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北斗七星的方位,一一對照,很快我就把村子的七關給定位了出來。接下來,我們就來到了這七關所在之處,一番尋找,果真發現了異常。

只見,在雲墾關、尚冂關、紫晨關、上陽關、天陽關、玉宿關和太遊關,分別被釘入了一根鐵樁。

是的,長約七尺七寸的鐵棍。

看到這裏,我哪裏會不知道呀,村子之所以生氣流向會被阻,顯然就是因爲這七關所在之處被打入了這樣的一根鐵柱的原因。

正所謂,鐵不走陰陽。什麼意思呢?就是說鐵不通陰陽二氣,而這東西打在了地氣的七關之處,自然就能將陰陽二氣都阻斷掉。如此一來,這個村子沒有生氣,人畜就會很快死掉。

想到這裏,我不得不感嘆對方用心之毒,手段之狠。不僅破了這個村子的風水,讓一個母牛產子風水局,變成了公牛,而且還要讓這個地方的人畜皆亡,這種人真的該遭雷劈!

我一一將打在七關位置上的鐵柱取了出來,這一忙就忙到了下半夜才結束。

當最後一根鐵柱被取出來時,頓時就一陣夜風從村口往村子裏的方向颳了過來,衆人被夜風一吹,全都打了個激靈。

看到這裏,我當下也就大鬆了口氣,這就說明此地的地氣已經通暢了。

當下,我就對村長說:“成了,村子的氣場通了,不會再有事了。”

村長聽到這話,頓時也高興不矣,然後趕緊對我連連道謝,說我是他們村子的恩人。

“…………”

第二天一早,我就聽到村子裏熱鬧了起來。

我起來一問,原來是村子後面的那個水池,今天早上有人去看,已經有水了。

聽到這話,我也很高興,當下我就對大家說:“這就說明你們村的風水問題已經徹底解決了。”

村民們紛紛高興的點頭,同時驚呼道:“可不是麼,這事實在是太神奇了,之前我們村的風水被人破壞了,那口上百年來從未乾枯過的水池莫名其妙就乾枯了。而如今,先生幫我們化解了之後,竟然一晚上時間水池的水就又滿了,你們說怪不怪呀?”

另一個村民也道:“這都是先生厲害,昨晚沒下半點雨,這水池的水能滿,真的是多虧了史先生妙手回春般的風水之術,要不然恐怖咱們整個村子的人都會和家禽一樣遭殃。”

“是啊,這事得感謝史先生,真是咱們村的大恩人。”

衆人紛紛對我道謝。

聽到大家這樣說,我心裏也頗感欣慰,這說明我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笑了笑,對大家說:“大家不用客氣了,既然你們村的事情也解決了,我也該走了。”

“啊?先生您這就要走?”

村長一愣,趕緊出言挽留道:“何不多住些日子,我們都還沒有好好招待過您呢。”

村民們也紛紛說道:“是啊,史先生,你就多留幾日吧,讓我們買些好酒好菜來招待一下您吧。”

我搖了搖頭,告訴他們:“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還有重要的事情得去辦,所以這就先走了。”

大家見我堅持,也只好作罷,然後村長就趕緊進屋裏,去取來了一個信封交給了我。

我打開一看,原來信封裏裝着的是一沓錢,估計有個一兩萬吧。

當下,我就趕緊說:“這錢我就不收了,畢竟一開始我就說過不收錢的。”

村長哪裏會肯,說:“我們知道先生不是爲錢才幫我們的,但是這些錢都是鄉親們自願湊出來的一點點心意,您怎麼樣也得收下才行啊。”

“是啊先生,這是我們大家的一點心意,權當是給您的紅包。”村民們也紛紛央求道。

見到大家這麼說,我也就沒再客氣,於是接了過來。

接下來,村民們將我一直送出了村。

離開牛山村後,我就繼續回到了山上,順着北龍脈繼續北上。

按照村民所說的,當初那幾三個陌生人,也是順着山頂朝北走了,所以我想這一路追上去估計還能追得上對方。

在山上翻山越嶺,這一走就又是一天。

當天黑的時候,山腳下總算是出現了一個村子。雖然天色已黑,但是月亮早早的就掛在了天上,所以在淡淡的月光下,還是能看得出山腳下有一片房屋的,大概住着有十幾二十戶的人家吧!

不過,讓我疑惑的是,此時已經天黑了,山下的那個村子竟然沒有一戶亮着燈的,整個村子家家戶戶都是黑燈瞎火,漆黑一片。

雖說農村睡得早,但是此時也不過才晚上九點鐘,怎麼可能全都睡了呀?

看到這裏,我眉頭都皺起來了,心想難道下面那個村子是個無人的荒村?

心裏這般想着,但是不管有沒有人住,我還是決定下山去看一看。

有人住的話,我就去借住一宿。無人的話,我也可以找一棟房子過一夜,畢竟比在山裏面露宿好的多。

接下來,我就順着村子的方向,往山下走。

走了大概也就一百米的樣子吧,眼前出現了一條下山的小路。

順着小路下山就快得多了,大概不到十分鐘,我就下到了半山腰處,這個時候,前方的路邊出現了一些燈火。

我走近一看,原來透着燈火的地方好像是一座廟。

是的,一座亮着燈火的廟。而且隨着我不斷接近,還聽見廟裏麪人聲鼎沸,聽聲音好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很多人的樣子。

怎麼這大晚上的,下面的村子裏黑燈瞎火,反而這半山腰上的廟裏反而全是人呀?

心中好奇,於是我就好奇的走了過去。

一看,只見這座廟叫孔明廟。廟並不大,而且很破敗了,但是此時的廟裏卻真的有很多人,黑央央的一大羣人或站,或坐,或躺的聚在廟裏邊。

這一下,我就更覺得奇怪了。這麼多人,怎麼會聚在這個廟裏邊呀?而且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不是來燒香拜神的,反倒像是來廟裏借宿的。

這麼多人來廟裏借宿,難道……他們也和我一樣,是趕路的?

可是不對呀,這些人託家帶口的,不像是趕路的呀?

正當我奇怪的時候,這時廟裏面的人也發現我了,幾個人趕緊走到門口,對我問道:“你是做什麼的?”

我說:“我是趕路的,見到山下好像有個村子,打算下山去找戶人家借宿。正巧路過這裏,見到這裏亮着人,有人,我就進來看看。”

那幾個人聽到這話,打量了我一眼,然後就說:“不要去了,在廟裏住吧!”

PS:今天欠一章,明天補上。 “在廟裏住?”

我搖了搖頭,心想這廟裏那麼多人,還怎麼住?而且,我連晚飯也沒吃,還是到下面的村子裏去找戶人家比較好。

想到這裏,於是就對他們說:“算了,我還是去村裏找戶人家借宿吧!”

哪知,他們一聽我這話,立即就對我說:“村裏沒有人了,你下去幹嘛,千萬不要去。”

原本我就懷疑山下的村子會不會是一個無人的荒村,因爲村子裏黑燈瞎火,不見一戶人家亮燈,如今聽到他們說山下的村子裏沒有人了,倒是覺得他們說的應該是真話。不過,讓我奇怪的是,聽他們的口氣,怎麼好像顯得下去山下的村子裏會有危險似的。

當下,我就眉頭一皺,說:“山下是荒村嗎?”

那些人就搖頭道:“不是,我們就是下面村子裏的人。”

“啊?”

這一下我真的很吃驚,山下的村民,怎麼不在村裏呆着,全跑到這山上的廟裏來了呀?

心中十分好奇,於是我就趕緊問道:“你們大晚上到這廟裏來是做什麼?爲什麼不留村裏?”

那些人就說:“小兄弟,說出來估計你不會信,我們這個地方鬧鬼!”

“啊?鬧鬼!”

我直接驚掉了下巴,滿臉的震驚。

他們見到我很吃驚的樣子,倒是顯得毫不在意,於是就說:“小兄弟,你要麼就趕緊離開,要麼就和我們一樣在這廟裏過夜,可千萬不能瞎轉悠了,要不然會被鬼給吃掉的。”

見到他們一臉鄭重,若有其事的樣子,我也知道他們不可能編這種事情來嚇唬我。於是我就趕緊問他們:“你們村鬧鬼,能跟我說說是怎麼一回事嗎?”

校園公子 村民們就說:“跟你說了也沒用,免得把你這小兄弟給嚇着,反正你聽我們的話,今晚就在這廟裏哪也別去最好。”

見他們這樣說,我就實話實說道:“不瞞各位,我其實是一位陰陽先生,如果真鬧鬼的話,或許我能幫得上忙。”

“什麼?你是陰陽先生?”

衆人一聽這話,頓時都詫異了起來,一個個開始重新打量起我來了。

很多村民就說:“你是陰陽先生?太年輕了吧!”

“是呀,你纔多大呀,還能驅邪捉鬼?”

顯然,大家都不太相信我能幫他們的忙。

我也理解他們的想法,畢竟我也才二十來歲,要讓他們立即相信我有手藝,確實強人所難。當下,我也就不再多說,於是就問他們:“你們一個月前,有見到過三個陌生人打這經過嗎?”

“一個月前,三個陌生人?”

村民們聽到這話,不由一愣。隨後神情一緊,便反問我:“你幹嘛問這個?你認識他們?還是你跟他們是一夥的?”

“你們見過?”

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這麼大的反應,但是很顯然,他們應該是見到過那三個人。

“你還沒回答我們,你是不是和那幾個人是一夥的?”

這時,幾個村民已經有點要動手的意思了,眨眼功夫就把我給圍住了。

這一下,我真的有些奇怪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還是趕緊回答道:“我不是和他們一夥的。”

聽到我這麼說,對方這才情緒轉好,不過還是質問道:“不是一夥的,那你找那三個人幹嘛?”

此時說實話,我都想哭了,這他媽的怎麼好像我變成犯人一樣了啊?這是在審我嗎?

心中苦笑,於是我便說:“如果我說我在追三個壞我們華夏風水的邪師,你們相信嗎?”

“你說什麼?你在追他們?”

這一下,大家都是一愣。

這時,一個老者就趕緊把那幾位壯漢給喝退下去,然後就對我說:“小兄弟,我是這個村的村長,你剛纔說你在追三個壞我們風水的邪師?”

“是的,三個倭國人。”我點點頭。

老村長聽到這話,就激動了起來,說:“這麼說來,那三個倭國人是來壞我們風水的?”

“對!”我點點頭,就說:“我就是爲此事而來的,避免他們壞我們的風水龍脈。”

“這麼說來,小兄弟真的是陰陽先生?”村長此時顯得有些激動了。

我點點頭。

這時,村長就說:“小先生,實在不好意思,剛纔是我們太着急了,以爲你跟那三個人是一起的。”

我笑了笑說沒關係,然後趕緊問他:“這麼說來,你們真的見到過他們?”

老村長點頭說:“是啊,我們這鬧鬼,就是被那三個倭國人給害的。”

“啊?”

這一下,我倒真是有些吃驚。心想,怪不得他們剛纔會突然變成想打我的架勢,原來那三個九星宮的人也對他們這個村子動了手。

想到這裏,當下我就趕緊問道:“村長,你能跟我說一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村長點點頭,然後就對我講了起來……

原來,我們這個村子叫小河村,這個名字自然是因爲這個村子有一條小河而得名。

婚心計 小河村依山傍水的景色很是美麗,村前的大路沿河而開,每天在此過往的人們都喜歡在河邊一塊巨石上歇腳。

這天由打外地來了三個人,估計也是走累了,所以也坐在了河邊的一塊石頭上歇腳。

當時村裏也有一些人在河邊玩耍,見到突然來了三個陌生人,就問他們是做什麼的?

但是那三個人說的話卻是倭國話,所以大家也聽不懂。

不過,這種山村裏來了三個倭國人,大家都覺得十分稀奇,所以就一直盯着他們看。

話說,那三個倭國人在河邊坐在那兒聊着天,其中一個人還在河邊閒着無聊,就在河邊抓了一把溼泥,捏起了泥人。

還別說,那泥人捏的還很好很逼真,就着河水三兩下就捏出個娃娃的模樣來。在經過他用小泥刀這麼一修飾,一個栩栩如生面目清秀的娃娃就捏好了。

大家都覺得很有趣,就都圍上去看。

只見那個人將泥人捏好後,卻突然用泥刀將自己的中指割了一個口子,然後將這流出的血就全都抹到了娃娃的嘴裏。

當時大家都不解他爲什麼要割破自己的手指,還故意將血滴到那個泥人娃娃的嘴裏,大家還笑着說這個人是不是有神經病?

PS:稍晚還有。另外,推薦一本朋友的新書“惡魔交易所”,大家可以去看看是不是你們喜歡的類型。 只見那個人,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將泥人的嘴裏滴完血之後,就將泥人娃娃放在了地上,然後他們三個人就直接離開了。

這三個人一走,大家也都圍了上去,尋思着這三個倭國人這是來幹嘛的。同時,也來看看他們捏的泥人娃娃是什麼樣的。

話說,那三個人走後,大家就看見那個泥人娃娃被扔進了河邊的一個洞裏邊了。

不過,那個泥人倒真是捏得活靈活現,只不過大家也只是看一眼,誰也不可能爲了一個泥人鑽進洞裏去吧。

就這樣,大家也沒多想,到了太陽落山,大家也就各自回了家。

村民們回到村裏後,就把這事在村裏講了一下,結果很多老人聽完之後,就覺得這事不對勁,說挺邪門的。哪裏有人會傻到割破自己手指,特意去給泥人喂血的呀?這肯定是害人的東西。

大家聽老人們這麼一說,也都嚇到了。細細一想,還真是越想越覺得不正常,就算是神經病,也不會傻到自殘吧?

村裏的老人們就說,這像是血祭,那個泥人娃娃最好得毀掉纔好。

於是,大傢伙就趕緊跑回到河邊,找到河邊的那個小土洞,準備去將泥人娃娃取出來。

可是,大家到了地方,朝小土洞裏一看,哪裏還有什麼泥人娃娃呀,洞裏空空如也,那個泥人竟然不見了。

是的,之前大家明明看見泥人娃娃就被扔在洞裏的,此時竟然沒了。

這一下大家可真的驚呆了,這泥人娃娃怎麼會不見了呢?難道被人拿走了?

當下,他們就問村裏的人,到底誰把洞裏的泥人娃娃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