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壯,你小子去哪兒了?」

秦穆然問道。

「老大,俺開著你的路特斯,去路上轉悠轉悠……」

「大壯,你是開我的車,去路上勾搭妹子去了吧!」

秦穆然壞壞笑道。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

「別老拿自己齷齪的思想去看別人,以為都跟你一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咱們趕緊進去吧!」

陸傾城插話說道。

石大壯陪秦穆然和陸傾城剛進酒店大廳,就看到整個大廳,圍了幾十號看熱鬧的客人,人群中喧鬧一片。

什麼情況?

自己才剛接手姜家的珠海酒店,第一天,就有人敢在酒店大廳鬧事兒?

「老婆,咱們過去看看,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秦家地盤兒上惹事,真是提著燈籠看茅坑——找死!」

秦穆然言罷,陪陸傾城徑直朝人群中走了過去。

此刻,在人群圍觀下,陸家少爺陸永慶,揪著一名服務生的衣領,猶如一個惡霸。

「小子,你特娘新來的吧!」

「知道本少爺是誰嗎?」

陸永慶語氣惡狠狠言道,身後還跟著五個陸家下人,個個摩拳擦掌,面色不善。

「小子,你長那雙眼是出氣兒用的呀!絆倒了我們少爺,你特碼賣兩腎都賠不起。」

服務生,臉色慘白,滿頭大汗。

「陸少爺,冤枉啊!」

「明明是您自己喝多摔倒了,我去扶您,怎麼還怪上我了?」

服務生語氣顫顫巍巍,滿臉的神情,都寫滿了恐懼。

陸永慶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冷笑。

「啊呦!你的意思是,本少爺碰瓷訛詐你嗎?」

陸永慶冷聲笑道。

「陸少爺,小的不敢,可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我真的只是去扶您的呀!」

服務生極力辯解道。

「你說你是來扶我的,你有什麼證據?」

「我告訴你,本少爺今天心情很不好,喝個酒還被你故意撞到,現在還不承認,讓大傢伙兒都評評理,你們這五星酒店的服務生,就這素質嗎?」

陸永慶故意將聲音放大。

「明明是你撞倒了我們少爺,居然還不承認,我可是親眼看到的。」

「沒錯,我也親眼見到了!」

陸家的幾個下人,紛紛起鬨。

陸永慶得意一笑,揪住服務生的衣領,愈發生緊,服務生渾身都有些顫抖。

他心裡很清楚,像陸家這樣的人,絕不是自己一個小小的服務生能夠惹得起的人。

「陸少爺,真的不是我撞倒您的……」

啪!

清妾 服務生話沒說完,陸永慶一巴掌打直接打了下來,。

「小子,還敢嘴硬?」

陸永慶冷聲道。

「陸少爺,您到底想怎麼樣……」

服務生捂著半邊臉頰,嘴角淌血。

「我也不難為你,既然撞倒了本少爺,那你就隨便賠本少爺點兒醫療費吧!」

陸永慶得意笑道。

「賠,賠多少?」

服務生眼眶通紅,幾乎快要哭了出來。

「不多,一百萬!」

陸永慶得意說道。

「一百萬?陸少爺,您就是打死我,我也拿不出一百萬呀!」

服務生焦急道。

陸永慶眉頭一皺,嘴角一咧,冷笑一聲。

「你沒錢,可以讓你們酒店賠嘛,你們酒店經理呢?」

陸永慶大聲吼道。

此刻,一名身穿西裝的中年男人,臉色犯難,但還是站了出來。

「陸少爺,我是珠海酒店的新任經理,唐金輝。」

唐金輝眉頭緊鎖,忐忑回道「唐經理,你的服務生,撞倒了我,現在我要一百萬醫療費,這個錢,讓你們酒店出,有問題嗎?」

陸永慶冷聲說道。

「陸少爺,對於今晚的事情,我表示深感抱歉,但是您好像也沒什麼傷,就是平地滑了一下,一百萬,會不會有點兒多呀!」

唐金輝輕聲言道。

「什麼?」

「你的意思是,我堂堂洋城陸家的少爺,連一百萬都不值嗎?」

陸永慶臉色陰沉下來,唐金輝額頭,立刻被嚇出一層冷汗。

「陸少爺,我不是這個意思,一百萬,這麼大一筆錢,我做不了主,需要向秦總報告才可以……」

唐金輝回道。

「秦總?呵呵……」

「不就是姓秦的那小子嗎?一提他,老子就來氣。」

陸永慶說著,一手揪起唐金輝領帶,揮拳就要打了下來。

這時候,一道身影,瞬間閃過,石大壯快速出現在陸永慶身旁,一把抓住了陸永慶的拳頭,讓其絲毫不能動彈。

「秦總,您終於來了,陸少爺他……」

「好了,我剛才已經都看到了。」

秦穆然說道。

「姓秦的,讓你的人鬆開本少爺,你酒店的服務生,撞倒本少爺,你還想不承認?」

陸永慶不依不饒,冷聲說道。

「陸少爺,你說,我的服務生故意撞倒了你?」

秦穆然淡然問道。

「不錯,我的手下,都可以給我作證。」

陸永慶得意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目光挪向陸家幾個下人身上,神情冰冷。

「你們誰看到,陸少爺是被我酒店的服務生撞倒的?」

秦穆然問道。

「我們都看到了,就是他撞倒了我們少爺!」

陸家幾個下人,語氣肯定。

「這裡有監控,如果真的是我酒店的服務生,撞倒了陸少爺,我秦穆然賠錢。」

「一百萬,不算多,反正我掙了你們陸家三百億呢!」

步步女配 秦穆然後一句,故意強調說道。

陸永慶怒火萬丈,秦穆然這不是明擺著氣自己嗎?

秦穆然沒有理會陸永慶,繼續言道:「但是,如果我發現是你們是故意碰瓷,可別怪我殺一儆百,對你們不客氣。 錯愛冷麪首長:假婚真愛 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你們確定,是我酒店的服務生,撞倒了你們少爺?」

秦穆然再次冷聲問道。

「我們確定,就是你的人,撞倒了我們少爺!」

「唐經理,通知監控室,把剛才大廳的監控,給我直接投放到酒店大廳的大屏上,讓大家都看看,真相到底是什麼。」

秦穆然言道。

「是,秦總,我現在就去安排!」

短短几分鐘,在珠海酒店的屏幕大廳上,開始播放監控畫面!

陸永慶醉洶洶走了出來,摔倒在地上,不遠處的服務生過來攙扶,反而被陸永慶一把揪住,才有了剛才的畫面。

四周圍觀的人,一片議論。

「堂堂陸家少爺,居然真的也會碰瓷啊!」

「哇靠!現在這社會,家裡沒礦,看到有人摔倒,千萬不能扶啊!」

「對呀!前幾天有個富二代扶了個老太太,直接被訛到破產了!」

「扶不起,真心扶不起呀!」

……

「碰瓷兒,居然敢碰到我們珠海酒店,嘖嘖……給個交代吧!」

在一片議論聲中,秦穆然嘴角一揚,看向陸家人,目光中透過一絲寒氣。 “什麼人?藏頭露尾算什麼好漢?給我滾出來!”

胖和尚大喝一聲,猛然將自己手中的佛珠扔了出去。

“莫問!”

一聲低沉的聲音傳來,然後一個黑影出現在衆人視線中。

只見他人在空中,手指在空中畫下一個奇異的符文,那符文將那佛珠一裹變到了他的手中。

“莫問?”趙小川微微皺眉,好奇的打量着對方。

身披蓑衣,頭戴斗笠,裝束好像古時的樵夫,讓人看不清他的面貌,但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好像那人站在那裏,天生就會吸引衆人的目光一般。

“什麼狗屁莫問?快把爺爺的佛珠還給我!”胖和尚見自己佛珠被抓,臉色大變,出聲呵斥道。

“這種玩意兒也配稱得上佛珠?哼!傳聞小雷音寺專門有一幫鬼和尚,原本以爲是道聽途說,沒想到竟然是真的。”那人伸出自己自己手中的佛珠,沉聲道:“單憑這串佛珠你就應該死。”

那人話音剛落,手中金光大放。

他手中的佛珠漸漸冒出一股股黑煙,在空中形成一個個哭泣的的嬰孩。

“如此重的怨氣,這串佛珠竟然是一件這麼歹毒的鬼器。”葉楓看到那些佛珠漸漸變成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骷髏頭,怒視着胖和尚。

周圍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看向胖和尚的眼神卻更加的厭惡。

胖和尚沒有在意別人的目光,而是看到金光中那些孩童慢慢消散在空中,驚恐的大叫起來。

“莫問,我想起來了,你是莫問!茅山道士莫問.。。啊!”

胖和尚話還沒說完,突然慘叫一聲,身體化爲飛灰消失在空中。

“竟然真的有人叫做莫問?”趙小川有些驚訝的看着對方,一是因爲對方的名字,二則是因爲對方的實力。

“我在上面已經佈下了輪迴之力,沒想到他竟然還可以突破進來,看樣子來者不善啊!”

趙小川心中擔憂,但表面不動聲色。

莫問解決了胖和尚之後,掃視衆人一圈,凡是和莫問對視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

“你就是這第十世的輪迴者?”莫問最後將目光投向趙小川問道。

趙小川冷冷地看着對方,沉聲強調道:“我叫趙小川。”

莫問皺眉:“我不怪你是什麼人?我問你,你可曾見到過一直黃皮子?”

“黃皮子?你是說黃大師?”趙小川一愣,反問道。

“大師?哼,他也配?充其量只不過是一個妖孽罷了。”莫問冷聲道。

趙小川皺眉,之前黃大師被他抽離蔣舟舟的身體後,不知道跑到了什麼地方,現在他還真的不知道黃大師在哪裏。

“聽說當年茅山一脈的祖師也是輪迴者,收了一人一獸作爲弟子,這人便是莫問,這獸則是一隻黃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