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好吧!”

旱魃點頭答應着,我則牽着她的手慢慢的踱步而去,旱魃也與我一步步的走去,旱魃見我遲遲不語便擡頭看向我,我見狀心中則在做劇烈抉擇,見到旱魃的目光,我最終下定決定。

“旱魃,我明白你的心意,你也很美,我不可能不心動。”我說完,旱魃的身子一顫,滿臉的我願意神色,可我接下來的話她臉色立馬變的難看無比。

“可是,我已經有了好幾個妻子,你都是知道的,加上我現在重任爲完成,我實在不想在談兒女情!”

說道這裏我無奈的一嘆,因爲旱魃的臉色此時很不好,見狀我心中終究不忍,便道:“旱魃,我們都是修煉之人,瞬息萬年便過,待我完成大任,若你還一如既往的喜歡我…….”後面的話語我並未說出來,但我相信旱魃能聽得懂。

“真的?”

旱魃聞言又恢復笑容,只是她看着我的目光中滿滿的都是不確定,我唯有點點頭道:“自然是真的,我何時騙過你?”

“嗯!”

旱魃聞言居然像個小女孩一樣羞澀的低下頭,見狀我不由心中暗歎,我自從上次重傷昏厥,進入那個奇異的夢裏後,我便發現自己已經徹徹底底的變了。

這些天我都在想,那個夢裏的人到底是誰,想到這裏,我才發現我這次回來並未見到小黑,而我也沒來及問,或許小黑知道他是誰。

“旱魃!”

“嗯?”

旱魃看着我,我對她道:“我現在突然有一些事要處理,我先走了。”

“嗯,好!”

旱魃並未反對,因爲我雖說並未直接接納她,至少我已經給了她一個承諾,對於她而言這個承諾已經滿足。

旱魃點頭答應,我便開始釋放神識搜索小黑,可無論我怎麼搜索卻都未發現小黑,心中疑惑不已,便徑直去尋找小九。

“相公,這麼快就回來了。”

小九見我進來驚訝的看着我,我則是看着小九道:“老婆,小黑去哪裏了?”

“小黑!”

小九聞言身子一震,她則低下頭神色顯得黯然,見狀我不由的身子一震,一種不好的感覺升起,小九沉默良久才擡起頭看着我道:“相公,對不起,我……”

“到底怎麼回事?”

我臉色很難看的看着小九,小九聞言看着我道:“那日我爲小黑凝聚肉體本一切都很順利,只是小黑凝聚的時間比較長,我用了數月時間才爲他凝聚出肉體,他也開始修煉準備恢復力量。”

“可本來一切都沒問題的,有一日我突然聽到一聲彷彿來自宇宙深處的嘆息,我大驚失色,這聲嘆息差點讓我靈魂失守,可待我尋到小黑所在之處時……”小九說到這裏不再說,只是她神色有點驚慌以及不敢置信,

“什麼?”

聞言我迫不及待的問,小九看着我道:“小黑居然在消融,我趕到的時候,小黑僅剩下上身還沒有消散,他看到我後,對我說出一些話。”

“他說,他已經明悟,他說宿主終於醒來,他已然功成。”小九說到這裏看着我道:“我當時聽到這句話,我不明白,就急忙追問小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夫人,我一直以爲我是天賦異稟的奇才,縱橫宇宙數萬載一朝失策便落得個僅剩殘識的下場。”小黑看着小九緩緩的說着,臉上則帶着解脫的神色道:“可今日我方纔知道,我本就是爲了宿主而存在,如今宿主已經回來,我也會消散。”

“宿主?宿主是誰?”

小九大驚失色的看着小黑,她從小黑的言語中知道這宿主定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小黑聽小九問,臉上帶着虔誠的神色道:“宿主,他是整個宇宙最強的人,可他在無數億萬年前追尋大道中迷失了自我,導致自我毀滅,如今他已經轉世歸來。”

“可,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小九不解的看着小黑,小黑聞言笑笑道:“本來沒關係,可我現在明白了,也不得不感嘆宿主的高瞻遠矚,他的魄力是整個宇宙無人能及的,縱使有人看出他的夢道,甚至臨摹宿主的做法,他們終究無法企及宿主所領悟的夢中大道。”

“夢中大道?”

小九呢喃一句,小黑這時已經消融的快到頭部,小黑看着小九繼續道:“主人歸來,幫我轉告,小黑今生遇到他是宿命,死而無憾,能用我的死,喚醒宿主的記憶,我無悔。”

小九回憶到這裏,我已經知道小黑已經死了,只是他口中的宿主是誰?難道是我夢中那個人?他醒來了?對,一定是他醒來了,不然小黑不會死,可小黑的死和他醒來又有什麼關係?

“相公,你怎麼了?”

小九見我呆愣在哪裏,還以爲我在傷心,忙不矢的道:“相公,這茫茫宇宙無時無刻都有人在消散,小黑未必就是死了,或許他已經轉世。”

“轉世!”

小九的話讓我渾身一顫,我眼睛中神光爆射,我臉上露出一絲驚喜,我看着小九道:“沒錯,就是轉世,小黑說宿主已經甦醒,那麼也就是說他應該剛剛轉世,而小黑的死既然是跟宿主有關,宿主一定有辦法救回小黑。”

“嗯!”

小九點點頭,見狀我便又走出了山洞,方纔的神態和話語是我裝出來的,我不想讓小九擔心,因爲我有一個猜測,這個猜測如果是真的,恐怕……想到這裏,如果那個宿主真的是我喚醒,也就是說,小黑死的時候,便是我重傷昏厥之時。

“可宿主與我又是什麼關係?爲何他會出現在我的夢中!難道?”想到這裏,我連連搖頭,自語道:“不可能,我如果是宿主,小黑明明說宿主已經醒來,爲何我沒有絲毫前世的記憶!”想到這裏,我又陷入沉思,既然我不是宿主,宿主到底在哪? “宿主乃這浩瀚宇宙中最強者。”

就在我沉思時一個聲音突然傳入我的耳朵裏,聽到這個聲音我一驚,居然有人出現在身邊都不知道,在擡頭望去,這裏已經不是妖界,而我的身後則有一個一頭銀白長髮的,身穿紅色衣袍的男子正背對着我。

“你是誰?這裏是哪裏?”

驚訝過後我已經緩和過神色,我看着這個鳥語花香的世界,然後看着銀白髮的男子,可在我想探查他修爲時,卻無論如何都探查不清,見狀我心中立馬得出一個結論,此人的修爲比我要高出太多,可我已經是神王境界第九重,隨時可突破到中期,甚至後期,就算對方是巔峯的神王境強者,我也不應該探查不到啊。

銀白髮男子緩緩的轉過身來,露出一個俊逸的臉龐,臉上帶着笑容看着我,見到此人的臉龐,我確定並未見過。

“我是誰,難道你猜不到嗎?”

“魔祖?”

銀白髮男子此話一出,我便已經猜測出他的身份,魔祖聞言笑了笑道:“沒錯,我就是你們口中的魔祖。”

聞言我也有點吃驚,沒想到魔祖如此俊逸,言語間一點都沒有絲毫的魔道樣子,反而像是一個得道大神一樣,得道,一想到這裏,我立馬眼中神光閃爍,看着魔祖道:“你已經突破了無上之境?”

魔祖聞言只是微笑不語,但我知道我猜對了,我凝重的看着魔祖道:“你是來殺我的?”

“呵呵,我爲何要殺你?”

魔祖聞言卻反問,問的我一愣,魔祖見狀則是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爲何如此問你?”

“是!”

我並未隱瞞,我確實很奇怪,魔祖則是笑道:“你我同源,都來自魔界,我已經離開魔界數十萬年之久,這妖界的事情,實際上也並非是我授意。”

魔祖看着我,我並未開口等待他繼續說下去,既然不是他授意,肯定其中另有隱情了,魔祖則繼續道:“自從離開這裏,我在另一個世界轉世,我由於擁有轉世記憶,所以我的修爲進境非常快,不到萬年我便已經達到神王境界第九重巔峯,我便開始陷入追尋無上大道的修煉之中,而我期間倒是收過一名弟子……”

“他得到了我的傳承,我更是從當年與妖界搶來的半部無上之境奧祕的寶典傳與他。”說到這裏,魔祖淡淡一笑道:“可能他的天資有限,數萬年都無法參透,便想起我所說過上半部在妖界的事情,他便派人進入這裏尋找。”

魔祖說到這裏,我也就明白了一切,原來這一切都是魔祖的弟子所爲,而魔祖現在應該是已經突破了無上之境。

“那這裏是哪裏?”

我看着魔祖,魔祖笑道:“我的心中。”

“什麼意思?”

魔祖聞言卻彷彿一個長輩在教導晚輩一樣,緩緩的道:“修爲達到無上之境,便可以心化作天地,甚至宇宙的縮影,隨着進境漸漸突破,這方宇宙便越廣闊。”

聞言我心中更加震驚不已,隨即我便想起那宿主的話語,人是無法化宇宙的,一想到這裏,我看着魔祖道:“你方纔說宿主是宇宙最強者,你能跟我說說他嗎?”

“嗯,我知道也不多,不過倒是可以說與你一些。”魔祖說到這裏,眼神帶着莫名的神色道:“宿主,在億萬年前,宇宙數以億計的世界,幾乎無人不知,他的修爲究竟有多高,已經是一個迷,有人說他是無上之境的巔峯,也有人說他已經突破了無上之境。”

魔祖說到這裏停頓一下,繼續又開口道:“可就在衆人猜測紛紛的時候,宇宙中傳出宿主已死,衆人聞言幾乎不信,宿主已經近乎不生不滅,豈會死?就算宇宙中同爲無上之境巔峯的幾個強者聯手也未必能殺死他!”

“可就在衆人不信的時候,其餘的無上之境巔峯的強者也紛紛死去了,這個消息更是震驚整個宇宙的強者。”魔祖說到這裏,臉上露出一絲炙熱的神色道:“最後衆人都知道了一個更加讓他們難以相信的消息,宿主是自我毀滅,而其餘的幾個無上之境的強者也彷彿從宿主的死悟道了什麼,隨即都紛紛自我毀滅。”

“呵呵,聽起來是不是不可思議?”魔祖看着我,雖說我也不明白他們到底爲何會自我毀滅,但我卻明白這其中定有一個震驚宇宙的祕密,魔祖見我沒說話,便繼續道:“待整個宇宙中達到無上之境巔峯的強者都死了後,不知從何處開始瘋傳,宿主是因爲悟道了突破無上之境的祕密,纔會自我毀滅,然而他並未死,只不過是轉世重修。”

“這宿主倒也是一個具備魄力之人!”聞言我心中對宿主真的很佩服,居然可以拋棄站在宇宙巔峯的實力而自我毀滅,我不由捫心自問,要是自己的話有沒有勇氣這麼做,得到的答案卻是,除非有十拿九穩的突破之法,否則絕不會這麼做,想到這裏我眼中神光一閃,難道宿主已經有了突破無上之境之法。

想到這裏,我看着魔祖道:“這宿主到底是真的參悟了突破之法,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

“哈哈哈!”

魔祖聞言卻在這時仿若瘋癲一般搖頭大笑,笑了不知道多久一臉苦澀的道:“這我也想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會浪費億萬年的時間了。”

“浪費億萬年的時間?!”聽到這裏,我敏銳的察覺到了一些事情,魔祖定是有屬於他的祕密,魔祖見我的神情,苦澀一笑道:“告訴你也無妨,我便是億萬年自我毀滅的強者之一。”

“什麼?”

聞言我這次是徹底的震驚了,魔祖居然是億萬年前自我毀滅的宇宙巔峯強者之一,那麼也就說他後來只是轉世成魔祖的?

“唉!”

魔祖這時嘆口氣道:“茫茫大道,真的很難看破,當年宿主勸我,他的道只是他的道,他的道也唯有他一人走,若我們貿然追尋反而會適得其反,可就在他自我毀滅前夕,我們還都在認爲,他有了突破之法而不想告訴別人,現在才明白,宿主的道真的只適合他自己。”

“你現在可恢復當年的巔峯?”

我看着魔祖,我很好奇他此時的修爲,魔祖聞言看着我搖搖頭道:“在我重新突破到無上之境的時候,我便恢復了所有的記憶,可同時我也獲得一個讓我無法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實。”

“什麼事實?”

億萬寵婚:套路嬌妻要趁早 我迫不及待的問,魔祖則道:“都說大道無情,但它卻會爲每一個人打開一道縫隙,讓你不至於無跡可尋,可當你認爲大道有情時,你卻發現它給你的這道縫隙,看似有情,實則卻是讓你陷入自我夢境無法自拔。”

聞言我更加的迷惑了,我不解的看着魔祖,魔祖看着我笑道:“這句話便是宿主所說,這也是他爲何自我毀滅,當時我們還不明白,現在我想若其他的人恢復了往昔記憶,便都能明白宿主這番話的意思了。”

我聽着魔祖自言自語了半天,我一點都不懂他到底在說什麼,魔祖也自知自己感慨過多,便繼續爲我解釋道:“宿主認爲這茫茫宇宙的大道就是一個夢,他認爲所經歷的一切都是一場夢,他想醒來,可卻已經被大道所催眠,若不破大道則無醒,而他的自我毀滅,便是想尋破夢之法,也就是破道,至於他能否成功,那就無從得知了。” 我也終於明白了宿主爲何自我毀滅,他只是覺得自己像是被大道所困住,而大道爲何物,我現在並不知道,也沒有達到那個高度,我也就不沒有在多想。

“你此次來此,不會就是爲了我和說這些吧?”

我看着魔祖,魔祖聞言笑道:“如果我告訴你,你便是宿主,你可相信?”

“不信!”

我斷然道,我現在堅定無比,我就是我,宿主則是宿主,魔祖聞言哈哈一笑道:“那我便和你說說正事,那隻猴子在何處?”

“你是來找他的?”

我說完,魔祖點點頭道:“沒錯,我來到這裏卻未發現猴子,卻剛好聽到你的自言自語,便把你帶入了這裏。”

“猴子在突破!”

我並沒有隱瞞,我不知道爲何,總感覺這魔祖並非是要針對猴子而來,果不其然,魔祖聞言眼睛裏露出欣喜,魔祖笑道:“好啊,好!這隻猴子也終於要醒來了。”

“醒來?”

聞言我心中已經有了一猜測,魔祖下一秒已經證實了我的想法道:“這猴子,便是當年與我等一起自我毀滅的之一,不過他卻經歷的太多,不知道這次突破的話,能不能記起往昔的一切。”

我聽到魔祖的話語心中並未在驚訝,魔祖說完這些,彷彿也沒什麼可說的了,便對我道:“好了,我和你說的也差不多了,我也該走了,他日你若能突破無上之境,可來尋我。”

魔祖說完我便已經離開了魔祖的心界,我看着自己回到原來的位置,腦海中此時一片漿糊,魔祖所說的東西,實際帶給我太多的震撼,到最後他說出猴子也是昔日的宇宙巔峯強者之一時,我已經無感了。

就在這時,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即將到達妖界上空,我眼中神光一閃,身子下一秒已經出現在浩瀚宇宙中。

我出現的時候便看到一個身穿白袍的男子也恰好出現,我和此人雙目相對幾秒,我淡淡的道:“你便是魔祖的弟子?”

“你怎認得我?”

此人聞言眼中閃現過驚訝,他沒想到我能一語便說出他的來歷,至於我爲何能猜到他的身份,原因很簡單,既然魔祖都說了,這一切事情都是他的弟子所爲,我現在殺光了他的手下,他怎麼會不親自前來?

“呵呵,我殺光了你的手下,你豈會不來?”

此人聞言卻並未動怒,而是笑道:“原來就是閣下幫我殺了那羣廢物!在下李勳,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張亮。”

我淡淡的說着,李勳聞言笑道:“實際,我派人來此並無惡意,只不過是想尋找一本典籍,可能屬下辦事有點衝動,得罪之處還望不要怪罪。”

雖然這李勳話語謙恭,可我卻不以爲然,主子不發話,手下豈敢如此放肆?我依舊淡淡的道:“你要尋找的,可是有無上之境奧祕的典籍?”

“你怎麼知道?”

李勳聞言驚訝的看着我,聞言我看着他,立馬猜到他還不知道魔祖已經突破了,要不然還需要什麼無上之境奧祕,直接去問魔祖就完了。

“好了,你不用管我爲何知道,你現在可以離開了。”

我言語沒有絲毫的客氣,反正我對此人一點好感都沒有,李勳聞言則是笑笑道:“你認爲,你攔得住我嗎?”

“哈哈!”

聞言我仰天大笑,我看着李勳冷聲道:“那你就試試!”說話間,如意金箍棒已經出現在手中,隨時都可攻擊而出。

李勳見狀則道:“好,如果你能擊敗我,我立馬就走,若不然,還請讓開道路,我保證不會傷害這裏的人,我只要拿到需要的東西。”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要打便打,少廢話!”

說完我已經率先出手,李勳的修爲要高於我很多,可我也不怕!

“哼!”

李勳手中出現一把血色刀,瞬間這血刀和我的如意金箍棒便撞擊在一起,強大的力量放宇宙立馬虛空破裂。

可這並不是結束,而只是剛剛開始,我和李勳的身影瞬息便在一起碰撞不下數萬次,強大的力量讓無數的宇宙虛空紛紛破裂。

“大!”

就在與李勳一擊分開的剎那,我的如意金箍棒便瞬間放大,夾着毀滅的力量猛然砸向李勳,李勳見狀眼裏精光爆射,手中的血刀也瞬間放大置於頭頂,我的如意金箍棒下一刻已經狠狠的與血刀撞擊在一起。

雖說李勳的實力要強於我,可我的戰鬥力卻並差多少,李勳被我這一擊差點便撞入虛空裂縫內,李勳這時也打出了火氣。

“喝!”

春天見 我便見到李勳一退即反,血色大刀帶着無邊的威力又與我交戰在一起,這一場戰鬥你來我往,不知道到已經打出多遠,我和李勳的都可以吸收源源不斷的力量,所以這場戰鬥幾乎一致保持着不剩不敗的樣子。

“轟轟轟轟轟轟!”

不知道多少顆星球在我和李勳交手時被打爆,而我和李勳也瞬息一退百萬裏,而我和李勳則很有默契的並未在出手。

“你很強,不過,這不能成爲你阻擋我的理由!”雖然相隔數百萬裏,可李勳的話語清洗的傳入我的耳朵裏,我冷笑道:“想要進入妖界,除非你踏着我的屍體。”

“既然如此,那麼說不得只有殺了你。”李勳說完這句話眼裏露出殺意,我便見到他的嘴巴在念念有詞,然後我便看到李勳的氣勢在狂漲,宇宙中則掀起巨大的波動,我知道李勳在準備着強大的一擊,這一擊的還沒有發出便可有如此威勢,若讓他發出來,恐怕我凶多吉少。

思考是一瞬間的事情,下一秒我已經先出手了,可就在我即將使出天地無極,力覆蒼穹的時候,我便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一點都使不出來,而李勳則同樣驚恐的停止了一切。

“什麼人?”

李勳驚恐的開口大喊,而我卻已經猜到了是爲何,我便緩緩收起金箍棒,果不其然魔祖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中。

“師傅?”

李勳看到魔祖時眼睛裏滿是驚訝,而魔祖則是點點頭,然後看着我笑道:“小子,雖說我這徒弟有錯,可我也不想看到他死在這裏,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這次便放了他,我肯定好好的約束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