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林寒總算抵達了一處陸地,不僅有些費力,竟然還有種自己快要餓暈過去的想法。

“不是吧!怎麼會覺得餓……”林寒嚇了一跳,還以爲自己的靈力消失了,但是緊握雙拳試了試,發現自己的靈力並沒有消失。思及此,他鬆了一口氣。

難道是因爲在這個異世界的緣故? 很快林寒發現是在這異世界的緣故,在確定了周圍沒有危險之後,林寒將李南方跟冥王放了出來。他們兩個也是一臉難以啓齒的模樣盯着自己。

除了覺得餓之外,他們還發現了一件事情,那是這個世界的靈氣他們那個世界的豐富許多。甚至他們那個世界的天界都要豐富。

這個地方,的確適合修煉,難怪動輒有尊階的大能出現。連一艘漁船都有天尊階品的大能坐鎮。這樣想來,也並不會那麼匪夷所思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飢餓的感覺了。難不成是我的修爲沒了!”李南方一臉驚恐的看着林寒,眼底滿是驚恐的神色。

“你的修爲還在,你會覺得餓,應該是在這個世界,咱們兩的修爲只能算是這個世界墊底的。”林寒說完,取出了自己的刺骨槍,走到了海邊。

李南方和冥王還沒反應過來林寒打算做什麼,發現林寒快很準的發現了一隻海魚,隨後,狠狠的一插,那條海魚被他的刺骨槍插了。塊頭還不小,看起來應該夠他們三個人吃了。

“沒想到你這刺骨槍還能當魚叉用!”冥王一臉佩服的做了一個手勢,能夠將這種高階鬼器當成魚叉用的,怕是隻有林寒了。

“還貧,要不要吃魚了?”林寒滿頭黑線,這個節骨眼怎麼還開得出玩笑。

林寒在海邊隨便將這條魚給收拾了一下,大抵是將魚的內臟跟魚鱗給整乾淨了。不過話說回來,這魚長的五顏六色,還真是漂亮極了。並且身的靈力濃郁,聞着很下飯的樣子。可惜這個世界不知道有沒有米飯,有米飯的話,搭配這麼一條魚,肯定很好吃。

讓李南方幫忙拿着叉着魚的刺骨槍,林寒催動自己身的紫火,開始烤魚。

這丹火烤魚的速度是快,沒過多久,這魚烤熟了。顏色也從原來的五顏六色變成了看起來美味可口的金黃色。看的衆人是直吞口水,沒等將魚肉晾涼,三人狼吞虎嚥的開始吃了起來。

沒一下子的功夫,這條魚被分食個乾淨徹底了。

“我都不記得自己多久沒有吃過東西,好好吃。沒有放調味也好好吃。”可能是因爲海魚的緣故,自身還帶着一股鹹味,不用放鹽也很好吃了。

“好像還不夠,林寒,再去弄一條。”冥王慫恿林寒再去弄一條來。

林寒無言以對,面對兩個長輩似的存在,只能再拿刺骨槍去叉一條來。

只是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纔剛剛走到海邊,忽然海水裏鑽出了一條觸手將他的腿部纏繞,隨後,他的身體觸不及防的被拖進了海水裏。

“我去!”林寒奮力掙扎,發現這個將自己拖進海水裏的傢伙竟然是一個長着人的模樣,但是下半身卻是章魚模樣的怪物。

林寒大吃一驚,毫不猶豫的擡起刺骨槍掃向了那個纏住了自己腿部的觸手。

那個怪物也感應到了林寒的想法,立馬退散開來,放開了林寒。

林寒順勢連忙朝着海面逃去,但是那廝壓根不願意放過林寒。鍥而不捨的伸出觸手抓了過來。

然後林寒又是用刺骨槍掃了一下,兩人這麼一來一往在水下鬥了起來。

在岸的李南方也發現了端倪,取出了自己的長劍拋向了空。

催動咒語之後,長劍的個頭猛地變大了許多,隨後,劃破長空,沒入了水下。

而那隻跟林寒正在糾纏的怪物只感覺危險從天降,還未反應過來,一隻觸手被那柄長劍給刺穿了。疼的它立馬哀嚎了出來,林寒藉機抓住了它的觸手,將它一把拖出了水面來。

“竟然是一隻神階品的海怪。”成功的將這隻魷魚怪丟到了岸之後,林寒觀察了一下對方,發現對方的修爲竟然跟自己不相下。難怪能夠跟自己在水下鬥這麼久的時間。如果不是有李南方大哥出手相助,怕是自己搞不定這廝啊!

“咕咕嘎嘎!”那人模觸手下身模樣怪物發出了一聲不甘的嘶吼。

“魷魚怪~我喜歡。”冥王兩眼發亮,催促着林寒將它的觸手全部弄下來烤了吃掉。

聽到冥王的話,李南方跟林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嘴角,這女人還真是不挑食啊……

“憋……憋殺藕……”那魷魚怪似乎也看出了他們的意圖,驚得它立馬開口說出了人話。只是這人話聽起來極爲彆扭,是那種很鄉土的口音。

“他說什麼?”林寒聽懂了,但是冥王他們沒有聽懂。

“他叫我們別殺他。”林寒幫這魷魚怪翻譯了一下。

“不殺他咱們吃什麼?”冥王理所當然的開口,她還沒吃飽呢。

“藕……子雞賴,里門憋煞藕。”這一口一個字的聽着還真費力,林寒糊里糊塗總算聽懂了這玩意在說什麼之後,這玩意的話讓林寒驚到了竟然還有這樣的操作!自己動手斬了自己的觸手!這異界人會玩啊!

果然,這魷魚怪說到做到,竟然真的將自己的八條觸手給斬了下來,不知是疼的落淚,還是心疼的落淚,總是隻一臉委屈巴巴的將觸手送到了林寒他們的面前。

看着這八條在他們面前還在挪動抽搐的觸手,林寒和李南方滿頭黑線的看着冥王。

“哇塞!如果此時有芥末好了。”冥王笑眯眯的看着林寒,衝林寒挑了挑眉。

“哇!你是不是修道之人!居然這麼沒良心!要吃它算了!還要生吃!”李南方覺得這女人的行徑簡直令人髮指啊有木有!

要吃人家算了,居然還要生吃!

“那是你,我是冥王,冥王不屬於你們修道之人那一塊。我們冥界尊崇的宗旨是,人生苦短,及時享樂。”冥王沒心沒肺的一笑,擡手之間,竟然真的拿出了一瓶芥末醬。

此情此景,看的林寒一陣惡寒。

“欸!那小子要跑!快抓回來!”三人對話的功夫,那魷魚怪竟然又悄咪咪的長出了新的觸手打算逃走。冥王哪裏會放過它,連忙開口提醒林寒他要逃走。

“還有再生功能?那留下吧!”本以爲切了這些觸手他死定了,沒想到他還能蹦噠那留下吧! “里門布弄辣嗎懟藕!”魷魚怪怎麼都沒有想到碰這一羣喪心病狂的人,發現自己有再生能力之後竟然要將自己給留下來!驚得他直接怒吼了出來,林寒三人壓根沒有聽他的話,反而是將他貢獻過來的八條大觸手用刺骨槍給穿好用丹火烤了。

“不對!全烤了我的芥末沒用了!”冥王想到了什麼,凜冽一笑,走向對方,手多處了一柄高階鬼器匕首,在對方的面前晃了晃。

嚇得那魷魚怪臉色慘白,嘴裏一直嚷嚷着說,“步步。”然而這步步絲毫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某女的刀子還是心狠手辣的落下了。

啊的一聲慘叫過後,對方的觸手直接少了一條。

魷魚怪淚流滿面,自己明明是一個散仙,爲什麼會被這羣跟自己修爲差不多的怪人欺負成這樣?長的怪,性子也古怪。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尤其這當的有一位看起來好像高自己一個品階,如果不是對方直接施壓,他根本不會輸在這個臭小子的手裏。

想到這兒,那魷魚怪狠狠的瞪了林寒一眼。可當他發現對方竟然能夠手心自動生出火焰時,他明顯一副驚呆了的表情。

“裏素臉蛋是?”對方小心翼翼的操着一口完全不標準的口齒問了林寒一句。

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臉蛋是,這麼葩的稱呼,要多口齒不清才能說出來。

“嗯。”林寒點點頭。

“拿裏嫩臉梗搞滴蛋嗎?”對地的語言實在有些摸不透,他說這句話極其費勁。

林寒忍不住笑了,“你我同爲散仙,你只需要將你的心念分享給我,便不用這麼費心費勁的說着一口完全不標準的話語。”

林寒的調侃引得對方一陣羞愧,怎麼將這事情給忘了呢?

我能提升功法 眼底閃過一抹尷尬,它連連點頭,跟林寒共享了自己的心意。

“他問你什麼問題啊?”發現有一瓶芥末還不夠的某人又拿出了一瓶醬油和一個小碟子。在小碟子裏倒了芥末跟醬油,她用匕首切下了一根新鮮的魷魚片放到碟子裏蘸了蘸,送進了嘴裏。

這鮮美的滋味,完全是地球的生魷魚不能的。

享受美食之餘,她還不忘問林寒那看起來有些噁心,但是吃起來口感很不錯的魷魚怪到底對林寒說了什麼。

“沒什麼問題,他只是好,我能夠煉製什麼級別的丹藥。”林寒看着魷魚觸手烤的差不多了,便跟李南方分了。

這魷魚的觸手聞着靈氣很充足,想來也是,本體是神階品的修爲,從它身切下來的東西,靈氣不足纔怪了。

魷魚怪的嘴角抽了抽,一臉痛心的看着他們分食自己觸手的畫面,簡直觸目驚心慘不忍睹好麼!

不過他還沒有忘了正事,將自己的心裏的話傳遞給了林寒。

林寒緊鎖眉頭,表示有些聽不懂這魷魚怪在說什麼。

“靈仙是什麼修爲?”這世界的修爲名字跟他們那個世界有些不同啊。

吞下一口口感極佳的觸手,林寒覺着味道有些不太對,變出了一瓶胡椒粉和椒鹽撒了一些在頭。

李南方看到林寒的動作,管林寒要了那兩樣物品,學着林寒的動作給手裏烤熟的觸手撒了這兩樣東西。

魷魚怪大吃一驚,難道他們連修爲的品階都不知道?那他們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壓下吃驚的心態,他又跟林寒共享了一下自己的心聲。

大抵介紹了一下這個世界的修爲品階,林寒算是聽明白了。

自己在個世界好不容易混成個品,到了這裏成了金字塔低端的生物……簡而言之。他成了最弱的!

這他麼簡直是再驚喜不過了。

“靈仙修爲可以煉製,怎麼?你身邊有靈仙修爲的人重病需要丹藥續命?”林寒抹了抹嘴巴,這一頓飽餐魑的還真是前所未有的滿足。

“藕涼冰了。”對方心急,口齒不清的又蹦出了一句話來。

“你娘病了……你娘是靈仙修爲?”所謂的靈仙修爲大抵是神尊修爲,是林寒現在剛剛能夠修煉的丹藥等級。

“嗯!”魷魚怪重重的點點頭,回答道。

“你該知道,身爲煉丹師,我是不會免費幫人煉丹的。耗損精神力不說,還不值當。你給我們吃的這些觸手也不能算是煉丹的報酬,因爲你是被我們抓到的,所以理所當然被我們吃也是應該的。”林寒說的理直氣壯,聽得魷魚怪在心裏大呼無恥。

這算是將自己吃乾淨了翻臉不認人?

“辣裏向砸地。”魷魚怪知道,這世界的煉丹師都高傲,沒有個什麼好處,是不會幫忙煉丹的。而且給出的好處一定要恰到好處。

尤其,眼前的這個小子還是一個能夠煉製靈仙階品丹藥的下品煉丹師,更是不在話下了。

“不想咋滴,煉丹所需的藥材,你們準備,而且還要提供一個足夠讓我心動的寶貝,我幫你。”林寒將刺骨槍收回,開口跟魷魚怪提出了條件。

“好!”總算,他說了一個正確的字眼來。

林寒鬆了一口氣,衝對方做了一個成交的動作。

“你怎麼也不問問她娘厲不厲害了?”神尊階品,非同小可,林寒怎麼直接答應了。

“我空間裏有一隻神尊一隻天尊階品的天寵,我會怕那他娘?笑話。”林寒早有打算,若是對付不了的,他直接讓晉升到天尊階品的公鳳凰對付。

在空間裏有了足夠的時間修正休養,想必它已經能夠從容的對付晉升的雷劫了。再不行,出來帶着某人的娘一起歷一次雷劫唄!重傷在身,加一次雷劫,不死也去半條命。屆時它體內的獸丹不是自己的嗎?

李南方感知到了林寒所想,挑了挑眉,大呼林寒機智。

兩人相視一笑,林寒便將李南方跟冥王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去了。

隨即,他跟着魷魚怪進入了黑海海域。

對於黑海海域,李南方跟冥王還是無法進入的,因爲黑海的水跟古魔之地的墨池的水是一樣的。對非魔修之人,很不友善吶! 在見到這隻魷魚怪的孃親之後,林寒才明白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這尺寸,簡直叫人歎爲觀止。 它跟這隻小魷魚怪是一樣的體型,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觸手。體型這魷魚怪足足大了十倍之多。粗壯魷魚觸手配那跟她下半身極不相符的巨型魷魚觸手,怎麼看怎麼詭異。

“小魚兒,你從哪兒帶來的人?”魷魚怪一族生存在黑海的海底,平日裏鮮少岸,很大一部分原因不岸是因爲他們的體型原因,了岸也只會讓那些高階修爲之人抓起來當食物。跟林寒他們一樣,吃下他們的觸手,都能夠提升少量的靈力。這使得他們整個種族都面臨着瀕危的危險。

現在偌大的黑海海域,怕是隻有十幾只像他們這樣的魷魚怪。不過這個世界的人,不叫他們魷魚怪,而是叫他們海人。

起這個口齒不清不楚的小鬼,這大魷魚說話口齒清楚很多了。

仔細觀察者着林寒,發現林寒沒有惡意,模樣也跟這個世界人迥然不同,她也稍稍的放鬆了一些。

魷魚怪對着自己的孃親嘰裏咕嚕的說了一堆他們種族的話,大抵的意思是介紹林寒的來歷。跟煉丹師的身份,聽聞林寒是煉丹師,大魷魚的眼底閃過一抹驚喜。但是很快,它顯得一臉失望。

“你若是早一點請他過來,或許我還有救……可是現在……”大魷魚長嘆一口氣,“娘走了之後,你該怎麼辦……”大魷魚淚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寶貝兒子,眼底盡是不捨。

小魷魚哽咽的看着自己的親孃,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這些天他的眼淚都流盡了。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爲娘也放心將你交給他了。”她還正擔心自己隕落之後,他會沒人照顧,現在看來,兒子已經找到能夠照顧他的人了。

在這個世界,煉丹師的身份地位極其崇高,沒有幾個人敢對煉丹師做出什麼不軌之事。兒子跟着他,或許是一件好事。

“啊?”小魷魚一臉驚愕,轉過頭下意識的看了林寒一眼。

頓覺毛骨悚然,自己只是爲了讓孃親放心讓林寒爲她煉丹才謊稱林寒是他的朋友的。怎麼現在的局面溜變成了孃親將自己委託給了林寒呢?

“不過你這個朋友畢竟不是海人族的人,不可能跟着你一起生存在水裏。他現在能夠在水裏來去自如,怕是得了那水靈一族的認可才能做到。可是說到底,他還是陸地的人,還是需要去陸地生活的。你日後,怕是要跟着他去陸地生活了。這樣吧,孃親將這個給你,你服下之後,能變幻出人類的雙腿,在陸地生活了。不過一天之,還是需要在水裏泡一個時辰才行。”大魷魚是鐵了心要將小魷魚交到林寒的手裏。說完,她從自己的體內逼出了一顆靈丹,送到了嘴巴微張的小魷魚嘴裏。

小魷魚還來不及說什麼,將這顆靈丹給吞了下去。

“這位少年,如果你真的是我家小魚兒的好朋友,希望你能夠好好照顧他。這個是我海人一族的珍寶,送於你。”大魷魚畢竟是生活的時間自家兒子年長很多,怎麼可能沒有從小魷魚的眼底看出對他對林寒的恐懼。想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怕是兒子答應了他某些要求他纔過來幫忙看看自己的。

不過饒是如此,她還是看出來了這人雖然模樣怪,但勝在給人一種正人君子的感覺,應該不會太過爲難自己的兒子纔是。

想到這兒,她取出了一枚發着微弱亮光的珠子放到了林寒的手。

“這是何物?”林寒不解的拿着珠子揣摩。

這珠子爲什麼看着對自己的身體好像很有親近感。

“化水珠,你雖然得到了水靈的認可,但是卻不能在水下長期待着。化水珠是我海人一族的聖物,得到它,你將它吸收之後,身子入水便化爲了水可以肆意逃到任何一個有水的地方。不受結界禁錮的困擾。”大魷魚開口解釋了一番。

“不行,太貴重了,我都沒有幫你煉製丹藥。”這寶物一聽是聖物,他絕對不能說下這樣的寶貝。想也不想,林寒要將東西還回去。

“你拿着!只要你答應,日後好好的照顧我的小魚兒,我放心了。”大魷魚滿臉乞求的看着林寒,這東西留在兒子的身是禍害。但是林寒不一樣,他是煉丹師,身份尊貴,沒人敢打他的主意。

“姆!藕布里凱里!”小魷魚見大魷魚好似在交代後事一般將自己託付給了林寒,失聲痛哭出來。前伸出觸手一把將大魷魚給抱住了。

“小魚兒,你現在已經可以正常說話了,開口說話試試看。”大魷魚也捨不得,但是她的體力已經明顯不支了。身子正在慢慢的下沉。

他們海人一族死後,都是身沉海底,化爲大海的養料消亡的。

“孃親,我不要你走!”小魚兒看着自己的親孃,哭的不能自己。

林寒默默的站在一旁,回想起了昔日自己在冥界跟自己爹孃告別的場景。也是如此,充滿了不捨和依戀。

大魷魚看到小魷魚哭,也跟着哭了起來。

伸出觸手緊緊的將小魷魚抱在懷裏,哭的不能自己。

整個海底的水流都被這對母子的哭聲給驚得一直震顫不已。林寒還需使出靈力來控制住。

直到這隻大魷魚在兩人的目光注視下,觸手軟綿無力的鬆開了自己的兒子,身子緩緩的下跌。

小魷魚想要抱住大魷魚,無奈的是力氣太小,對方體型太大,根本抱不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親孃離開了自己的視線。

“娘!”小魷魚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此聲一出,感覺整個海底都染了一層悲涼的情緒,時間都在剎那間靜止了一般。

“節哀順變。”林寒長嘆一口氣,擡手安慰了一下小魷魚。

這小子其實是模樣有些怪,半身人類的身體皮膚有些黏黏的。其他的看起來跟他們人界的十幾歲的男孩一模一樣。 “他娘死了,將他託付給了你照顧?”既然是他孃親的臨終託付,小魚兒本身還小,並沒有多少的概念和意識。 既然孃親讓他跟着林寒,儘管他有些害怕林寒還會割掉自己的觸手當食物吃,可還是選擇了聽從孃親的吩咐,死死的跟着林寒。

直到林寒打算回到之前的海島將那顆化水珠吸收一下,小魚兒跟着他了岸,如他母親所言,吞下了她母親給他的珠子之後。他岸脫離了水源之後,竟然真的長出了一雙人類的腿來。

只不過習慣了用八條觸手來走路,完全不習慣用兩隻細長的雙腿來走路。沒走兩步摔了一個狗啃泥,那模樣好不狼狽。

冥王盯着那有一些人類少年模樣的小魚兒,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小子的親孃是腦子彈了還是被門擠過了?居然放心將她兒子交給一羣喜歡吃他兒子的人……

“我收下了了她送的禮物,自然要好好的照顧他。”禮物都在手裏了,不照顧好小魚兒好像說不過去。雖然小魚兒是這世界最爲稀少的海人一族,但是勝在他也聽過不少他母親跟他說過的陸地的事情,總之他們這些外來者知道的多,留在身邊一定會有一些作用的。

“你還真是沒節操……”冥王翻了一個白眼,自己也是纔剛剛到這個世界,還完全沒邊沒際呢,這麼義不容辭的選擇照顧別人了。

“承蒙誇獎。”林寒眯眼一笑,沒有反駁。

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坐下,林寒將那顆化水珠取了出來。

這顆化水珠要吸收了才能發揮作用,催動靈力,將自己的靈力灌入這顆珠子。珠子在林寒的雙掌之開始迅速的滾動起來。

冥王好的盯着這顆珠子,這珠子是林寒爲了它接納這個魷魚小鬼的原因?

在靈力的催動下,這顆珠子幻化成了一縷霧氣,沒入了林寒的額頭。

感覺這抹霧氣從額頭開始下鑽,一直到了他的丹田處,跟他的丹田融爲了一體。

丹田徹底的吸收這團霧氣之後,竟然變得越發的強大了。隨時有突破的趨勢。

還沒有用衝尊丹的丹靈,林寒感覺到自己的身一道力量猛地爆開了。隨即,海島之,開始陰雲密佈,傾盆大雨落下,還在地面掙扎着起不來的小魚兒一碰到雨水立馬長出了八爪魚來。

冥王跟李南方被這突如其來的雷劫給嚇得不輕,下意識的拉着那個還在雙腿跟八爪魚之間來回轉換不定的小魚兒跑到了一旁去。

“這是在做什麼?”小魚兒好看着冥王開口問道,當雨水也跟着落在冥王的臉時。小魚兒才發現,這個看起來兇巴巴的姐姐長得極爲好看。他見過的這個世界人長得都要好看許多呢。

不過很快,小魚兒一想到這姐姐吃自己時兇巴巴的拿着匕首的樣子,頓時好感全無,一個哆嗦,選擇不去看她。

“雷劫,他飛昇了!”冥王咬牙切齒,這小子的運氣可真是夠夠的!

自己可是花了萬年的時間纔到瞭如今的神階品,這小子後來居算了,竟然還突破了神階品要衝刺仙尊階品了。

這簡直要讓自己臉無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