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能這樣沒頭沒腦的答應厲鬼,畢竟她曾經還想至我與死地。

“老鬼,老鬼。”不知道老鬼跑去那裏了,叫了他兩聲他都不答應,於是我又叫了老鬼幾聲。

這次所幸老鬼終於聽見了,他向我跑了過來。

“什麼事,童姑娘。”

“老鬼,我給你說個事,你千萬要給我保守祕密”。我一臉慎重的望向他。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事該不該跟他說,但一直憋着我心裏難受,想想還是說出來吧,這樣自己心裏也許不會像現在這樣亂了。

“還記得那天我們在王家大廈樓頂的事兒吧!那厲鬼不是附過我身嗎!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最近腦海裏會出現一些畫面,我想這和那厲鬼脫不了干係吧。”我也顧不得什麼了,反正老鬼跟着我的這段時間感覺還不錯。

我是不是有點神經錯亂了,竟然感覺還不錯。

終於能把這幾天困擾我的心事給說出來了,心裏舒服多了。

“那厲鬼臨死之前說:替我報仇,替我報仇,替我報仇。”應該不能說是臨死之前,她已經死過的了。

老鬼聽後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問我:“她既然讓你幫她報仇,那麼她有沒有告訴你一些情況或者線索?如長相,物件等等?”

“沒有,除了報仇沒了,老鬼你說我輩子是不是造了什麼孽,不然這輩子怎麼會有這麼多破事呢?”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老鬼聽得懂行,至於厲鬼說會給我一項特殊技能的事我暫時還不想,也不能給老鬼說。畢竟老鬼如此怕那冷麪鬼,全說了我以後豈不是沒什麼王牌了,我可沒那麼傻。

老鬼似乎有些震驚,隨後又安靜了下來,難能可貴的認真分析之後,才說:“這厲鬼生前是明朝一大戶人家,二八的年紀,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嫁給了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男子。小小的年紀正愛做夢,她原以爲自己能與男子相處和睦,不說什麼白頭偕老,但也不至於落魄無糧吧,豈料這男子竟在新婚之夜親手把她殺死,想來也是個苦命的女娃,她死後都沒想明白她的新婚丈夫爲何殺了她!紅顏薄命啊!”

我平時沒發現老鬼竟會有這種情感,看得出來他對厲鬼的死還是有點難過的。想想也是,正好的青春年華,雖沒有與自己喜歡的男生在一起,可是都結婚了,這男的還在一個女孩最美的時候把她殺了。難不成有特殊癖好或者被人下藥了?

想想還是有可能的,腦洞大開的我,在各種天馬流星的想象着各種可能與不可能!

忽然間想到了自己,自己也才19歲,原本可以幸福的處個男朋友,讓男友各種寵溺我,我讓他向東他不會向西,坐在車後享受這春風拂面,輕柔着我的瓷器般的肌膚,想想都覺得美,這纔是我美好的青春。誰知自己竟然遭遇了非一般的事情,神鬼妖魔!在這個科技發達,破除迷信的時代。我………老天是不是看不過我啊!讓我在這樣的一個家庭算了,還讓我跟個傻子那啥,氣死我了。

結局雖然什麼都沒發生,可是丫的竟然招惹了一個王傻子還要讓人吐血的冷麪鬼。

不行,我想靜靜。

“童姑娘你怎麼了,這麼心不在焉的,我說的你有在聽嗎?”老鬼見我沒有搭理他,叫了我一聲。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神遊去了。

“你繼續說,我聽着呢,對了,也說說該怎麼辦!”我有些心虛的岔開話題。

確實,現在也沒人願意同我說這麼多了,其實老鬼這人吧!雖然老點,醜點,還不太講衛生外,其他都還不錯的。誰讓我現在是一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人呢?誰見了我彷彿見了鬼似的,躲都來不及!我這算不算是自作孽?

老鬼見我一臉敷衍的表情顯得有幾分無奈:“那厲鬼應該是讓你去給她報仇吧。”

說完後他都感覺自己說了句廢話。

我翻個白眼,有種想揍死他的衝動:“你說得這不是廢話嗎?人家說得多清楚,給我報仇,給我報仇。”

老鬼看着我發火的表情和即將握緊的拳頭,一臉我錯了的神情。

我有些好笑,心一陣感嘆,原來鬼也有這麼豐富的表情:“你說說,她死的時候纔是明朝,這都多長時間了,這仇怎麼報?難不成去掘人家的墳?” “對,掘墳!”老鬼眼神突然亮了起來,彷彿我的話正好提醒了他一般,臉還一副坦然的樣子。

我嘴角直抽,急忙勸他:“先不說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畢竟死者爲大,況且人家都死那麼久了,你還要讓他死不安息,如果他還沒有投胎,豈不是要變成厲鬼?到時候你能夠對付?再說了,這麼久了,而且我們又不認識那人,難道你知道他的墳在哪裏?”

“我不知道,可是有鬼知道啊,要不大小姐你去問問冷陌大人?”

說實話,我還是對厲鬼所說的特殊技能蠻感興趣的,那冷麪鬼不是說我是他的什麼契約者嗎?而且現在也無法擺脫他。不如按照女鬼說的替她報仇,這樣也許能得到什麼能力,也許還能擺脫那冷麪鬼呢。以後再找個高大富有帥氣的男朋友,過着兩個人的小日子,那種感覺爽歪了!現在想想都覺得好幸福!

對了,這老鬼不是活了很久了嗎,應該會知曉古今外的消息吧,也許能知道那厲鬼丈夫的墳墓在哪兒!

可是老鬼說這得問冷陌大人,我瞬間覺得無愛了。

這不是折磨我嗎?不知道我怕他啊,雖然對他還有點好,可是要我去找他幫忙……還是算了吧!

那冷麪鬼平時一副高冷的樣子,見到我恨不得把我滅了,和我說話,想想都不可能。如果我去問他他會回答我嗎?再說了,爲什麼要問他?好糾結!

老鬼說:“其實童姑娘,有些事,那位大人到了該告訴你的時候,會告訴你的。”

“什麼叫做他該告訴我會告訴我,我還不想聽呢!”我哼了聲,和老鬼的談話此不歡而散了,什麼結論都沒得出來。

夜晚如約而來,寂靜的夜空閃爍着幾顆暗星,我趴在窗邊幻想着未來,規劃着未來,憧憬着未來,不知是蟲鳴讓我感覺恬靜還是睡夢的侵襲讓我混混欲睡,剎那間的驚醒,讓我想起了今天的事,到底要不要對冷陌說,他那種人,會不會覺得我吃飽撐的多管閒事啊?

感覺自己要瘋了。

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後半夜我睡死過去了,以至於那冷麪鬼什麼時候來的我的不知道,還是第二天老鬼告訴我的。我一聽,趕緊翻開被子,還好那冷麪鬼沒對我做什麼,不然我一定殺了他,雖然我沒這本事。

我自殺,自殺還不行嗎?

說着用手劃了一下自殺的動作,老鬼看着後,憋住笑走了出去。

我醒來的時候冷麪鬼已經不在了,每次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飄忽不定的,這次不知道又哪兒去了。

昨晚我想通了,不管什麼了,死皮賴臉我都要去問,爲了我以後美好的生活,哪怕刀山火海我也要去闖,我要擺脫契約者的身份,未來屬於自己的,不是嗎?我是這樣想的,以至於後來……

今晚我決定問問他,無論如何!

夜晚的來臨讓我有些不知所措,看着窗外的樹影搖動,聆聽着蟲兒的鳴聲,莫名的煩躁讓我很不爽,等待是煎熬的、漫長的,將近凌晨的時候,冷麪鬼如約而至,其實我也不確定他會不會來,老鬼說他基本每晚都是這個點纔會來這兒。

原本準備好的說辭,一見到冷麪鬼,腦袋空白一片,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討厭鬼饒有興趣的打量着我,被一隻鬼盯着的感覺真的真的很怪異。雖然每天老鬼都在身邊!但是老鬼卻不敢用這樣的目光看我。

我只感到汗毛乍起,頭皮發麻,這感覺賊爽。

“呃,那個,這個……”哦天啊,說不出口啊,如果他有點笑容也好啊!

不知是錯覺還是降溫了,周圍的氣溫降了好多,我隨手拿了一件外衣披在身。擡頭一看,冷麪鬼正死死的盯着我,我臉有花嗎?那麼看我,再看,再看,再看把你吃掉!

我奶奶說,遇見鬼,人的陽火會降低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天所見,奶奶果然沒騙我,真的很冷!

“那個,我想找一個死人的墳墓,但是時間太久,在明朝左右。老鬼說你應該知道,所以……”緊張加冷,讓我說話都不利索了。

“哦?你想找誰?人家招你了還是惹你了?連人家的墳墓都不放過。”冷麪鬼說完還附帶着一臉壞笑。

“你才招惹人家了!我我我,我只不過……是……受人之託……”感覺越說越沒底氣。

“唔,既然這樣,我考慮考慮,這樣吧,對了,晚別踢被子。”他說完後一臉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消失了。

晚別踢被子。

他今天是心情好吧?竟然那麼溫柔,一點都不符合他的設定,我都被他突然的反常弄懵了。

不過他既然答應我了,大半夜的,得到答案後也安心的睡了。那時冷麪鬼還沒走,我也不擔心他會對我做什麼,畢竟人家都說了,對我沒興趣,我們只是所謂的什麼契約者。並且聽老鬼說,有他在,我是安全的,再也不用擔心會在遇到老鬼這樣的色鬼和那些可惡的惡鬼了。

睡着的我並不知道我睡着以後會出現什麼狀況了,第二天看到冷麪鬼一臉饒有趣味的打量着我。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已經逐漸習慣了冷麪鬼的存在,平時他還是蠻帥的,高冷一些倒也沒事,是別太兇,想當初在學校的時候,高冷的人我也見的多了,除了有時候發瘋似的做出一些瘋狂的事,如在警察局教訓那個色魔警察的時候,他真的很恐怖,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毛骨悚然。

其實從警察局出來後的我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世界,不知道怎麼面對以後的生活,我已經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從我有個老鬼跟班看出來了,哪有人每天都帶着一隻鬼逛街的?

那天冷麪鬼說我會產生陰暗面的時候,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心情。我殺人了,還對自己的父母做出那樣的事,雖然不是我做的,畢竟我在旁邊看着,他們雖然對我不好,好歹也是因他們才讓我見到這個美好的世界。 冷靜的時候想想現在的自己,這個還是我嗎?我怎麼這麼恐怖。 每當想起,內心深處似乎住着另外一個人,一個陰暗的自己。

你善良有用嗎?這麼多年來你對阿門一直是能忍忍,可是他們呢。讓你和一個傻子結婚,最後還與外人一起陷害你,用你換取他們想要的榮華富貴。而你還在爲他們着想,他們何嘗想過你的感受,知道你想要什麼,愛吃什麼嗎?沒有,你只不過是他們騙錢的一個工具罷了!

這幾天的我一直很安靜,靜靜的想着以前的點點滴滴,好的壞的都有。老鬼也不知道去哪兒鬼混去了,冷麪鬼走後再也沒有回來,也不知道他到底幫不幫我。無事一身輕,現在的我正好落了個清閒。

每天在出租屋呆着,都無聊到長黴斑了,特別想念外面的時間。

特別是冷麪鬼,讓我安分待着不要到處亂走,唉,鬱悶,什麼時候我都要被一隻鬼管着了。

對了!我可以化妝啊!然後偷偷潛出去玩!

說到做到,我拿了各種化妝品開始行動了起來。

化好之後從鏡子看着連我都不認識的自己,不信還會有人認得我,哈哈。

當然了,我成功的把老鬼拋開纔是真的,出去玩的時候總有個鬼在你旁邊盯着你,玩的肯定不盡興,機智如我啊!

還幾天沒有正常人生活的我逛了一早的街市,女人的天性本是如此,逛街、花錢。看到那麼多的好東西在眼前晃過,心彷彿是萬隻螞蟻爬一樣,癢痛癢痛的。奈何身的本金不多,只能看看了,這不知招來了多少老闆嫌棄的目光。管他呢,反正看看又不要錢,你能奈我何。

越逛越覺得有趣,後來遇見一個暴脾氣的,他對我出口成髒的罵:“沒錢逛什麼逛,看了半天什麼都不買,你不是耽誤我時間嗎?滾!窮鬼!”

原本打算離開的我聽了這話特不爽,又折了回來:“你說誰沒錢呢?你也不看看你家的東西!你們看,這衣服還有個小洞呢,你說說,這樣的東西你這樣的店家我會關顧嗎?東西不咋的也算了,你這算是什麼服務態度呢,狗眼看人低,你這樣的,以後誰還來你的店?”

生氣的我看周圍有很多人,很想給這老闆一個教訓,走到剛剛發現的一件有問題的衣服前大聲對老闆說到。

周圍的人也包括老闆都走到衣服前,他們看到了衣服有問題,老闆一下子臉紅起來:“這,這,這只是一個小問題罷了,如果你真心想要,我可以給你打折,可以給我換好的!”

“你給我換好的呀!那你打算拿這件衣服去坑誰呢?誰知道你是不是專門欺騙客戶,你這可以說違法的!”切,你以爲我怕你呢。原本想算了的,誰讓這老闆說話那麼難聽!

周圍的人聽我這樣說驚訝的看着老闆,有些直接走人了。

事後這家的情況如何,不是我所能瞭解的,我知道這時候沒我事兒了,心情舒爽了很多,離開了這家店。

鬱悶了那麼多天,今天總算是發泄了一些了,心情大好的我決定去酒吧看看,以前我從來沒有踏足過這樣的地方,在所有人眼裏我都是三好學生,不過現在變了,我的人生已經發生了改變,我也想去這些讓人好的地方看看。

走在酒吧的路,我看到了碰瓷的人,更多的是乞丐。

如今的社會,人心已成爲了利用的資本,被騙的,真是乞丐的,都不再相信。社會是發展了,可是人性卻越來越自私,越來越邪惡。

進入酒吧大門,門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陌生、新穎的。

進入大廳,看着臺穿着性感的蕾絲女孩在那兒跳着讓人噴鼻血的鋼管舞,身爲女生的我都有噴鼻血的激動,隨着強烈的音樂,灼熱的氣氛,面前的酒一杯一杯的進入我的口。

不知是最近的事壓的我喘不過氣,還是音樂的舞動讓我越喝越多,慢慢的自己有點喝高了,一猥瑣男朝我走來。

“美女一個人啊?”噁心的嘴臉出現在我眼前,現在的感覺是想吐,不知是酒的原因還是人的原因,我接着喝着我杯酒,然後胃裏一陣翻江倒海,沒忍住,朝他吐了出來。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

是……太難受了。

“他媽有病啊,把老子剛買的阿尼瑪弄髒了,小心老子弄死你!”

本來想說聲對不起的,但這人什麼態度啊?先來糾纏着我不放的人是他吧?

“是阿瑪尼,土包子。”酒精讓我頭腦渾濁,我也不想跟他道歉了。

我的話引來了周圍人的嘲笑聲,我以爲他會放棄,結果……

那男的見我對他愛理不理的,更加的沒完沒了,不死心的在我周圍噼裏啪啦的說個不停,各種辱罵,髒話不絕於耳,我懷疑他是不是小時候被狗侮辱過!

喝高的我不禁又想到父母還有那警察,心裏很不舒服,這男的還找死,陰魂不散的,正好讓我出口惡氣,藉助酒性的我此刻很想發下酒瘋,我只是太久太久堅強慣了,很久沒有釋放自己的小脾氣了。

“你嘴裏吃屎了嗎?有你這樣罵人的嗎?我有點懷疑,你小時候是不是被狗欺負過?還是被揍到了糞坑吃過糞?有點素質好不好?這裏是公共場合!順帶一句,把你的爪子拿開!”生氣的我舉着酒杯把杯的酒全灑到了那猥瑣男的臉。

我惹怒了那猥瑣男,這見鬼的男人竟然直接動手了,還罵罵咧咧的,面露潮紅的我,被猥瑣男拖到了一個角落,意圖對我不軌。

我大聲呼救,聲音卻被嘈雜的音樂聲掩蓋,猥瑣男流着口水:“不要叫了,這地方不會有人來的,再說了,也沒人會管這事。嘿嘿嘿……你認命吧!”

我誓死掙扎着,心裏想着我輩子是不是得罪某個神了,爲什麼這世的我總是遭遇這種事,前幾次雖然沒造成什麼可怕的後果,可是這並不意味着我願意遭這樣得罪。

感覺自己是個被世界遺棄的孩子。 老鬼又沒跟着我,冷麪鬼也好幾天都沒出現了,我已經不再對其他人抱有希望了。

此時,我對於厲鬼所說的特殊技能非常渴望得到!

酒醉的我力氣似乎有些見長,猥瑣男一時沒有得逞,可我到底是個女的。最終還是被猥瑣男給制服了,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去逃脫了。猥瑣男撕開了我的衣服,看到了我左胸那個冷麪鬼留下的印記。

“呵,我還以爲你是什麼所謂的貞潔烈女呢,還不是照樣被人睡過。”猥瑣鬼顯然誤會我了,可是現在這種情況我並不想說些什麼。眼看着我的衣物從猥瑣男手一件一件的脫落,身只剩下一件胸罩、一件小褲褲和一條誘人的絲襪。

我發誓,以後再也不來酒吧這種破地方喝酒了!

嗚嗚,不知道我發的誓現在到底還有沒有用的。

猥瑣男抱着身體柔軟,眼神迷離的我向着巷子深處走去.

昏暗的巷子,隨處可見的垃圾,偶爾有幾隻耗子路過,野貓的叫聲猶如夜裏的幽魂慘絕人寰。

我不知道自己出現了什麼情況,渾身麻木,腦袋空白,唯一的感覺是一顛一顛的,因爲猥瑣男不願意把我放下,明明聽見他的氣喘聲,可是他的爪子仍然在我嬌嫩的身軀遊蕩,好像一隻餓了很久的狼,見到美味的食物一般,對於惡狼的思想,除了吃了我還是吃了我,不置可否,原本美好的生活止步於此了嗎?

不行,我必須冷靜下來,現在只有冷靜下來纔有機會逃走。

我的臉泛着酒醉後的桃紅,杏眼迷離成了猥瑣男眼的嫵媚,睫毛輕輕扇動,引誘着猥瑣男內心狂躁的原始之力。 [綜漫]風聲細語 更不用說還有一雙穿着絲襪誘惑百分百的美腿了。真希望有個路人能夠看見,能夠來救我,我纔是19歲的女孩,不該如此下場。

想到這裏,我的思緒逐漸平靜,腦袋也不再昏沉。

“猥瑣男,我頭不暈了,能放我下來嗎?我知道你在擔心我會逃跑,你也不想想,我這弱不禁風的女子,怎麼可能跑過你這樣猥瑣的人呢?”雖說我下了主意,但心裏還是不服氣,所以特地在猥瑣兩字加重了語氣。

“呦,小妞,不服氣啊!量你也不敢跑,我也抱累了,你下來在我前面自己走,我那裏可是有很多的玩具哦,保證讓你欲生欲死,讓你欲罷不能!哈哈……”猥瑣男這樣猥瑣的說着。

在這信息時代爆炸的年代,各種成人教育片氾濫,某國的國家財政有百分之三十是靠這些成人教材換取而來的,裏面的各種變態級的數不勝數,想想都覺得噁心。

我假裝不知道的問:“都有什麼啊?我可不是變態,別拿一些噁心的來整我。”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的對你。”嘴這麼說着,可是心裏還不知道在想什麼呢!

奪情盛寵:總裁的百日情人 “你那裏還有多遠啊,深更半夜的,我衣服都被你撕完了,凍死我了。還要走多久?在這樣漫無目的的走着,本姑娘可要喊人了!”

“快了,快了,別急馬到。”看他猴急的模樣,我估計此時的他我都要着急。

走了幾步,我忽然看到猥瑣男臉露出了驚恐的表情,我有些懵,我還以爲他撞鬼了,四處看了看,沒鬼啊,不禁更怪了:“你害怕什麼?”

“啊,沒……”

“說話都結巴了,還說不害怕?你逗我呢!”我的腳已經痠痛無,腳底應該有了血泡,腳除了有一雙絲襪,沒有任何遮蔽物,鞋子不知道丟在哪裏了。

沒走兩步,我知道他剛纔在害怕什麼了。

昏暗的燈光下,牆貼着的一張告示:近期本地區出現劫財劫色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有多數家長報案,說自己的閨女無緣無故的失蹤。沒有任何消息,還請走夜路的人們多加小心,看到可疑人員,立馬報警!提供線索並破案者,獎勵兩萬元!

我知道最後的獎金只是一個動力,有沒有還兩說,現在的公務員,吃着皇糧,幹着非人的勾當。貪污腐敗,已經成了定局。好官死的死傷的傷,有誰敢管呢?再說了,你沒有錢,沒有權到哪裏都是不行的。不知道我跟着冷麪鬼會怎麼樣,我要是有了厲鬼傳授的特殊技能或許不是今天這樣了。

算了,自己純屬想多了,現在還是想想自己怎麼活下去吧。

猥瑣男走在前面,回頭衝我說:“快點走,我感覺不對勁!走慢了,我們都會死在這兒。”

“別嚇我好不好,好歹有你這位大哥哥在這保護我的是不是啊。“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哪來那麼多廢話,不和你開玩笑了。”他說着把我抱了起來,也不管我痛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