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點點頭,將小蝶和兒子抱在懷裏,然後便沉沉睡去。

翌日一大早,我便被兒子弄醒,我醒來的時候小蝶還在我的身邊,這個時候的小蝶就躺在我的身邊,睜着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看着我道:“相公醒了?”

我微微坐起。

“相公,今天晚上十二點鬼市就要開啓了,我已經讓曦兒他們和葛青峯接觸過了,今天晚上十點的時候我在你們

酒店下面等你,到時候我們一起進入鬼市。”

原本還沒有醒的我,一聽到關於鬼市的消息,頓時清醒過來了。

“小蝶,究竟什麼叫鬼市,鬼市又在什麼地方?”

小蝶也是微微坐起身,然後從身後抱着我的小腹,將頭枕在我的背上解釋道:“相公,鬼市其實就是和你昨天去逛的萬達差不多,只是他是在另一個時間段存在,完全是由妖魔鬼怪主持的一個賣場罷了,在裏面有很多的貨物,當然你也可以在裏面出售自己的東西,我們這次去的鬼市並不是很大,但是因爲這次牽涉到了地葬之棺,所以這次的鬼市應該還是十分熱鬧的吧,而且這次的鬼市將用拍賣會的方式將這種記載如何進入地葬之棺墓穴的鬼圖拍賣,所以到時候應該就能看到各方勢力了。”

“那在鬼市之中流通之物是什麼,我估計不會是錢了吧?”

“像這種小型的拍賣會還是用錢來通行的,畢竟陽錢陰命,擁有的財富越多,你所能兌換的陰命就越長,而且其實很多的賣場都是一些陰陽先生操控的,他們還是需要錢,但是如果到了錢不能衡量的時候,或者賣場有規矩的話,就必須要用賣場規定的東西去交換,比如屍體、妖核和鬼晶等,但是這種東西比較珍貴,很少有人拿得出來。”

我點點頭,然後心中不免有些震驚,要是真的需要屍體妖核和鬼晶才能交換的話,這些東西我覺得長生事務所的實力恐怕拿不出來。

小蝶起身,從桌子上拿出了一分金城的地圖。

在地圖上指了一個名叫冥山的地方道:“鬼市就在冥山,不過要今晚的十二點纔會開啓,開啓的時間是三天,也就是說我們一進去就必須要在裏面呆上三天,三天之後同一時間按開啓,到那時我們才能出來,要是過了那個時間的話,就必須還要再等三天。”

我點點頭,心中充滿了期待。

“好了,相公,我也得去和曦兒他們商量一下,晚上的十點的時候我們在見!”

我起身,一把將小蝶摟在懷裏,俯下身吻在了她的嘴脣上,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了第一次和小蝶見面,第二次和小蝶見面。

看着小蝶離開的背影,我的心中暖暖的。

“兒子,朵朵走吧,我們也去先看看這個冥山是個什麼地方!”

我揹着朵朵,抱着兒子也出了門。

一出酒店便看到站在酒店門口的八兩叔,八兩叔站在那裏,嘴裏吸着煙,看到我出來頓時道:“森兒,走,我們先去東城的古玩市場看看,你現在連個稱手的兵器也沒有,看看能不能淘到什麼好東西!”

“八兩叔,那裏買的兵器有效不?”

八兩叔搖搖頭道:“這個不好說,上次馬通天那小子去雲南,不就在雲南的古玩市場上淘到了一個鈴鐺,乃是百年前湘西趕屍人遺留下的物件兒,對付殭屍可厲害了。反正活動是在晚上,這會兒還早,我們去溜達一圈,說不定能夠淘到一兩件也不錯。”

這個倒是,這種市場又叫淘寶,所以運氣佔很大的成分,而且在去的路上我還聽八兩叔說了,在這裏面很多人都簡單的會那麼兩手,所以一般除非是運氣好到爆,不然一般佔不了小便宜。

東城的古玩市場果然和八兩叔說的那般,一下車我便遠遠的聽到了一陣吵

雜聲。

“粑粑,這裏似乎有好多好玩的呀!”

八兩叔點頭道:“是呀,小凡,待會兒你看上那個,八兩爺爺都給你買。”

兒子連忙笑着道:“謝謝八兩爺爺。”

進入這片吵雜的古玩市場之後,首先引入眼簾是大大小小的瓷瓶,再往裏走便是各種瓶瓶罐罐……

我們轉了足足半個小時候,纔看到專門賣一個刀槍劍戟的地方。

對於這些東西,小時候的我其實就已經開始接觸了,雖然不能說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但是拿在手上都是可以舞動兩下的。

不過八兩叔來到這裏隨便一看,扭頭就要走。

那個老闆看到這一幕,頓時上前道:“兩位看不起這些……”

八兩叔有些不悅道:“你這兒這些都是凡俗之物,就算買了,也不過是破銅爛鐵,沒什麼用!”

那老闆一天當即臉色一凝壓低了聲音道:“兩位稍等!”說着便交待在的一個店員看着,接着帶着我和八兩叔幾轉幾轉轉到了一個類似倉庫的地方。

一走進去,這個老闆將燈打開,頓時眼前的一切都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一排排都是一些殘破的瓶瓶罐罐,還有一些鎧甲和刀劍。

“兩位,都在這裏了,這裏的可都是真貨,看看,有沒有看上的。”

八兩叔也不客氣,走進去便開始挑選,我和兒子也是走進去,不過這些東西都不完整,我看了幾柄感覺有些年代的長劍,但是都是有些裂痕。兒子最終選了一個鈴鐺,八兩叔並沒有選到什麼,就砸兒子玩耍着鈴鐺的時候我看到了牆角處擺着兩節沾滿灰塵的棍子一般的東西。

我走過去,撿起來,然後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帕子擦乾淨,竟然是兩節長槍,當我第一次抓住這杆長槍的時候便感覺到了一股凌厲的殺氣,當我將長槍組合完畢的時候,這把長槍比我還要高點,雖然上面沒有紅菱,但是當我緊握長槍的剎那之間,突然感覺一股陰冷的殺氣涌入我的手臂。

我微微一弓身,將手上的長槍猛地對着眼前的空間刺去。

唰的一聲,帶動着空氣微微的顫慄之聲。

好槍!

反正暫時我也沒有稱手的兵器,就先用着這把長槍,畢竟面對殭屍的時候,一把趁手鋒利的武器是必不可少的。

等我們付了錢,離開古玩市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和八兩叔隨便在外面吃了點東西,我們便回到了酒店,八兩叔說好好休息一下,可能接下來的幾天都不能好好休息了。

晚上八點的時候我和八兩叔飽飽的成了一頓,然後便攔了一個車直接趕往冥山了。

冥山腳下停了很多的私家車,而且這些車大部分都是豪車,這個陣勢不小,甚至在冥山腳下百米之外便已經有警察在攔車,不準出租車進去。

我和八兩叔在這兒下了車,一下了車便看到了小蝶已經站在了路邊。

“媽媽……”

一看到小蝶凡兒便立馬朝着小蝶飛去。

“本來是要在酒店外面等相公的,可是曦兒他們要過來,我就和他們一起過來了。”

八兩叔看到小蝶,難得的露出了笑容道:“小蝶姑娘,走吧!”

於是我們幾人便朝着冥山走去。

(本章完) 冥山,位於整個金城最西面的一條橫貫南北的大山脈之中,具體的山脈名字我卻是不得而知。

我們幾人來到冥山之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的十點過,這個時候的冥山周圍一股股陰冷之風環繞。

“八兩叔,葛叔也到了嗎?”

一路上都沒有說起葛叔他們,趁着要爬冥山的空檔我問道。

八兩叔點點頭道:“不錯,中午就來了,鬼市在冥山中央一處叫做一線天的地方,好的位置早就被人佔了,上峯他們來的時候,天龍事務所的人已經佔據了有利的位置,畢竟風水佔位,在萬達的時候你也體會到了,那只是一個極爲簡單的風水佔位,但是在這裏,就不同了,鬼市開啓之時伴隨有恐怖的地獄旋風,這種旋風說不危險也危險,反正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所以到了這個時候陰陽先生一般都會抱成團的,單人行動很容易就被捲入了地獄旋風之中,撕成粉碎。”

聽到八兩叔話,我頓時想到了那個叫做白楊的女人。連忙拿起手機撥通了白楊的電話,讓我沒有想到的,白楊在下午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這裏,說是現在已經在長生事務所不遠的地方等着我。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一臉饒有興趣的看着我,我的心中微微一慌,原本沒有什麼的,這搞得就像是我做了什麼對不起小蝶的事一般。

“走吧,我們先上山吧,上峯他們已經等候多時了。”

我點點頭,這可是我的第一次,在路上的時候八兩叔就已經給我說了關於鬼市的諸多消息,而且八兩叔以前就去過鬼市。

福氣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 上午在古玩市場上得到的那杆可以拆開的長槍,被我用一個專門收容長槍的布袋子背在背上,兒子坐在我的脖子上,胸前掛着裝着朵朵的小書包。我伸手將背後揹着的那杆從中間取開的長槍摸了摸,深呼吸一口氣,邁開步子便開始沿着山路往上爬。

九界 不出二十分鐘,我們便爬到了半山腰,和我們一起爬上的也有一些陰陽先生,不過這些都被我們直接忽略了。等到了一線天,眼前的一幕讓我完全難以相信了,眼前大大小小的聚集着人足足有上百來人,八兩叔站在山頭,一眼便看到了長生事務所的所在,因爲呆爺站在人羣之中實在是有些顯然了,而且如今這個山頭都是夜光棒,雖然比不得白天但是也相差無幾了。

“老陳,這邊!”

呆爺對着我們一招手,頓時我們便朝着另一個山頭而去,這會兒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

“楊先生,可別忘了帶上姐姐喲。”我轉身便看到一身粉紅旗袍的女子,正是白楊。

我頓時苦笑一聲,小蝶到時候笑了一聲道:“既然是相公答應的,那就跟着來吧!”

聽到小蝶的話,那白楊的臉色頓時微紅,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我。

而這會兒小蝶則是挽着我的手笑着道:“相公,我們快點走吧。”

我只得點點頭,然後任由小蝶挽着,白楊跟在我的身後。等到了長生事務所衆人所在之地,我這纔看到了呆爺一衆人,隨便寒暄幾句,這會兒便突然看到了不遠處的地面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衆人的目光也是瞬

間由長生事務所看向了那不斷顫抖的地面。

突然之間不遠處的地面衝出了一輛古樸的轎子,這個轎子之上漂浮着半張青花瓷面具,我心中微微一顫,這不真是上官曦兒嗎?

“這是什麼人,出場的方式如此的怪異!”

“難道是……”

“半張鬼面,一口古轎,難道是巴蜀四城之中北城的上官曦兒?”

一個穿着襯衣牛仔褲的眼鏡青年輕聲道。

這會兒趙半仙站在我的身邊介紹道:“剛纔說話的那個眼鏡青年叫做楊天一,乃是此次天龍事務所的負責人,天龍事務所似乎這次有什麼其他的事情耽擱了,他們的主事人楊天龍並沒有來。”

我點點頭,看着那十分年輕的眼鏡男子,心中頓時覺得此人實力恐怖不在八兩叔之下。

就在我思考之前,不遠處的已經出現了一行人他們個個都是帶着半張面具,那轎子在長生事務所的旁邊停下了,上官曦兒一步步走出轎子,今晚上的上官曦兒帶着半張古樸典雅的面具,不但如此她依舊是帶着面紗,那雙在黑夜裏如幽泉的眸子掃過衆人,然後對着身後的一行人微微一揮手,剎那之間那原本一隊浩浩蕩蕩的人便飛快的衝入了地下,消失不見。

“好強大的手法,小鬼入地之法,傳說之中巴蜀四城主,個個都有神通,看來傳言不假呀!”

不遠處一箇中年陰陽先生一臉陰沉道。

就在上官曦兒剛剛轉身的時候突然之間響起了一陣陣驚慌的大叫聲,與此同時我也感知到了一陣陣悉悉索索的聲音越發的清晰。

“蛇!”

“好多的蛇!”

……

就在衆人都是一臉凝重的時候,這些小蛇不斷的匯聚到了上官曦兒的身邊,飛快的凝結,短短數秒之間已經匯聚成了一個滿臉都是五彩花紋的男子。

“曦兒妹妹,還是你快呀!”

佛蛇的聲音乾澀。

咚咚咚……

佛蛇的聲音還沒有說完,頓時在上官曦兒的身邊憑空的出現了一口箱子,和我第一次見到萬影一樣,此刻帶着那極爲磁性的聲音輕聲道:“看來我們來得早了呀!”

唰!

陰冷的空間之中出現了一道劍氣,瞬間一身白衣的古月站在了上官曦兒的前面。

“古月哥哥……”上官曦兒連忙叫了一句。

衆人看到這四人的出場都是臉色大變,幸虧我之前已經見識過了,不然也會被嚇一跳,我身後的白楊已經嚇得面目慘白,而小蝶卻是苦笑一聲道:“這四個傢伙,真是愛現。”

就在四人剛剛出現的時候,突然在正中央涌起一股肆意的陰煞之風,隨着這股陰煞之風瘋狂的旋轉之間,兩個身影緩緩的出現。

爲首的男子披着一件血紅色的袍子,滿頭肆意飄散的紅髮,在他的身邊有着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弓着身子似乎對這個紅袍男子極爲的恭敬,一看就是主僕關係。

“巴蜀四城都來了,我幽冥自然不能遲到了!”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輕聲解釋道:“相公,這個人便是幽冥,乃是鬼淵之中的人,而且

這個人和四城並列爲十鬼之列,絕對不可小覷,他身邊的那個矮小的小鬼來是他的鬼奴,名叫鬼土,對風水格局的感知和掌控十分的厲害,而且還能在地下行走。”

“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爽朗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了,一個光頭大衣的大漢邁着沉重的步子幾步便走到了衆人的中間。

“風之子?”

陳八兩的臉色微微一顫,然後雙眼露出一股殺氣。

“哈哈哈,陳八兩,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怎麼樣這次我們定要分個高下如何?”

“八兩自當奉陪!”

“好,有意思,三日之後黃河之畔,紙人渡河,焚香一戰!”

陳八兩點點頭,並不在說話。這會兒趙半仙爲我解釋道:“這個人是師兄的死敵,當年師兄的父母便是被此人佈下陰陽殺陣耗盡了陽壽而死的,所以他們二人見面必打,不過已經交手了兩次都是不相伯仲,我想這次應該會有個結果了吧!”

我點點頭,看着那風之子一步步的朝着中心位置走去。

我之前就已經看出來了這個一線天,四周山脈環繞,有着無數的小山包,就如是一個個的守山衛,而四周山脈環繞更是想成了陰煞漩渦,而漩渦的中心便是這個一線天,也就是說待會兒在這個一線天的中心位置便是那地獄旋風最猛烈的位置。

而我們此刻站的位置乃是偏離了漩渦的軌道。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不早了,差不到五分鐘便到十二點了,鬼市即將開啓,但是我卻並沒有看到木道人一方勢力,姬家的人也沒有看到。

“大家都打起精神,鬼市馬上就要開啓了,待會兒我們事務所就我、八兩、龍和呆爺帶着小楊他們進去,其餘的人返回酒店等候命令。”葛青峯站在最前面一臉凝重道,通過之前對鬼市的瞭解,我知道鬼市並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進去的,而且在鬼市裏面極爲的混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法律制度,強者爲尊,實力至上。

可以說鬼市就是一個混亂的淘寶交易場所,所以很多人來到這裏不一定能進得去,那地獄旋風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通過的。

就在葛青峯說話之間,突然之間,那懸掛在天際的月亮驟然之間迸射出一股刺目的銀光,猶如一柄破空的劈山利劍瞬間射入了一線峽之中,一時之間整個一線峽猶如白晝一般,也是這個時候我才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一線峽真正的面目。

一線峽,故名思議乃是兩座高山之間的一個狹小的通道,但是我眼前的一線峽十分的詭異,眼前的一線峽堆滿了屍骨,狂暴的陰煞之氣更是匯聚成了一片片的霧瘴將眼前峽谷之外的空間完全的遮擋,讓人根本就看不清。

轟轟!

突然之間天際一道白光閃過,直接劈碎了那重重的陰煞之氣,驟然之間整個一線峽竟然猶如有着兩隻巨大的手掌在一點點的爲我們移開兩座高山一般。

最中心的陰煞漩渦此刻捲起那層層屍骨,瘋狂的碾碎。

“鬼市打開了,大家趕快進去吧!”

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頓時便有一馬當先的陰陽先生衝了進去……

(本章完) 啊!

我剛要動,卻是被小蝶一把按住,不等小蝶說話我已經聽到了這個陰陽先生的慘叫聲。

剛纔那異動天象,鬼斧神工般的開門方式,讓我看的是熱血沸騰,腳下甚至都忍不住要衝上去。

啊啊啊啊!

接着又有幾個衝上去的人被直接的分屍,這一刻鬼市外的地獄旋風才真正的彰顯出它恐怖的威力。

元素箭師 看着那幾個急於進入鬼市的陰陽先生被直接的分屍的場景,我不禁汗水直流,要是之前我沒忍住也就衝了過去,現在估計也是一堆碎肉,變成了那陰煞漩渦周圍無數碎肉之中的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