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宋德華得先幫自己的女人,讓這個辱罵自己女人的鴻天霸沒臉。

“去看病人幹嘛?治不好!沒本事!還去打攪她嗎?!”鴻天霸看不起這裏所有醫生。一直都這樣,只有他纔是高高在上。

這些人見了自己無不低頭並且拍馬屁討好自己。他們沒資格和自己站在同一條線上,眼前這個多管閒事的人還讓自己跟過去?他算老幾?

“既然你不想讓我們的孟伊娃醫生幫你留點面子,那麼我就去告訴把事實告訴大家,讓你沒面子。”宋德華說話的時候很安靜,但是話說完的時候,在場所有醫生臉色都變了。

這樣一句安靜的話可是赤裸裸的威脅。宋德華是不想幹了嗎?所有醫生不可思議看着宋德華,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到醫院來,宋德華就這樣不幹了?!

孟伊娃原本氣憤的臉頓時變的愕然,宋德華今天是怎麼了?不是說好要好好在醫院把工作做好,然後一起把房子後面的錢付完嗎。

房子才交了首付而已,如今他們兩人必須要好好工作才行,若是宋德華失業……。

鴻天霸呆滯,接着有些冷笑看着宋德華。這個人,有種。

“怎麼?怕丟臉?”宋德華知道鴻天霸一定對自己的老婆做過什麼。剛剛宋德華過來的時候一直觀察着鴻天霸的臉部表情。

當孟伊娃說到他老婆和他有關係的時候,鴻天霸的臉色明顯變了。只是很細微的臉部表情,很多人都沒留意到,何況鴻天霸變的極快。

但這一切沒能逃過宋德華那銳利的眼睛,宋德華的獨特,讓宋德華能觀察到很多人都觀察不到的東西。

“若你不能說出個所以然,那麼你就等着爲今天詆譭我的事情買單吧!”

只是他老婆看到自己和別的女人在一起而已,接着氣暈在地,然後摔了腦袋。這個不是病,難道醫生還能看出這樣的事出來?

現在鴻天霸就是要看看這個嘴巴囂張的人還能囂張到什麼事情。原本自己也只是演演戲,所以他假裝憤怒,假裝大吵把所有人吸引過來。

這樣就可以讓所有人知道,自己是多麼愛惜自己的老婆,這樣就沒人會懷疑自己老婆暈倒,並且至今昏迷不醒的事和自己有關了。

可是現在,有個人在給自己找不舒服,那麼,他就該不舒服。

“宋德華!”孟伊娃想阻止宋德華的愚蠢行動。剛剛孟伊娃只是嚇鴻天霸的而已,而不是鴻天霸的老婆真的和鴻天霸有關。

鴻天霸的老婆是深度昏迷,摔了腦袋,很有可能成爲植物人。這樣的病人治不好,能什麼時候甦醒也很難講。

鴻天霸來無理取鬧,孟伊娃也只好隨便拿話來唬他。但宋德華卻信了自己話。該死!房子等着每個月繳費,生活還要繼續。

在任何一個城市生活都不容易,她的生活裏不能缺少錢。

宋德華要真的是失業了,那麼生活也將變的一團糟。

可是宋德華已經向着病房走去,鴻天霸也跟着,所有人跟了過去。木已成舟,孟伊娃開始有些脫力的感覺,難道是自己在毀掉自己的幸福嗎?

“鴻天霸,你最好不要有把柄給我拿在手上……”宋德華面帶自信微笑走在前面,餘光看着身後同樣昂首挺胸跟來的鴻天霸。

也是一副自信的模樣,但他的自信裏,還有一種自負。

病牀上是一個雙眼安詳閉眼的美女,可惜,閉着眼睛,呼吸均勻,看來是深度昏迷。

“開始吧!”鴻天霸似乎等不急把自己的醜陋面目表露給大家看,此時雙手抱胸,就這樣看着宋德華。

只要自己的老婆沒甦醒,誰也不知道。鴻天霸有自信,醫生?與他父親院長說的,醫生只是一羣爲了拿提成的廢物而已。

多開點藥水,有一天能治好的病多拖延幾天,以一個星期最好。開藥要最貴的,而且不是主治病情,而是起到輔助作用,如鹽水什麼的,治不死,也治不好。一直吊着就對了……

“鴻天霸,你真不怕自己的真面目會醜陋了你現在這副公子哥的模樣?”

宋德華爲躺在病牀上的女人感到悲哀。從面相看來,病牀的女人一定很溫柔,溫柔到被眼前這個喜歡玩刺激的男人開始冷落,拋棄。

鴻天霸身上的血氣告訴宋德華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如人的眼睛一般,眼睛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世界,就如血液,能讓宋德華瞭解這個人的個性。

鴻天霸的血液中全是浮躁和不穩定的起伏,他是喜歡刺激的男人。而病牀上女人即便看起來睡的安詳,但那雙眼間卻有着一道褶皺,起碼證明了這個女人經常皺眉。

宋德華可以想象一個經常等着男人回家,可是一次又一次讓女人失望,最後讓女人以淚洗臉,眉頭緊鎖看着窗外發呆的情景。

“你廢話真多!”鴻天霸惱怒,他是在套自己話嗎? 留給未來的自己 還是眼前這個人一直在跟蹤自己,或者說,這個人和自己的老婆有什麼聯繫不成?

宋德華冷笑,接着開始幫病牀上的女人檢查起來。先照了照她的眼睛,接着看了測試和ct圖片什麼的,宋德華和其他正規的醫生一樣檢查着。

沒人注意到,宋德華用小針在女人手指上點了下,接着用手擠出一滴血液。在轉身背對所有人的時候放到鼻子上嗅了嗅。動作很快,轉身後立刻重新轉過來看着衆人。

聞死人的血,根據時間不同,宋德華可以看到他們死前的不同時間景象。而聞了活人的血,宋德華可以看到她的一生,一直到現在。

“我沒時間和你在這裏耗着。說吧,什麼是真相?!或者說,我老婆怎麼才能醒!”鴻天霸一臉不耐煩。他可不想把時間花在這裏,她的情人在等着他呢。

“很遺憾,估計要醒來很難。”這是實話,撞的是腦袋,已經是植物人。要重新甦醒過來的話,誰也不能說是什麼時候。當然,如果宋德華肯出手,讓她甦醒也不難。

“那你他媽在放屁?!浪費我時間!你今天收拾好東西吧!”鴻天霸內心冷笑,此時一臉憤怒對着宋德華道。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孟伊娃面如死灰,其他醫生面無表情,從宋德華得罪鴻天霸開始,已經註定這個結局。

“黃小玲的身材很不錯吧?”見鴻天霸轉身,宋德華淡淡道,似乎不是對着鴻天霸說一般。

其他人莫名的看着宋德華,不知道宋德華爲什麼提到這個名字。可是同時他們發現,鴻天霸邁腳出去正要走的身子卻停了下來。

“將情人帶回家在牀上滾被單,把自己的女人氣的倒在地上,腦袋……”宋德華意味深長的拿出手機玩了起來,似乎並沒和大家說話一般,只是他自己在自言自語而已。

“好了!”鴻天霸突然大聲道。接着眼睛看向其他圍觀的人“你們都出去,我有事情和宋德華聊聊!”鴻天霸在沉寂過後聲音變的平緩,和藹可親。

圍觀的醫生都是成精一般的人物,他們都猜測到了什麼。但是每一個人的臉上卻沒表現出他們心裏懂的事情。而是很配合鴻天霸的話,將門關上。

“說吧!你需要什麼?升爲主任?要錢?”從見到宋德華開始,鴻天霸已經看過宋德華的標識牌,知道宋德華只是一個呆在化驗室的廢物。這種人通常慾望很強,權和錢都是他想要的。

“我什麼也不要,只因爲你剛剛辱罵的孟伊娃,是我女人。”宋德華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看着眼前的鴻天霸。

宋德華缺什麼?宋德華什麼都不缺。

鴻天霸冷冷看着宋德華“那你到底想怎麼樣!”對方恐怕要獅子大開口呀,這種人,該死。

“只要我女人原諒你,其他的事情我只當我不知道。”宋德華道。現在在場的就只有他和鴻天霸兩人。

“好!”鴻天霸從牙縫裏吐出一個字,接着憤怒的臉色重新恢復。轉身出門。 “宋德華,你的故事太好聽了,有空我們出去聚聚,可以好好聊。”鴻天霸打開門又突然笑着回頭對宋德華招招手,那樣子就如一對很好的朋友一般。

“好的,方少。”宋德華也微笑點頭。

醫生和孟伊娃都沒離開,一直在外面,所以此時鴻天霸在演戲,而宋德華,很配合。

“怎麼了?!”其他醫生沒有進來,在鴻天霸走後聚在一起私聊起來。孟伊娃是直接奔了進來,直接問宋德華。

“沒事。”宋德華笑道,孟伊娃還是那麼關心自己。

“真沒事?”孟伊娃可不這樣認爲,起碼通過和鴻天霸的接觸,孟伊娃知道鴻天霸不是什麼善人。

“有!”宋德華看着孟伊娃,接着來到病房門,關上了門,捂着胸口。

孟伊娃臉色大變,看着宋德華要倒地一般,嚇的孟伊娃趕緊過去抱宋德華。可等她人到的時候身子卻是被宋德華抱住,接着嘴巴直接將孟伊娃的嘴巴堵住,熱吻起來。

孟伊娃連忙推開,眼睛怨恨的看着宋德華道:“你就是個騙子!討厭鬼!”

宋德華這次可沒配合孟伊娃,而是假裝要暈一般道“啊,不行了,喘不過氣來了,快,人工呼吸,快……”

孟伊娃撲哧一笑,雖然知道宋德華是假裝的,但是孟伊娃還是過去讓宋德華抱住自己,然後熱吻,完全沒顧慮此時還有個病人在昏迷着。

小插曲過後宋德華又開始守着化驗室拖下巴發呆,無聊的一天過了一半,還有一半在等着宋德華去打發。

“宋德華,問你一個很認真的問題。你和陌生人約過會沒?”劉媚兒好奇看着宋德華,雙眼充滿着期待。

從劉媚兒的眼睛裏宋德華看到了劉媚兒的喜悅和興奮,看來這個傢伙已經約炮成功了。

“從來沒有,那種面還是不見的好。你都會說是陌生人,見面了肯定沒你想象的那麼浪漫。”宋德華想說,和陌生男人約會很危險。

“不會的,和他聊天快半個月了。一直感覺他是個很有禮貌,和帥氣的男人。而且成熟,體貼人。”

劉媚兒已經中毒,宋德華也不再說什麼了。當一個人癡迷某樣東西,你去反對,結果不單不能讓對方放棄,而且還會被對方討厭。

“今晚我和他有約會,你要幫我看看不?”第一次,劉媚兒顯得無比緊張。

“劉媚兒小姐,你饒了我吧。電燈泡的事情別找我,因爲我家還有女人等着我去疼愛。”宋德華可沒那麼無聊,當下拒絕。

“哼!”劉媚兒冷哼,繼續笑着對屏幕用手指比劃起來。看來又和那今晚要約會的對象聊了起來。

宋德華的生活就這樣簡單,上班,下班。回到家中,孟伊娃需要做飯,而宋德華最後則是洗碗。這樣規律的生活一直都是如此,也讓兩人樂在其中。

“今天,你和那個鴻天霸混蛋說了什麼?”孟伊娃指得是他們兩人關起門在病房裏說的話。

和宋德華聊完後,鴻天霸重新出來的態度卻是完全逆轉。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在裏面肯定說了什麼,畢竟所有人的眼睛不是瞎的。

“沒什麼,就是講故事。”宋德華身上的祕密不少,但宋德華從沒想過和孟伊娃說。這隻會將原本安靜平凡的生活打破而已。

有些東西能令家庭幸福,和睦。也有些東西說出來則會破壞原本好不容易纔獲得的和平和幸福的生活。

“小氣鬼!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有什麼不能說的嘛!”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孟伊娃的個性又來了。宋德華若是不從她,那她就開始發飆。

“男人胸小嘛,不像你們女人胸大。”宋德華聳肩,一副理所當然的事。

但是誰都能聽出來宋德華在佔自己便宜,孟伊娃有些得意的小臉頓時被憤怒取代,一步一步逼向宋德華。

“你要做什麼?我要喊救命的!” 夜王獨愛傲嬌王妃不願嫁 宋德華假裝害怕,每天來點這些事情調調情,日子會好過許多,起碼宋德華是這樣認爲的。

“你就喊吧,喊破喉嚨都沒人聽到!”孟伊娃一臉猙獰,接着將睡衣脫下,美妙無比的胴體完全露在宋德華的面前,接着直接對着宋德華撲了上去。

房間裏傳來嬉笑聲,兩人在牀上滾了起來,不時傳來撞擊聲。

入夜,孟伊娃半個人壓着宋德華沉睡過去,小嘴不時隆起,很是可愛。而宋德華則張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這樣清醒的夜晚不是第一次,因爲宋德華經歷的太多。

腦海裏總是能浮現出自己過去的所有經歷,縱然時間讓宋德華開始成爲平常人,但宋德華知道,自己依舊是那個嗜血的人。而且,每到晚上的時候宋德華都習慣出去溜達一圈。

外面的世界有殭屍,有鬥士,宋德華若是能碰到,那就是他們倒黴了。

他是屬於黑夜的精靈,血液總是讓宋德華喜歡上黑夜。也許是因爲晚上的世界比較安靜,也許是因爲黑夜中才充滿罪惡。宋德華就是那個驅散黑夜,消滅罪惡的人。

選擇在這個城市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改頭換臉生活着,宋德華有責任將這些意圖破壞宋德華普通生活的東西直接摘除掉。

當一人內心有着無窮的慾望和渴望,若是不能轉移這種慾望和渴望。那麼接下來,這個人將會喪心病狂。所以犯人多,這是物質世界裏的共同性。

這種犯罪的人就是該死,即便警察捉不了,那麼宋德華也有辦法找到他,並且讓他獲得應得的懲罰。任何一個破壞原本平靜安穩生活的人,都不應該繼續留着。

他們就應該和鬥士們一樣,消失。

矯健的是身影從樓房上跳了下來。宋德華慢步走在街上。又是一個美妙的夜晚,路上成雙成對的人最多。

都市的特色都在晚上,工作勞累的人們和黑白顛倒的青年都出來透氣。已經接近凌晨的時間並沒讓他們的興奮和快樂有絲毫遜減。

宋德華微笑看着所有的人,在他們臉上能看到各自的幸福和精彩。就如宋德華一樣,也有着自己生活裏的精彩和值得他驕傲的人。

宋德華來到酒吧外,浩天酒吧,接着宋德華一頭就紮了進去。夏季,冰凍的酒能讓感受到無比舒暢的感覺。

何況把自己置身這個的一個場合,聽着音樂,喝着小酒,這將是一個很適合宋德華放鬆自己的地方。

同時這裏宋德華應該能遇見劉媚兒,今天她不是有約嗎?劉媚兒喜歡來的地方就是這樣。出於人的慣性,劉媚兒肯定會帶上她的陌生男朋友出現在這裏。

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把自己喜歡的同樣分享給自己喜歡的人。所以宋德華一直覺得女人很簡單,單純。

昏暗和絢麗燈光中宋德華已經看到了劉媚兒,並且也看到了劉媚兒的陌生男朋友。長的確實斯文,微笑的時候讓人感覺到一種溫和舒服的感覺。

只是宋德華在看到這個男人第二眼後,宋德華突然感覺到一種別樣的感覺,那個人的笑是虛僞的,同時宋德華能感覺到這個人的危險。

宋德華殺過很多罪犯,早已經熟悉他們身上的氣息,哪怕掩飾的再好,宋德華多看幾眼也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那種異與普通人的氣息。

“嗨!”宋德華原本本沒打算和劉媚兒照面,宋德華只是習慣出來走走。可是現在這個男人會傷害劉媚兒,所以宋德華出現了。

“宋德華,你就是個騙子。你又說不來的?!”

劉媚兒看到宋德華的時候臉上先是呆滯,接着假裝生氣道。但宋德華能看到劉媚兒是興奮了,看來劉媚兒的第一次約會有些尷尬,需要有朋友在身邊才能讓她自然點。

“你好,宋德華!劉媚兒的同事。”宋德華伸手和那對着宋德華微笑點頭的男人握手。比宋德華大不了多少,短袖襯衣打領帶,有爲青年的,模樣。

“陸天華,做了點小生意。”陸天華臉上人畜無害的笑容讓宋德華也感覺到很舒服,如果宋德華沒在眼前這個男人身上感覺到危險的話。

“不介意喝兩杯吧?我習慣蹭酒喝。”宋德華笑了笑,事實上宋德華已經坐下。只有這樣,眼前的陸天華纔會放過劉媚兒。

陸天華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恢復笑意“兩杯少了,只要宋德華兄弟你要喝,酒我包了,任喝。”

宋德華輕笑點頭。眼前個傢伙還打算灌醉我?可惜,沒人知道他宋德華的酒量可不是一般的好。

“就是,誰介意呀!天華不包,我劉媚兒也能包哇。”剛剛顯得有些尷尬的劉媚兒顯得自然多了。

“那好!今晚那麼喜慶,我們不醉不歸!”宋德華笑道。酒是好東西,今晚可以讓宋德華知道眼前的陸天華究竟是什麼身份了。

“好!酒逢知己千杯少,那就好好喝上一次。”陸天華求之不得。將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宋德華灌醉,他的計劃依舊可以按照原來定的那樣發展下去。這樣交貨時間也不需要改了。 劉媚兒更是豪爽,直接爲宋德華和陸天華倒滿酒,接着自己舉杯道“幹了!”

“幹!”

……

三人喝的很愉快,在酒吧這樣有氣氛的地方喝酒暢所欲言,沒有比這樣更能釋放自己心情和身心的事了。何況喝了酒,帶着醉意,說起話來更是口無遮攔。

劉媚兒在酒後已經恢復原來的個性,大大咧咧說着醫院的事,私人的事,和自己姐妹,身邊朋友的事。遇到一些不爽的事情頓時就是一頓批,說這個人不該這樣,那個人不該那樣等等。

但這三人裏也就只有劉媚兒是真正喝醉了,宋德華和陸天華雖然兩人都臉帶醉意,而且不時說上幾句混話。

但事實上都沒罪,反正宋德華是知道陸天華在裝醉,至於他是不是同樣認爲自己,這個宋德華卻不管。宋德華要做的只是防止眼前這個人面狼心的傢伙對劉媚兒出手。

“宋兄,我,我去上個廁所……”陸天華已經漸漸失去耐心,眼看今晚的交貨時間要到了,可是眼前的宋德華依舊還沒完全醉倒。所以他不得蓉純開,將交易時間推遲。

“去,去,去吧。”這種低級僞裝對宋德華來講並不算什麼難事。宋德華直接蒙着眼混亂招手。

陸天華起身,踉蹌向着酒吧廁所的方向走去,走的時候幾次還碰到人,樣子真的和喝醉了一樣。

見陸天華走入廁所,原本半趴在桌子上的宋德華直接站了起來,醉意的臉頓時變的精神無比,徑直向着陸天華走去的方向跟了過去。

“喂,老三?今晚的貨暫時推遲,新的到貨時間到時候通知你!”如宋德華想象的一樣,宋德華來到廁所外的時候已經聽到陸天華的聲音。

“難道他說的貨是指劉媚兒嗎?拐賣人口?”劉媚兒長的清秀,也漂亮。被別人看上然後拐賣到別的地方做人肉生意也是正常。

見陸天華準備出來,宋德華返身,退後幾步後假裝自己上廁所,直接和迎面出來的陸天華撞在一起。

“媽,媽的,沒,沒長眼呀!”宋德華閉着眼睛,指着陸天華的鼻子道。

陸天華微微一楞,接着帶着醉意把宋德華扶住“宋兄,是,是我,陸天華。”此時陸天華也不知道宋德華是不是真醉了,若是真醉,那麼今晚……

“原,原來是陸,陸大哥。我,我就說剛剛,怎麼,怎麼聽到有個人在說什麼交易,時間的。原來是你,陸大哥呀,以後,以後有什麼交易預,預我一份呀!”

宋德華醉態十足,腳都站不穩,讓陸天華扶着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