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子,你要小張嗎?”老人看着宋德華道,接着把大門再打開幾分。

“老人家,是的,我找小張。不知道你是?”宋德華可以肯定眼前的老人不是小張。應該叫老張。

“我是他爺爺。小張最近生病了,你找他做什麼?”老人徐徐道,接着又接話道“我忙呢,你自己進來吧,如果要和小張說話要小心點,他會打人的。”

老人說完也不關門就走了,剩下宋德華一個人顯得有些古怪起來。

宋德華進了房子,接着開始尋找那個被鬼附身的人。也不難找,宋德華一進去就看到廳子裏有一個青年呆滯的坐着發呆。一動不動,只是坐着。

“小張?”宋德華走前,感應着眼前青年身上的氣息。有股身上的鬼味,眼前的人果然被鬼附身了。

見對方沒反應,宋德華四下看了看。最後在看到沒有其他人後,宋德華直接坐下,對着眼前的青年道。

“你是鬼,他是人。即便他撒尿不動,但你附身那麼久,也算是懲罰完他了吧?你看到他爺爺沒?難道你還想給他們家造成傷害不成?”

宋德華要逼他出手,同時想看這隻鬼該殺不該殺。

“關你屁事!你再囉嗦半句,老子殺了你!”陡然一聲粗暴的聲音響起,但是眼前的小張卻是嘴巴張都沒張開過。

顯然,那惡鬼開口了。

“你不殺我,我還要殺了你呢!”宋德華知道,眼前的鬼該殺。

在惡鬼界的時候宋德華身上有四隻魂魄附體。那兩隻白虎宋德華已經看過,也使用過。可惜,一召喚出來宋德華也直接沒有力氣了。

後來宋德華已經想過該怎麼使用這股力量了,那就是把魂魄附在自己的身體中,自己出拳的時候魂魄前肢依附,出腿的時候就是魂魄的後腿。

什麼部位就讓魂魄選擇性依附。這樣可以最有效的將自己的魂魄力量消耗到最低。也就只有這樣,宋德華才能戰鬥。

而不是使用後自己就轟然倒地,全身沒有力氣,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剛好,眼前有個鬼等着被自己實驗着。魂魄對魂魄,只有這樣,宋德華才能直接和鬼魅戰鬥。

“你這是找死!”動了,粗暴的聲音再響起的時候小張的身子動了,直接一拳頭夾着風聲對着宋德華的臉就攻擊過來。

“草!一來就打臉!”宋德華對眼前的惡鬼很不滿意,打自己的臉,那就是不給自己面子。

“轟!”宋德華頭一歪就躲了過去,小張的拳頭直接將宋德華身後的靠椅打爛,而且攻擊並沒有停止。小張起跳,發瘋一般對着宋德華就是張牙咬來。

宋德華再次閃避,如果要打人,宋德華只需要一招就能解決掉眼前的人。可是小張是無辜的,宋德華只想殺了那惡鬼和考驗鬼上身的力量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

“轟!”

小張繼續攻擊,速度越來越快,手上腳上越來越力,而且招式凌厲毫不呆滯。

比小土哥她們還要厲害,根據李靜說的鬼魅也分等級,眼前只是一個山上的野鬼,估計還不算很厲害的等級。可是卻已經有小土哥她們的力量和身法。

這讓宋德華看到了希望,就如對殭屍對上星獸一般有希望。現在宋德華考慮的就是該怎麼開這個頭,然後讓鬼魅和殭屍們對上。

“咻!”

小張依舊在攻擊,但是宋德華已經不需要再測試了,所以,宋德華出手了。

直接右手掐住小張的脖子,舉起,任由小張拼命掙扎,可惜,一點用也沒有。宋德華若是要殺,此時小張的肉身已經死了一萬次了。

“自己滾出來,否則你必死!”宋德華冷聲道。能自己出來,那麼鬼魅你能逃則逃。若是不出,宋德華必定殺死。

“你去死吧!你這樣只會殺了這個人,而不是我!哈哈!!”粗暴的聲音囂張道。

可是下一刻他的聲音啞然而止,因爲他死了。剛剛眼前的這個人月拳頭打了過來,但不是打在小張身上,而是直接打在了鬼魅自己身上。

“撲通。”

宋德華將小張放在地上,鬼魅已經死了。宋德華的辦法是可行的,通過星獸的魂魄依附在自己的身體上,那麼攻擊就能奏效,對付鬼魅,不在話下。

“小夥子,你就走了?我們小張沒打你吧?”老人家從裏面走了出來,手上端茶。

“老人家,我有事要忙先走了。對了,小張的病好了,等他醒來就沒事了。”宋德華對老人微笑。這是一個和藹的老人,他應該有個好孫子。

“啊,謝謝呀。”老人腦子似乎轉不過彎來,倒是沒弄明白宋德華的意思。最後看着宋德華離開,才把地上的小張拍醒,醒來的小張一臉茫然,看着老人道“爺爺,我怎麼了?”

是的,在之前,小張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一段空白的的事情他想不起來。頓時問着眼前的爺爺。

“沒事,醒來就好。”老人說完話看着門外,剛剛那個年輕人果然治好自己孫子的病了。

現在宋德華的感覺就是世人皆醉他獨。小張是好同志,起碼他告訴宋德華鬼魅的存在,而宋德華現在已經有了周全的計劃。

要將鬼魅和殭屍統統拿在手,那麼很簡單。讓他們知恩圖報,也就是宋德華開始要尋找道士們的蹤跡了,好比上次那個老道長一樣。

找到道士,營救下道士要殺的鬼魅或是殭屍,然後讓他們感覺是欠自己的。那麼下一步,則就是看那些鬼魅們懂不懂知恩圖報了,若是不能的,宋德華會當場殺了他。

這就是宋德華的計劃,一可以發展自己的勢力,二可以繼續將一些會使社會不穩定的因素全部剷除掉。

要找那個道士,那就得去案發現場才行呀。因爲每一次那道長似乎都和警察叔叔們會出現在案發現場,一些極個別的案子。

所以現在宋德華穿梭在都市裏面,想去發現多人聚集的地方,越多人聚集,證明那裏就有宋德華想看到的東西。

“警察辦案,閒人退後!”又是一起殺人事件,同樣是脖子上有致命傷。警察都不知道爲什麼最近會出現那麼多這樣的案件,反正他是配合靈異小組警察過來拉警戒線的。

“安老道還沒來嗎?”賈宏光最討厭就是等人,可偏偏這個人他必須等。不等的話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找到那該死的殺人兇手。

對付人,賈宏光有一套。可對付不是人的東西他也就只能認載了。誰讓他從小就沒在道觀,大悲寺什麼的修煉呢?

如果修煉了他賈宏光也就不會求着別人過來幫忙,他早就第一時間將那些該死的東西滅掉了。

眼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賈宏光現在擔心的是前幾天遇見的事情,如果那東西又直接撲向她們,這如何是好?他可對付不了那些東西,尤其是還有那麼多人圍觀的時候。

賈宏光不會認爲上次出現的女人會再次出現,因爲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他再也沒看到那個女的了。

想找,可是賈宏光連正臉都沒看到,也只看到背影,這讓他想認識這樣的有個人都不可能。認識這個女人肯定比安老道要好,起碼人家靠譜點,來的也及時。

“隊長,安老道來了!”在賈宏光內心不斷牢騷下總算看到該看到的人了。賈宏光的心頓時放鬆起來,這個老遲到的老道能來就好,怕的是不來呀。

這樣的日子還要忍耐呀,在賈宏光沒見到第二個道士之前都得忍住。不然到時候誰幫他捉和殺殭屍。

“安老道,你總算來了。趕緊,趕緊看看能查到不?”賈宏光依舊是帶着不滿的話道。有兇殺案,那麼就得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只有這樣才能第一時間掌握證據和第一時間捉到該死的罪犯,以免他繼續害人。

但這也是對賈宏光這種警察來講,事實上安老道只是道士,能在賈宏光打電話過去邀請的時候來到這裏已經很給賈宏光面子了。

賈宏光也是嘴上嘮叨,最終還是不敢真把人家安老道給怨恨上了,說到底,還得感謝安老道在這段時間裏對他的關照或者說對社會的貢獻。

“最近不知道爲什麼,連鬼魅也出來了。很多東西要追蹤根源,所以我的速度和行程並不能跟着你來走呀。”安老道臉露疲憊。 不單是他,現在歸隱出來的道士們都已經很累,只是安老道除了和他們忙以外,還得來幫助賈宏光。

“安老道,辛苦了。你就當我賈宏光剛剛說的是渾話!”聽到安老道的話後賈宏光臉色變的尷尬。這是實話,反而看他們這些警察纔沒用。

收拾不了那那些東西也就算了,還抱怨這個抱怨那個。賈宏光也想盡力,但有些東西盡力是沒用的,因爲沒有辦法對付就是沒有辦法對付。

眼前的殭屍又不怕大蒜不怕十字架什麼的,賈宏光連殭屍的弱點是什麼也不知道。這樣的情況只能讓賈宏光產生依賴。

“那裏話,剷除這些東西本來就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安老道蹲下身子,用手在屍體脖子上的傷口按了按。

“殭屍沒走多遠,你們要跟我追過去不?”安老道看着西方,那個地方纔是就是殭屍逃竄的方向。安老道能聞到他們的氣味。

“好!”賈宏光點頭道。每一次安老道追蹤殭屍都喜歡說這一句話,賈宏光知道安老道是想讓她們跟過去看他怎麼捉殭屍,怎麼和殭屍打鬥。

只有這樣,賈宏光她們才能漸漸成長。所以安老道從不會單獨去追,而是讓賈宏光她們全部跟着過去。

“跟緊了!”安老道起身,身子快速奔跑過去。這又是一隻自負的殭屍,最近這些殭屍似乎都在故意等待自己一般。

不逃跑,而且距離殺人的地方不會太遠。

賈宏光他們以前是開着車跟在安老道後面,但後來也學着安老道一樣奔跑過去。這是一種鍛鍊,對付那些力大無比的殭屍,第一就是得有力量,還要腿要快。

因爲那些殭屍出手速度都很快,跑起來可以和汽車比。這樣恐怖的東西如果面對上了就只有死路一條,所以要活命,起碼得有殭屍一半以上的速度才行。

雖然賈宏光她們沒有,可是已經在努力,和安老道一樣奔跑着。

在她們後面,宋德華正悠哉的跟着。他是跟在賈宏光她們後面,賈宏光的速度太慢,宋德華只好慢慢跟着。

如宋德華所想的一樣,聚集的人越多的地方就能等到那個叫安老道的人了。或者說看到眼前那幾個警察就能等到這個道長。

安老道來到的地方是一間酒吧,也是殭屍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黑暗,酒色,殭屍們就是喜歡這裏這樣的地方找獵物,即便喝乾他的血,在酒吧的燈光只也只會被人認爲是兩個人在親熱而已。

安老道進去後不久,賈宏光她們也衝了過來,爲了不打草驚蛇她們必須得包警服全部脫掉,而在這個空檔時候,宋德華溜進去了。

在星界,所有星獸把宋德華鍛鍊成如星獸一般,有着超人的感知,能感覺到自己所需要尋找的獵物氣息。

當宋德華進來的時候已經將目標鎖定在舞池外的一夥人中。一共四個人,一箇中年,兩個青年,還有一個少年。

少年也就十歲左右的樣子,這倒是讓宋德華挺吃驚的。因爲那個少年也是殭屍,黑色眼睛,最低級的殭屍。

而此時四個殭屍各摟抱着美女互玩着,嘻哈中帶着挑逗,雙手更是不安分的在女人們身上找樂趣。

這樣倒沒什麼的,宋德華司空見慣。殭屍們和鬥士都喜歡和美女們玩,也許他們血液裏面都有着共同的特性吧。

只是當宋德華看着着那個十歲少年把握女人,而且動作靈巧的時候,宋德華就感覺怪怪的了。

只是一個少年,不知道是那個混蛋把他變成殭屍了,連那麼小的一個孩子也不放過,當真是該死。

安老道也在旁邊,手中不斷的從身上的小包上拿出東西,放在桌子上,以安老道的打扮進入酒吧頓時引來不少人嬉笑和好奇。

同時她們好奇的是安老道拿出的東西,一樣樣稀奇古怪的,有桃木劍,黃符什麼的。這是拍戲嗎?所有人怪異的看着安老道,同時不忘記打量四周,看是不是有其他演員什麼的。

可是她們什麼也沒發現,只看到安老道一個人在默默的做着他該做的事情。

“道士,你在玩什麼,腦子沒問題吧?”酒吧裏多的是不良少年,此時見到安老道這幅模樣頓時笑着問道。

可是安老道並沒理會這些人,而是將手中墨斗線開始在四周佈陣,他要將殭屍們趕到一個沒人能看到的地方殺掉。

如果只是殺,安老道早動手了,正因爲不想引起恐慌,所以他必須多做很多手腳。還好的是賈宏光她們也趕過來了,開始很配合的在四周圍了起來,不讓人將墨斗線搞斷搞亂。

“喂,都在玩什麼呀,給不給過呀!”

“就是,酒吧又不你家的。”

“媽的,等着,老子喊人。”

……

四周都是抱怨聲,只因爲墨斗線攔住了她們的去路,好端端的不給人走,所有人開始不耐煩起來,抱怨的,罵人的。

而此時墨斗線外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賈宏光她們在應付着。而在墨斗線內,卻只有四個殭屍和四個女人。

女人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四個殭屍卻是知道。她們的剋星來了。

“爸爸,我們該怎麼辦?”十歲少年突然問道,第一次遇見道士,此時他有些恐慌起來。

“小杰,不要害怕!”中年白眼殭屍看着眼前的安老道,她們四人都不是眼前這個該死道士的對手,從他擺好陣法困住她們就可以知道。

而且中年人看着安老道坐的桌子上諸多的法器,恐怕這次她們四人有危險了。

宋德華饒有興趣的坐在對面的桌子上看着眼前的一切,宋德華的計劃正在按照他所想的那樣發展。

“你們先走吧!”中年人對四個女人道。他不想殺人,可是他需要食物。有時候爲了填飽肚子,他沒有選擇。就如現在一般,他需要帶着自己家人出來找吃的,還要保護她們。

四個女人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看着中年男人後又看看那個坐着閉眼的道士,頓時驚慌失措,連忙閃避開去。

“走!”安老道閉眼道。必須要讓這四個殭屍按自己的方向走,恐慌只會讓社會變的混亂,焦慮不安。

慕愛而來 “道長,這些不關我三個兒子的事,你放過她們吧。”中年人看着安老道。現在他也就只有這個遺願了。

“你們都得死。”安老道面對殭屍這些鬼魅之類的從來不帶感情。是殭屍就會吸血,吸血就意味着會死人。所以他一個都不會放過,所有的。

“既然這樣……”中年殭屍看着安老道,眼中露出悲痛的樣子。是的,道士又怎麼可能放過殭屍呢?

所以今天註定是自己要死了,反正他也已經死過,更是親手將自己的家人變成了今天的模樣,可是自己不救他們的話,他們都也早就死了。

這些年來他們一直沉睡,也不知道是什麼驚醒了他們,所有的殭屍們。甦醒後他們只感覺到餓,接着就開始混跡到了這個自己不熟悉的城市裏。

一直到今天,他們漸漸變的和人一樣,會穿潮流的衣服,也懂什麼叫時尚,知道汽車……可是現在他們又不得不死去。

“那就看看你有幾分本事了!”中年眼暴戾氣息頓時大氣,森白的牙齒開始露出,咆哮着看着安老道。

他是父親,無論如何也不會讓眼前的道士殺了他的兒子們,除非他死去,否則沒有人能傷害到他們!

“褂起!”見中年殭屍沒有選擇離開而是直接準備在這裏大開殺戒,安老道頓時將布好的陣法啓動。隨着他的聲音落下,四周立刻升起黃色符褂,就如電視上看到的一樣,將四個個殭屍直接困在了裏面。

“怎麼了?!”

“那,那是殭屍嗎?”

“啊,逃跑呀!”

……

四周的人開始亂作一團,眼前的事情太恐怖了,尤其是他們看到中年殭屍露出森白的牙齒時,心中無比恐懼。

“這是拍戲,請肅靜!”賈宏光早就想好對策了,說話的同時亮出了他們的警徽。此時的情景就像是某大電影公司在這裏拍戲,然後請了他們這些警察來維護秩序。

果然,等賈宏光幾個人全部拿出警徽的時候,衆人原本恐懼和吵鬧的聲音停止下來。警徽讓他們放心很多,而且他們此時感覺到的就是刺激,居然能當着面看拍戲。

這讓他們甚至有衝進去客串的衝動,只是賈宏光他們幾個保護的很人,沒讓任何一個人進去。當然,除了宋德華以外。

“你是誰!”安老道正準備拿着桃木劍衝上去將眼前的四隻殭屍殺死。而且佈下陣法後,眼前的四隻殭屍是必死無疑。

只是,此時在四隻殭屍面前出現了一個陌生人,是個青年,一臉微笑。

邪帝放肆寵:撲倒狂妃 “道長,我不是有意冒犯。但是希望你今天能放過這四個特殊的人。”宋德華一臉微笑。剛剛他觀察了很久,雖然這四隻殭屍不算很強大,但宋德華能看出這四隻殭屍的關係。

中年人是父親,兩個青年和一個少年是他兒子。居然是一家人,而且剛剛中年男人表現出來的決心和鬥志明顯是爲了保護自己的兒子。 這四個人是宋德華的目標,因爲他們的之間的關係讓宋德華可以肯定他們一定會知恩圖報。現在宋德華需要的就只這樣一個關係,只有這樣,宋德華纔有機會和希望使自己利用他們的關係來達到宋德華想要的條件。

農家童養媳 一個和殭屍們的契約,一個可以讓宋德華獲得自己想要東西的契約。

“你是誰?你知道你在幫什麼人講話嗎?”安老道看着眼前的青年沉思少許後突然想了起來。第一次他趕過來的時候利用五鬼術找的第一個青年,就是眼前這個人。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我希望你能放過他們。殭屍,也有好壞之分。”宋德華輕聲道,看着安老道,他從安老道剛剛那雙眼睛閃過的光芒中知道安老道應該已經認出自己了。

所以他沒有繼續裝,而是挑明着道。一看眼前的安老道就是老練精明的人,所以宋德華沒打算裝下去,這樣只會讓自己在那老道心裏留下壞印象。

“你知道他們是殭屍,你怎麼知道他們就是好殭屍?好殭屍也要吸血呀!”現在安老道開始相信自己的五鬼找的人應該就是眼前這個青年。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避開賈宏光等人的進來這裏,而且也知道殭屍的存在,眼前的青年,正是賈宏光說的那個青年。

“但若是他們以後不吸血呢?”宋德華只能這樣說,明着和安老道打鬥肯定是不明智的。再說安老道其實也和宋德華一樣,在維護着社會的安定,所以宋德華不能和安老道對抗。

“沒有不吸血的殭屍!小友,我安老道隱與山野,若不是有眼前這些變故我也不想出來誅殺他們。可是現在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每天都有人無辜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