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豪華的衣物,林寒算外貌出挑,也不再那麼醒人矚目了。滿意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此時的樣子,林寒這才從空間裏跑了出去。

但是他知道,依照那神女的個性,不找到自己好好的教訓一番,是不會罷休的。所以他想來想去,想到了一個絕佳的辦法。

從來,禍水動引這一招,是很有效的。

而且他看着那套衣裳衣料很好,應該能夠賣個好價錢,去買了換靈石,再還給包子鋪的老闆和偷了這件麻布衣的靈石錢,差不多了。

但是賣,肯定不能直接找衣店去賣,思前想後,林寒選擇作罷。

先留着吧!指不定還能用呢?

換了衣服,林寒這才大搖大擺的離開了巷子,了街去。

此時出城,是腦子有病,這神女一定會去封鎖城門的,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想來想去,林寒決定在這神都找一份適合自己的事情做。以此來換取一些靈石用用。

連續逛了十幾條街之後,林寒發現了一件十分古怪的事情。那是這城裏竟然沒有藥鋪!

本來是打算去當一個藥劑師的,因爲這些年和白雲皓在一起,林寒除了煉丹師之外,還成了藥劑師。沒有藥房要怎麼成爲藥劑師呢?

無奈之下,林寒只能找人打聽了。

經過打聽他才知道,神域沒有藥劑師這個職務,只有煉丹師。而煉丹師是頂尊貴的行業,只有神都城那個丹樓纔有兜售丹藥。

林寒順着那個人所指的方向看了看,才發現那傳說的丹樓,實則是一個規模非常壯觀的樓閣,樓頂更是採用了七彩琉璃瓦來做的。這個丹樓的建築物無的氣派精緻,簡直是煉丹師夢想的天堂。

那個人還告訴林寒,如果能夠成爲煉丹師的話,那等於擁有了一個鐵飯碗。

這對林寒來說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消息,不過他真神階品以的丹藥丹方都不怎麼熟悉,而丹方又是不外傳的寶貝,所以林寒在猶豫,到底去不去丹樓弄一個煉丹師的徽章來。

弄來了,生活方面一定會有所起色的。

而且,煉丹師的確是最有前途的職業。

反覆思忖之後,林寒選擇過去丹閣。

剛剛進入丹樓,那門口的夥計還打算驅趕林寒。但是看到林寒竟然成功的催動了放在門口的丹火值的石頭之後,放林寒進去了。

剛走入其丹樓之,林寒感覺到一股無清冽的丹香,很妙,聞着應該是超神之的丹藥。

“快看,卿大師又在煉丹了!”丹樓人聲鼎沸,各路煉丹師齊聚其。這丹樓很大很大,丹樓的大堂裏,還有好幾個人煉丹師正在用丹樓大廳裏的煉丹爐煉丹考覈。

二婚總裁:強寵99日 從那些人交談的對話林寒得知,想要獲取煉丹師的徽章,直接在這丹樓大廳裏煉製你能夠煉製的丹藥階品巔峯可以了。但時候會根據你所煉製出來的丹藥品階來定義你的煉丹師身份。

林寒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基本丹爐全部都被佔滿了。看的人煉丹的人多少數十倍,林寒也不急着煉丹,看着他們煉。

第一個連藥材的調配量都沒有把控好直接開始煉丹了,結果自然是剛開始炸了。

第二個倒是藥材的配量對了,但是火候掌控的不佳,丹藥依舊毀了。

林寒算是弄明白了,來一樓的的都是擁有丹火,想要過來看看自己能不能成爲煉丹師的。

至於越往這樓,纔是考覈煉丹師的地方。

林寒剛剛進門傳來的丹香正是頂樓的位置傳來的。

這丹香實在好聞的很,感覺聞到了這個丹香,自己的精氣神都好了許多。

林寒擡眼看了看面,發現是一個白頭髮老人正在熟練的操控着煉丹爐,周圍圍了幾個人看,越往樓,人越少。

“你們說,卿大師能夠煉成神帝階品的丹藥,成爲我們神域大陸最出色的煉丹師嗎?”有些人雖然在排隊,但是也在關心着面的動靜。

卿大師,是神域大陸最厲害的煉丹大師,他正在挑戰自己煉製出神帝階品的丹藥,那丹藥,非同凡響。一經出世,極有可能登大陸之巔,繼而成爲真正意義的神明! 現在正是卿大師成丹的緊要關頭,大家都在等着卿大師是否能夠將丹藥煉製出來。 所以導致那些在等着測試自己能否成爲煉丹師的人沒太注意那些煉丹臺的動靜。

林寒不太關心,因爲這種事情,只要修爲提升去,自然而然能夠煉製出來的。他關心的是自己的活計有沒有着落。發現一個煉丹臺空了出來久久沒有人過去林寒立馬走前,搶了一個座位。

走了這個煉丹臺林寒才發現這煉丹臺會根據你的修爲來給你制定丹方的。自己走來之後,經過測試,這煉丹臺直接給出了一張真神階品的丹藥丹方。

林寒觀察了一下,再對了一下下界的那些丹方,忽然豁朗開朗了。

“原來如此。”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丹方並不是保密的。因爲算你有了丹方,也未必有本事煉製出來。尤其是一些生僻的丹方,你可能連怎麼投放的順序都不清楚。

林寒選擇的煉丹臺在最角落的位置,所以沒有人注意到自己。

對林寒而言,煉製自己低一階的丹藥實在是太輕鬆了,他一下子將這丹方記在腦之後,開始挑揀在煉丹臺後方的藥櫃裏的藥材。

約莫花了片刻鐘,尋找到了這張丹方所需的藥材。

“這位小友,你若是失敗了,要支付這些丹藥的費用,你有靈石嗎?”忽然,一個丹樓工作人員打扮模樣的人攔下了林寒。開口問了一句,他們丹樓可不是做無償生意的。

“沒有。”林寒如實相告。

“那你怎敢過來?”對方皺眉,這小子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因爲我不會失敗,若是成功了,你還收靈石嗎?”林寒開口問了他一句。

“成功?好笑,煉丹之事,可沒有絕對的成功說法。”對方其實是在人羣注意到了林寒。他是近幾年來甄選煉丹師最年輕的一位。 惡少的純潔情人 加修爲也低,不過是個神者,他不以爲他能夠成功的煉出丹藥來。跟重要的是,他的身,沒有靈石的氣息,說明,是一個窮光蛋。

“沒有絕對的成功,只有絕對的實力。有實力,纔會絕對成功,所以我成功了,你還收我靈石嗎?”林寒的話聽得對方有些無奈了。

“無礙,你若是煉不出丹藥,那留在我丹樓當夥計幾年,抵消這藥材的費用吧。”如此信心滿滿固然是好事,但是太過自信,總是會失敗。

“成交!”林寒點點頭,將那些搜來的藥材放到了煉丹臺。

那個人似乎不放心他,一直跟在他的身邊,想要看看他是怎麼煉丹的。

林寒不去在乎對方的看法,開始精心的挑揀起了藥材,把控好藥材的數量之後,全部都丟到了煉丹爐。

“小子!你這是打算在我們丹樓打十年功啊!”從未見過煉丹手法如果隨意的人,這小子剛開始在挑揀藥材的時候他還覺得他是個可塑之才,但是現在全然沒有了任何的想法。

這怕是是想要來丹樓打砸騙吃騙喝的窮酸小子吧!

“這位前輩,世人有千千萬,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包括煉丹的手法,亦然如此。我的手法是如此,請不要打擾,你應該我更加清楚,煉丹不能被打擾,對吧。”林寒能夠感覺出對方身得煉丹師氣息。

既然同爲煉丹師,爲何要來干涉呢?

“好!你小子試試。”對方見林寒修爲尚淺,但是勝在無所畏懼,好似在林寒的身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影子。對方放開手,讓林寒去試一試。

見對方放手,林寒心念一動,將自己的丹火調了出來,凝聚於掌心,灌入了煉丹爐之。

當對方看到林寒召喚出來的丹火時,吃驚不小。

這小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這丹火的顏色怎麼是黑色的。

對方看着林寒的催動丹火,動作十分的嫺熟。心裏猜到了七八分,這小子想必以前是個煉丹師,可能是從某個小下界來的,剛剛過來,想要找個勢力投靠,所以選了自己最擅長的煉丹。

本以爲林寒少說也要好幾日才能煉成丹藥,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小子的速度快到了令人髮指。

不過一個時辰出頭的時間,濃郁的丹香從原地飄開了。

丹香是成丹的前兆,這小子竟然能夠煉製出丹藥來!

對於下界來的那些煉丹師他不是沒有了解過,最多隻能煉製出一些下下品丹藥來。連神人這種渣渣階品的丹藥都煉不出來。

算已經飛昇成了真神,想要煉製出神人階品的丹藥都難如登天。

這小子到底是如何煉製出來的?

盯着林寒看,他心裏還是有些不願意認爲林寒能夠煉製出丹藥來。

又過片刻,伴隨着一聲悶響,丹成的聲音驚了整個一樓大廳。

這可是數日來第一個成丹的,大家紛紛將目光看向了最角落的那個煉丹臺。

林寒伸手,將丹藥取了出來,放到了那個一直觀察自己煉丹的那個掌事者手,他能看出來,對方是這裏的小掌事。

對方將這枚丹藥取來一看,發現這顆丹藥面丹紋條理清晰,丹香濃郁,是一枚不可多得品丹藥!這小子出手是品丹藥!

“請問,這樣,可以去樓考覈了煉丹師等級了嗎?”林寒見那個人眼底充滿了驚訝,開口詢問了一下。

“可以可以,你足夠有這個資格了!不過冒昧問一下,你是打算三樓嗎?”二樓是真神階品的煉丹師考覈,他直接給煉製出來,不可能會再去二樓的,所以應該是去跟他等階相對於的三樓。

“三樓……不,我想要去四樓試試看。”四樓神師階品纔是自己的目標。

“什麼!不可能的,依照你的修爲,想要越階煉製出神師階品的丹藥是不可能。”掌事一口否認了林寒的能力,不是他不相信他,而是從古至今,在神域大陸沒有出現過能夠越階煉製出丹藥的存在。他去不過是浪費藥材。 “我只是試試,如若我輸了,煉製一枚神者階品的尊品丹藥給你。”這裏的丹藥品階分爲下尊四個品階,這跟在星域差不多,只是叫法不同。

“吹牛了吧!尊品丹藥,那可是隻有卿大師才能煉製出來的。這小子還敢大放厥詞!”聽到林寒說這句話的人紛紛嗤之以鼻。

“以爲自己走運煉製出了品丹藥將自己當成一回事了唄!”

一陣高過一陣的嘲諷聲鑽入林寒的耳,林寒全然不顧,看着那個掌事,嘗試爭取對方的同意。

“去吧!你有多少的本事,都去使出來。”神域這麼大,偶爾出現一個鬼才,也未嘗是不可能的事情。當年的卿大師,也是這煉丹一道萬無一的鬼才。他雖然不能越階煉製丹藥,但是卻可以越階煉製出半品的丹藥來。這也是實屬難得事情了。

其實林寒本來打算去煉製神王階品的丹藥,畢竟自己在下界的時候,煉製高一階的丹藥沒有問題的,高兩階是有些吃力的。但是鑽心一點,也能成功。

不過現在爲了保險起見,還是安全最重要。

這個掌事總算鬆了口,帶着林寒,登了四樓的位置。

總裁一抱誤終身 二三樓在想要通過煉丹考覈的煉丹師也不少,但是從三樓開始,林寒發現煉丹師的人數驟減了許多,到了四樓,零零散散不過十幾個人在進行考覈。基本,都是神師神王階品的大能在這裏進行煉丹考覈。所以突兀的冒出了一個只有神者水平的林寒時,顯得尤爲格格不入。

“方掌事!”爲首的一個神王階品的大能走了過來,對那個叫方掌事的人打了一個招呼。

“火神王。”方掌事畢恭畢敬的雙手抱拳回答了一句。

“這位,是你新來的侍童嗎?”對方以爲林寒是方掌事新招來的侍童。

“不,火神王誤會了,這位小友,是來參加神師階品的煉丹師考覈的,同你們一樣。”方掌事的一句話,讓在場的十幾個人都驚了。

衆人紛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反覆他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方掌事,算我們再不濟,你也不能讓一個小小的神者來跟我們開玩笑吧!”他已經是神王五階的大能,但是是無法煉製出神師階品的丹藥,如今來一個神者一階的臭小子,竟然敢說過來煉製神師階品的丹藥,這是在羞辱他還是在嘲笑他?

“火神王不要誤會,你應該知道我們丹樓的規矩,一切遵從煉丹師的自己的意願。這位小友,你去那張煉丹臺吧。”有方掌事這麼幫自己,林寒的心裏很感動,而且他能夠感覺到,這個被稱爲方掌事的人一定很強大,不然不會讓一個堂堂神王如此恭敬了。

思及此,林寒對着方掌事抱拳說了一聲感謝,去往了他要去的煉丹臺。

跟在下面一樣,丹方直接顯現在了檯面,林寒用驚人的記憶力全部記在腦子裏之後開始尋找他所需要的藥材了。

找着找着,跟另一個跟自己一起找藥材的人發生了爭執,那個人狠狠的瞪了林寒一眼,“這藥材是我先看到的,應當給我。”對方蠻橫的開口。

“我看過你挑選的藥材,你所要煉製的丹藥裏不可能用兩種相剋的藥材,否則丹藥是不成的。還望大能不要刁難小的。”早在林寒挑藥材的時候注意到了這個神師,本無意招惹,但是對方偏偏要跟自己對着來。

林寒看看對方手裏拿着的藥材,發現了其有一樣藥材是跟他所需的那個藥材相生相剋的,所以纔開口說了一句。

幸虧在藥星,他嚐遍了百草,所以對所有基礎的藥材都懂。

“小子!我說需要是需要!你一個小小的神者,拿什麼跟本神師爭!”說完,打算一把奪下林寒手的藥材。

“我尊你是前輩,還望你不要欺人太甚纔好。”林寒眸子裏閃爍着冷光,開口說道。

這樣的話,無疑激怒了對方,對方怒不可遏,正要動手,一道適宜的聲音響了起來。

“黃神師這麼做,不太妥當吧!難道是忘了我丹樓的規矩。”方掌事的一句話,嚇得黃神師立馬鬆了手,不敢跟林寒發生爭執了。

但是一雙眼睛卻惡毒的盯着林寒,“你不可能一輩子待在丹樓,你可能不知道,這神域大陸的規矩,一般人不能殺煉丹師,但是煉丹品階高的煉丹師能夠殺掉自己品階低的不用負責,你給我等着!”對方用心語警告了一句林寒。

林寒沒有任何回答,自顧自的取完了自己所需的藥材,回到了自己的煉丹臺。

根據丹方所顯示的藥量,開始調配。完事,全部丟入了煉丹爐。

“哈哈!方掌事這次是被一個毛頭小兒給耍了!這小子當煉丹是做菜呢!全部丟進去,做大雜燴啊!”那火神王和一種神師神王鬨然大笑,那笑聲救救不曾散去,甚至驚動了一些在樓樓下考覈的人過來圍觀。

林寒無動於衷,方掌事也氣若神定,這是林寒的套路,從開始他見識過了。

將全部的藥材都納入藥爐之後,林寒直接催動丹火,將丹火注入了丹爐之。

“還是那種爆炒型的大雜燴!”

“哈哈!”那火神王又出言諷刺了,接着衆人繼續鬨然大笑。

方掌事雙手抱胸,安然的看着林寒煉丹。

有時候看着林寒煉丹都是一種享受,只因爲,這小子長的實在太好看了。

驚若天人來形容一點都不爲過,他一旦通過考覈,怕是會成爲了神域大陸史最年輕的神師級的煉丹師。可能還是長的最好看的煉丹師。

起方掌事,那些人的眼神都沒有充滿善意,各個都是懷着看好戲的心態,看着林寒煉丹。

這神品丹藥果然有些難,但是問題不大。催動自己的精神力將整個煉丹爐的世界包裹住,杜絕有人使壞,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越過過了兩個時辰的功夫,丹爐飄出了一股淡淡的丹香。

“要成丹了!”本以爲林寒很快會失敗的,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成丹的前兆。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看着林寒,算他無法煉成丹藥,但是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實屬難得了!那些人收起了嘲笑的表情,開始嚴肅對待。

忽然一道暗勁朝着林寒的腰部襲來,林寒察覺到的時候,已經被人輕鬆的擋下了。

方掌事站直離開了圍欄,走向了圍觀的人羣。最後,找出了那個使壞之人,正是之前刁難了林寒的黃神師。

“方……方掌事。”黃神師被嚇得不輕,方掌事在丹樓的地位可是絲毫不低,更是神皇六階的大能,沒有幾個人敢去招惹對方。

“我平日裏最痛恨的是那些不思進取的小人,這樣的人,能夠煉出什麼好的丹藥來。現在馬滾出丹樓,否則,身消道隕!”方掌事的話直接在整個丹樓散開了,所有人都聽到了。面色一變,不太相信方掌事竟然爲了一個還未成丹的煉丹師要驅趕掉已經神者級煉丹師的黃神師。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已經是神者級的煉丹師了!”黃神師顯然不太甘心,他算還沒有考出來神師級煉丹師,但好歹已經是神者級煉丹師,他無權這麼做。

“他自然可以這麼做,要知道,他可是我親自僱來的掌事。”一道略顯威嚴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個老者出現在了人羣。

衆人見狀,紛紛下跪。

“小子,專心煉丹,不用跪了。”那個老者看了林寒一眼,開口提醒了他一句。

林寒無言以對,算沒煉丹,他也不會隨隨便便的跪人啊!

不過連方掌事都嚇成這樣,想必這是以爲神帝階品的超級大能啊!

“還有心思胡思亂想?”那老者見林寒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有些不太滿意了。

林寒聽言,連忙收斂心神,鑽心凝丹。

約莫又過了半個時辰,砰的一聲悶響,丹藥濃郁的香氣,瞬間盈滿了整個丹樓。在四樓觀看的人都愣住了。

“你……你竟然真的做到了!”那黃神師已經是面如死灰痛苦不堪了。

他沒辦法相信,林寒竟然真的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