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噢~」

「謝謝宿主誇獎,不過沒有獎勵~」

「……」

起身從衣櫃里取出一件以前的襯衣,套在身上,完美!

寬大的襯衣成了一個寬大的連衣裙,十分恰當的遮住了整個上半身和四角褲……

打開房門,把門口幾個大大小小的箱子,逐個搬到屋裡,累的氣喘吁吁。

「呼叫人字拖!」

「你可以不用加呼叫二字!說吧,什麼事?」

「我是不是病了?為什麼搬幾個箱子會這麼累?」

「系統檢測,宿主身體健康!」

「不可能!」

「你現在是女子!你注意自己的數據!」

人字拖說完,安慕西腦海里就浮現出一個數據表格。

宿主基本信息:

姓名:安慕西

民族:漢

籍貫:s市p區ls小區5幢一單元1601

現住址:同上

年齡:22歲

身高:172cm

體重:49kg

胸圍:87cm

腰圍:58cm

臀圍:92cm

大腿長:51.5cm

小腿長:45.5cm

特長:美

缺點:二

系統評價:胸小五腦

武力值:縛雞之力

「人字拖~我的兩個缺點是什麼?後面怎麼沒了?」

「宿主,那不是兩,那是二!」

「什麼意思?」

「一是一,二就是二!你只有一個缺點,二!」

「人字拖!你罵我二?」

「系統客觀評價!與人字拖無關~」

「你贏了!不過人字拖,我這個身體數據是如何得來的?」

「是系自動統選擇時下最流行的身體比例複製而來!」

「也就是說,是最完美的比例了?人見人愛那種?」

「不包括胸!」

「……」

「人字拖!我的臉是複製誰的?為什麼不是時下最流行的網紅蛇精臉?」

「是我第二任宿主蘇妲己的!」

「就是封神榜那個?」

「是的!事實上她是人,並不是狐狸精!」

蘇妲己么?難怪這麼美!

「任務提示!宿主五分鐘內打開所有箱子!內部有驚喜!」

「驚喜?是獎勵么?開心!人字拖你不知道,我最喜歡拆快遞了~」

安慕西跑到廚房拿出一把水果刀,把箱子一個個的打開~頓時傻眼了……

第一個箱子:口紅!面膜!bb霜!美白霜!潔面乳!睫毛膏!眼線筆!指甲油!化妝套組!卸妝棉!防晒霜!體乳!粉底液!化妝盒!全是化妝護膚品!

第二個箱子:單肩包!斜挎包!手提包!各種包包。

第三箱:黑絲!白絲!粉絲!紅絲!藍絲!資絲!灰絲!肉絲!網絲!各種箱絲襪。

第四箱:粉色高跟!紅色高跟!銀色高跟!白色高跟!黑色高跟!各種高跟鞋。

第五箱:純棉的,蕾絲的,卡通的,各種內衣三角褲,還有比基尼。

第五箱:短裙,長裙,超短裙,熱褲,襯衣,小西服套裝,緊身牛仔,破洞牛仔,休閑褲,弔帶,小背心,露背裝,露臍裝,職業裝,睡衣,運動衣。各式各樣的衣服。

第六箱:滿滿一箱的姨媽巾!

「人字拖……這些是我買的么?」

「是系統獎勵!」

「這……我要穿?」

「任務提示:宿主需要女裝上街宣誓自己的美~並在一月內熟練掌握化妝技能,著裝技巧,並熟練使用高跟鞋。任務要求:半個月內每天不能重複穿搭(人字拖除外)」

「……為什麼全是高跟鞋……就不能有運動鞋或者休閑鞋么?」

「你可以看看門外~」

得到人字拖的提示,安慕西再次打開門,果然發現門外還有一個箱子。

「剛才我明明拿完了的~」皺著嘀咕一聲還是把箱子抱了進來~打開~

裡面只有一雙三葉草的白色運動鞋和一雙對號的經典白色滑板鞋。

「人字拖!為什麼高跟鞋一箱子,運動鞋只有兩雙?」

「宿主!作為美女,更要無時無刻宣示你的美~高跟鞋才是你的首選~」

「那我還不如每天穿你……」

「宿主!一旦選擇每天穿人字拖,就意味著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只能穿人字拖!人字拖不負責宿主腳步受到的任何傷害。」

邪王寵妃:腹黑二小姐 「呵呵,我自己可以換的吧?」

「選擇之後,人字拖就脫不下來了~睡覺也脫不掉!宿主?確認選擇么?」

「不!不確認!我不喜歡睡覺也穿著拖鞋!萬一冬天凍腳怎麼辦……人字拖!你說的打開所有箱子的驚喜呢?」

「系統檢測,在裝有高跟鞋的箱子底部!」

安慕西抱著極大的期待感倒出了所有的高跟鞋,一張大紅色的彩印紙慢悠悠的飄落在高跟鞋堆上。

「這是什麼?」

「驚喜!」

安慕西激動的雙手撿起,反過來一看,頓時一陣尖叫~只見上面寫著:

「驚喜!驚喜!重大驚喜!親~感謝您在本店購物!只要五星好評並晒圖評價,即可得到五元紅包!還有本店所有商品九折優惠的銀卡會員一張!」

「人字拖!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宿主,你見過自己會走路的拖鞋么?」

「啊!!!!!」房間里傳來一陣極為悅耳的尖叫…… 景鈺寶寶在學校的生活還算滋潤,只不過乾爹不讓他把學的東西胡亂顯擺。

景鈺寶寶不明白,不顯擺,他學這些做什麼?

本來每週能回一次家,可惜景鈺寶寶有一對不太靠譜又膩歪的父母,他們開着車旅遊過二人世界去了,這導致景鈺寶寶這近一個月來都沒有回家。

看到其他小朋友被父母接走出去玩,景鈺寶寶想起他離開時他媽流的那些眼淚,頓時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看來,在媽媽眼裏我沒有爸爸重要。

景鈺寶寶這麼想着,就到了蕭白的房間門口。

蕭白一直很懶,作爲校長很不盡職盡責。

景鈺寶寶是來蹭飯的,他要讓乾爹帶他出去吃大餐。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他很禮貌的敲了敲門,沒人回答。

景鈺寶寶踮起腳,小手用力轉了轉把手,門就開了。

他探進頭,鬼頭鬼腦的看了看。

居然沒人…

這個時間乾爹一般都在宿舍裏睡覺的。

景鈺寶寶懊惱的跑出來,路上遇到一個教他們辨別草藥知識的老師,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牙齒很黃,臉很黑,看着就不像個好人。

不過他的確有些本事。

“姚老師好!”景鈺寶寶打了個招呼。

姚老頭很喜歡這個萌寶寶,他是班裏學東西最快的,而且是個很狡猾的寶寶,學會了他也不說,不顯擺不驕傲,一看就是個好苗子,要不是蕭白要了,姚老頭都想把他搶過來。

“景鈺啊,你這是去哪了?”姚老師問。

“我去找乾爹了,他不在!”說完他狡猾的轉了下眼珠子:“我想讓乾爹帶我去吃肯德基!”

姚老頭果然上了當,笑眯眯的說:“老師正好也沒吃飯,我帶你去吃吧!”

“這樣不太好吧…”景鈺寶寶假客氣的說。

“沒什麼不好的,就當你陪老師吃了!”

小孩子的把戲其實大人一眼就看的穿,不過姚老師沒揭穿景鈺寶寶,他對他很好奇。

“好耶!”景鈺寶寶跟着姚老頭到了學校外不遠處的一家肯德基。

他不客氣的點了一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姚老頭似乎對這裏的食物很牴觸,只拿了一份炸薯條,漫不經心的吃着。

“景鈺啊,你父母是做什麼的?”姚老頭漫不經心的問。

“陰陽先生!”景鈺寶寶說。

姚老頭點頭,能來這個學校上學的孩子,家裏應該都是清平盟的。陰陽先生不奇怪。

“老師覺得你學東西很快!”姚老頭說。

景鈺寶寶點頭:“我爸爸學東西也很快!”

“哦?你爸爸叫什麼?我怎麼不知道有個什麼姓景的陰陽先生?”

姚老頭故意套着話。

景鈺寶寶吃了一塊炸雞,喝了一口飲料才說:“姚老師你是在套我的話嗎?”

姚老頭一愣,隨即拍了拍他的頭:“狡猾的小鬼頭!”

景鈺寶寶就笑了。

姚老頭其實就是好奇,能讓蕭白費這麼大勁弄進來悉心教育的孩子,肯定不是普通的孩子。

他對景鈺的興趣更濃了,只可惜這個小傢伙太狡猾了,從他嘴裏一句話都套不出來。

兩相憶長相思 “這都放假了,你爸爸媽媽怎麼沒來接你?”姚老頭問。

景鈺寶寶到底是個小孩子,一聽到這個頓時有些委屈,炸雞吃的也沒有那麼香了。

“他們出去玩了!”

姚老頭一愣,隨即看到小傢伙似乎有些難過,就說:“既然這樣,我也左右閒着沒事,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好不好?”

“什麼好玩的地方?”景鈺寶寶警惕又好奇的問。

“你是學鬼醫的,知道鬼市嗎?”姚老頭問。

“嗯!”景鈺寶寶眼睛一亮,他自然是知道的。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老師你要帶我去嗎?我這麼小可以去嗎?乾爹說鬼市都是些不入流的東西,沒什麼值得看的!“景鈺寶寶說了一大堆,顯然是即動心又猶豫的表現。

姚老頭捋了捋他的鬍鬚,笑的一臉神祕:“那你去不去?“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