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我出去!”灰原哀冷着臉衝着端木軒吼道。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快起牀啦,等下可還要去上學。”



端木軒走出灰原哀的房間,回過頭,看着身後的緊閉的房門微微一笑,這樣的生活還真是不錯呢。

“你的牙刷和毛巾就放在浴室那裏,你換好衣服就快去刷牙洗臉吧,早點我已經做好了。”端木軒衝着身後喊了聲,就下樓去了。

……

“軒,早上好,灰原同學,早上好。”

帝丹小學,一年b班,步美三人組向走進來的端木軒和灰原哀打着招呼。

“早上好。”端木軒笑着點了點頭。

wωw ◆ttkan ◆¢ O

“早上好。”灰原哀就要冷淡多了。

“柯南還沒來嗎?”端木軒掃視一圈,沒有發現柯南的身影,因爲有的課本放在小蘭家裏,所以早上一起來,柯南就回毛利偵探所拿書去了。

“還沒有。”步美搖了搖頭道。

“軒你們已經來了? 寧爲貴女 我差點遲到了!”正說着柯南,柯南就喘着氣,跑了進來。

“柯南早上好!”步美幾人又向柯南打了個招呼。

端木軒也點頭示意了一下。

“早上好。”柯南點了點頭,坐了下來,想了想,回頭衝着端木軒身旁的灰原哀說道,“灰原同學,早上好。”

“嗯!”對於柯南的問好,灰原哀有些意外,不過表面上,她還是一副冷淡的樣子。

“哦~看來柯南是選擇相信你的。”端木軒笑着低聲說道,柯南對於灰原哀的反應,他老早就猜到了,昨天柯南的“可以相信你嗎”可不單單是指端木軒,灰原哀也包括在內。

灰原哀撇了眼端木軒,沒有說話,她現在可還生着端木軒的氣。

“哀,你知道暗夜男爵嗎?”對於灰原哀的樣子,端木軒也沒有在意,而是低聲問道。

“暗夜男爵?那不是上次我爸假扮的那個人物嗎?”灰原哀還沒說話,前面聽到了端木軒聲音的柯南就回頭疑惑的說道。

“我指的不是那個?”端木軒衝着柯南微微搖了搖頭。

“你爲什麼會問這個?”灰原哀顯然是知道了端木軒說的是什麼了。

“對於這種病毒,你有把握解除嗎?”端木軒沒有回答灰原哀,而是接着問道。

“病毒?什麼意思?”前面的柯南更疑惑了。

“暗夜男爵是一種電腦病毒的名字。”灰原哀撇了眼柯南,解釋了一句,“病毒我有把握解除,但裏面的資料,卻不一定能保住。”

“保不住資料?”端木軒皺了皺眉頭,他說的暗夜男爵就是昨天晚上從廣田正巳那裏拿到的那張軟盤裏面的病毒,那張軟盤被黑衣組織下了暗夜男爵病毒了,只要是在黑衣組織以外的地方打開那張軟盤,裏面的資料就會自動刪除掉。

“你們說的到底是什麼?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柯南已經是一頭的霧水。

“我隨口問問罷了,昨天在電視裏看到有這種病毒的報道,就有些好奇。”端木軒衝着柯南微微一笑,隨口扯了個藉口。

-----------

ps:總算碼好了,沒想到碼到這麼晚了,唉,卡文啊,去睡覺了,困死了,都5點半了!

拜謝這幾天“我想做小哀男朋友”“饕餮”“愛在唯一”“3203250189”“百曉生”“啉~漓”“彼岸花,不知心累與心碎”“紬雨百葉”“孤中寂泣”“孟驚夢”“莫影絕塵”“辰穹”“我會口胡你怕不怕”“龍王無極”“書友1506-1003”“雲衣衣”“欲擇萬里”對好人的打賞!

很感激一直有你們的支持! ?“那張軟盤在你手裏?”

上課後,灰原哀看着端木軒低聲問道,聰明如她,從端木軒開口問暗夜男爵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端木軒的意思。

“爲什麼這麼問?”端木軒似笑非笑的看着灰原哀。

“少來了,暗夜男爵是組織裏專門用來保護重要文件的一種電腦病毒,昨天我們纔去拿軟盤,今天你就問這個,顯然是你已經拿到手了。”灰原哀白了眼端木軒。

“我家哀還真是聰明呢,沒錯,昨天我趁警察不注意,拿到了那張軟盤。”端木軒笑吟吟的看着灰原哀。

“誰是你家的。”灰原哀狠狠的瞪了眼端木軒,不過隨即,又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那張軟盤有暗夜男爵病毒?你打開看過了?裏面的資料沒有消失嗎?”

“我還沒打開。”端木軒輕輕的搖了搖頭,對於電腦技術,他雖然也會點,但要說到精通,還遠遠算不上,“我也不知道里面有沒有那種病毒,但還是謹慎點爲好。”

“恩。”灰原哀點了點頭,沉吟一聲,“那張軟盤裏有那種病毒的可能性很大,畢竟那麼重要的資料,組織不可能不會什麼安全措施都不做,不過那樣就麻煩了,暗夜男爵本來就是組織爲了保護文件開發的病毒,組織還經常把這種病毒放到網絡上,測試它的漏洞,然後再進行改進,現在的暗夜男爵解決起來很麻煩。”

“那你回去慢慢研究下吧,能解開最好,解不開也無所謂。”端木軒想了想說道,對於那張軟盤,他其實也不是特別在意。

對於黑衣組織,他真正關心的只有兩點,一個是黑衣組織的目的是什麼,還有一個就是黑衣組織的幕後大boss是誰!原來他還想着從那張軟盤裏找找關於這兩點的線索的,但後來想想,那個軟盤裏估計不會有這些,像那種解密的事情,估計黑衣組織不會留下任何的線索。

那個軟盤裏估計只有變小藥的藥物資料,和黑衣組織的一些下屬機構的資料吧,那些是柯南急切需要的,端木軒卻不很在乎。

“端木軒同學,灰原同學,注意聽講!”端木軒正和灰原哀竊竊私語着,講臺上突然傳來一聲呵斥,是端木軒的老師,一個戴眼鏡的年輕女教師,她正輕皺着眉頭,盯着端木軒和灰原哀。

對於端木軒這個學生,她還是很喜歡,很懂事,成績也很好,平時從來不用人操心,但這兩天,她發現,端木軒在上課的時候,老是和旁邊新來的那個同學說話,這讓她心裏已經在想着,要不要把兩人換開了。

“啊?”灰原哀顯然還沒適應當小學生的生活,被那個老師點到名字,還有些發愣。

“老師,我知道了。”端木軒淡然的點了點頭,對於那個老師的話,他沒怎麼在意,他是蠻喜歡上學的,但喜歡的是學校的那種氛圍,可不是學校教的那些一加一等於幾。

以前他一副乖學生的樣子,不過只是和周圍的小屁孩沒有共同話題罷了,就是和柯南,他其實也沒什麼交流的興趣,畢竟兩個人的世界觀實在是完全不同,也沒什麼共同話題,灰原哀就不一樣了,雖然她基本上不怎麼回答端木軒,但端木軒能感受到,灰原哀對於他的觀點的認同。

“上課別吵我!” 千億爹地寵妻忙 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就一直是學霸,從來沒被老師點過名的灰原哀反應過來後有些窘迫,她小臉微微有些發紅,衝着端木軒低聲呵斥道。

端木軒好笑的看着有些臉紅的灰原哀,原來哀殿下臉皮這麼薄啊,不過是被點個名,就感覺不好意思了。

“哀,還有一個星期就元旦了,又是新的一年了,你又大一歲了,到18了哦。”端木軒沒有理灰原哀的話,等臺上的老師不盯着這邊了,又低聲說道。

聽到又大了一歲,灰原哀也愣了愣,有些出神。

“可惜哀你的生日過去了,今年沒辦法給你辦生日聚會了,明年的18歲生日,一定給你個驚喜!”端木軒一臉笑意的看着出神的灰原哀,灰原哀的生日是12月1日,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了,她生日的時候還待在黑衣組織裏,端木軒連句祝福也沒辦法送上。

關於灰原哀的生日,作爲一個哀黨的端木軒其實前世就知道了,是12月1日,不過那個生日並沒有經過官方證實,只是大家根據劇情推測的罷了,但這世,關於灰原哀的生日,他特意去問過宮野明美了,確實是12月1日。

也就是他上次在琴酒手下救下宮野明美前幾天,他第一次見到宮野明美的時候,宮野明美還不知道他是誰,但等他第二次見到宮野明美的時候,宮野明美就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本來他還有些疑惑,那時候宮野明美應該就不被黑衣組織信任了,怎麼還能聯繫到灰原哀,就是有辦法聯繫到,應該也會盡量不聯繫,以免暴露的纔對。

後來知道灰原哀的生日就是那幾天的時候,端木軒才明白,原來宮野明美是祝福灰原哀生日的時候聊到他了,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生日?”灰原哀眼中閃過一絲迷離,她的生日,從小時候開始,基本上就是一個人過的了,她對自己的生日,也沒什麼概念,要不是每年宮野明美都會給她送來祝福,她自己都要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了。

“對啊,生日,以後你的生日都有我陪着你了。”端木軒臉上雖然還是一副笑吟吟的樣子,但語氣中卻是透着股堅定。

聽了他的話,灰原哀沉默了下來,轉頭看向端木軒。

端木軒直視着灰原哀冰藍色的大眼睛,伸手握住了灰原哀放在課桌上的小手。

“或許吧。”沉默半響,灰原哀低聲一聲輕喃,扭過頭,看向窗外,手上卻沒有掙脫,任由端木軒握着。

端木軒也沒有再說話了,轉頭看着黑板,手上還一直捏着灰原哀的冰涼的小手。

----------

ps:拖延症晚期的好人總算是碼好了!對了,看到饕餮大大在書評區裏問本書的書友羣,本書的書友羣是(1,1,3,2,6,0,7,9,2,),歡迎各位大大加羣,我基本上24小時都在!

拜謝“饕餮”“細雨百葉”“慕容lynn”的打賞! ?“你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靜靜的享受着兩人溫馨時光的端木軒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語。

“恩?”端木軒扭頭看向灰原哀,有些意外灰原哀會問他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灰原哀此時依然是靜靜的注視着窗外,臉上面無表情,都讓人懷疑剛剛她有沒有說話了。

“8月16。”端木軒笑着看着灰原哀說道。

“哦。”灰原哀面無表情的看着窗外,輕哦一聲,一副高冷的樣子。

……

“哀,放學了,回去吧。”

聽着耳邊的放學鈴聲,端木軒收拾了下書包,站起身來,然後又自然的拿過灰原哀手中的書包,背在了肩上。

灰原哀面無表情的撇了眼端木軒,沒有說話。

“總算是結束了,天天這樣,還真是無聊啊!”前面的柯南抱怨着說道,他一直在盯着手錶,數着秒的等着放學,書包什麼的,老早就收拾好了,上學對他來說實在是件比較痛苦的事,他一個高中生,卻天天跟着一羣一年級的小孩子,念着生詞,學着一加一,對他來說確實是個煎熬。

“軒,我們快點回去吧,今天我一定要打贏你。”柯南迴過頭,興奮的對着端木軒說道,對於端木軒幫着灰原哀背書包的舉動,他全當沒看見。

“恩。”端木軒好笑的看着柯南,柯南說的打贏他指的是博士做的一款實況足球軟件,真的踢足球端木軒肯定是踢不過柯南,但如果是玩遊戲的話,憑着超強的反應能力,端木軒完全是在虐柯南。

“軒,放學了,我們快去博士那裏吧,今天我們一定會贏你的。”元太幾個收拾好書包,也跑了過來,作爲小孩子的他們,對於博士做的遊戲更是毫無抵抗力。

興奮的他們並沒有注意端木軒揹着灰原哀的書包,不過步美卻是注意到了,看着端木軒揹着灰原哀書包,站在灰原哀身邊的自然樣子,她心裏就是一黯,忍不住的感覺有些難受。

“你們去吧,我不去了。”步美賭氣的說道,到底是小孩子,心裏難受,行動上就會不自覺的表現出來。

“誒,步美你怎麼了?剛剛不是還說着一起去的嗎?”元太和光彥驚異的看着步美。

柯南也奇怪的看着步美,他聽出來步美話裏有情緒了,這讓他有些疑惑,不過馬上,他想起了什麼的樣子,回頭看了眼一臉淡然的端木軒。

柯南可不像動漫裏那樣,表現的情商很低的樣子,相反,他的情商可是和他的智商一樣高的存在,對於步美喜歡端木軒,他老早就看出來了。

“步美,你怎麼了?不是約好一起去玩的嗎?”端木軒雖然心裏對步美的情緒一清二楚,但表面上,卻是不露分毫。

“就是不想去了!”看端木軒好像一副毫無所知的樣子,步美心裏更是煩躁,女孩子心思就是這麼難猜,即使是作爲小孩子的步美也是一樣,她心裏一方面害怕被端木軒看穿她的情緒,等端木軒真的沒有反應的時候,又覺得自己不受重視,心裏更難受了。

端木軒有些好笑的看着賭氣的步美,想了想,偷偷的瞄了眼一旁面無表情的看着窗外的灰原哀,然後伸出手,輕輕的揉了揉步美的頭,“是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去校醫那裏看看。”

原來端木軒是準備把步美對自己的感情給冷處理的,讓步美一次性死心的,但後來想想,他又覺得那樣可笑了。

完全沒必要那樣,步美不過是個小孩子罷了,心裏壓根就沒有愛情的概念,她喜歡自己,也只是出於對周圍優秀異性的好感。

只要自己不刻意去發展,有灰原哀在自己身邊,她只會一直把這份感情放在心裏,不會表達出來,等長大了回憶起來,說不定也是件美好的事,但如果自己選擇冷處理,故意冷落她,就肯定會傷害到她了,還不知道以後在一起的日子有多長呢,弄的那樣僵硬對兩人都沒好處。

端木軒手剛碰到步美的頭的時候,步美就愣住了,腦子裏一片空白,粉嫩可愛的小臉上蒙上了一層紅暈,不過馬上,反應過來的她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絲笑容,她欣喜的衝着端木軒狠狠的點了點頭,“軒,我沒事,我們快點去博士家吧。”

“走吧。”端木軒輕輕的點了點頭,一副淡然的樣子,其實心裏卻有些好笑,他剛剛分明是感受到了灰原哀一個充滿莫名意味的眼神了,顯然,看似盯着窗外的灰原哀其實是一直都在注意着他。

“怎麼,吃醋了?”走在後面的端木軒似笑非笑的看着身旁的灰原哀低聲說道。

“你認爲呢!”灰原哀白了眼端木軒,對於端木軒剛剛的那個動作,吃醋她肯定不至於,畢竟步美只是個7歲的小女孩罷了,但心裏有些不舒服卻是難免的。

被灰原哀白了眼,端木軒沒有在意,依然是笑吟吟的樣子。

不過馬上,他就笑不出來了,他跟在步美后面,走出了教學樓,遠遠的,就看見了一襲白衣的一個倩影站在校門口,往這邊張望着。

是淺井成實,淺井成實有段時間沒去找端木軒了,所以端木軒差點都忘記了她了,端木軒可清楚的記得,上次人魚島的時候,柯南還在灰原哀面前說過淺井成實呢。

對於步美,灰原哀確實是不可能在意,因爲端木軒和步美完全沒有任何的可能,但對於淺井成實,灰原哀就不一定能完全不在意了。

偏偏上次端木軒以爲月影島的事情過後,就不會再見到灰原哀了,所以在灰原哀面前,說只是普通的僱傭關係,但現在,如果灰原哀在端木軒身邊見到淺井成實了,難免會有些瞎想。

雖然端木軒和淺井成實確實是什麼事都沒有,但總會有點影響感情的,這是端木軒不想看到的,眼看着灰原哀已經在慢慢的接受他的存在了。

--------

ps:拜謝“饕餮”“3203250189”“細雨百葉”“我會口胡你怕不怕”的打賞 ?“軒,你們放學啦!”一直站在校門口的向裏面張望着的淺井成實眼尖的發現了端木軒,她眼前一亮,立馬往這邊跑來。

“好久不見啦,最近你好像沒在學校裏吧。”端木軒臉上淡然的微笑着看着淺井成實,心裏卻暗暗有些叫苦,明明他和淺井成實什麼事都沒有,他卻不知道怎麼搞得,心裏竟有些害怕灰原哀會問起淺井成實,所以他故意的沒說淺井成實的名字。

但他不想灰原哀知道淺井成實的名字,旁邊的柯南卻沒讓他如願。

“成實醫生,好久不見了。”柯南笑着向淺井成實打着招呼,他是在端木軒家裏見過淺井成實的,知道淺井成實來帝丹小學做校醫了,不過他也只是因爲淺井成實是去找端木軒的哥哥“端木蒼”的。

小哀猜到了柯南說的成實是淺井成實嗎?端木軒心中有些忐忑,他偷偷的瞄了眼灰原哀,發現灰原哀此時正面無表情的看着淺井成實,讓人看不出她心中的想法。

“柯南,好久不見,還有步美,光彥,元太,還記得我嗎,我們上次在校門口見過哦。”淺井成實微笑着半屈着身子,用手揉了揉走在前面的步美的頭。

“當然記得啦,是上次和軒在學校門口聊得很開心的漂亮大姐姐對不對!”聽到淺井成實提到自己的名字,元太沒等步美和光彥開口,就興奮的說道。

但他的話卻是讓端木軒忍不住的涌起了想揍他一頓的衝動,這是想鬧哪樣啊,你們一個兩個的,我不想小哀知道淺井成實,你們卻還偏偏使勁的黑我,要不是知道元太就是這副缺心眼的樣子,端木軒都要懷疑元太是不是故意這麼說的了。

“元太嘴巴還真是甜呢,我可不是什麼漂亮大姐姐呢,我可是你們的校醫,上次軒沒有跟你們說過嗎?”淺井成實掩嘴輕笑着看着元太。

上次因爲時間關係,端木軒和淺井成實只是簡單的聊了幾句,約定下午放學後見面,就帶着元太他們離開了,而且端木軒也沒像元太他們解釋介紹淺井成實,只是簡單的說了句哥哥的朋友,元太他們也沒多問。

“誒,原來是我們的校園啊,怪不得大姐姐衣服上有我們學校的標誌。”聽到是自己學校的校醫,步美幾個頓時覺得淺井成實親切了幾分,他們指着淺井成實白大褂胸口的帝丹小學的字樣興奮的說道。

“當然呢,我叫淺井成實,你們可以叫我成實姐姐。”

ωwш ▪T Tκan ▪¢ Ο

“嗯呢,成實姐姐,我叫吉田步美,請多關照。”

“我叫圓谷光彥,請多關照。”

“我叫小島元太,請多關照。”

步美三人連忙向淺井成實做着自我介紹。

“關於你們,我從軒那裏聽說過哦。”淺井成實又是笑着揉了揉步美的頭,然後轉頭看向灰原哀,伸手想揉灰原哀的腦袋,“小妹妹,你也是軒的同學吧,你叫什麼?”

淺井成實不知道灰原哀也是吃變小藥變小的,只是以爲灰原哀也是端木軒的同學罷了。

灰原哀輕輕一閃,躲開了淺井成實伸過來的手,沒有回答淺井成實,而是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從柯南說起成實醫生的時候,她就隱隱感覺有些耳熟,後來聽到元太說和端木軒聊的很開心的漂亮大姐姐,心裏更是不舒服了,直到聽到淺井成實的自我介紹,才突然想起來上次在人魚島上的事。

“額。”被灰原哀躲過自己的手,臉上還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淺井成實有些尷尬,不過她也沒有生氣,還以爲灰原哀只是怕生罷了。

她衝着灰原哀善意的一笑,沒有再問灰原哀的名字了。

“我爸媽家裏最近出了點事,所以就請假了一陣。”淺井成實笑着看着端木軒,她請假了一個星期,今天一回來,就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端木軒了。

“哦,這樣啊。”端木軒淡然的點了點頭,心中有些欲哭無淚,他一直在旁邊沉默着不說話,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是想淺井成實不要把話題引向他了,灰原哀剛剛那副樣子,柯南他們還只是因爲是灰原哀性格使然罷了,端木軒卻能清楚的感覺到,灰原哀生氣了,顯然,她心裏已經在瞎想了。

“恩,那軒,你們回去吧,等下天都該黑了。”端木軒在她面前,一直都是這副淡然的樣子,所以淺井成實並沒有察覺出端木軒的異樣,她來的目的只是想見端木軒一面,順便告訴下端木軒她最近請假的事罷了,現在說完了,她也就準備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