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不斷御起金圈。

滾滾的威能,從金圈之中,發散而出。

天地之間,浩瀚的力量,似是汪洋大海一般,狂涌而來。

這宮葶乃是大明王最愛的嫡孫女,平日裏頭,明王府裏,許多人都讓着她,捧着她,自然讓她養成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性格,再加上,明王府的勢力在這一帶,頗有聲威,令人驚懼,所以這一帶的修煉者,都對這宮葶忍讓三分。

宮葶何時見過,像李長生這樣不給面子的人?

天師大手印,發散出煌煌之威,鎮壓而下,滾滾的威勢,激盪而起,令人心中顫慄。

“轟”

一聲巨響。

只看見宮葶祭起的兩個金圈,在高空之中,瞬間被天師大手印,碾成齏粉,巨大的手印,帶着無限的威能不斷落下。

“不好,師妹,快退……”

宮隼吃了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敢大意,連忙一把拉住宮葶的衣領子,向後飛退。

兩人化作一道神芒,“嗖”的一下閃退出天師大手印的籠罩範圍。

巨大的手掌印落在大地之上,頓時炸起無數煙塵,澎湃的氣息翻涌不斷。

“去!”

宮隼大喝一聲,手中寶劍脫手而出。

只看見一道道劍光,連排而來,淒冷無比,殺勢兇猛。

李長生見狀,沒有絲毫畏懼,不退反進。

“嗖”的一下。

銀白色短劍破空而到,橫劈而下。

只看見眼前一道絢爛的光芒閃過,耳邊響起“咣噹”的一聲巨響。

那宮隼的寶劍,頓時與銀白色短劍碰撞在一起。

銀白色短劍,乃是老子李耳所留,雖然不是什麼無上的大殺器,但論起堅韌程度,只怕是沒有任何一件兵器可以與之相比。

兩把劍這麼一碰,頓時,那寶劍一分爲二,斷裂開來。

“你……”

宮隼看見自己心愛的寶劍,竟然一擊之下,斷成兩半,整個人臉色煞白,禁不住身子打了一個寒顫。

只覺得,似是有一股冰冷的寒意,覆在脊背之上。 銀白色短劍在空中旋繞一圈,回到了李長生的手上。

宮隼和宮葶兩人,臉色蒼白,似是驚怔不已。

兩人作爲明王府的人,一直以來,在這片地域飛揚跋扈,許多修煉者爲了避免與他們起衝突,都忍讓三分,長時間下來,這兩人倒以爲自己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屬於高手了。

沒曾想,今日兩人聯手,連三回合都沒到,便被李長生斬斷了宮隼的寶劍。

“你……你……你是什麼人?”

宮隼整個人嘴脣顫抖,開聲問道。

李長生“哈哈”一笑,說道:“道門,李長生!”

“道門?”

兩人一聽,又怔住了。

只見宮葶臉色一沉,怒道:“這須彌山,乃是佛門的地盤,這裏頭,即便各方勢力共存,但也從不曾聽說有道門的人來此……我管你是哪裏的,今天這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等便絕不會善罷甘休,你個牛鼻子……欺負我們兄妹兩人,算什麼本事?待我爹爹來了,保管讓你磕頭認錯!”

“噢?”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你爹爹?又是什麼人?”

“哼……不知死活……”宮隼面色一沉,怒道:“你可曾聽過,佛門密宗八大明王之一的大威德金剛明王?”

“噢?”

李長生聽到這個名字,頓時心中一顫,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說道:“你們明王府,是大威德金剛明王的人?”

宮隼和宮葶,見到李長生臉上這副模樣,頓時心中一喜。

看來,大明王的威名,震顫三界,搬出來,倒真是好使,一時之間,心中得意至極。

只見宮隼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說道:“不錯,我們便是大威德金剛明王的後裔……你如今,竟然敢得罪我們,還毀了我心愛的寶劍……這個仇,我記下了……有本事,你便留在這須彌山別走……我會回來找你的……”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好,別說我不給大威德明王面子,今日我放你走,你若是敢再來,只怕……我會打斷你的腿……”

“你……”

宮隼和宮葶臉色大變,氣得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宮葶一跺腳,指着李長生,說道:“你你你……你等着……我倒要看看,你能囂張到幾時……”

話一說完,對宮隼說道:“師兄,小吉,我們走……”

兩人當下不再多留,一個翻身,上了巨鷹的身上,那巨鷹“嗷嗚”一聲長嘯,振翅而起,直衝遠空。

……

李長生看着這兩人離開之後,這才冷冷一笑,目光朝着老者看去,說道:“沒曾想,你們佛門之中,也有敗類!”

老者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乾咳兩聲,走上前來,說道:“阿彌陀佛……老衲不知,原來這明王府,是大威德金剛明王的,唉……”

說到這裏老者卻是連連搖頭,有些無奈。

李長生笑道:“看來,倒是你的故人。”

老者說道:“大威德金剛明王,一直跟隨在我佛如來身旁,未曾遠離,這須彌山,他五萬年前曾在此地修行,沒曾想,竟然留下子孫後裔……這後輩未曾多加管教,以至於出了這事情,慚愧,慚愧……”

佛門密宗裏頭,共有八大明王。

分別是:孔雀金剛大明王,大威德金剛明王,馬頭金剛明王,降三世金剛明王,軍荼利金剛明王,金剛夜叉金剛明王,不動尊金剛明王,無能勝金剛明王。

這八大明王,乃是八大菩薩的化身,地藏王菩薩的化身,便是無能勝金剛明王。

所以,論起來,這老者與大威德金剛明王,倒是有些關係。

要知道,佛門之中,分禪宗與密宗,禪宗主清修,密宗主入世。

這裏,稍稍與道門裏頭的正一、全真有些相似,密宗的明王,也就是藏地的喇嘛,是可以傳宗接代、娶妻生子,禪宗的菩薩,東土的和尚,卻是不能。

八大明王之中,又以孔雀金剛大明王和不動尊金剛明王爲首,孔雀金剛大明王,又號“孔雀大明王”,不動尊金剛明王,則號“不動明王”。

李長生一笑,倒是沒有在意,淡淡地說道:“老先生,既然這明王府,與你有關係,你若不想出面,他日若有其他事情,我倒是可以代勞。”

老者聽罷,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有因必有果,今日之事爲因,他日之事爲果,李仙師既然要代爲承載這因果,那老衲就先行謝過!”

“無妨!”李長生說道:“只是可惜了,沒問明白這伊沙族人下落。”

老者說道:“要不我們朝南方走,指不定遇上什麼村落小城,裏頭若有修煉者,倒是可以問問。”

“好。”

兩人說罷,立即動身,朝着南方飛行。

這須彌山號稱有三千大世界,裏頭廣闊無邊,不知道存在着多少修煉者。

當然,有些真仙曾在此地修行,興許收了些徒弟什麼的,離開之後,他們的徒弟等等便留在了此地,開宗立派,建立山門,這裏頭的修煉者,說是真仙,未必算得上真仙,說不是真仙,有的卻擁有堪比真仙的實力。但是,就算實力再差勁,至少也擁有半仙的能力。

果不其然,兩人走了約摸一刻鐘的時間,穿過重重山河,在雲端之上俯視,便看見下方出現了一個城池。

兩人一喜,連忙落在了城門口。

擡頭一望,只看見城門口上,立着三個銘文大字:明王城。

李長生見狀,頓時愕然,一笑,說道:“我們行了也有片刻鐘的時間了,雖然不長,但至少也穿越了數千裏,沒曾想,竟然還在這明王府的地盤當中。”

一股勢力,覆蓋的範圍,竟然比人世間普通的一個小國家還大,這確實出乎了李長生的預料。

老者卻像是見怪不怪一般,說道:“無妨,我們進城歇息一下,順便找人問問,看看有沒有知曉這伊沙族人的下落。”

“好。”

兩人說罷,帶着小黑,進了城中。

小黑已經變回了小狗般大小,“嗷嗷”叫着,活潑亂跳。

剛一進城,兩人微微一怔。

只看見正當中的空地之上,立着一個巨大的神像,威武莊嚴,一股渾厚的氣息,從神像之上發散而出,神像眸子之中,似是閃着精光。

正是那大威德明王的神像。 既然是明王城,那供奉大威德明王,自然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城裏頭,修煉者倒是不少。

這城裏,小攤小販,竟然也不少,這倒是出乎了李長生的意料。

不過,這些小攤小販,賣的,可不是什麼一般的東西。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千年的培元果,可固本培元,加強修爲,讓你少浪費一百年的修煉時間……”

“來來來,大家來看一看,西王母的蟠桃……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蘊藏大量的靈氣……”

“玄天精鐵一塊,拳頭大小,重一千斤,可打造神兵法器,讓你擁有一把稱手的兵器……”

叫賣聲不絕於耳,不時有過路的修煉者,倒是也會去看一看。

李長生微微有些驚訝,問道:“這裏頭的城鎮,都這樣的嗎?”

老者一笑,說道:“當然,買賣自古都有。”

李長生說道:“那用什麼交易呢?金錢?都是修煉者,應該視金錢如糞土吧?”

“當然不是用金錢。” 總裁大人不要跑! 老者笑道:“用其他的寶物交換便可,對你而言,不值錢的法器,或許對於其他的修煉者來說,是值錢的東西。”

“原來如此!”

一念成癮:傅少的心尖寵妻 李長生聽罷,恍然大悟。

“須彌山裏頭,最不缺的,就是寶貝,但是最缺的,也是寶貝,李仙師可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老者淡淡一笑,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說道:“寶貝雖多,但都是凡品,遍地可見,對於身處在此地的修煉者來說,不足爲奇,但真正值錢的寶貝,沒有多少修煉者會願意拿出來交換,畢竟……這裏頭的修煉者,一個個都是有本事的,自然能分辨,什麼寶貝是好東西,什麼寶貝是廢物。”

“不錯。”老者點了點頭,說道:“李仙師身上,除了那把劍,可還有其他的寶貝嗎?”

“我?”李長生一怔,想了想,說道:“有倒是有,不過……可不是這些大街小巷上販賣的寶貝,所能同價交換的。”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老者一笑,繼續往前頭走。

兩人說話之間,只看見前面的街道上,似是突然熱鬧起來,鬧哄哄一片。

人羣像是都朝着那一頭圍去。

“是光明大宗師來了……”

“天啊?光明大宗師?難不成……他今日又要顯聖?”

街道兩旁,許多人聽聞到這個名字,紛紛爲之一震,眼神之中,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光明大宗師?”李長生一怔,看向老者。

只看見老者眼神之中,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顯然,對這個光明大宗師,他也不清楚。

人羣紛紛朝着街道那個方向圍去,從人羣口中得知,似是光明大宗師,就在前方,大夥兒都是上去看熱鬧的。

“誒……兄弟,問一下,怎麼回事?這光明大宗師,是個什麼人?怎麼那麼多人去圍觀?”

李長生伸手拉住了一位正準備圍觀上去的小哥,開口問道。

小哥一怔,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長生一眼,說道:“你是外地來的吧?”

“我……額……是的。”李長生點了點頭,不明就裏。

小哥一臉嫌棄地模樣,看着李長生,說道:“你連光明大宗師的名號都不知道?唉……”

說到這裏,小哥連連搖頭。

總裁情人不好當 李長生眉頭一皺,有些好奇,笑道:“正是因爲不太瞭解,所以才詢問一下。”

小哥有些不耐煩,說道:“這光明大宗師,乃是遠近聞名最厲害的鑑寶師……據說,他有一雙點石成金手。”

“點石成金手?”李長生微微一怔,露出了驚疑的神色。

老者說道:“這點石成金,乃是障眼法,但凡是個修煉者,便可做到,這有何稀奇的?怎麼這光明大宗師……如此出名?”

“你懂個屁……”小哥一臉鄙視,說道:“光明大宗師可不是什麼使障眼法的江湖騙子,他能夠看穿藏在凡品之中的稀世珍寶,所以……大家這才說,他有一雙點石成金手……這大街小巷上販賣的東西雖多,但其實……多半都是廢品,對於修煉者來說,沒什麼用處,有些初來乍到的修煉者,腦子不好使,便容易被糊弄去了……但這光明大宗師卻不一樣,這些凡品裏頭,一千件,指不定真的會有一件珍寶……別的人看不出來,但光明大宗師可以看出來……”

“這麼厲害?”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

這小哥這麼一說,他倒是可以理解了。

這須彌山裏頭,看上去寶物甚多,但其實,多半都是廢品,指不定有些寶物,還是一些厲害的修煉者制煉出來的贗品,用來糊弄一般的修煉者。這種街上叫賣的小攤小販,一般的修煉者,可不敢隨便買,萬一被騙了可就不好。

但是這光明大宗師,若能分真僞,那確實是學有所長。

“也不知道你們哪裏修煉的,竟然連光明大宗師的名號都沒聽過,真是兩個土包子……”

小哥又繼續說道:“我聽說,這光明大宗師,所到的城鎮,一般都會指點三名修煉者,幫他們挑選珍稀之寶,要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圍上去?不跟你們說了……我也要趕緊上去看看……指不定有機會,能被光明大宗師指點一番。”

話一說完,小哥丟下李長生兩人,便圍了上去。

李長生和老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