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就從單人病房換到了六人病房。

病房裡已經住了五個人,加上樂天正好滿員。

傍晚的時候,高小秋來了,她拎著一個大箱子,一臉笑意的放在樂天的床邊。

「我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樂天問。

「準備好了。」高小秋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樂天點點頭。

「你走吧,等我的通知……隨時供貨。」他說道。

「是,老闆……」高小秋哈哈大笑。

住院的時間總是非常的緩慢,又過去了兩天,樂天依舊感覺自己很虛弱,根據醫生的預估,他沒有一個星期是不可能恢復的。

所以樂天就安心的住起了院。

白夏忙完了手頭上的工作,悠閑地在醫院的走廊上站著,現在得病的人也太多了,醫院比菜市場還熱鬧。

「小夏……」一個小護士跑了過來。

「咦?你也閑了嗎?」白夏奇怪的看著這個小護士。

「我要忙死了,對了……你去住院部看過了嗎?那裡有一個奇葩,我剛剛抽空過去看了一眼,那個傢伙還偷偷塞給我十塊錢。」小護士一臉笑意的說道。

白夏一愣,什麼意思?

「哈哈,很有意思吧?我告訴你啊……那個人非常好玩,你趕緊去看看吧。」小護士笑呵呵的說道。

白夏被小護士說的突然來了好奇心,她點點頭。

小護士忙去了,白夏一個人來到了病房樓,她的身上穿著白大褂。

「哎呀……好餓,實在懶得去醫院的餐廳買飯。」

白夏看著兩個病人在聊天,其中一個說道。

「買什麼飯啊?直接去買一袋速食麵得了……加兩個雞蛋!」另一個回答。

「也好!真的是多虧了天哥了。」

「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買點零食啥的。」

白夏驚訝的看著兩個病人,什麼情況?速食麵?雞蛋?零食?

醫院什麼時候在病房開了一個商店?

她跟著兩個病人來到一間病房內,她一眼就看到了樂天正在裡面,她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精神病怎麼又在醫院?

「天哥……一包泡麵,兩根火腿,再加兩個雞蛋!」

「天哥你這裡有瓜子嗎?我要點五香味的……」

白夏看著剛剛那兩個病人對樂天說道,她真的有點驚住了,開小賣店的居然是這傢伙?

「有的,泡麵用不用我給你泡啊?我這裡有熱水,多加一塊錢就行了。」樂天麻利的說道。

「那好,你給我泡好吧。」那個病人點點頭。

白夏看著樂天麻利的泡好泡麵,加好火腿,又弄了兩個煮熟的雞蛋放進了泡麵裡面,接著又看了樂天從一旁的箱子里拿出了一袋瓜子。

「唔……火腿兩塊,泡麵三塊,雞蛋兩個一塊五,再加熱水一塊錢,一共七塊五塊,你給七塊就行了,瓜子五塊錢一袋。」樂天快速的說道。

「謝了天哥。」

兩個病人滿意的付了錢,拿著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

樂天數了數手上的錢,笑呵呵的收了起來。

白夏忍無可忍的走進了病房,她直勾勾的看著么樂天。

「醫院不允許在病房賣東西!」她說道。

樂天抬頭看了看白夏,他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煩不煩啊,我一天賺幾個錢容易嘛我,一個個都來佔小便宜……」

他從口袋拿出了十塊錢,看也不看的扔給了白夏。

白夏吸了口冷氣,這傢伙什麼意思?賄賂自己嗎?

「你這是做什麼?我這才不要你的錢。」她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白夏,又將十塊錢拿了回來。

「你怎麼回事?你這是在住院嗎?這些零食是怎麼回事?」

白夏看著樂天床邊擺著的許多零食,她也是驚住了。 看到方大師跟鬼婆的臉色,就知道這件事兒應該不太好辦了。可是我還有些好奇。之前晚上方大師跟鬼婆不是來找過四奶奶了嗎。難不成他們當時並沒有說這些事情?

聽完鬼婆這麼說之後。四奶奶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有氣無力的說道隨你們折騰去吧。然後轉過身,回了自己的房間,看上去身形更加的單薄。好像瞬間老了十幾歲。剛纔她說的那件事兒,在她心裏應該埋藏了很多年了,之所以跟村子裏的人那麼疏遠。估計也有一方面這個原因。

“方大師,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有些好奇的朝着他們問道。剛纔四奶奶說的,如果是在平常。都只會當成故事來聽。但是這一切,卻都發生在了四奶奶身上,這可就不能不重視起來了。

“葉子。你等天亮之後。還是帶着小洛回去吧,這兒的事情交給我們兩個來解決。”方大師面色嚴肅的朝着我說道。

那邊的鬼婆也應聲,讓我把小洛帶回去,好好跟家裏人團聚幾天,讓她這幾天好好過,別留下什麼遺憾。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甚至於有可能就沒有下一次見面的機會了。鬼婆的話,讓我心裏也覺得有些堵得慌,看着那邊依舊還在沉默狀態的小洛,我也是十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整整一個晚上,方大師都在跟鬼婆商量到底該怎麼辦,而我則是在一旁聽小洛說她小時候的事情。幾乎從小到大,她所經歷過的所有事情,開心的悲傷的全部都說給我聽。說道家裏人對她的疼愛的時候,總是一臉滿足的微笑,說道犯錯誤,她爸爸直接拿棍子抽她的時候,還是那種笑。

對於現在的她來說,過去的左右事情,都是非常珍貴的回憶。

相對於我來說,她是幸運的。因爲她記得小時候那麼多的事情,可是我基本上都不記得了,只是偶爾想起當時我媽把那個戒指掛在我的脖子上的情景,甚至於我連她的樣子長什麼樣都記不清楚了。

第二天一早,我跟小洛帶着小北迴了縣城裏,方大師跟鬼婆還留在四奶奶家。在昨天把那條蛇抓到之後,整個村子裏被咬傷的那些人,全部都已經恢復過來了。至於還有沒有什麼後遺症,這些都歸方大師跟鬼婆管了。

在縣城裏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小洛帶着我跟小北到處跑,恨不得把整個縣城好玩的地方全部都跑到。從小到大都在這兒長大的她,幾乎每個角落都曾經有過她的足跡。也見了不少的人,她以前的閨蜜,她的那些朋友老師等等。

只不過,她這樣明目張膽的到處跑,也是引來了不少的麻煩。

五年前的那趟列車的事情,已經被壓了下去,可是現在她的出現,也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煩。因此,在我們回到縣城第三天,小洛帶着我去她學校的時候,在學校門口,看見了消失很長時間的張叔。

“葉子,我勸你最近還是讓小洛就待在家裏,或者直接就在鬼婆的身邊。”張叔把我們帶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眼神嚴厲的說道。

以往他給我的印象就是沒有任何的表情,這次他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張叔說,除了那趟列車的事情太招搖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之外,之前逃走的那個老鬼婆子最近可能也會出現在這邊,目標很有可能是小洛。

這話讓我也嚇了一大跳,上次那個老婆婆就是爲了跟鬼婆搶人,不過最後看到我之後退開了,這次既然敢再來,那麼肯定就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可是現在方大師跟鬼婆都不在這邊,那麼就憑我能夠保護好小洛嗎?想想當時的情況,我就有些心虛,那個老婆婆,可是比鬼婆還要強悍的人物。

張叔那把看出了我的心虛,讓我放心,這次他過來就是爲了幫忙的。至於方大師跟鬼婆那邊的事情,我全部都給張叔交代了一遍。張叔也沒有太在意,他覺得方大師跟鬼婆兩個人在那邊能搞定,最重要的是這邊的情況,那個老鬼婆子還是得我去對付。

這幾天,小洛是不能再回家去住了,必須得找個機會離開,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給家裏人帶來麻煩。

所以,小洛那邊找了個藉口去同學家裏玩,纔好不容易從家裏擺脫出來。然後,我們直接就到了附近的一個小鎮子上住在了小旅館裏面,接下來的三四天時間裏,我跟張叔和小洛就擠在小旅館的套房裏面,隨時警惕着可能出現的那個老婆婆。

但是三四天過去了,並沒有任何的異常,可是接到了另外一個讓我感覺到意外的電話。

是那個村子裏的村長打來的,他說方大師跟鬼婆已經失蹤好幾天了,現在村子裏那邊正在下暴雨,兩個人處境很危險,問我現在該怎麼辦。聽到下暴雨的時候,我心裏也是咯噔一下,之前四奶奶說上一回也是村子裏下暴雨,吃過蛇的人都死了。而這一回,鬼婆他們把蛇逮到之後,村子裏又開始下起了暴雨。

如果是以往,方大師跟鬼婆消失個半個月一個月我都不會有任何的擔心,可是上次在四奶奶房子裏的時候,看得出來他們兩個對於這次的事情也沒有多大的把握,所以現在我整個人的心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上。必須得趕緊找到方大師跟鬼婆,我現在總有一種感覺,他們兩個被困在了某個地方,正在等着我去救他們。

掛完電話之後,我一把抓起包就開始往外跑,卻被張叔跟小洛給攔了下來。張叔說,小洛必須得跟在我身邊才最安全,他也沒有信心能夠保護好小洛的安全。所以我們決定三個人一起去找方大師跟鬼婆,人多一些還好相互之間有個照應。

我們在的那個鎮子,離四奶奶的村子並不是太遠,也就三四個小時的車程。

車子剛剛能夠看到那個村子的時候,就發現有些不太一樣。別的地方都沒怎麼下雨,要麼就只是小雨,可是那個村子卻已經被白色的霧氣所籠罩,電閃雷鳴看上去如同世界末日一般。

看到那邊的情景之後,我越發的相信了四奶奶的話。這件事情真的麻煩了,必須先得去找到四奶奶問問當時什麼情況,不能漫無目的的找。所以下車之後,我們幾個直接冒雨進了村子。在這麼大的雨面前,雨傘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只能夠成爲阻礙。

還好現在村子裏大多數都是平房,比起幾十年前要好的多。

我們三個並沒有在村子裏停留,直接一路爬上山到了四奶奶的房子那邊。四奶奶的房子裏已經漏的不成樣子,地面上的水都能夠沒過腳面。但是四奶奶好像對此毫不意外,每天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四奶奶說,鬼婆跟方大師前幾天就進山裏去了。至於到底去幹什麼她也不太清楚,只不過在進山的第二天,整個村子裏就開始下起了大雨。四奶奶現在擔心,鬼婆已經把那條抓去的蛇給殺死了。上次村子裏下暴雨,就是因爲殺死了那條大蛇。

跟四奶奶打聽好了方向之後,我跟小洛還有張叔三個人,也沿着鬼婆他們進山的路朝着山林裏爬去。

下暴雨之後,整個山路變得非常泥濘,再加上路面又滑,讓我們行進的非常困難。方大師跟鬼婆進山的時候還沒有下雨,應該走出了很遠的距離。因此我們這樣冒雨找的話,必須得走好長時間才能夠找得到。

更重要的是,下暴雨把他們走過的所有痕跡都給沖刷掉了。我們跟着那條小路走着走着,前面就斷了,只剩下茂密的樹叢。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必須得進入樹叢當中才行。可是下這麼大的雨,天也快黑了,現在進入樹林當中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葉子,我們分開找吧,你跟小洛一起,我自己一個方向,咱們不管找不找得到,明天中午的時候,回到這裏來。”張叔看到這種情況也開始有些慌了,如果我們三個繼續在一起那麼只能夠找一個方向。

如果不是那個老婆婆也來了的話,我們三個人可以分三個方向找的,現在小洛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比較安全,因此我們分成了兩個方向去找。

下雨天黑的特別快,幾乎我們剛剛進入茂密的叢林當中,光線就變得特別的暗。隨着夜色的降臨,整個樹林就變得異常的陰冷。這麼大的雨,根本沒有辦法點火取暖,唯一的辦法只能是繼續往前走,保持行進讓自己身子暖和起來。

越往前走,樹林就越茂密,手電筒能見度也非常的低。

正在我繼續開路的時候,身後的小洛一把就拽住了我的胳膊,示意我安靜下來仔細聽。周邊十分的安靜,只有那種莎莎的風颳樹葉的聲音。可是現在,正下着大雨,應該沒有這種聲音纔對。 樂天看了看白夏。

「我賣點東西怎麼了?我有多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院費都交不起,我這不是想著多賺兩個錢為你們醫院多交點錢嘛!」他理所當然的說道。

白夏無語的看著樂天,你有多窮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很窮嗎?」她哼了一聲。

樂天肯定的點了點頭。

白夏眯了眯眼,充滿了懷疑。

又有人進來了,來人直奔樂天而來。

「天哥,泡麵吃的夠了,有沒有別的啊?」他問道。

白夏無語了,她看了看樂天,這傢伙除了泡麵還賣別的食物?

「別的?有包子大餅油條……要不要?」樂天問。

「那來兩個包子吧。」這個人說道。

樂天麻利的打開旁邊的一個飯盒,拿出了兩個大包子。

「一個一塊五……」

這個人付了三塊錢,拿著包子離開了。

「真的假的?你這也太過分了吧?」白夏簡直是覺得不可思議了。

她還從沒聽說過有人能把生意做到醫院的病房裡面來?

「我怎麼了?混口飯啊……大姐!」樂天說道。

白夏還沒來得及說話,一個醫生居然都走了進來。

「喂……來兩個大餅,有沒有小冷盤啊?」他問道。

白夏眼睛瞪得圓圓的。

「有有有……」

樂天急忙拿出來兩個大餅,又拿出了幾包榨菜。

「那個……蘿蔔的。」醫生指了指。

樂天把蘿蔔鹹菜遞了過來。

女主播養成計劃 「多少錢?」醫生問。

「哎呀……劉醫生你和我客氣什麼?拿去吃拿去吃……」樂天擺擺手。

這個醫生看了看,直接從口袋拿出十塊錢給樂天扔了過去,拿著大餅就離開了。

「你可真行啊……你連住院部的劉主任都收買了?」白夏簡直是要看瞎了自己的眼珠子。

樂天不說話,只是沖著白夏笑了笑。

白夏索性不走了,就到底要看看這傢伙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樂天看到白夏沒有走的意思,他給白夏遞了一包瓜子,白夏看了看,還接了過來。

「你這麼閑嗎?」樂天問。

「我今天是有點閑。」白夏點點頭。

「哦。」

樂天眨了眨眼,他也有點奇怪,這個女人要做什麼?

重生之嫡女王妃 「天哥……你幫我看看,我今天突然嗓子有點痛。」

一個身上穿著病號服的女人突然走進樂天的病房,她用手指著自己的脖子,一臉難受的樣子。

樂天一看,示意這個女人先坐下來。

「嘴巴張開!啊……」

「啊……」

白夏這就徹底的無語,她甚至有點錯覺,自己是不是走錯醫院了?

看著樂天這還算專業的望聞問切,白夏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樣的表示了。

「沒事!上了點火……吃一點消炎的葯明天就好了,多喝熱水啊……我給你開兩片葯。」樂天說道。

女病人點點頭。

樂天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兩片消炎藥,順便給女病人倒了一杯熱水,看著女病人吃下藥。

「多少錢?」女病人問。

「給兩塊錢就行了。」樂天回答。

女病人付了錢,滿意地離開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