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妙俊風那委屈的眼神,師父的心裏可是樂呵呵的。

“原來板栗燒是會上癮的,不過,這感覺真是爽。怪不得師父總是喜歡請我吃板栗燒。” “師父,您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到現在還沒有回答我之前的兩個問題。”妙俊風摸了一下額頭上鼓起的鼓包,再次追問道。

“我叫帝明,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閻判。至於他,請聽爲師給你唱來:

具大慈祥妙吉祥,三世覺母智難量。

左持利劍煩惱斷,右持青蓮德相彰。

孔雀神獅供乘馭,毒龍猛獸伏清涼。

童行五髻智權現,本是如來歡喜藏。

南無妙吉祥菩薩,南無妙吉祥菩薩。

咳咳咳…,好久不唱歌了,嗓子有點不適,不然可以唱的更空明一些。這首歌也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大師所創。”

“師父,他選中我難道就因爲我姓妙?”妙俊風對於自己的這個推測感到有些愕然,至於師父剛剛唱的那首歌,他暫時將它給遺忘了。

“這是一方面原因,至於另一方面的原因,你可以回到家裏,向你的爺爺詢問。不過,我建議你還是旁敲側擊的好,不然恐怕會一無所獲。”

“師父,您能別總賣關子嗎?您知道這樣的行爲會遭人嫌棄嗎?”

“我讓你指桑罵槐!”帝明一邊說着一個板栗燒就敲了過去。

“我閃,嘿嘿,沒敲着。”

“我踹!”

“哎呦!師父不帶您這樣的,您知道您這一腳有多重嗎?”

“哼哼!誰讓你躲。難道你沒有聽過,若是有人要打你的左臉,你就要把右臉伸過來嗎?”

“沒聽過,真的沒聽過。”

“那今天不是聽到了嗎?好好的記在心上。還有爲師剛纔唱的那首歌,你也得記牢,以後會派上大用場的。

下面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嗯,準確的說是一個鬼,也可以說是一個靈。”

妙俊風跟在帝明的身後,走到之前帝明釋放界禁的地方。

“解!現!”

流光一閃,波光一動,一個白兮兮的小鮮肉是出現在了他們師徒二人的眼前。

“師父,這不會是個色鬼吧!你看他臉色蒼白,四肢無力的樣子,還是讓他早點解脫吧!”

“無禮!在偉大的所羅門王面前,你應該無比的謙卑。” 園香 小鮮肉蹦起來喊道。

“所羅門王?沒聽過,沒想到色鬼也會起一個響亮的頭銜。”妙俊風對他的話不以爲意,完全沒放在心上。

“他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所羅門王。由於一些原因,現在的他和原先的他出入很大。”

“聽到沒有,小子,你師父的話你總該信吧!”所羅門王雙臂環抱,得意的說道。

“就算是又怎樣?師父,您讓我見他做什麼?您不會要讓他當我的跟班吧!”

“放屁!本王怎麼會跟在你身後當跟班,就算是你的師父也做不了本王的主人!本王是誰?偉大的所羅門王!”

“哦?是嗎?那你認不認識這些神明和魔神?”

帝明擡手一點,一個個光影出現在所羅門的眼前。伴隨着每一個光影的浮現,所羅門的表情是一下比一下精彩。

“上帝,宙斯,奧丁,路西法,哈迪斯,波塞頓,雅典娜,德古拉…

我的上帝啊!我沒有看錯吧!難道他們都和你有交情?”

所羅門收起輕浮的表情,轉而變得鄭重且嚴肅起來,看向帝明的目光也是變得有些怯懦。

“師父,你們倆在打什麼啞謎?不就是一些人影嗎?他怎麼在看了後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爲師向他展現的可不是什麼人影,而是真正的神影和神魔之影。目前這些你還接觸不到,等你足夠強大了,你自然而然的會接觸到這些。

你們的世界被祭祀的神明有很多,但真正強大的沒有多少。也許你會覺得爲師的話有點誇張,但等你到了那個境界,就會明白爲師所言不虛。

你先退到一邊,爲師還有話要對他說。”

“是,師父。”妙俊風恭敬的退到一旁,對於眼前這位剛認不久的師父,自己現在真的是將他視爲最信任的人。

“所羅門,我希望你能和我的徒兒訂立一份主僕契約。我知道你身爲曾經的王者對於這份契約一定是相當鄙視的,但現實是你不得不正視我的提議和接受這個提議。

你與七十二魔神訂了契約,原本你是要將靈魂祭祀給他們的,可你在最後卻用你的智慧逃過了這一劫。

然而,在時間的長河中,你爲了躲避他們的追蹤和報復,是戰戰兢兢的過着每一天。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命運的使然,不曾想到某一天你竟然會跟他們同時進入這個世界,並且還跟其中的某一位封印在了一個地方。

說到這,我不得不對你的智慧再一次高看一眼。二位身處同一屋檐下,你竟然能夠躲他這麼久不被發現,這不得不說是個奇蹟。

只要你跟我的徒兒訂了契約,我會讓他幫你將七十二魔神重新鎮壓,再度迴歸於你的麾下,讓你重現往日的榮耀。

而我也會約束我的徒兒,不會讓他真的將你當僕人般對待。我想聰明睿智的你也能看出,我的徒兒本心並不壞,也許在未來的日子裏,你們倆會相處很愉快的。”

“我想考慮一下,這可是天大的事,就算如今的我再卑微,我也是偉大的所羅門王。”所羅門就算在落魄,也有自己的驕傲。

“可以,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吧!若是考慮好了,你便將所羅門之戒交給我的徒兒。之後,我會做你們契約的公證人。”

“師父,我怎麼感覺你像是在威脅他啊!”

“沒錯,就是威脅。 女神的貼身侍衛 他可是所羅門,智慧卓羣的所羅門。若是他沒死,我遇上他,還不知道誰威脅誰呢!”

“師父,您覺得我以後能駕馭得了他嗎?”

“駕馭這個詞你用的不妥,你應該尊敬他,把他當朋友,讓他享有王的榮耀。在他的面前你的那一丁點智慧可是不夠看的,真誠的待他便好。”

“我知道了,謝謝師父。”

時間在所羅門的思考中一點點的過去,最終他長呼一口氣,將手中的戒指摘了下來,向着妙俊風就拋了過去。

“你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你會爲今天的選擇而感到高興。”帝明對於所羅門的決定感到由衷的高興。

他原本已經準備好另一種手段,只是這個手段一旦施展,所羅門也就不是真正的所羅門了。

帝明將準備好的契約鋪展開來,讓他們雙方在看過後,各自烙下自己的靈魂烙印。當然,妙俊風這邊是由帝明出手幫助的。

當他們的靈魂烙印被烙在契約上之後,“唰”的一下,強烈的光芒是讓契約一分爲二,直接遁入了妙俊風和所羅門的識海內。

“很順利,從今往後你們就是一家人了。若是有誰違反了契約上面的規定,那可是有天罰之雷轟擊而下的哦!”

帝明說的很輕鬆,但他們二人在聽了後,是表情相同的嚥了一口口水。 “好徒兒,是時候說再見了。我希望我們還有再見的機會。”

聽到這句話,妙俊風的心裏頓生一股酸澀之感。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但卻比有些人一輩子的情誼還要深。

“咻!”的一道白光,在妙俊風即將開口時,打入了他的體內。

“俊風,這顆珠子會在你需要幫助的時候爲你分憂。每用一次它便會暗淡一分,到最後會化爲一道精純的能量,爲你提供最後一次幫助。這就算是爲師送你的見面禮吧!前面的都是任務需要。”

“謝謝師父,在您離開前,徒兒能向您做最後一個請求嗎?”

“可以。”

“您能讓徒兒見一下您的真容嗎?”

“嘿嘿,那你可要看好咯!爲師也是帥的不要不要的。”

朦朧的光團退去,露出了一個年輕的姿容,看樣子也不比妙俊風大多少。

“師父,您可真年輕。”妙俊風顫抖着臉上的肌肉,一副想爆發又不敢的樣子。

“承蒙誇獎,我也就比你大十歲而已。記住我交代你的事,記住是我的事,不是任務的事。”

“嗖”“嗖”“嗖”…

數以百計的七彩光柱是穿越時空,打到了帝明的身上。他帶着笑容滿意的離開了這個世界,期待着與妙俊風在仙界再會。

看着妙俊風那呆呆的失了魂的模樣,所羅門是輕聲的走了過去,拍着他的肩膀說道:“俊風啊!節哀順變。”

“啪”的一個板栗燒,在下一刻是準確無誤的敲到了所羅門的額頭上。

“說什麼呢?誰節哀啊!我只是在想等我成爲強者了,一定要好好的跟師父切磋一下。不過話又說回來,師父傳給我的板栗燒真的會讓人上癮的。”

“別!”所羅門舉起雙手擋住自己的額頭,一隻腳擡起,身子微微的往後傾斜。

“你放心,只要你不犯錯誤。我是不會請你吃板栗燒的。師父可是讓我對你好一些的。”

“這就對了,我可是偉大的所羅門王。

哎呦,你怎麼又敲我!”

“做人要謙虛,做鬼更要謙虛。我這是在教你怎麼好好的做鬼。”妙俊風比劃着自己的右手,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我怎麼感覺他與先前不一樣了呢?好邪惡啊!”所羅門在心裏吶喊着,他覺得很不幸,自己怎麼就跟這樣的人簽訂主僕契約了呢!

“咻”的一道灰光,所羅門是遁入了所羅門之戒中。他不想再挨板栗燒,他想靜靜。

“喂!不要那麼小氣好不好,我真的不敲你了。”

“我不!平時要是沒事就別召喚我出來。我們這樣也是能溝通的,再說現在的我除了智慧可以幫到你,是沒有任何戰鬥能力的。”

妙俊風聳了聳肩,默認了他的話。

走出宮殿,順着來時的路返回。封印地還是封印地,但缺少了一絲魔性,多了一份陰性。

“你說這封印地會消失嗎?”妙俊風向所羅門問道。

靜,很靜,非常靜,回答他的只有那空曠的寂靜。

妙俊風的眉頭皺到了極點,冷冷一笑的說道:“所羅門,你要是不說話,可別怪我用手段咯!”

“臭小子!你又威脅我,你可知道曾經那些威脅我的存在都到哪去了?”

“我哪知道,我只知道現在的你是我的式神,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哎!沒想到英明神武的我也會有今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報應?

好吧!我回答你的問題,封印地的形成可以說是在剎那間完成,但封印地的消失卻要經歷一段時間。按照眼前這個封印地的等級,我估計三天後這個封印地就會消失了。”

“謝謝。”

“你說什麼?你剛纔對我說了什麼?”

“我說謝謝。”

“其實,你也挺不錯的,我們試着好好相處一下吧!然後,鍛造一個千古輝煌的友情傳說。”

妙俊風搖着頭笑了笑,從今往後自己的世界中會多出一個讓自己排憂解悶的傢伙,說不定還真的會像他說的那樣,建立深厚的友誼。

“嗒”“嗒”“嗒”的腳步聲響起,一道身影是從封印地的灰霧中走了出來。

“大公子,您總算是出來了。您可擔心死我了,您看這日頭都快要下山了。”車伕急切的迎了上來,將妙俊風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好啦,好啦。我沒事,咱們回家吧。”

“哎!”車伕重重的回了一聲。

“咕嚕嚕”的馬車聲在林間響起,隨着車身的輕微晃盪,車廂中的妙俊風也是漸漸的步入睡夢之中。

“大公子,我們到家了,請醒一醒。”

妙俊風的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他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伸了一個懶腰,將車簾一掀,是直接跳了下來。

院落中的僕人們已經開始爲燈籠點上蠟燭,迴廊上也是來往着穿梭不息端着一個個餐盤的丫鬟。

妙俊風砸了砸嘴,此時的他對於吃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到底在自己的身上會有什麼祕密呢?

“臭小子,別在這傻站着了。我感覺到有一股淡淡的力量與你形成了共鳴。你按照我的指引向那邊走過去。”

妙俊風眼眸一亮,是按照所羅門的指引,向着家宅內的一個方向走去。

“好了,就是這裏。”

“祖殿!”

妙俊風對這裏並不陌生,每年的節日可都會來這裏祭祀先祖的。

“所羅門,你確定是這裏?這裏我可是經常來的。”

“你竟敢懷疑偉大的所羅門王!愛信不信!”

妙俊風深吸一口氣,推開祖殿的大門,向着裏面走了進去。

這裏每天都會有人來打掃,貢品也是會每日更換。大殿內點燃的不是蠟燭,而是特製的長明燈,就算是白天也會被點燃着。

從香盒內取出三支香,點燃,向着祖宗的牌位恭恭敬敬的拜了三下,之後,將香放入香爐之內。

“和你產生淡淡共鳴的就是最上面的那個牌位。”

妙俊風循聲望去,不禁心裏一驚,那可是妙家的第一代先祖啊!

牌位像是感覺到了妙俊風的關注,忽然之間發出一圈朦朧的光暈,緊接着一縷淡淡的光線是筆直的射入了妙俊風的眉心。

這一切發生的很快也很突然,當妙俊風反應過來後,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能自控,完全陷入了被動中。 一陣眩暈過後,妙俊風發覺自己站在一條溪流的邊上,周圍是蒼翠的青山和茂密的森林。

“我們終於見面了。”

一道聲音伴隨着山間的微風傳入了妙俊風的耳朵,緊接着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是從溪水另一邊的樹林裏走了出來。

“你是誰?”妙俊風不自覺地伸手向着腰間摸去。

“難道你忘了你已經不是文者了嗎?你的腰間什麼也沒有。我沒有惡意,只是想和你聊聊天,然後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聊天?打架?”

“沒錯,就這麼簡單。先聊些什麼呢?有了,就從你了不瞭解你的祖先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