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褐色蠍子用鉗子直接將尺長的蜈蚣夾住,卡擦擦的嚼了起來,

“噗……”黑蓮心神受創,一口血噴了出來。

水清清趕緊拿起銀短笛放在嘴邊吹奏了起來,大蠍子鑽進地面消失不見了。她將其他的蠱蟲召回:“黑蓮聖女,你是認輸,還是繼續?”

黑蓮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怎麼可能認輸?我們再戰!”

一邊觀戰的黑烏鴉幾步衝到了妹妹的面前:“妹妹,只是比鬥而已,又不是生死大戰,而且又不是仇敵,認輸又怎麼了?”

白苗族祭祀骨七度看向黑苗祭祀蘇木馬:“還要繼續嗎?只是蠱洞誰先優先使用而已,不至於非要打生打死吧?”

蘇木馬苦笑一聲:“我們黑苗寨的實際掌權人是聖女,你們不知道吧?我雖然是祭祀,其實也是黑蓮聖女的聖使!”

骨七度看向白千仞:“你看呢?”

白千仞道:“清清,適可而止!”

水清清看向黑蓮:“你堅持一戰的目的是爲什麼?”

黑蓮晃動雙手銀鈴:“白苗聖女,其實一戰分勝負,目的是……”她的聲音變低:“原本想一戰結束之後再告訴你!現在告訴你吧,我只是趁機在白苗寨子裏選夫婿!” 一位老者站出來大聲道:「大家都聽見了嗎?趕緊分頭找!」

於是眾人紛紛分散開來,尋找那妖狐。

想到妖狐,這些男人們便紛紛覺得下腹一緊。

因為,他們要找的妖狐,可不僅僅是一隻狐狸。

而是幻化成人形的妖狐絕艷男子。

而且誰若是有幸,能與那妖狐男子翻雲覆雨一場,恐怕下一刻立即死去,想必也是心甘情願!

而他們要找到的妖狐男子,通常都先用藥劑將他們馴服,然後再轉手賣給全國各地的身份貴重之人,從而,取得好處!

聽聞他們的老堂主大人,曾經便扣留一隻妖狐男子,直到今日,都與那妖狐男子整天夜裡顛鸞倒鳳。

故而,堂堂正正的老堂主夫人,都夜夜守寡……

而此番前來,他們不僅僅是為了找妖狐男子,這還關係到他們堂主的前途……

當然,眾人千里迢迢來到此地尋找妖狐男子,可不是沒有一絲線索盲目的尋找。

仔細看,可以發現這些人有的人手中拿著一個尋寶儀器。

妖狐身上靈氣十足,所以才得以化作人形。

所以儀器感覺到旺盛的靈力而發出警報時,那便證明他們接近了妖狐。

突然,人群中有人發出一道驚呼。

「亮了!儀器亮了!妖狐,肯定就在附近,我們先去找一找,你們,趕緊去通知堂主!」

「啊……快看!靈力指示……在天上??」

眾人抬起頭,果然就見天空之上,依稀可見的雲層當中,紅衣少年那如仙的背影駕在一隻暮雲仙鶴的背上。

雖然看不清楚少年的面龐,但是光看那身姿,就足以讓人眼前一亮。

不知道是誰率先大喊了一聲,「不愧是美艷絕倫的妖狐男子!快!將他給捉下來。」

接著,便有人發出一道疑問:「可是,你們可見過,妖狐會出現在天上的嗎?」

畢竟幻化作人形的妖狐,實力都一般般,智商也變得弱化,更不可能會駕馭鳥類出現在天上。

一位腦洞大開的人接著說道:「沒有是沒有。但,你們看,這個光看外形,看不清臉,便是這般的美艷,說不定,這次我們遇到了妖狐王呢哈哈哈哈!」

「這……或許是吧!畢竟儀器假不了,何況就算他不是妖狐,如此美艷又絕色的人兒,嘿嘿……」

剩下的話沒說出來,但是誰都懂得。

他們尋找妖狐,也是因為妖狐的美貌出眾,所以,不管那天上是什麼精怪,如此絕色的人兒,堂主怕是也不會錯過的吧。

「那還等什麼!快,拿出穿雲箭來!」

「咻——」

一隻烏漆的長箭,很快便朝著上方發射而出。

射箭之人是有靈力的人,箭還是能夠做到準確無誤的發射而出的。

「咦,不好——」

高空之上,紅衣絕色少年驚呼一聲。

然而當他感覺到危險來臨之時,已經來不及阻止什麼了。

「嗬——」

暮雲仙鶴的身體突然狠狠一晃……

「嗷嗷嗷」

雪羽察覺到有危險,烏溜溜的黑眸瞬間閃過一抹殺氣。 小澈兒,下面好像有人!

「可惡!他們居然拿箭射小白鶴。」

少年緊緊地握了握拳頭,白凈無瑕的絕美臉龐上,因為憤怒而染上一層紅暈

暮雲仙鶴的身子抖了抖,但是卻依舊堅持著,沒有從空中栽倒下去。

夜雲澈心疼的摸了摸它長長的脖子,漂亮的眼睛閃過一抹寒芒,柔聲道:「小白鶴,你能堅持住嗎?」

「嗬——」

暮雲仙鶴虛弱無力的回應了一聲。

小主子對不起……它快要堅持不住了。

「小白鶴,你受傷了,我們先不找娘親了,先下去,我來給你看看傷勢。」

「嗷嗷嗷」

可是小澈兒,下面還有壞人!

夜雲澈眨了眨漆黑的眼眸,紅唇微彎道:「小羽,你看這是什麼?」

「咦」

雪羽看著他手心裡躺著的一顆黑漆漆的東西,烏溜溜的大眼睛中瞬間充滿驚愕。

天啦天啦,小澈兒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要是讓母夜叉知道就完了!

夜雲澈勾唇一笑,摸了摸它的小腦袋,「不用怕,你不說,我不說,娘親她就不會知道。」

他手中的這個東西叫做手榴彈。

是娘親親手研製出來的。

他之前見過娘親使用過,威力很大。

可是娘親不讓他玩兒……

於是,他便悄悄的藏起來一枚。

「嗯嗯!」

雪羽用力的點了點頭。

手榴彈的威力它也知道。

就是因為危險,所以母夜叉才不讓小澈兒玩。

它才不會告訴母夜叉小澈兒手中有手榴彈呢,否則說了它也一定得跟著挨打!

「可是……我們用這個對付他們,會不會不太好啊。」

少年又有些糾結的說道。

「嗷嗷嗷」雪羽烏溜溜的大眼睛閃了閃。

小澈兒,這個東西好像會炸死人耶!

可這些人,好像都是壞人哎!

夜雲澈點了點頭,清澈的瞳眸閃過一抹亮光,「對,他們是壞人!」

「娘親說過,對待壞人,絕對不能手軟!」

「……」

彼時,底下的那些人,看到並沒有一箭將暮雲仙鶴給射下來。

正準備要開始射第二支箭。

突然,天空之上有一個黑漆漆的東西向著他們砸了下來。

「咦,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

「好像是一個球!」

「而且好像還是從那隻小妖狐身上掉下來的……」

「砰——」

「啊啊啊啊啊!」

爆炸聲轟然而起,一片狼煙滾滾……

另一片山頭。

「咦,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

「在那邊,我們過去看看,有情況!」

山林之中,淡淡的陽光揮灑,紅衣少年肩上卧著一隻雪白的小獸,和一隻暮雲仙鶴找了一處幽靜的地方而落。

望著暮雲仙鶴腹部擦傷的長長血痕,少年眼中閃過一抹心疼。

從懷裡掏出一枚丹藥,「小白鶴,來,把這個吃了,就不會痛了。」

「嗬——」

暮雲仙鶴乖乖的將少年手心中躺著的一枚丹藥吞了下去。

頓時,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暮雲仙鶴腹部那道被利箭所傷的傷痕,立即飛快地修復,還長出了潔白的羽毛。

「可是這丹藥只能暫時癒合傷口,小白鶴的傷,還要慢慢養,不能再帶著我們飛了。」

夜雲澈清澈的瞳眸微閃,掃了四周一眼。

「遭了,這裡是哪裡?」

「我們好像迷路了……」

突然眼睛一亮道:「不如這樣吧……」 水清清聽見黑蓮的話,大吃一驚:“黑白苗不通婚,這不是大家默認的事情嗎?”

黑蓮繼續晃動銀鈴,四面八方飛出無數色彩蹁躚的美麗蝴蝶,蝴蝶朝着一邊觀戰的陳志凡飛了過去。

毫無攻擊力的蝴蝶?陳志凡看着這些蝴蝶,猶豫是要殺死,還是坐視不理。

水玲瓏擋在陳志凡身前,不客氣的道:“黑蓮,你做什麼?”

黑蓮一身黑色繡花苗裙,整個人就像是一朵黑色的妖異花朵:“玲瓏妹妹,我看上他了,要招婿!”

“什麼?”水玲瓏道:“這是我夫婿,你想招他,問過我了嗎?”

陳志凡心道:怎麼沒人問他?

他被兩女直接忽視了。

“你的夫婿?”黑蓮看向黑烏鴉,兄長黑烏鴉對着她點點頭,黑蓮伸手拉着水玲瓏的手:“玲瓏妹妹,咱們黑白苗原本是一家,你說是吧,你雖是前任聖女,你能看上的男人,必定是極好極好的,兩寨子本來就相聚的不遠,未來的黑苗的寨主可是你黑蓮姐姐我,你多一個姐姐,又合併了黑白苗,多好的事情……我們去那邊說!”

水清清目露古怪的看着骨七度:“祭祀大人,這是怎麼回事?前面還要打打殺殺的,現在怎麼就……”

白千仞對着她微微的搖頭:“是好事,你去勸勸玲瓏!”

水清清朝着美人梅水玲瓏所在的方向走去,卻是看見黑蓮和水玲瓏兩個手牽手,有說有笑:“你說他,有很多女人喜歡他?那我都給他毒死好了。”

“不行不行,志凡哥哥很善良的。你要是這麼做了,志凡哥哥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水玲瓏連忙擺手,“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志凡哥哥不喜歡我們傷及無辜。”

黑蓮哦了一聲:“不傷害無辜,好的,不是無辜,他就不會怪罪了吧?”

陳志凡一臉的無奈,他本尊還在這裏坐着,水玲瓏和黑蓮兩個就把他給瓜分了。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骨七度道:“漢人男娃娃,你過來!”

骨七度道:“男娃娃,男人娶妻多娶幾個其實沒有什麼的,好漢娶百妻嘛……”

白千仞出聲說道:“不用擔心養不起,寨子給她們多點嫁妝。”

這句話陳志凡已經聽見了好幾次,現在看來他只能苦笑:“二位,娶妻我能養得起,但,問題是我不會留在寨子裏。”

“哈哈,”骨七度大笑:“寨子的女娃娃嫁人了都是跟這夫婿走的,娃娃,你是我們寨子的福星,是苗寨的福星!”

陳志凡始終是覺得古怪,骨七度和白千仞看着他也似欲言又止。他覺得古怪卻是沒有問,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黑蓮,他感覺黑蓮就是奔着他來的,至於黑蓮是爲什麼,他大可以直接問黑蓮。

骨七度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叫人給了陳志凡一個揹包叫他揹着,白千仞趁着沒人注意,也給他一包東西,給他塞進了揹包。

黑烏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出來,給了陳志凡一包東西,陳志凡忍不住道:“你們怎麼都給我東西,這是什麼?”

黑烏鴉有些彆扭,左右看看,低聲道:“妹夫,對我妹妹好些,她其實也不比玲瓏妹子大幾日,”說完,快速離開。

怎麼一個二個都是怪怪的?

揹包裏裝滿了沉甸甸硬邦邦的東西,陳志凡還沒有回到比斗的場面,揹包裏已經裝的滿滿的。

水玲瓏看見陳志凡回來,立刻開心的拉着他,一手拉着黑蓮:“蓮蓮,志凡哥哥是很好的人。”

黑蓮明亮的眸子望向陳志凡:“志凡哥!”

陳志凡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拍拍揹包:“好多人給我東西,重死了。”

黑蓮伸手:“我來背好了,”她雖然姓黑,膚色卻是雪白如玉。

“還挺重的,我自己就可以了,”陳志凡擋開她的手:“蓮蓮,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就情願嫁給我?”

黑蓮紅着臉點頭:“這是第二次見面!”

第二次,陳志凡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到是在哪裏見到的,“這硬邦邦的都是什麼啊?”

“咯咯!”水玲瓏和黑蓮一起笑出聲,黑蓮吐出兩個字:“嫁妝!”說完二字,她的臉更紅了幾分。

“嫁妝?”陳志凡打開包,一堆閃亮亮的東西露出來:“原來如此!”

和水玲瓏包裏裝着的東西一樣,都是各色的寶石。

黑白苗的合併由兩個在任的祭祀去辦了,原本黑白苗本是一家人,合併之事自然是容易的很,黑苗更希望合併,而這個時候合併,不僅是因爲黑白苗的兩個聖女嫁給了同一個人,還因爲一件隱憂。

陳志凡道:“蓮蓮,黑苗寨裏有沒有一個年輕的男人二十五六歲的模樣,養的蠱蟲味毒大王和摩多豉蟲。”

“毒大王和摩多?”黑蓮大吃一驚:“這都是已經絕滅的蠱蟲,怎麼可能有人養呢?”看水玲瓏和陳志凡的表情,黑蓮更驚訝:“難道是真的?”

水玲瓏將一個瓷瓶打開,亮給黑蓮:“看毒大王,那個人想要殺志凡哥哥,這蟲子被我抓住了。”

黑蓮搖頭:“我們寨子沒有一個這樣的年輕人,”她看向水玲瓏的手裏,眼神熱切:“玲瓏妹子,這個毒大王你培養出卵了嗎?分我幾個。”

水玲瓏蓋起瓷瓶收了起來:“等我培養出來,一定分你,快要培育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