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迪此時明顯已經有了體力,就連整個人站着都很吃虧,而那個老頭也發現了許迪體力不行,他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他說道:就算你有這種能力又怎麼樣?現在的你連體力都沒了,還怎麼和我鬥?我還可以招出更多的蠱來攻擊你。

說完老頭就舉起自己的葫蘆,嘴中再次默唸着什麼。

而此時只見許迪把手中的匕首朝老頭甩了出去,那匕首加上刀刃上的紅色漣漪,整體看來就好像是一直髮紅的鳳凰一般朝老頭衝過去,老頭顯然沒有預料到,老頭此時想要躲開,可那道紅色的漣漪猶如有生命一般,竟然快速的過去擾住了老頭的脖子,老頭瞬間翻着白眼,臉上都看得清青筋了,而這時許迪的匕首穿過老頭的肚子而過,這邊的許迪再使勁一拉連着匕首的那根細線,匕首又從老頭的背後再次穿回到許迪的肚子前面,最後回到了許迪手上。

老頭此時倒在了地上,而背後那個高個子已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我趕緊過去扶着許迪,此時我感覺他都快站不穩了。

許迪這時全身的力量似乎都附着在我身上,他再次舉着匕首對着那高個子男人說道:我給你3秒的時間跑,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那高個子男人此時本來還嚇得發抖的,一聽許迪這話,立馬就跑出了更衣室,看都沒看一眼地上老頭的屍體。

“多虧他跑了,要不然我真的無法對付他了。”許迪此時完全體力不支了,讓我把他放在地上。

隨後許迪讓我去看看箱子,我也沒多想,就過去掀開了那黑布,裏面果然是一個和武漢看到的一模一樣的木箱子,當再次看到同樣的箱子時,我整個人不知道爲什麼竟然出了神,腦中一直閃過一個奇怪的聲音‘打開它,打開它•••••••’

這個聲音不停的在我腦子響起,讓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了它的鎖頭,而它的鎖頭確實如張一所說,是一隻老虎,只是這老虎看起來比動物園看到的老虎威武許迪,也許這個就是許迪所說的白虎吧。

我不受控制的把手伸向那白虎鎖頭,我竟然發現這鎖頭北面有一個小洞,而我的手就好像不停我使喚一般,非常熟練的把一隻手指朝鎖洞裏伸去,而就在這時整個更衣室的燈黑了下來,我感覺到手中一鬆,頓時就明白箱子不見了。

我大喊是誰?周圍卻沒有任何的人迴應我。

緊接着周圍的燈光又亮了起來,我看到開燈的人是淼淼,她先是問我躺在地上的人是誰,我回頭看去,許迪竟然此時猶如一個血人一般躺在了地上,我趕緊跑過去,許迪眯着眼問我箱子呢?

我此時壓根不知道怎麼迴應,就一瞬間的事,箱子就不見了。

“箱子應該是被燕子拿走了。“此時站在旁邊的淼淼開口說了一個我不敢相信的事實。

我趕忙問她道:你有什麼證據這麼說?

(本章完) 此時我的口氣已經有點不好了,雖然我對淼淼有好感,可我不允許她對我兒時的好友進行污衊,還有一個原因,本來我真心的朋友就不多,兒時的友誼是最純潔的,所以我本能的把燕子也當作我的朋友。

可淼淼見我這樣的口氣,她似乎並不生氣,她說現在不是說這些事的時候,現在當務之急是把你的朋友送到醫院去,要不然按他這樣流血下去,肯定是會活不下來,就算勉強活下來,也會落下後遺症,我想想也是,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許迪,我哪還有時間管什麼燕子和箱子的事啊,現在許迪在我心中才是最重要的。

我背起許迪就準備往外面跑,淼淼此時攔住了我,她問我準備往哪跑?她這一問讓我瞬間明白了過來,現在其實是出不去的。

可想到那高個子跑出去啊,我說應該總有出口的。

此時看到淼淼從懷中的口袋裏掏出了一個一部很奇怪的對講機,爲什麼說奇怪,是因爲它和普通的對講機不一樣,那東西全身是銀色的,形狀是橢圓形的,看了幾眼,感覺似乎在哪見過,我快速回憶着,終於想起以前是我和吳光彪一起在那個神祕的倉庫門口見過,當時壓着我們的那幫人的頭頭就是拿的這樣的對講機。

淼淼拿着對講機說道:我是20組組長夜鶯,外面的人可以破門而入了,我需要救援,另外準備好兩輛救護車。

淼淼說的話讓我覺得莫名其妙,什麼20組?什麼夜鶯?這好像是在說一種暗號啊,我還沒思考過來是怎麼回事,外面就聽到一陣巨響,好像是什麼東西爆炸了。

淼淼對這陣爆炸的反應並不大,她此時輕描淡寫的問我張一人在哪?此時的淼淼竟然我感覺好像變了一個人一般,她給我一種壓迫感,淼淼見我發愣,她讓我趕緊背起許迪,然後告訴她張一在哪,就可以一起出去了,我完全是出於下意識的就說出了張一的位置,我和淼淼走到張一身邊後,淼淼也並沒有問我爲什麼張一人會暈在員工通道那,只是讓我趕緊跟上。

說完淼淼就在3樓的扶手旁邊朝1樓大廳喊道:我們在這。

我不明白淼淼是在和什麼人說話,我揹着許迪慢慢的走到了淼淼身邊,我往下一看,好乖乖~~樓下一幫全副武裝的人,各個都戴着防毒面具,一副訓練有素的樣子,而商場1樓的大門竟然被炸出了一道豁口,這幫人究竟是什麼人?這樣做難道不會驚動警方嗎?

很快那幫人就上到了3樓,他們擡起地上的張一的同時,有人過來要幫着我揹着許迪,被我直接拒絕了,在沒摸清他們究竟是怎麼回事前,我肯定不會把好無知覺的許迪交給他們,而淼淼此時一直讓我跟着她走

,並且讓其他的人快速搜尋下商場,看下還有其他人沒,要捉活口。

我和淼淼出了商場就看到2臺救護車開了過來,這效率也太高了,要知道我們平時普通百姓叫救護車都沒這麼快過,這商場外面還站有一幫訓練有素的人,淼淼先是在遠處跟外面那幫訓練有素的人說着什麼,讓我們跟她一起上一輛救護車,張一則是被人擡上另外的救護車。

我估計了一下,商場裏的加外面的至少有大幾十人啊。

上車前我看到附近還有許多下掉牌照的轎車和麪包車,剛纔那些在商場裏的人,齊刷刷的上了那些車,一副非常訓練有素的樣子。

救護車裏一名醫生兩名護士似乎早有準備,我們一上車,那醫生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讓我們來吧,我以我的人格保證,我會救醒你的朋友。

我想了想最後還是把許迪放到了救護車裏的牀上,兩名護士一起給許迪抽着血,醫生則是看了看許迪的眼皮,轉而對我說道:你這朋友體格很強壯,流了這麼多的血,換別人早就休克了,他竟然此時還有意識,放心,在檢查完他是什麼血型後,我們立馬給他輸血。

龍妻卿雲 此時那兩名護士就報告說出了許迪的血型,之後就着手給許迪進行輸血,救護車上早就配備好了各種血型的血袋,透過救護車的車窗外,我發現此時已經經過了一家醫院,這輛救護車卻沒有停下來。

我問淼淼不是說送我們去最近的醫院嗎?怎麼沒停車?

淼淼和我說道:這救護車上的醫生可以說是A市最好的醫生,這輛救護車還可以隨時變成手術室,只要不是非常大型的手術,都可以在這裏完成,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剛纔雖然欺騙了你,但我接下來要帶你去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就連天一都不可能找到你們的地方。

聽到淼淼提到天一,我陡然一驚,天一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詞彙。

“你怎麼知道天一?你究竟是什麼人?”淼淼眼睛看了眼醫生和護士,然後對我說道:爲了你好,也爲了大家好,這件事能等下到了再說嗎?

“不行!要不然鬼知道你把我和許迪會帶到哪裏?我連你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你快說,要不然我強行下車了。” 強制軍婚 我其實自己遇見危險不要緊,我不想許迪被我給連累了。

“陳•••西,就聽她的,看她能玩出什麼花樣。”此時許迪竟然說起了話來,我看到許迪整個人躺着沒法動彈,眼睛微微的眨了眨,看來剛纔醫生說得不假,許迪還是有意識的,我們的對話,他都聽見了。

我過去抓起許迪的手,看着眼睛半睜半閉的許迪,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旁邊的醫生說

現在許迪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讓我就不要發出聲音了。

雖然這個醫生是他們的人,但看得出來他是真心在救許迪,既然許迪讓我聽淼淼的,那我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只是警告淼淼如果敢胡來,我絕對和她拼命,淼淼點點頭,接下來的路程我們大家誰都沒有說話。

汽車最後開出了城市,一直到一處荒郊野嶺的湖邊才停了下來,淼淼先行下了車,她讓我們在車上等等,只聽到她下車後和外面的人說着什麼,大意是這裏不會被追蹤到等等之類的話。

隨後淼淼上了車,車繼續開着,不過這次我透過車的窗戶發現車隊只是圍繞着湖在走,似乎是在找一處地方停下來,這次沒多久我們的車就停了下來,而車隊其它的車就只留下來了幾輛,其它的車快速的四散開來。

那幾輛車離開的時候,也把我這倆救護車上的醫生和護士都給接走了,醫生走前告知我,已經給許迪打了鎮痛劑,現在他的血輸完後,憑他的體格應該睡一會兒就能沒事,讓我放心。

淼淼此時請我到湖邊走走,其它留下的車都是以我們的救護車爲圓心,把我們給圍着,我欣然同意,走在夜晚無人的湖邊,還是和一個美女走一起,說句老實話,此情此景要不是許迪受傷了,甚至可以讓我忘記很多煩惱。

“你知道地下停車場的人,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是有問題的嗎?”淼淼首先開了口,可她的第一句就讓我無法相信。

怎麼可能都是有問題的?如果保安是有問題的人,那還說得出去,未必燕子、張一、花襯衫都有問題?那他們的目的是又是什麼?

我說道:我怎麼都不可能相信,不過看你說得這麼坦然,那就聽你解釋一番吧。

解下來就是淼淼對我的講述,我竟然沒想到,我這樣渺小的人物,竟然還被天一之外的人給盯上了,中間還因爲我發生了這麼多事。

淼淼她們屬於一個組織,這個組織沒有任何的代號,他們是屬於極少數上流社會的人建立的組織,建立他們組織的目的淼淼沒有告訴我,只說他們組織在社會上的能力很大,大到普通老百姓可能都無法想象,當初在武漢的時候,因爲我和吳光彪突然闖入了他們的地方,也就是那個倉庫,從而讓他們盯上了我,他們知道吳光彪是一個難搞定的人,按他們組織的原則一切,一切妨礙到他們的人,都可以殺死,當時吳光彪就是他們要殺的目標,可那之後吳光彪昏迷了,而且把吳光彪弄昏迷的人就是他們組織的人,但那幫人是組織的叛徒。(我這時才知道,當時吳光彪認識的那幫全副武裝的人,原來也是淼淼他們組織的人,只不過是這個組織的叛徒)

(本章完) 他們組織因爲能力太大了,大到組織裏有的人不甘心被上流式社會那幫人控制,想要自己建立屬於自己的王朝,而當年組織裏出了一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人才,那人組織起一幫人背叛了組織,那幫叛徒這些年來,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消滅淼淼他們的組織,因爲如果他們不消滅組織,組織終有一天也會消滅他們。

而那幫叛徒背後的支持者,就是上流社會其它的精英,叛徒們叛變組織後,需要找到新的經濟以及權利的靠山,只有把這個祕密組織的事和其它的上流社會精英說了出來,尋求他們的幫助,而其他的精英聽聞後也很快就答應了下來。

聽到這裏我打斷了淼淼的話,我說道:雖然我不瞭解上流社會的生活,但是我從一些新聞和雜誌上還是讀到過上流社會的生活,他們穿衣不是如我們老百姓一樣講究牌子,而是講究出自哪個衣匠之手,他們娛樂不在乎地界,只要是他們想去的地方,立馬就會動用私人飛機過去,他們開車不在乎牌子是否響亮,而是在這輛車品牌的歷史淵源,作爲上流社會他們的需求,已經超乎了普通人或者是那些普通富豪的多少倍,而那些背叛組織是拿什麼吸引那些上流社會的其它人支持他們呢?錢?權?我覺得這些對於上流社會都是不重要的,千萬別告訴我那些上流社會的人是慈善家。

淼淼聽了我的話後,對我微微一笑,她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會想到這些,你分析得很對,不過很抱歉,這個是不能告訴你的,因爲你是組織外的人。

既然淼淼這樣說,我也沒了辦法,只能讓她繼續講述。

背叛者他們一直想找着機會消滅原組織,就在那次組織把我和吳光彪趕出去的時候,還沒來得及商量好是否殺了吳光彪和我,叛變者盯上了我們,叛變者盯着我們的原因就連淼淼她們都不清楚,反而是叛變者盯上我們後很長時間,淼淼她們的組織纔再次注意到了我們,而這時吳光彪已經失蹤,最後淼淼她們只能暗中盯上了我。

說到這裏,淼淼問我好奇吳光彪現在在哪嗎?我當然好奇了,老吳我早就把他當朋友了,除了許迪,老吳就是我的過命兄弟,我問淼淼難道她知道老吳現在在哪不成?

淼淼點點頭說當然知道,老吳現在就在叛變者中,我問淼淼叛變者在哪啊?他們爲什麼把老吳弄昏迷後,還要帶走他?淼淼笑笑說道:如果我知道的話,那他們早就消失於這個世界上了,至於爲什麼要帶走老吳,淼淼是不知道的,但以她對叛變者的瞭解,只能分析老吳那有叛變者需要的東西,要不然老吳的下場應該是死亡。

我又問淼淼她們組織盯着我有什麼用?

淼淼說組織上下達的命令她不能不聽,只是讓淼淼她們盯着我,不讓採取任何的行動,所以這期間叛變者組織所做的事,淼淼她們都一清二楚,而當反叛者帶走吳光彪之後,叛變者那邊竟然就沒人在管我,這倒方便了淼淼她們盯着我,起初她也是奇怪爲什麼要盯

着我?我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可就是因爲盯着我,竟然讓他們發現了還有另外一個組織在盯着我,而且另外個組織人數很少,不如淼淼她們這邊,從官方那邊也無法查詢到他們一點信息,唯一調查到的是他們的名字——天一,就爲了知道這個名字,淼淼她們死了不少的人,那個組織人數雖然少,但各個身手都了得,甚至會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妖術。

聽到淼淼說到這裏,我就奇怪了,我記得在籃球場時,天一那邊的人很多啊,還說什麼加分什麼的,怎麼到淼淼這裏就變成他們的人數很少了呢?我猶豫了會兒,還是沒把這事說出來,畢竟我從淼淼的話中,感覺她們有點懼怕天一,我何必爲了她們去得罪天一呢。

最後淼淼她們組織決定派出組織裏的部分精英,一直密切暗中關注着我,可淼淼她們不敢有任何的舉動,因爲她們知道天一的人可能也在暗中跟着我,可很奇怪的是,天一的人似乎對淼淼她們跟蹤我的事,並不感興趣,甚至淼淼她們壓根感覺不到天一那些人的存在,而當淼淼她們準備和我接洽時,天一的人又再次出現,那次在別墅裏的時候,淼淼她們的人就在旁邊的別墅裏。

聽到這裏,難怪當時我看到隔壁別墅有燈光,卻當我要去敲門時,那別墅的燈光又熄滅了。

當時我以爲是天一的人,所以一直沒提這個事,現在聽來,原來那是淼淼她們的人啊。

之後淼淼她們跟着我來到了A市,到了A市後就更加奇怪,就是完全沒感覺到天一的人在我左右,就好像他們天一完全放棄了我一般,淼淼是這個組織的小組長,她這次決定親自行動,她帶着那個張一,實際上並沒有看着那麼沒用,只是當時他在停車場扮演的角色是那麼個狀態而已。

淼淼和張一在我進商場之前就進去了,等我們進了商場後,淼淼她們發現我們躲進了衛生間,甚至還大膽的去衛生間看了下我們,卻發現我們躲在裏面不出來,這次行動分了4個小組,在商場關門後就已經把所有的保安給弄暈了,淼淼他們的小組先去了停車場,因爲她們之前也瞭解過A市的那個乾屍案,覺得那裏應該是我們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其它三個小組分在了三面的商場裏,其實都是不確定我和許迪會在哪出現,不管我們在哪,其中一個小組都會以路人的身份出現,並且和我們認識,爲的就是套出我們的話。

而恰巧我們就如淼淼分析的先去了停車場,進到停車場後許迪不知道爲什麼失蹤了,停車場裏本來淼淼和張一在碰到了我後,還很開心的,想着可以單獨套我的話,哪知遇見那詭異的停車場,還在停車場裏碰到了花襯衫、保安、燕子,在淼淼的眼中,他們都是值得防備的人。

因爲其他人的出場,讓淼淼她們不敢輕易暴露,她們怕那幾個人是天一的,可隨着時間的推移,停車場裏越來越怪,淼淼她們自己的對講機竟然都無法聯繫到外界。

那期間她們一直在

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而從停車場出去的時候,淼淼其實是刻意把張一留下來的,爲的就是能保護我,要不然按正常邏輯,淼淼就算再怎麼不喜歡張一,爲了還債也會想辦法把昏迷的張一一起帶離停車場的。

在電梯裏,淼淼注意到了保安身上的揹包,而此時的燕子也注意到了,燕子的這個眼神被淼淼發現了,而花襯衫則時不時的盯着淼淼和燕子,淼淼本來出了停車場的人,就準備喊自己的人進來,這時卻準備靜觀其變,想看看這幾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結果就遇見了那一老一高兩人,真實情況是他們去搶保安的揹包,保安明顯打不贏他們,竟然直接跑了,後面就像花襯衫所說他們被帶到了更衣室,可讓那一高一老兩人萬萬沒想到的是,當他們把燕子和淼淼關在女更衣室後,兩人身上被捆得結結實實的,但燕子很快就不知道用什麼方式弄斷了繩子,那時的燕子手中拿出一把小型手槍指着淼淼,讓她不要出聲,要不然淼淼死定了,所以當時我在男更衣室這邊才只能聽到燕子的喊叫,卻聽不到淼淼的聲音,那全部是燕子一個人在演戲。

而當外面開始有打鬥聲時,花襯衫竟然跑進了淼淼她們的更衣室,這時淼淼才知道花襯衫和燕子其實是人生的,花襯衫和燕子兩人眼神交流着什麼,而就在外面沒了聲音的時候,只見到花襯衫飛快的跑出去關了燈,燕子那時則快速的衝了出去。

其實淼淼要掙脫那繩子很簡單,只是她特意等燕子她們跑後,因爲當時的她還不明白外面爲什麼要爭奪那箱子,而等淼淼打開更衣室的燈時,就是看到許迪如血人一樣躺在地上,而我站在旁邊不知所持。

上面就是淼淼跟我講的所有的經過,而也讓我明白了,停車場裏原來張一和淼淼是一夥的,而燕子和花襯衫是一夥的,保安和我是各自的,我既然能和這幫人呆了那麼長的時間,我真的是佩服自己。

不過話說回來,當初大家都是有共同的目的,就是從詭異的停車場那裏出去,所以大家都沒暴露自己,可那保安現在跑去哪裏了?

淼淼那邊也不知道,說自己剛纔的組員搜尋過,並沒有在商場看到任何的人。

我又問起商場裏炸了那麼大的洞,還有那老頭的屍體還有電梯口的乾屍就那樣留在那,警方不會調查嗎?淼淼說這個不用我擔心,它們的勢力完全可以控制這些,讓這些信息被掩蓋住,看着淼淼說得相當坦然,真的是讓我由心底的相信她。

現在淼淼和我說完了所有事,她說其實是有事情想問我,所以纔會和我先說這麼多,代表她的誠意,接下來如果我如實回答了,他會安排我們回武漢,如果我們想避開天一,他們也會幫助我們,她還說現在這個位置,她的同伴查過所有的無線設備,絕對不可能有人監聽,更不用害怕天一的人。

淼淼這話表面上是幫助我,實際上是在威脅我,只是她現在沒說如果我不回答她的問題會怎麼樣而已。

(本章完) 我想着現在既然在別人的‘手中’,就只能聽別人的,讓我淼淼有什麼就問吧。

淼淼此時就地坐在了湖邊,並且讓我跟一起也並肩坐下,我沒多想就坐了下去,她擡頭看着夜晚的星空,感慨道:我有好長時間沒這樣看過星星了,你和女朋友這樣看過嗎?

我本來是準備接受淼淼的‘拷問’的,沒想到她突然問我這話,我尷尬的說道:直接問要事吧,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了。

這時我把腦袋偏向了它處。

淼淼笑了起來,她用手指點了點我的肩膀,我回過頭問她怎麼了,她笑着說道:你不會沒交過女朋友吧?

我•••••••當然談過,我結結巴巴的說出了這話,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其實我也沒談過戀愛。”淼淼突然蹦出了這句話,讓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女人是每個男人看了後都會想動歪心思那種,怎麼可能沒談朋友?就算她不想談,那些男人也不會願意啊,一定會想盡各種辦法追到面前這個如尤物一般的女人。

我本來想說不相信的,可我現在不是來泡妞的啊,我還是故作鎮定的說道:你還是有什麼問什麼吧,畢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那些普通的事就不用聊了。

我這話讓淼淼一頓,轉而她自嘲般的口氣說道:是啊,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淼淼轉而偏過了腦袋,沒多久就轉過了頭,這次淼淼的神情變得冷峻了許多,十足一個冷美人,淼淼開口問道:那箱子究竟是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或者說它隱藏着什麼祕密,能讓你們這樣不顧自己的安危去爭奪?

這個問題我真的不好回答,說特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它裏面哪裏特別了?裏面的那蟲子當時就死了,我真的不明白這麼多人去爭奪一隻蟲子,甚至是付出了生命,意義何在?如果可以我甚至是想別人告知我答案。

我跟淼淼說道:那箱子裏面究竟有什麼我也不清楚,但是爭奪它的人就是很多,如果有可能我甚至不想去得到這箱子,能躲它多遠就躲它多遠。

雖然那箱子裏只是一隻死蟲子,可我並不想告知給淼淼,我總覺得關於這個箱子的信息,告訴別人的越少越好。

淼淼問我爲什麼這樣說?我和她解釋了是天一的人逼迫我來拿箱子,把其中一些關鍵的信息告知我,就讓我來了,淼淼聽完後,她也起了疑惑,爲什麼天一必須讓我去搶奪這個箱子,像我這樣的普通人,又憑什麼能爭奪贏別人?而且這期間天一的人幾乎都沒插手幫過我。

這不能不說太奇怪了,這不光是淼淼的疑惑,也是我的疑惑。

我只能搖搖頭說自己也不清楚,淼淼此時吃驚的問道:難道你就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答應來找這箱子,你答應也就算了,你那個朋友是爲什麼要答應?

我想了想說道:我

那朋友是因爲我要來的原因,他完全是幫我。

淼淼說道:看不出來,你一個女朋友都沒談過的人,竟然還能交到這麼厲害的朋友。

我知道她在嘲笑我,我嗆了他一句:交朋友又不是搞基,這有什麼。

淼淼說道:既然你自己都不想幫天一,幹嘛要這樣賣命?我實在想不明白。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我說道:他們拿我家人進行威脅。

淼淼此時又是一驚,她說道:天一會拿你父母威脅你?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被他們殺死的人,沒有一個是被他們陰的,全部都是正面消滅,在我們組織的情報裏,天一是不會幹這種陰險的事。

我面無表情的看着淼淼說道:現在事實是天一就是幹了這樣的事,之前還差點殺死我那朋友,就是救護車裏那個人,天一一直在威脅着我,現在反倒是我不明白了,他們殺了你們的人,你竟然還覺得他們不陰險?

淼淼搖搖頭說道:平時我們組織有時爲了得到一些情報,什麼樣的事都做過,很多甚至是普通人想不出來的事,可我們得到的情報裏,可天一似乎和我們組織爲了得到情報不擇手段不一樣,他們很多事是講究原則的,就連剛纔那老頭和那高個子我都懷疑是不是天一的人,他們做事太有原則了,而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一般情況下不會去傷害人。

聽淼淼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的,那老頭幾次說過不想傷害我們,包括之前許迪碰到老頭時,可不對啊~~老頭他們肯定不可能是天一的人,那何必天一既派我來找箱子,又派其他的人給我添亂呢?

而且如果說老頭他們不隨便殺人,是我親耳聽到了,可天一那些人,在我心中絕壁不是這種形象,他們可是隨時都可能殺掉我或者我的親人,不過我並沒有想就這個問題和淼淼糾結下去。

我說道:其實你問我也是白搭,我知道的信息並不多,天一那邊每次都是讓我知道的事就告知我,不讓我知道的事,壓根不和我說,就算告知我的一些事,每次也都是隻說一半而已。

“你知道嗎?換做平時像你這樣的回答,可能我們要把你帶回去,用最新型的測謊儀來檢測你的謊言,可這次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和天一之間,你一定要選擇我

們,天一那組織是不會和外人合作的,他們一而再的讓你幫他們做事,這是非常不合乎天一的作風,在天一看來沒人值得信任,你選擇了我們,至少我們會讓你知道我們的明確目的,而你如果選擇了天一,你就是一個被繃住了眼睛的狗,等哪天天一讓你去跳崖的時候,你纔會知道後悔。“淼淼這話一出,我竟然一下不知如何迴應了,我其實沒拿真心和她交談,因爲我心裏總覺得她起初是以欺騙的手法接近的我,這讓我心裏就是下意識的對她起了防備。

天一還是淼淼她們呢?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我說道

:你現在把什麼都告訴了我,那之後不是不準備再暗中監視我了?

淼淼此時看了我一眼,眼中流露出不服,她說道:這是上面的命令,說如果這次我們再沒有任何的成果,就會用其它的方式跟進,而我也不會被安排跟進這事,陳西,你知道上面其它的方式是什麼嗎?他們是拿天一沒辦法的,但很有可能是做出對你不利的事,而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希望你能跟我們合作。

“合作?是當你們的內應吧,要知道你們都無法對付的天一,我怎麼敢揹着他們來這套,他們可是拿我的父母來威脅我的啊,就算我想幫你吧,我也不敢啊。”其實這個是我內心在猶豫不決時,對我來說最好的藉口。

“如果我們能保護好你的父母,你願意和我們合作嗎?”淼淼的這話真的有點打動了我,其實從內心來說我都不想跟天一合作,從最初的傷害了許迪,到後面的以家人來威脅我,都讓我心裏着實憋屈着,要說我現在心裏真有事,那也只有兩件,第一:劉君爲什麼要爲了那箱子背叛我,第二:那箱子究竟有什麼用,不就是一個破蟲子嗎?要不然我打死不想繼續了,只想把店轉出去,找個地方過普通的生活。

我想了想對淼淼說道:你能先保護好我父母再說吧。

淼淼此時嘴角笑了起來,她立馬掏出了她的銀色對講機,對裏面說道:外面有動靜嗎?

很奇怪,對講機裏我並沒有聽到有人迴應,淼淼卻說了句收到,我問淼淼怎麼我聽不到對講機裏的內容,她說道:這是高科技。

淼淼再次朝對講機裏說道:留三分之一的人員保護張一,中午之前在告訴路口集合,另外的人員都過來湖邊集中,有新的緊急任務。

聽到淼淼突然說有緊急任務,我問她是什麼啊?她放在對講機,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道:保護你的父母,我的小西西。

說完她對我輕輕一笑,就起身朝我後方走去,隨後就聽到後方又出現了大量的汽車。

本王不吃軟飯 剛纔她喊我小西西,這個名字有點讓我皮膚瞬間就起了雞皮疙瘩啊,等等她剛纔說要保護我的父母是什麼意思?我起身就往她那邊走,可被她旁邊的人給擋住了,擋我的人很委婉的說是讓我先去看看我朋友,其實我是明白的,估計他們商量事情時,不想我聽到。

我回到了救護車上,看到許迪此時竟然坐了起來,身上輸血管已經被拔掉,看着許迪現在氣色好了些許,我也就放心了.

“剛纔那女人和你談了些什麼?”許迪估計剛纔早就清醒了,看到了我和淼淼的聊天.

我大致把淼淼和我的對話說了出來,許迪聽完後說道:她應該是有事對你隱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