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識改變命運,知識改變世界……說的的確沒錯。

周霜霜認認真真的鑽研資料了。

其實這個蓋房子的方法,並不算複雜,甚至連最基本的計算測量不不用怎麼做。只不過周霜霜最開始太過心急,所以草草看了兩遍,就直接安排大家幹活了。

這一次,她索性沉下心來,帶着大家一起學。

那份資料上,所有關於原始人建築類的知識都有,還貼心的配了圖。周霜霜帶着大家,哪怕言語交流不能百分百和諧,可靠着後期被她放大的那厚厚一摞圖紙,也足以讓大家慢慢明白了。

——她學不學會蓋房子根本無所謂,反正她有房子。

可原始人,是必須得學會的。

不然,小冰河時期,是根本沒法熬過去的。

………………………

他們開始打地基了。

打地基也有許多種方式,周霜霜一時拿不定主意哪種才最牢固,因此決定選出兩種方式來,雙管齊下。

——先是從森林裏拖來他們認爲最堅固、最粗壯的樹幹,死死釘入地下。

接着,再將整片用做地基的土地用周霜霜指導,他們做出的簡易石碾狠狠滾過幾遍……

最後,完全依靠人力,一點一點的用重錘將土地夯實。

到最後,哪怕周霜霜用力掰着那根打進土地的樹幹,也難以撼動時,才終於算是告一段落。

別看只是小小的地基工作,可單單這個程序,幾十號人輪班倒,也足足幹了兩天。

他們能吃苦不怕累,力氣又大,身體素質又好——哪怕之前蓋那棟房子,也不過只用了兩天罷了。

由此可見,這樣的地基,也算是絕無僅有了。

——這樣打下的地基牢不牢固,說實在的,周霜霜也沒底。

不過成不成的,總要試試才行。就算這次不成功,下次,下下次,這個冬季,下個冬季……總能有成功的時候。

只要成功了,總會有人因此活下來的。

…………………

地基打好了。

他們不怕費力氣,用了儘可能多的粗壯樹幹,算出了最安全的距離,圍成了大大一個圓圈。

在樹幹與樹幹的中間,再用稍短一些的樹幹上下交叉固定——這個周霜霜爲了穩固,提供了鐵釘——畢竟,爲了迎接可能到來的暴風雪,她真的是恨不得直接買套房帶過來啊……

接着,在這個類似圓柱體的建築上頭,再用樹幹卡在頂端的交叉口上,圍出了類似蒙古包的拱頂……

當所有框架都做成,周霜霜抱着主幹用力搖了搖後,終於忍不住熱淚盈眶……

實在……太不容易了!

她激動的險些哭出來——就是不知道,憑這個手藝,她以後有機會進入房地產不?

哪怕不做開發商,做個工地上搞土方的也行啊……

………………………

這個碩大的房屋差不多算是蓋好了。

所有人都歡天喜地的找來符合條件的樹葉,不拘什麼統一不統一,趕緊用樹皮綁着一層層往樹幹上疊加。

周霜霜看着,又怕樹葉子太散頂不住大風,在樹葉蒙了一層後,又跟大家一起,囫圇編出了一個大漁網似的罩子,把樹葉蒙了起來。

接着,又開始蓋第二層樹葉。

——當然,漁網肯定不止這一條。

而那另一條,就成爲啓第一次打漁的工具了。

——當房子終於蓋好後,周霜霜掀開樹葉編織的門,鄭重的請在場所有又驚又嘆,明明是自己一手打造這房屋,卻又難以置信的衆人,齊齊進了屋子。

屋子裏很大,很空曠,也很昏暗。

但是,哪怕沒有生火,也很暖和。

比他們潮溼的山洞還要暖和。

被遮擋的嚴嚴實實的“蒙古包”,除了掀開的門口處,還能透出些光亮之外,其他地方都密不透風。

周霜霜動手拿棍子戳了戳屋頂。

那裏,一塊樹葉牆應聲滑落。

既然仿造了“蒙古包”,那麼,氈頂上的透氣孔,自然也該有的。

不然,他們燒火時,可怎麼透氣排煙呢? 溫度又下降了。

周霜霜取下門口的溫度計,這快中午了,溫度纔不過兩度。

厚重的樹葉門簾被放下,周霜霜縮了回去。

這大大的“蒙古包”裏,地上用樹葉草莖層層鋪就,厚厚軟軟,比之一般的牀墊,當真半點不差,上頭還整整齊齊堆着花花綠綠的棉被。

這些棉被其實只有裏頭填的是棉花,外頭的被面做工相當差勁,大洞小洞實在不少——

這也是沒辦法。

周霜霜要的太急,翟星和徐鴻林跟服裝廠熟悉,可這被服廠……時間太趕了,他們只來得及聯繫一家等着轉賣的廠家,把那堆積倉庫不知多少年的棉被拉了回來。

說真的,這棉被的價格,比棉衣還便宜呢。

不過,周霜霜原本的想法,就是幫他們過冬,這被子能不能天長日久的用,她心裏也是有兩分打算的。

…………………………

頭頂天光墜入,微微清涼的空氣從最上方的篷頂吹入,使這被裹的密不透風的屋子,半點不覺得沉悶。

而作爲支撐的樹幹,也不知到底是什麼物種——砍下來有一段時間了,可它們不光不顯得乾裂,反而陸陸續續從枝幹上發出了嫩芽!

——天!

周霜霜感嘆道:這史前的生物,都是這麼的……堅強嗎?

原始人在這種天氣,每天出門只穿着樹葉縫製的衣服——新衣服太好看,他們到底是捨不得。

而這樹幹,也同樣是有着這麼旺盛的生命力……

這下子,她不用擔心這屋子的穩固程度了——這會兒,說不定地底下都扎着根呢!

等到明年,如果屋子頂還沒被生長的枝幹沖壞的話,恐怕它就是現如今最牢固的建築了。

………………………………

周霜霜看看時間,快要到吃飯的時候了。

公主殿下嫁到 四周均勻的分佈着五個碩大的石臼,裏頭躍動着熊熊的火焰。火焰上頭,同樣艱難卡着石臼的邊緣,架起了一個個碩大的石鍋。

石鍋的底部邊緣處並不規則,這才使得底下的火焰依舊能接觸空氣,旺盛燃燒。

而最中央的大石臼上方,粗壯的樹枝捅穿了不知名動物的肚腹,被置於烈焰上頭狠狠炙烤,噴香的油脂漸漸滴落。

“噗嗤”一聲墜入火堆,又讓火苗更向上竄了兩分。

而這時,留在這裏的三名身體還沒完全恢復的傷員走到門外看了看天色——到時間了。

他們對周霜霜招呼了一聲,就開始笨拙又小心翼翼的從一旁簡陋的木箱中掏出一個石罐,裏頭是周霜霜提供的,白花花的細鹽。

細鹽被均勻的灑在鍋裏,箱子裏還有一摞摞的簡易木頭碗,也被一一掏了出來。

至於筷子……筷子他們還是用不習慣,這個時候,還是手更方便些。

冷血少主狠傷心 對此周霜霜也不強求。

這本來就是個茹毛飲血,一切都還在萌芽的時代,強求他們跟隨着現代人的生活習慣走,是根本不可能,也會影響到他們的。

——這一點,周霜霜歷經幾個世界,已經相當明白了。

…………………………

至於他們蒐集來的岩鹽,也都沒有浪費,仍舊好好的儲存着,等待冬過去,用來醃肉。

——周霜霜也是後來才知道,精鹽醃肉,總是沒有粗鹽好的。只不過現實中,因爲科技的普及,大家醃肉數量不多,沒等壞掉就都吃完了,這纔沒人特意要求這點。

當然,正經靠這手藝過日子的人,心中都是明白的。

可週霜霜僅有的廚藝,還都是末世中跟着陸鋒練出來的,又哪裏曉得呢?

就算是查資料,她粗粗看過一遍,也分不清資料裏一筆帶過的粗鹽細鹽的差別。

所以,再後來沉下心來細細鑽研她所得來的所有資料後,她就教大家,仍舊慢慢收集岩鹽。

——在早期的部落交流中,糧食,武器,還有鹽,都是相當重要的戰略物資。

哪怕延續到幾千甚至萬年後,也依舊如此。

…………………………

原始人並沒有偷懶這個概念。

他們是個大集體,目前仍舊沒有萌生私有制,所有人都習慣一起勞作,一起收穫。

哪怕是傷員,在不能跟着大家一起去工作時,他們也會盡自己的能力,研究周霜霜帶過來的東西,並試着模仿,學習。

比如那並不嚴密的箱子,還有石頭掏出的罐子,還有石臼,大鍋……

沒有金屬,這也都一樣可以替代的。

而如今,周霜霜跟着教程,在帳篷裏學着製作最簡易的弓箭,那些不方便外出的孕婦和傷員,就在一旁收拾他們儲存的肉食。

屋子裏溫度太高了,他們把被低溫凍住的肉食放在角落裏,然後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用層層樹葉堆疊蓋好,再編出一張大大的樹葉牆隔開——

並且,那一邊不燒火堆。

……………………

因爲房屋實在是大,哪怕隔出了這樣一個簡易儲物間,也仍舊有很大餘地,周霜霜還特意拿溫度計測試——

在室外溫度最高的時候,那裏頭,仍舊是沒化凍,硬邦邦的肉類。

而那破碎的皮毛,則被他們小心縫了起來,鋪在地上,專門給孕婦和傷員多加一層墊被——

周霜霜看到這點,立刻就感嘆道——

他們,太聰明瞭。

並且,進步也着實飛快。

在厚重石鍋裏的湯水開始“咕嘟”翻起泡時,外出工作的人也陸續回來了。

——如今房子有了,禦寒的衣物有了,食物也足夠了,可他們的任務,仍舊很是艱鉅。

……………………

原本的山洞不能廢棄,那裏同樣燃燒着火堆,原本潮溼鬆軟的地面和牆面被木棍隔開,分成一片片的區域,裏頭,種着周霜霜挑出來的,對溫度和光照要求沒那麼高的植物。

——雖然山洞裏不夠通風,可地面土質鬆軟潮溼,再配上火盆和厚重的樹葉門,儘管依舊不能住人,可是稍微改造一下,不就是天然的大棚嗎?

地面,牆壁,都可以種啊!

不管能不能成功結出果實,周霜霜都覺得,在自己不可能長久留下來的情況下,經過這些實踐,最起碼,他們會學會自己種植。

憑他們的聰明,只要開了頭,他們就會自己形成另一種全新的生存模式。

——這一點,也是周霜霜最想看到的。 啓帶着大家回來時,不光拖着大棵的樹枝,甚至還拖了幾個麻布口袋,裏頭鼓鼓囊囊的,裝的全部都是綠油油的樹葉。

馬上冬天了,雖然因爲這時的詭異天氣,和神奇物種,現如今遠處羣山的樹葉還沒完全變黃。可週霜霜前天才剛叫中介註冊了商標,根本捨不得冒險,白白放跑這原材料。

所以,她就假公濟私,拜託啓帶隊砍樹的時候,把那種特殊的樹葉子捋一捋……

這不,加上今天的三大麻袋,她已經收集了十五包了,全部都壓的實實在在。

這個時候,什麼都不多,只有樹最多,還一棵比一棵粗壯。周霜霜叫大家砍樹過冬,可半點沒有心疼的情緒。

至於這些樹葉,大家一起出動,一天總能捋下來幾百包……可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她這麼辛苦,就是爲了大家能夠平安度過冬季。樹葉是意外驚喜,平時砍樹砍樹枝的時候,順手捋兩把就好了,完全沒必要耽誤別的工作。

………………………………

對於她能隨意將東西變來變去的能力,啓已經相當淡定了。

他拉着周霜霜,給她看那些已經砍的差不多的樹枝——雖然還不甚規整,但是燒火時填在石臼裏,已經可以了。

她點點頭,拍了拍啓的肩膀。

啓的神情明顯越發開懷了。

——其實,周霜霜一開始考慮過,要不要教大家燒炭。

但仔細衡量過後,她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首先,在木頭資源如此豐富的現在,沒必要特意燒炭。

其次,燒炭是門技術活,周霜霜覺得,憑自己蓋房子還能塌的實力,燒窯悶碳這個活,沒有個把月,估計根本搞不定。

而現在,每隔兩天,溫度都要下降一點,她又哪裏來的時間?

碳燒不好,會有煙,會中毒……可火要燒旺了,可是根本沒什麼煙氣的——權衡利弊,周霜霜很快就忘了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