氣是金色的,應該是庚樂羽的十二銅人,我懷疑是有人偷襲陌陌,陌陌是在賀蘭君之前倒下的。”

夜輕寒說出自己心裏的疑慮。

念飛鸞一聽,走到他們的前邊。

“陌陌身上的傷口是被人從身後用玄氣刺傷的,對方好像要置她於死地,可能他們兩人的高度不一樣,亦或者是當時又有迷迭之翼擋住了視線,那股玄氣從她的肩胛出穿過,所以沒有傷到致命的地方,躲過了一劫。”

“看來,等陌陌醒了以後,一定要好好查查這件事情。”

赫雲霆嘆了一口氣,“對了,妖月族的那兩位怎麼樣了?”

“還能怎麼樣?昏迷不醒唄。”夜輕寒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我還真怕他們兩個人醒過來,又像今天這樣突然抽羊角風呢?”

夜輕寒搖了搖頭,“我去看看邵峯醒過來了沒有,雲霆,你先忙吧!”

夜輕寒大步離開。

念飛鸞擡眸,抿了抿脣,還是開口說道:“陌陌有了迷迭之翼的治療,不會有事的,你不用太擔心了。”

赫雲霆看向她,突然柔柔的笑了笑。

“我知道,她一向運氣很好,我只是很心疼她,他在我心裏就像我的親妹妹一樣,看着她受傷,我心裏很難過,我經常取笑她,回京城就是來找罪受的,可回頭一想,該發生的都會發生,她也躲避不了。” 就像親妹妹一樣,這句話讓念飛鸞心裏的陰霾瞬間一鬨而散,她甜甜一笑,說道:“不錯,陌陌是木塔族的人,她的命運註定比別人的坎坷,這條路,已經塌了有百年了,而八族又與木塔族血脈相連,要她一個人支撐起來,是很難。”

她是天族的人,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也許這條路,去走的人也不會得善終,可終究逃不過。

“是啊!所以她傻傻的想要去支撐下去。”

赫雲霆停下腳步,溫柔的看向她。

“鸞兒,你累了一天,先回去休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鸞兒,他叫她鸞兒了。

念飛鸞臉上瞬間飄着兩朵紅雲,嬌俏動人。

“赫公子,你……。”念飛鸞抿脣,鼓起勇氣看向他。

“鸞兒,我們知道了彼此的心意,以後你就喚我雲霆吧。”

說完,赫雲霆拉起她白皙的玉手。

他的聲音很柔,很撩人心絃,那嘴角邊的笑意,也是那麼的璀璨奪目。

念飛鸞幾乎是不由自的點頭的。

赫雲霆一看,心裏很是欣慰,今晚,兩人之間的關係又近了一步,從小在宮中長大的他,討厭一夫多妻,他只願求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鸞兒,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赫雲霆握緊她的手,決定送她回去,陌陌說,追女孩子要主動一點,好女孩錯過了可惜了。

“好!” 猛獸博物館 念飛鸞只覺得臉如火燒,她好喜歡他這樣握着她的手的感覺,他的手很暖,讓她感覺很安全。

迎客軒裏,北冰雅琪和晴兒坐在院中聊天等着念飛鸞回來瞭解蘇紫陌的情況。

兩人擡眸,正好看見手拉手的兩人。

晴兒會心一笑,轉身對着北冰雅琪說道:“他們兩人的感情看着讓人着急,現在終於開竅了。”

“是啊!飛鸞很害羞的,那赫公子若是不主動一點,只怕飛鸞邁不出那一步。”

北冰雅琪羨慕的看着她們兩人,心裏卻越發的惆悵,她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雲寒了,看那老夫人的脾氣,她心裏打起了退堂鼓,可又不想就這麼放棄。

“進去吧!好好休息!”

赫雲霆在院外停下了腳步。

“好!你也不要太累了。”

念飛鸞抿脣,她真的很愛害羞。

“好!”赫雲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情人眼裏出西施,此刻的她,動人心魄。

若將來過上平靜的日子,他願意攜着動人的她,遠離塵世喧囂,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深夜,明月軒裏,蘇櫟和蘇齊兄弟兩人靜靜的守在牀榻邊上。

兄弟兩人誰也不願意去睡,也不願意讓其他人進來照顧蘇紫陌和沐雲軒,都是兄弟兩人親力親爲。

蘇齊大眼無神的看着窗外,看了看時辰,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粒丹藥來遞給蘇櫟。

“哥,該吃藥了。”

“嗯!”蘇櫟面無表情的接過來,看也不看就直接吃下去。

“哥,這都好幾個時辰了,孃親和爹爹也應該醒了。”

蘇櫟轉頭,看着他,心疼地說:“齊兒,你累了就去休息,我在這裏守着孃親和爹爹。” 蘇齊快速的搖了搖頭。

“哥,齊兒不累。”

這時,睡在裏邊的沐雲軒慢慢睜開了眼眸。

他這是怎麼了?陌兒,沐雲軒腦海裏瞬間劃過蘇紫陌倒在血泊中的樣子。

感覺到身邊熟悉的氣息,他猛的偏頭一看,看到身邊的蘇紫陌,他黑沉的眸子瞬間被痛苦取代。

在看看兩人身上的迷迭之翼。

這是怎麼回事?陌兒的迷迭之翼怎麼會在她失去意識的情況下釋放。

“爹爹,你醒了。”

感覺到微微絮亂的呼吸聲。

蘇櫟和蘇齊同時起身看去,卻看到讓人驚喜的一幕。

“櫟兒,齊兒。”

沐雲軒看了看時辰,已經是深夜了,同時心裏也明白,自己也暈倒了。

“櫟兒,齊兒,去休息,爹爹會照顧好你孃親的。”

沐雲軒目光心疼的看向他們。

“櫟兒,你的傷可好些了?”

沐雲軒突然想起櫟兒受傷的那一幕。

“爹爹,以無大礙。”

蘇齊一聽,心裏微微嘆氣。

什麼已經無大礙,哥就是愛逞強,明明五臟六腑都被震傷了,雖然吃了他神級三品的丹藥,可依然會很痛。

“哥,你就不要再固執了,你的五臟六腑被震傷,你先跟齊兒去乾坤藍寶瓶中療傷去。”

“我說過了我已經無事了。”蘇櫟的語氣略沉了幾分。

看不到孃親醒過來,他又怎會安心療傷。

突然,蘇櫟放在牀榻邊上的小手瞬間被蘇紫陌握住。

她這一動作,讓父子三人瞬間激動起來。

“孃親。”

“孃親。”

“陌兒。”

蘇紫陌緩緩睜開眼眸,她微微眯了眯似乎有些不適應。

“孃親,你終於醒了。”

紅顏亂世:異族公主傾天下 蘇齊無神的大眼裏瞬間染上色彩。

蘇櫟很激動,卻不敢說話,他體內太痛,撕心裂肺的痛。

沐雲軒更是激動雙眸一刻也不敢離開蘇紫陌的臉。

蘇紫陌偏頭看向蘇櫟,看着他眼中的隱忍和慘白的臉色,蘇紫陌心如刀割。

唯獨櫟兒,最讓她掛心,他的隱忍,她怕他哪天一但爆發出來,那對他來說,是一種毀天滅地的痛。

“櫟兒,聽話,跟齊兒去療傷,孃親已經沒事了。”

蘇紫陌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

迷迭之翼又迅速的消失。

“孃親,你躺着,櫟兒會和齊兒去療傷的。”

看着孃親要起來,他怕孃親又裂開。

“齊兒,帶你哥哥去吧!”

“嗯!”蘇齊點了點頭,又拿出一顆丹藥遞給蘇紫陌。

“孃親,爹爹,你們依然吃可,齊兒最近有晉升神級四品的趨勢了,煉製出來的丹藥越來越純了。”

“好,有一個煉丹師的寶貝真是幸福。”

蘇齊笑眯眯的帶着蘇櫟進了乾坤藍寶瓶裏療傷。

沐雲軒快速的把她擁在懷裏。

“陌兒,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蘇紫陌眼睛忽然有些溼潤,她又做了讓他擔心的事情了。

她那倒在血泊中觸目驚心的樣子,他真的不想在看到。

“我都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運氣很好的,不過昨天我本不會傷得這麼重,有人偷襲我。”

沐雲軒一聽,雙眸猛的一凜,腦海裏瞬間劃過當時的場景。 “陌兒,你是在我用金龍斬的時候受傷的,可能是有人藉着金龍斬的光芒偷襲你的。”

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抹狠戾,他會把那個揪出來的。

他低頭,柔聲問道:“陌兒,你現在怎麼樣,傷口還痛嗎?”

蘇紫陌低頭,微微扯開衣服看了一眼。

一條長長的傷口從肩甲處到胸口,只是已經結疤了,蘇紫陌知道是齊兒的泉水起作用了,用那泉水泡過以後,傷口是粉紅色的。

“傷口沒事!只是這疤太醜了。”

“沒事就好!我會讓錦程去取銀珠草送去三清山給師傅,讓師傅給你做生肌膏,用過之後就不會在留下傷疤了。”

“哦!”蘇紫陌微微驚訝!

“銀株草還有這樣的妙用!”

胭脂色 沐雲軒輕輕輕撫她靈動的雙眼。

“銀株草可是我們沐家祖先發家致富的寶貝,它的藥用價值很高的。”

“這一點我知道,只是她有生肌的作用希望還是一第一次聽說。”

蘇紫陌想起自己昔日爲馨兒找銀株草就苦不堪言。

銀株草的價格可是天價,她那個時候很少買得起,都是自己去歷練採的,和魔獸戰鬥,往往都是命懸一線的時候多。

“對了,雲軒,在過幾日就是迷幻森林裏的魔獸潮了,師公讓我去迷幻森林裏取一樣東西,日後對付庚樂羽可能會用得到。”

“好,我陪你去。”

沐雲軒身子挨近她一些,一股暖意傳來,蘇紫陌溫馨一笑。

她伸出玉手,輕輕觸摸在沐雲軒的眼角,這雙曾經平靜如湖的眸子裏,現在已經會出現喜怒哀樂。

沐雲軒快速的捉住她搗亂的小手。

“看你這表情,是不是覺得你的夫君長得很俊。”

Wωω ¸tt kan ¸C〇

“自大狂。”

蘇紫陌輕輕一笑,他的容顏確是人神共憤的。

“我記得,我剛見到你的時候,你這雙眼眸裏很少有情緒,現在變得不一樣了,人生哪有不怒不喜的,不嚐盡人間六苦,那簡直就是白活一生了,我活了兩世,不,加上簡陌的那份,我也算活了三世人了,從來沒有遇見過向你這般霸道又波瀾不驚的人。”

沐雲軒一聽,柔柔一笑,換了一個姿勢把她擁在懷裏。

“這些,都是因爲遇見了你。”

窗外,天邊,暮色漸漸隱退,漸漸傳來一抹曙光。

牀榻上的兩人,溫暖的對話,溫暖着彼此的心。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看到蘇紫陌和沐雲軒都無事,大家瞬間都放心了。

沐瑯豫也一大早來了明月軒。

一進門,看到蘇紫陌和沐雲軒在吃早膳。

看到蘇紫陌短短几個時辰裏就恢復了,他眼眸眯了眯,心裏很是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