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速度極快,力道十足,空氣就像是被生生撕開了一道巨洞,怦然爆裂。

黑三隻覺眼前一閃,喬三斤的巨拳已經襲至眼前。

拳影如彪悍天狗,兇猛刁鑽,死纏爛打,無窮無盡!

每一拳打出,由於力道太過兇殘,空氣都被點燃,發出耀眼的火光。

嗷嗚!

喬三斤出拳之餘,口中狂吠不止!

拳出如電,到了最後,圍觀者只看到宗師罡氣化作的兩條丈許瘋狗,奔騰撕咬黑三。

糟糕!

黑三大驚!

喬三斤的拳頭絕對可與查理一拼,甚至還要更勝一籌!

查理的拳法快,而且力量是堆疊的。

但卻僅限於拳頭,腳下步法,全靠本身神速!

而喬三斤不僅僅拳頭力大無窮,腳下的瘋狗步,飄忽靈巧,纏左貼右,左右雙拳,密不透風。

黑三隻是緩了這麼一步,落了下風。

接下來,就完全屬於捱打的份上,只能強行以地藏金剛咒護體,雙手護住要害,遭受狂風暴雨襲擊。

轟!

黑三被擊飛!

還沒爬起來,喬三斤兩腿一蹬,彈射而來,再次出拳。

黑三就像是個沙包一樣,在場中不斷的跌倒,不斷的被喬三斤打飛,身上的金剛咒一閃一滅,裂痕無數,破防只在稍息間。

“嗯!不愧是粵東第一人,南廣之王,喬爺的瘋狗神拳,怕是天下無人能敵啊。”

“這醜鬼,完全沒有招架之力,最多三個回合,他必敗。”

“那是,喬爺是誰,什麼秦侯,也就只在江東耍耍威風罷了。真跟咱們喬爺見真章,我看也就只有送死的份。”

粵東武道界衆人交頭接耳,不少人爲了討好丐幫,刻意提高聲調誇誇其談。

“不行,再這麼下去,黑三兄弟會被打死的。”

柳仲看不下去了,起身就要上場解救黑三。

“你太小看黑三了,安心看戲就是!”

秦羿目光落在場中被打成渣的黑三身上,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黑三隻是沒搶到先手,論力道,並不遜於喬三斤。

而且夜叉一族本身就是強橫、剛猛,黑三一旦爆發出全部的潛能,絕非喬三斤可比的。

轟!

黑三再一次被擊飛。

“哈哈!”

“雜種,接着來啊!”

黑三渾身上下肌肉一寸寸的盡是裂痕,滿布綠血,彷彿隨時都會散架。面門更是被打的凹陷的已經不成人形,藏在腫脹的眼泡中閃爍着兇光。

喬三斤這一通重拳下來,起碼爆發了共計百萬斤的力量。

便是黑三也難以承受,不過他深知剛猛相撞,有時候輸贏就在一口氣的功夫,只要他能挺過去,喬三斤就必死無疑。

吁吁!

喬三斤滿是絡腮鬍須的臉上,滿是詫色,口鼻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心中莫名一陣惶恐。

他十八路瘋狗拳法,已經打了十七路,罡氣消耗了近一半!

換做旁人,捱了他這麼多重拳,早就肝腦崩裂,肺腑成血,無一戰之力了。

而這個醜陋大漢,依然剛硬不屈,鬥志昂揚,仿若打不死的遠古戰神刑天!

此刻,他的雙拳已經發麻!

上百萬斤氣力爆發下來,每一拳都像是打在鋼鐵之上,饒是他也吃不消了!

喬三斤終於收住了拳頭,緩了口氣,暗自調息,準備再做最後一輪的激鬥。

黑三終於撈到了喘息的機會。

他緩緩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綠血,森冷笑道:“嘿嘿,打不動了?”

“那就受死吧!”

“秦拳!”

黑三仰天怒吼蒼穹,雙瞳血光四射,雙拳用力的捶地!

每錘一拳,他身上的氣勢便陡增一成,戰意便增一分!

這是秦拳中的怒戰法!

當怒氣積壓到一定程度時,往往能在絕境中爆發出超出潛能的力量!

每一拳砸在場中,氣勁四散,五羊宮的青石廣場,便如同蜘蛛網一般四下延伸!

好強的氣勁!

怎麼會這樣?這傢伙爲何死戰之力如此強橫!

喬三斤心頭暗叫不好。

“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真正的拳法吧!”

黑三怒氣爆棚,如野牛一般衝了過來,雙拳如同狂風暴雨一般迎面砸來。

這是秦羿根據查理的戰拳,融合地獄上百種力戰法,與縹緲宗的仙雲步自創的秦拳。

原本是想給大秦軍使用的,黑三是第一個實踐者。

“好快的拳!”

衆人只看到黑三兩道斗大的沙鉢大拳頭,風暴一般往前推進。

黑三的拳頭雖然沒有喬三斤那般氣派,但卻更爲沉穩,一步一壓,如同攻城拔寨般,步步爲營。

喬三斤此刻心亂如麻,他早知道黑三的拳頭如此威猛,就該打完最後一路拳,拼死壓制。

如今黑三拳開,他再想搶佔先機就難了,唯有苦苦以拳對拳。

頓時,場中四拳相對,砰砰作響,如驚雷陣陣。

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喬三斤一直在腿,步法也沒了此前那般從容。

黑三咆哮不絕於耳,興奮狂戰大喜。

“世上竟會有如此精銳的神拳,三斤怕是要輸啊!”

廖九公白瞳急閃,撫須驚歎。 砰!

兩人直對了一千多拳,喬三斤體力透支,罡氣耗盡,仍是掙脫不得。

心氣一衰,頓時漏了空門。

黑三一記勾拳直接打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頓時喬三斤只覺腦海內,鐘鼓齊鳴,兩眼一黑,爲重拳所擊,面門血流如注,染透了濃須!

豪門貴妻:前夫逼上門 啊!

“九公救我!”

喬三斤腳下踉蹌,像瘋狗一樣慌不擇路,抱着頭不停的後退!

黑三得勢不饒人,欺身而上,就要一拳打爆他的頭顱,KO了這個南廣最大的禍害。

休得猖狂!

隨着一聲蒼老大喝!

一道人影如雨燕般,轉瞬及至場中,手中的竹竿在黑三拳尖一點。

黑三頓時只覺拳鋒劇痛,連退了兩步才穩住身形。

“師公,三斤……無能!”

喬三斤癱在地上,右側頭顱裂了一道半尺長的血口子,流血不止,雖然受了傷,但這條命算是撿了回來。

“下去!”

廖九公竹尖輕輕一挑,喬三斤便落到了場外。

“嗷嗷!”

“可惡老狗,壞我興致,該死!”

黑三殺得正痛快,陡然被截胡,惱羞成怒,雙拳奮起,往廖九公襲來。

“放肆!”

廖九公巋然不動,也不見他使招,竹竿一擡,唰的抽在黑三頭上。

黑三劇痛不止,三魂七魄都差點被打散了。

但仍是不服輸,怒吼再戰!

“狂徒,今日便要斬殺你!”

廖九公動了肝火,竹竿黑光陡勝,揚起照着黑三頭上,又是一杆打來。

小小竹竿!

牽動天地氣機,仿若有無上神威,黑三竟然爲氣機所攝,動彈不得,眼睜睜的看着竹竿落了下來。

生死之際!

啪!

一物破空而來,正巧打在竹竿之上!

九公竹竿巨震,殺招已是被破,待看破招之物,竟然只是一隻小小的茶杯。

“他的生死在我,不在你!”

“黑三,你不是他對手,退下!”

秦羿坦然起身,淡淡道。

“是!”

黑三怒氣盡消,此刻也是幾近崩潰,老老實實的低着頭退了下來。

“哎!”

“秦侯輕鬆破了九公的殺招,我遠遠不如他,萬幸啊。”

喬三斤望着那青衫少年,五味雜陳的嘆了口氣道。

不僅僅是他,場中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

九公在粵東,甚至在整個江東以南,那都是傳奇,修爲自然是不用說。

秦侯能破九公,足見這位新晉少年之王,絕非浪得虛名。

“媽的,似乎有些不妙啊!”

“喬爺,九公不會輸吧。”

柳明權有些着急了。

柳仲這請來的何止是兩江之王,簡直就是一尊活菩薩,這讓他不禁有些發虛。

“哼,以九公的實力,就算輸也能拼他個半死!”

“別忘了我還有兩千死士,五羊宮外更是有上萬幫衆隨時等候我的號令!”

“秦賊今日就是大羅金仙,也休想逃出生天。”

喬三斤服食了一口丹藥,又要了兩碗烈酒,痛飲壓住傷勢,森然笑道。

“你們放心吧,一切盡在父親的運籌帷幄之中!”

喬統山附和道。

柳明權拱了拱手,心下稍微鬆弛了一些。

“秦侯,你有資格與老夫一戰了!”

廖九公竹竿指向秦羿,沙啞冷笑。

“你活了一百歲,很多事情早該看通透了!”

“你不該出現在這裏!”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秦羿一拂長衫,在衆人的注視下,負手走到了場中,逍然一笑。

“我這一生,心血全在丐幫,雖然早已隱退江湖,但老心卻不能解脫啊。”

“我若不來,丐幫必亡!”

“是以,非來不可。”

廖九公撫須悵然道。

“你來了,丐幫也會滅。”

“這已經不是你見過的江湖,丐幫也今非昔比!”

“你來了,便是應了天意,必死無疑!”

秦羿悲天憫人道。

“天意?誰說的好呢?”

“戰吧!”

廖九公白瞳中射出一道精光,直透秦羿,旋即竹竿直刺秦羿。

修爲到了他這個地步,每一招每一式,早已無形!

這輕輕一點,蘊含的是無窮罡氣,能瞬間爆發出強大的氣勁,稍有大意,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秦羿淡然一笑,右掌一翻,聽地尺嗡的出手,當空便是一刀!

“黃泉一斬,百重浪!”

嗡嗡!

霎時,無數紫色丈餘刀影幻空而現,一重重迅速相合,凝成一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