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的表情很急切,他的語氣甚至有些顫抖。

“噗!老三別怕,小寶和白朗會保護我們的。”蘇暖笑了笑,仰頭說道。

“小姐,我會保護你的!這兩個傢伙,哼!”老三有些不情願,他扭頭瞥了白朗一眼,說道。

唐小寶在客廳裏溜達了幾步,慢慢悠悠的說:“想不到你那麼大的個子,膽子居然那麼小,連鬼都怕?”

“你小子說的輕巧,真有鬼我看你肯定跑的比誰都快!”老三吼道。

唐小寶“哼”了一聲,不以爲然的說道:“若真的有鬼,見到了小爺,恐怕跑的比你還快!”

話音剛落,就聽樓上傳來了個女人的聲音:“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衆人循着聲音擡頭看去,就見一個女人,身穿着紅色的大衣,長長的黑色頭髮披散在身後,那張臉……

“咦?這是花瑾?”蘇暖喃喃自語道。

不單單是蘇暖,就連唐小寶和白朗,都對着這個款款而來的女人,有了那麼一剎那的疑惑。

這個女人長得很像是花瑾,可這張臉又與之前他們所見的花瑾有所不同,確切的說,這女人好像比花瑾漂亮了很多,皮膚也白了很多,五官似乎更加精緻了……

女人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下來,她站在距離蘇暖大概三步距離的地方停下來,雙眼不斷打量着在場的幾個人。

“你們到底是誰?”女人的眼神掃了掃被老三破開的大門,蹙眉問道。

“花瑾,你不認識我們了嗎?”蘇暖上前一步問道。

女人挑起嘴角,眼神中疑惑更甚:“花瑾,花瑾是誰?”這句話一說出口,真是讓蘇暖大吃了一驚。

雖然這女人的臉似乎改變了不少,可蘇暖可以很肯定,她就是花瑾啊!怎麼現在她卻說不認識自己?

難道說,不過這短短的幾天,花瑾就將他們這幾個人都忘了不成?

“我不是花瑾,我叫艾琳,這是我的家!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闖進我的家?”艾琳歪着腦袋思考了一會,開口說道。

“艾琳?”蘇暖很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自稱艾琳的女人,蹙眉說道。

“小寶,白朗,你們來看看,這明明就是花瑾對吧?”看着艾琳平靜的臉,蘇暖不禁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這茫茫衆生,世界上不是有多少人,難免人又相似……難道說這個女人是艾琳,她不是蘇暖認識的花瑾嗎?

唐小寶冷笑幾聲,開口說道:“花瑾也好,艾琳也罷,她們身上都有相同的屍氣。”

白朗默默點頭,他的眼神在艾琳的臉上微微掃過,顯然很認同唐小寶的說法。

“什麼屍氣?難道說這女人是鬼?”老三想到這兒,趕忙一個箭步擋在蘇暖身前,惡狠狠的看着艾琳!

艾琳愣了一下,抿着嘴脣似乎有些生氣了,她挑眉說道;“請你們出去,否則的話,我要報警了!”

“老三,這女人不是鬼,她是人!”蘇暖伸手扒開老三的身子,走到艾琳跟前,很認真的打量着她的臉。

花瑾?還是艾琳?

“花瑾,你真的不認識我們了嗎?”蘇暖打算做最後的努力,雖然這女人看起來同花瑾的臉有些區別,可從心裏蘇暖還是覺得,眼前的這個自稱艾琳的女人,就是花瑾。陣役歡技。

“我……”艾琳的臉色似乎微微一變,她剛要張口說些什麼,卻忽然聽樓上有個男人的聲音說道:“艾琳,樓下這些人是誰?” 聽到這個男人的聲音,蘇暖並沒有太過詫異,他們本就是來找顧念的,那麼他的出現不應該是順理成章的嗎?

可這個聲音還是讓蘇暖的心微微顫了顫,不知是因爲他出現的時間太過巧合,還是別的什麼,總之……顧念的出現,讓蘇暖很不舒服。

似乎感受到了蘇暖的不適,白朗的手掌微微緊了緊。

感受到掌心那溫暖的源泉,蘇暖擡眸……對上白朗那雙有些冷冽,卻迷人的雙眸,微微笑了笑。

“顧念,我不認識他們。”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見到顧念的身影,艾琳的臉色似乎稍稍有些發白,眼神裏甚至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這讓蘇暖更加覺得,顧念這個人不妥,很不妥!

顧念的出現好像對艾琳來說是種威脅,甚至是脅迫……這就是蘇暖此時的感覺。

艾琳害怕顧念?她爲什麼要怕這個男人呢?

“既然不認識,就請你們出去!”顧念緩緩的走下樓梯,他鐵青着臉站在艾琳的身邊,低聲吼道。

“出去可以!你把花瑾給我們交出來!”蘇暖盯着他的眼睛,沉聲說道。

果不其然,提到花瑾的時候,蘇暖看到顧念的眼睛裏彷彿有種詭異的神色劃過,他的嘴脣微微上挑,淡淡的說:“你說的這個女人我並不認識!”

“胡說!不認識你怎麼知道花瑾是個女的!剛剛我可沒有說過!”蘇暖挑眉問道,眼帶刀鋒。

顧念神色一動,冷笑着說道:“不認識就是不認識,你們都給我出去,否則的話,我就要報警了!”

這擺明了就是耍無賴啊!蘇暖很討厭無賴,尤其是像顧念這種看見就恨不得要扇他兩記耳光的無賴!陣役投弟。

對付無賴,自然要用對付無賴的方法!

所以,蘇暖毫不猶豫的扭過頭,對老三輕輕點頭說道:“老三,給我收拾收拾這傢伙!”

老三早已經對顧念這小子看不過眼,就憑他對小姐的態度,在他看來就已經是要找揍的節奏了!

如今小姐都這樣吩咐了,老三更是沒了最後的顧慮,只見他陰沉着臉,抖了抖他寬大的手掌,一步步的走向顧念。

“你想幹什麼!”顧念見老三這幅“偉岸”個體格,又見這男人來勢洶洶,很自然的退後了一步。

“幹什麼?我倒是想問問你要幹什麼!”老三又上前一步,伸手就扥住了顧念的衣領。

唐小寶這時候倒是樂得在一邊看笑話,如果說對付活人的話,他琢磨着老三還真是難得的一把好手。

而這時候,白朗卻忽然對着唐小寶眨了眨眼睛。

唐小寶呆愣了一下,他想確定一下自己有沒有看錯……片刻之後,他就非常肯定自己完全沒有看錯,因爲白朗又對着他眨了眨眼睛!

微微沉吟,唐小寶立刻明白了白朗的意思,他忍不住翹了翹嘴角,隨即也對着白朗眨了眨眼睛。

白朗默默的看着他,然後緩緩的扭過頭。

唐小寶有些得意,能和白朗這樣的人心靈相通,是不是從側面證明了他的修爲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呢?

得意歸得意,唐小寶可沒閒着,他早已輕輕的繞過在場的衆人,走向從身後不遠出的樓梯。

他需要找一件東西,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這時候的顧念卻早已煞白了一張臉,眼神有些發狠的對着老三吼道:“你放開我,否則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

老三抽動了一下嘴角,顯然並沒有將他的話放在心上:“你小子給我說實話,花瑾到底在那兒呢!”

老三一點兒都不傻,他心裏很明白小姐想要什麼,而且……他這個人其實很討厭暴力,剛剛那番動作完全就是爲了嚇唬嚇唬顧念這小子罷了!

怪異管理公司 既然他擁有能夠讓人說實話的傲人技能,又爲什麼要動用武力呢?

顧念的眸光微微有些迷離,不過片刻之後又重新吼道:“我不認識你說的這個人,也不知道她在那兒,你放開我!”

老三怔了一下,在他的“逼問”之下,這小子竟然還說不知道?難道是小姐真的誤會了嗎?

就在他準備回頭詢問蘇暖的那一剎那,顧念忽然從手上揚起一個物件兒,從那裏面猛的噴出一股褐色的液體!

猝不及防之下,這瓶子裏所有的液體一滴不剩的全部潑在了老三的臉上!

“哎呦!”隨着老三雙手捂着臉,顧念早已將手中的物件隨手扔在地上,然後一手拉住艾琳,飛速的跑上了樓梯,轉眼就消失在二樓走廊的盡頭。

“老三,你怎麼了?”蘇暖顧不上顧念,伸手扶着老三的胳膊問道。

老三伸手摸着臉,一雙眼睛根本就睜不開,他只能大聲吼道:“這小子居然偷襲我,你個王八蛋給我等着,我非要扒了你的皮不可!”

吼完之後,老三才胡亂抹着臉,嫌棄的說道:“這什麼玩意,臭死了!”

見老三狼狽的模樣,蘇暖趕忙從包裏掏出紙巾幫他擦着臉上剩餘的液體,這褐色的汁液黏糊糊,還散發出一股難言的味道,極爲不好清理。

蘇暖蹙眉,有些擔憂的對着白朗問道:“這是什麼?有毒嗎?”

白朗看着老三的臉,蹙眉搖頭說道:“沒有毒,可是……”

“可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玩意!”老三的眼睛這時候已經能微微睜開,他皺着鼻子,顯然很不喜歡這液體的味道。

“這好像是屍油。”白朗聞言,緩緩開口說道。

聽到他的話,老三瞬間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白朗,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衣服,這沾了他一頭一臉的東西是啥?

屍油?

老三覺得有些噁心,一秒鐘厚他就像是陣狂風般衝出了這間別墅!

神秘世子的沖喜醫妃 “嘔……”蘇暖聽到外面傳來了劇烈的嘔吐聲。她扔掉手中沾染了屍油的紙巾,對白朗說道:“老三他沒事吧?”

“噁心是噁心了點兒,但是對身體無礙。”白朗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蘇暖伸手拍了拍胸口,說道。說完之後,卻又忽然蹙眉,擡眸對着樓上問道:“屍油?那麼這屍體又是屬於誰的?”

白朗並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對着二樓的走廊說道:“想要知道這些,恐怕我們必須要找到顧念才行!” “嘔……”聽着外面老三驚天動地的嘔吐聲,蘇暖搖頭對白朗說道:“咱們先去找顧念,讓老三自己吐一會兒吧!”

白朗微微彎了彎嘴角,點頭說道:“好!”

兩人攜手並肩走上二樓,與一層的客廳相比,二樓顯得有些陰森,樓道里雖然也亮着燈,可卻忽明忽暗,讓人心悸。

蘇暖沒有怕,因爲白朗正緊緊的握着她的手。

兩人走到第一個房間門口兒停住,蘇暖輕聲問道:“要不要進去看看?”

白朗凝眸沉默了一會兒,搖頭說道:“裏面沒有活人的味道。”

蘇暖怔了怔,隨即說道:“那就不進去了!”話音剛落,卻見白朗接着說道:“裏面有屍氣,也許會有死人。”陣嗎向技。

又是屍氣?這棟別墅裏怎麼到處都是屍氣?該不會像是連城雪那個院子裏一眼,埋了很多的血屍吧?

想到那天晚上的驚心動魄,蘇暖的眉心忍不住又蹙了起來。

可她的手還是放在了門把手上,輕輕的向下一按……門,應聲而開。房間裏很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蘇暖嚥了咽口水,擡步走進去。

就在她走進門的那一剎那,只覺得眼前有光芒閃動,回眸看去,原來這光芒來自於白朗手中的妖瞳。

那水晶球般的妖瞳正泛出鑽石般的光芒,驅散了這團團凝結着的黑暗。

蘇暖感激的笑着,凝眸對着妖瞳讚歎道:“這東西真好看。”

白朗聞言卻垂下了眼簾,也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什麼……房間中的佈置很簡單,不過是些奢華的傢俱,其中最能讓人駐足的就是一面寬大漂亮的穿衣鏡。

這鏡子很高大,比蘇暖的身高還要高出不少,鏡子很明亮,從鏡面上反射出了妖瞳所散發出的光芒。

鏡框是黑色的,上面似乎還刻有一些複雜的花紋……蘇暖伸成手指,指肚輕輕的接觸到那黑色的鏡框。

好冷……這是蘇暖的第一感覺。

除了這面鏡子有些奇特之外,這房間中再無其他特別的佈置。

鏡子中映着白朗和蘇暖有些黯淡的影子,白朗的眼眸在這鏡子中,竟隱隱散發出淡淡的綠色光芒……

只是,蘇暖此時並沒有注意這面鏡子,她正在房間中四處尋覓着,好像生怕錯過任何一個角落。

白朗的眸光緊緊追隨着蘇暖的身子,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這面鏡子裏自己的異樣。

兩人就這樣在房間裏仔仔細細的找了一圈,蘇暖甚至連牆壁都伸手敲了敲,看樣子就差拆房子了。

沒有,什麼都沒有!這房間裏除了淡淡的屍氣之外,什麼都沒有!

“去其他房間吧!”蘇暖嘆了口氣說道。

白朗蹙眉點頭,在他的直覺裏,這房間裏絕對有古怪,否則的話他也不會拿出妖瞳。

可手上的妖瞳沒有直到現在爲止都沒有任何的反應,而這個房間……臨出門的時候,白朗的眸光再一次落在了那面穿衣鏡上面。

鏡子上映出他的身影,沒有任何的不同。

門被蘇暖輕輕的關上,當黑暗再一次降臨在這個房間,那面鏡子上卻忽然閃出一抹詭異的藍色光芒。

只可惜,這光芒已經被沉重的木門隔絕,並沒有半分能夠泄露到房間之外。

“走吧!”蘇暖牽着白朗的手,說道。

從木門上緩緩移回自己的眸光,白朗點頭……走了十幾步之後,他卻忽然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蘇暖看着白朗有凝重的眼色,問道。

白朗默默的低頭說道:“有人血的味道!”

人血的味道?蘇暖顯然並沒有聞到,可她卻明白,白朗的鼻子一向很靈,他既然說有人血的味道,那就肯定有人在流血!

問題是,到底是誰?

看出蘇暖的疑問,白朗沉聲說道:“不是小寶……”

聽白朗這樣說,蘇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是小寶就好!那麼……這房間裏還是剩下兩個人,他們其中一個在流血!

想到這兒,蘇暖忍不住爲艾琳擔心起來,聯繫起剛剛在客廳看到的一切,蘇暖總覺得,顧念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咱們要快點兒!”蘇暖拉着白朗的手,急促的說。

她有些怕,怕顧念會傷害艾琳,不管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花瑾,總不能見死不救是不是?

旋風百草4:愛之名 循着鮮血的氣味而,白朗和蘇暖很快就來到了二樓走廊深處的一個房間門口兒,白色的房門近在眼前。

蘇暖剛要伸手,冷不防的白朗卻拉着她的身子向後退了好幾步,蘇暖的身子甚至靠在了二樓的欄杆上。

蘇暖不明白白朗爲什麼要這樣做,她剛想開口,卻見那白色的房門忽然從裏面打開了一道縫隙!

黑暗中,一個人走了出來!

蘇暖長大了嘴巴,她簡直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從房間中走出來的是艾琳……她披散着頭髮,紅色大衣的胸前已經被染成了黑褐色,她白皙的臉上,甚至是手上全都沾染着刺目的紅色!

不用白朗說,蘇暖也知道那是血,人血!

艾琳的表情有些呆滯,她的雙眼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的雙手,就好像這雙手不是她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