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端端的情侶怎麼會自殺呢?這個案子不可能是自殺!”白玉不甘示弱的大喊,按照我聽到的分貝,白玉的聲音更勝。

齊銘的聲音調高了幾個音節,聲音中帶着微怒。“誰知道他們爲什麼自殺!”

老實說,誰都想知道,死者爲什麼死的。

如何而死!

因爲誰都不想死啊!我也一樣。

我們的辦公室離着大廳也不遠,我們輕車熟路的來到辦公室,看着齊銘和白玉都在熱火朝天的討論着案情,圍着白板爭論

不是有哪位著名偵探家說過麼,屍體是最誠實的證據嗎?與其這樣的爭論不休,各執己見,還不如早早的麻溜的去尋找證據呃? 第3529章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是我總覺得水師妹知道救了我們的人,是九狸師妹后,人有些不對勁,現在把自己關在屋子裡面,我有些擔心……」南嶼想了想還是如實的說道。

「啊……應該沒事吧,你想啊水師妹也算是水家的小公主了,估計是女孩子的嫉妒心吧,但是我相信水師妹只是現在想不開,想明白就好了!」占星然聞言想了想說道。

「是這樣嗎?」南嶼皺著眉頭問道。

「當然是了,你忘記之前水師妹不也因為納蘭華歆比她厲害,不開心了好久嗎?沒事的,你要擔心就守著她,明天就沒事了!」占星然說道。

「好吧,我知道了!」南嶼說完掛掉了傳音石。

看向對面緊閉的房門,南嶼鬱悶了,水靈心進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平時就算水靈心不開心,也不會拒絕自己的!

他們兩個人感情向來很好,上一次水靈心和納蘭華歆比試輸了,雖然回去后也很生氣,但是他敲門師妹還是讓自己進去了,並且吐槽了一堆納蘭華歆的不好,讓他都覺得無奈又好笑!

對於南嶼來說,水靈心不僅是自己的師妹,也是他喜歡了多年的人,這一生他別無訴求,只求能永遠跟水靈心在一起!

所以,多年來他都守護在水靈心身邊!

今天還是第一次他被水靈心拒之門外!

只是他實在想不明白,師妹到底是為什麼?

剛才他們一起回來的時候,南嶼就發現師妹很安靜,似乎有心事似的!

他們分明也在前五百之內,應該開心才是的啊!

可是他問了水靈心又說沒事!

南嶼仔細回想著,從試練塔出來后發生的事情,實在想不明白那裡出了問題!

而之前水靈心也沒什麼不對勁,雖然情緒看上去不高,但是確實沒有什麼不對的,真正讓師妹發脾氣跑回房間,應該是從師父告訴他們,在仙羽秘境救了他們好幾次的美少年是墨九狸之後!

開始聽到師父說出這件事的時候,南嶼自己也很震驚,直到師父解釋了墨九狸進入秘境后就易容了的事情后,他才慢慢明白,心裡自然對墨九狸感激不盡了!

再後來,自己和師妹從師父那裡離開,然後師妹就忽然跑了!

他追了過來,敲門水靈心也不開,還讓他走,不要管她,她想安靜一會兒,可是南嶼跟水靈心在一起那麼多年,太了解水靈心了,特別是聽到水靈心的聲音中帶著哭音的時候,南嶼瞬間就慌了,才會給占星然傳音……

可是掛斷傳音石后,南嶼看著水靈心的房間,依舊想不明白,依舊很擔心!

南嶼他來到水靈心的房門外,想了想抬手敲了敲門道:「師妹,師妹,你沒事吧?你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你跟師兄說好嗎?」

「師兄,我沒事,有點兒累了,我洗個澡想睡一會兒,明天早上你來喊我吧!」許久,屋內終於傳出水靈心的說道。 不過,重點是,怎麼搞的,怎麼又有一對情侶被殺?

誰殺的?

我在外面聽着就好像他們不是在討論案情,只是在比誰的聲音大而已。完了,這樣都有爭吵的,我非常很鐵不成鋼的嘆了一口氣,哀嘆自己時運不濟怎麼弄了這麼多奇葩的隊友,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對友。

想着這個嚴肅的問題,我瞬間覺得自己也要成爲名偵探了!

誰殺的人呢?

我一定要儘快的找出兇手!

現在我發現我肩上的攤子更重了,要肩負起整個小組的榮辱興衰,我還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爲自己打氣。我感覺自己就是蜘蛛俠,就是奧特曼,即將拯救整個星球,拯救整個人類!加油啊,女漢子!

“噗!”夏未一個沒忍住,沒有風度的笑起來。

“明明自己都需要保護,還想保護別人,白綾,你真是個奇葩!”夏未衝着我比了比大拇指,再加上他那一副欠扁的表情,連眼睛,嘴角都不由自主的瀰漫着嘲笑,輕蔑的意味,

氣得我牙齦都疼,上去就揍了他一拳。

媽蛋,這個榆木嘎達的臭男人,就那麼的不解風情,不知道錦上添花?

那好,本寶寶就打你個滿地找牙,張長記性!哼哼,我特別得意。我這次是運用游擊戰的策略,打完就跑。

被我突然襲擊的夏未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我居然敢打他?募地一愣,神情莫名其妙,複雜的看着我,那神情反而像及了被虐待的小媳婦。

“哈哈!”打了就趕緊跑唄。

我嗖得一陣風似得跑到了辦公室,看都不敢看夏未一眼。因爲是怕他很沒有男子氣概的回擊我啊!

到了辦公室,我立即尋到齊銘和白玉的真身之後,默默在他們身邊站着,待得他們說到動情處,不免要點點頭附和一下。

夏未慢慢悠悠進來的時候,正好齊銘和白玉休戰,中場休息,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品着茶。

齊銘看見夏未自己進來,有些疑惑的說:“夏未,阿綾怎麼沒和你一起來啊,你們平常不都是一起的嗎?”

奶奶的,和着我來了半天,他們兩人吧我這個大美女當成空氣了嗎?好歹我還時不時的附和一下他們的觀點,吭吭聲啊。

如今,居然朝着夏未要人,要的那人還是我?一個在他們面前待着的活空氣?還沒等夏未說話,我就趕緊跳出來了,要是讓夏未說,肯定說不出什麼好話。

我哭喪着臉,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指着齊銘大喊:“你個沒良心的,枉我以前對你這麼好了,我就站在你身邊,你居然都不知道,我現在傷心的不得了。我要氣死了。哦不,我馬上就要死在你們面前啦!”

做戲當然就要做全套啊!我又捂着胸口,表情十分猙獰:“我心絞痛!”

嚇得齊銘在一旁連連道歉,齊銘性子直,沒夏未那麼多彎彎腸子,也沒有白玉那麼油嘴滑舌,就一個對不起說完了全程。

那真是氣得我是哭笑不得,要不是我及時打住,說不定,我現在真的心絞痛,被送到醫院了。

上帝給你關上一扇窗的時候,會同時給你打開一扇門。這就像是齊銘,老天給了他一身的缺點,總會再給你一個優點的,那就是咖啡煮的不錯。

懲治完了齊銘,使喚齊銘給我煮杯咖啡。揚言說,若是我滿意,此事就一筆勾銷了。

“去吧!”我一聲令下,齊銘愣是千恩萬謝的給我煮咖啡去了,那表情看的我是揚眉吐氣,心花怒放啊!

一個字,爽,兩個字,真爽,三個字,太爽啦!

白玉和夏未自然不會說什麼的,看着我肆意的折磨齊銘,大家一邊對我投來鄙視的目光,一邊卻又附和着我,催着齊銘去研磨咖啡。因爲他們倆也要蹭咖啡。

我們一邊喝着咖啡一邊商量案情,時間就在不知覺中悄然流走了……

不經意間又到了中午飯的時候了,我們一行五個人開着浩浩蕩蕩的隊伍進入了餐廳,尋找補給能量之物,當然了,好吃是放在第一位的,這也是食物的基本操守。

我們剛進入餐廳就有無數人的目光向我們射來,作爲一位從小美到大的美女,早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視若無睹的挑選自己需要的東西。

我作爲協警來到警局的哪一天起,我的芳名就在警局傳開了,就算是一位長相一般的女人放在一羣荷爾蒙分泌旺盛的警察身邊工作,那也是被衆星捧月的感覺。

所以,更不要說我了,我都能在美女如雲的X大醫學系殺出一條血路,最終摘到系花的桂冠。這警察局中的女人十個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無論是質量和數量都不能和X大相提並論。

在衆人的注目禮中,我們四個人飛快的吃完了飯,不是我想吃這麼快,而是齊銘說受不了,非要我們也跟着快吃完。

誰讓他是隊長呢,我們只好從命。

走出餐廳齊銘長舒了一口氣,感慨萬千的說:“在這裏面吃飯比餓着肚子還難受!”

我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那好,以後你就餓着吧。”

想拋下我,吃獨食,沒門!

走到大廳的時候,我用手戳了戳夏未,示意他留一下。我一把捂住了肚子,疼得我彎下腰:“哎呦!我肚子疼!你們先走吧,別耽誤工作,我讓夏未陪我去趟醫院。”

齊銘半信半疑的走了之後,我就衝着夏未使了個眼色,從包裏拿出一堆東西,還冒着熱氣呢。

原本不明情況的夏未,莫名其妙的看完我拿出來的東西,冷冷的嗤笑了一聲:“你這是要去表善心,順便收個乾兒子嗎?”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只是讓你跟着我去,到時候你扮演一個無名路人甲就好了,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我就拿着我那一包東西雄赳赳氣昂昂的走了,真是的,不那麼說話,你會死麼?我討厭動不動說話就尖酸刻薄的那個自以爲是的傢伙!

剛纔在餐廳吃飯的時候,突然想到了路邊的小男孩。小男孩現在肯定也沒吃什麼東西,我就在餐廳給他買了一盤紅燒肉和兩個煎餅果子。

我不會直接給乞丐錢,我會用錢給他們買一些東西,畢竟現在有很多都是騙錢的,我不去試探他們的真假,只要無愧於自己的內心就好了。

我來到警局門口往小男孩的方向一瞥,小男孩還是維持着早上的跪坐姿勢,低着頭一動不動。心裏不禁一陣酸楚,想想自己這個年紀的時候,還被父母捧在手心,他卻要在路邊乞討。

我一定要問問他的父母是誰,怎麼就忍心這麼不負責任的把孩子扔在這裏,任由他遭受時間的白眼。有這樣的父母真是太可憐了,看到小男孩這樣,我不禁義憤填膺的想去爲小男孩鳴不平。

在爭議的驅使下,我三步並兩步地來到小男孩的面前,剛想開口說話,發現面前的小男孩的身體已經抖成了篩子。

我有這麼大的凶神惡煞嗎?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是一個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紀律的四有新人,再加上我長得漂亮。

從小到大有多少人想千方百計的接近我,都被我無情的拒絕了,他是第一個見了我靠近他而緊張到發抖的人,我不禁扶額,我真的是老了嗎?都不受小朋友歡迎了,往日的輝煌一去不復返了,心情一下子就跌落到谷底。

我站在小男孩的面前,不想傷害他已經被傷害的體無完膚的心靈,非常溫柔地對他說:“小朋友,姐姐給你帶了一些東西。”

小男孩擡起頭愣愣的看着我,我看到小男孩的時候也非常的震驚,我一開始有很多種猜測,面前的小男孩的容貌是怎樣的。

我想象過很多種被人虐待後的面孔,唯獨沒有猜到眼前的這位小男孩的,大而無神的眼睛,深陷的眼窩,面黃肌瘦,全然一副被常年遭受虐待吃不飽飯而造成的。

我的手還在空中舉着,或許是由於害怕,小男孩也沒有去接。

我又往前遞了遞,看到這樣的小男孩心裏一陣心疼,語氣更加溫柔的說:“快拿着吧!”

我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小男孩這下才從我的手裏接過東西,就這麼愣愣的看着這包東西。

小男孩的這幅樣子不由得讓我鼻子一酸,還想說點什麼,卻被夏未攔了下來。

夏未雙手插着褲兜,神色厭厭的說:“人家都把東西都收了,你還呆在這做什麼?我還有什麼事情要做,沒那麼多的時間陪你在這裏一起無聊!”

我在警局沒什麼用處,但夏未可是主力軍,耽誤了他工作,光警局的唾沫星子都能把我給淹死。

我只好無奈的跟着夏未回去了,剛要擡腳進去,又轉過頭看了一眼小男孩,小男孩還是維持着剛纔我遞給東西時的動作,眼神呆呆的望着我給他的那一包東西。

夏未在我旁邊,順着我眼神看過去,戲謔着說:“怎麼?還捨不得?” 第3530章

南嶼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的說道:「好的師妹,那你好好休息,明早我來喊你!」

「謝謝師兄!」水靈心說道。

南嶼在門口站了一會兒,聽到裡面有倒水的聲音,這才轉身離開!

屋內的水靈心,察覺到南嶼離開后,有些無力的坐在床上,因為了解南嶼,不想他擔心,才會故意扯了個借口支走南嶼的……

水靈心拿起手邊的鏡子,看到鏡中的自己,眼睛是哭過的紅腫,鬱悶的把鏡子又放下了!

她心裡很難受,也很複雜!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在聽到師父說起哪個在仙羽秘境中救了自己多次的美少年時,心裡沒來由的一陣緊張,可是當師父說那是墨九狸女扮男裝的時候,她除了震驚,還不敢相信,然後心裡就難受的不行!

不想別人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所以離開師父的房間,就跑回自己的房間了!

南嶼在門外喊她的時候,她知道應該開門但是她做不到,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了,心裡難受的不行,眼淚控制不住的掉下來!

現在哭也哭完了,水靈心知道只能說自己太蠢了!

想到多年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師兄南嶼,水靈心心裡更是自責,現在就算她不想承認也必須承認,自己竟然第一次動心的對象,是墨九狸易容后的美少年了!

沒錯,水靈心現在明白了自己的難過是因為什麼,再仔細回想自己第一次被墨九狸易容后的美少年相救的事情,一切也就都明了了!

第一眼她見到那個美少年的時候,除了驚艷對方的俊美外,就忍不住臉熱,只是當時她沒多想,而後來再次被墨九狸所救,心中對的感激自然越來越多!

她以為那時自己心裡總偷偷想著,甚至盼望著再次遇到墨九狸易容的美少年,是因為想要感謝對方,其實除了感謝之外,那時她就是想見對方的!

從仙羽秘境出來后,別人可能都去看積分了,但是水靈心卻和占星然一樣,第一時間在人群中尋找墨九狸的身影,當沒有看到墨九狸的時候,想到他可能隕落了,心中那莫名的難過就該說明一切了吧!

試練塔內,水靈心能夠撐過來,其實也有一部分墨九狸的原因,因為水靈心覺得哪個美少年那麼厲害不會那麼容易死掉的,所以幾次在試練塔煩躁,撐不住的時候,她都在心裡默默想著,一定要出去,出去了或許就能找到哪個美少年了……

因此,她才在試練塔內撐了過來!

當所有人都從試練塔內出來,再次被傳送回擂台上的時候,秦輝在為難第一名墨九狸,也有人在看自己的積分,但是水靈心卻在找人!

她一遍遍的把擂台上的所有人都看了個遍,反覆找了幾遍,都沒有找到美少年的身影,那一刻她心裡揪疼的厲害,如果不是南嶼師兄提醒她墨九狸是夏老的師妹!

她才回過神,偶爾跟著占星然一起站位墨九狸! “舍你妹!說話不帶刺,你會死啊!”我丟給夏未一個白眼,就氣呼呼地走了。

“你!”

我懶得理會那個傢伙,依然腳步不停的朝前走着,仍憑他在後面氣的跺腳。不過,你氣死了那又如何,與我白綾何干?

我估計夏未這人是存心氣我的,每次都故意嘲笑我。我擡頭望天,感嘆道:這個社會已經冷漠到,好人都沒有活路了嗎?真是江河日下啊!頓時又想到了各種不順心的事情,要不是我及時忍住,眼裏都嘩嘩的流出來了。

不過我的心裏爲什麼這麼不安呢?老天,你不會告訴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要發生吧?呸呸呸,不會的,肯定不是這樣的。哪有這麼多事可以供我們發生,可能是由於前些天沒有睡好的原因吧!我甩了甩頭髮不去想這些。

我剛走到辦公桌的旁邊,還沒還的急坐下,就看見隔壁小王風風火火地跑進來,滿臉漲紅,神色慌張,結結巴巴的說:“剛剛接到報案,南湖灣大橋底下發現兩具屍體……”

齊銘和白玉同時站起來,一臉的不可置信:“什麼?”

額滴神啊,又有兇殺案發生了,這個世界真的不太平哦。我心裏浮現出一種悲傷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

我和夏未交換了眼神,夏未那傢伙,居然表現的非常淡定,就好像小王僅僅只是風風火火地說了一句,中午要去吃飯,這麼簡單的話一樣。

他啥意思呢?

不會告訴我,這些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中吧?難道是,他在背後也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不然怎麼會這樣的淡定,沒有一絲感情色彩呈現,見怪不怪?

南湖灣大橋附近一直都是安全地區,怎麼會突然發生命案了呢?而且前一個X大學學生被殺一案還沒有什麼線索,這又來了一個南湖灣大橋事件,真是案件一個接一個的來,爭相比較着誰更精彩一般,我都有些懷疑是有人故意而爲的。

心情沉重的我們都來不及處理手頭上的事情,趕緊開車去了案發地點,力求儘快的找到現場遺留的線索,希望能夠儘快破案,不然,這樣下去,怕是人民羣衆個個都會人心惶惶終日了。

南湖灣大橋位於X市的最南端,是和A市交界的地點,綠化好,風景優美,有沒有空氣污染,所以那邊是富人集中地。

但是這個南湖灣大橋是個特例,在大橋底下常年生活着一羣無家可歸的流浪漢,這些流浪漢平時也不去富人區乞討,而且通過這些社會最底層的生活更能體現他們的優越性,所以那些富人們也就允許他們居住在大橋底下。

這些年來那邊一直都很穩定,不知道爲什麼突然就發生了命案,我猜測死的人裏面肯定會有流浪漢。問題是,誰殺了他們?

爲什麼要殺他們?

他們是社會的最底層最容易被殺害,自我保護意識最差,人餓急了,都能和瘋狗搶食,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