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門,是要考驗道心的,幻境,歷練的應該也是本心纔對。

那這樣不停循環場景,又怎麼歷練本心?

她停在原地,看着周圍一片片搞笑的馬賽克場景。

——這麼滑稽的景象,她從一開始就知道是假的,也算是看破假象了……爲什麼還被困鎖其中呢?

遠處,一個馬賽克人影衝她跑過來,試圖想要擁抱她。

周霜霜一動不動,靜靜等待着他。

而在那人接近的一霎那,她突然伸手,直接一拳轟進了對方的胸膛!

馬賽克片片粉碎,整個天地都彷彿寂靜了。

…………………

對,沒錯。

周霜霜環顧四周,看破了,不打破,還是沒用。

那些該殺死的敵人,她都殺死了。

可那些試圖擁抱她的曾經的“朋友”,她卻只會避開。

明知道要破幻境,又爲什麼要避開呢?

既然都是假的,不如……

周霜霜捏緊拳頭——

不如,統統殺了好了。

既然找不到破境的契機,那就讓他們沒得維持!

她已經發現了,被她殺死的那些,是不會再重複出現的!

那麼,還留在她記憶裏的人,總能殺完的吧!

沒有足夠找到突破口的悟性與靈光,那就換一條路走。

她會的,還有——

一力降十會!

………………

碧靈丹帶來的暖意已經徹底消失了。

周霜霜站在空茫的霧氣當中環顧四周。

小胖子就在她身邊,喜笑顏開。

而丹師也靜靜的站在那裏,眉目柔和。

“周霜霜,你已經開了靈源,從今往後,就是玄天宗正式的弟子了。”

“唉?”

權御天下:毒醫九王妃 周霜霜一愣。

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她不自覺有點懵。

不過看到小胖子,她還是很開心的:“好啊你,我辛辛苦苦去找你,你卻自己出來了——喏,”她遞出去一枚綠油油的丹藥:“這是碧靈丹,特意給你和明鵲留的!”

“啊!”

小胖子驚喜的跳了起來,小肚子顫顫的,特別可愛:“我知道我知道!哇,能夠開拓靈路的丹藥,真的超級難得啊!”

他伸手去抓週霜霜掌心的丹藥。

下一刻,一隻拳頭直接重重擊打在他的肚子上!

有意突起的兩個指關節剛好頂在胃脘穴上,這突如其來的痛楚,直接讓他蜷縮在地上,低聲乾嘔起來!

“姐姐……”

他圓胖的臉蛋上,半點血色也沒有,此刻捂着肚子蜷縮着,彷彿無助的小羊羔。

周霜霜卻一把收回手裏的碧靈丹。

她看着面無表情的丹師,再把視線轉回可憐兮兮的小胖子身上——

“碧靈丹今天才是第二次成功煉製,你一個靈生,爲什麼知道它是用來開拓靈路的?”

“我問過了,碧靈丹上一爐,成丹才只有六顆,被賞給內門弟子了。距今,纔不過四天……你身爲凡間璇璣城城主的兒子,就算消息再靈通,也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吧?”

……………………

“還有你!”

周霜霜轉過臉來,看着丹師。

“雖然身份不一樣,可陳伯倫就是陳伯倫,真正的性格從來沒有變過……你的反應,根本不是他!”

她喃喃着,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小胖子的身形已經倏忽散去。周圍所有的場景和人,統統都沒了蹤影。

周霜霜環顧四周,在茫茫霧氣中,終於看到了她真正想要看到的那個人。

此刻,渺渺茫茫的霧氣中,整個天門,都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周霜霜好奇的走了過去。

她倒要看看,究竟小胖子是被什麼樣的幻境,控制的不能脫身的?

明明,他的天資和悟性,確確實實都很不錯啊?

難不成,還是道心出問題了? 小胖子盤膝坐在那裏,五心向天,神情不見半點痛苦,反而隱隱透露着一抹滿足與愜意。

周霜霜看着他毫不做作萬分自然的姿態,對那胖嘟嘟身軀的柔軟度很是讚歎了一番——別看肉多,都是軟的,這會兒盤腿什麼的,當真看着毫不費力。

她圍着小胖子轉了兩圈,這才察覺——大概,在幻境中歷練,身體都是需要這個樣子不動的吧!

與大佬閃婚以後 那麼自己呢……

她眨眨眼睛,新的問題出現了——要怎麼把小胖子帶出來?

叫醒?

應該不是。

周霜霜想了想,試探性伸出手掌,搭在了小胖子的肩頭。

然後,她閉上了眼睛。

……………………

穿過長廊,她拂過一旁綠茵茵的垂柳,慢吞吞走到了涼亭當中。

那裏,小胖子正對着一本小人書嘻嘻哈哈的看着,手裏頭,還有桌子上,全都是一碟接一碟的各色食物。

就連潤喉的蜜水,都用不同花色的白瓷淺盅盛着,讓他隨手可碰。

似乎是看到什麼精彩片段,他無暇再吃東西,又不耐煩丫鬟還按之前的頻率翻頁,因此一伸油乎乎的手掌——

從旁邊很快就有侍女跪下,小心翼翼的挽起他寬大的袖口,並用水和鮮花皁,一點點清洗他的手掌。

如今,去了油污之後,她正拿着小小的鵝毛尖,慢慢在清理小胖子油乎乎的指頭縫。

…………………

——嘖!

周霜霜搖頭:腐敗啊腐敗!

想不到,小胖子之前在璇璣城,過的居然是這種生活……

太享受了!

那麼……是因爲過的太舒坦,所以才讓小胖子忘了自己的路,忘了該做什麼了?

她上前一步,按在了五顏六色的小人書上頭。

眼神掃過,發現大概是個修仙的故事,上頭人物御劍飛天,很是威風。

小胖子懵了一下。

但很快,當他順着手臂向上看去時,神情立刻就驚喜起來——

“老姐姐!”

周霜霜:……

她有點想擼袖子。

還好小胖子反應過來,艱難求生——

“姐姐!你怎麼來了?也是我的幻境嗎?”

…………………

說完他自己搖了搖頭:“不對不對,我的幻境中,是沒有製造你們的,我連想都沒想……姐姐!”

他驚喜的瞪大眼睛,張開手臂就要抱上去——

“姐姐,你特意過來的嗎?你闖了天門嗎?你真是太好了!”

“停停停!”

周霜霜伸出食指,點在他的額心,用力撐着不叫他抱過來。

小胖子人小手短,此刻只能徒勞的在離她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來回揮動胳膊。

“把你那隻手上的油給我擦乾淨。”

“哦哦哦。”

他安靜下來。

頃刻間,整個庭院都安靜了。

彷彿時間停駐,世界就此凝固。

花鳥魚蟲,侍女小廝,還有被風拂起一半的書頁……畫面就此定格。

小胖子身上的衣物和油手,也都恢復成了乾乾淨淨的模樣。

……………………

這是……

周霜霜微有些訝異——這種情況,證明小胖子其實已經看破了幻境,並對幻境有很高的掌控力……但爲什麼,他卻遲遲出不來呢?

難道……

她環顧四周,看着周圍滿滿當當的吃的,還有小胖子微挺的肚腩,終於忍不住,一巴掌呼他頭上去——

“好你個小胖子!”

這小胖子根本不是出不去,他是故意留在這裏吃東西的!

“你是不是傻?”

周霜霜瞪着他:“想吃東西,在什麼地方不能吃?非得要留在這幻境裏面?! 畫骨銘心 你,你氣死我了!”

虧她千辛萬苦差點無聲無息餓死在裏頭,這小胖子就爲了貪圖口腹之慾甘心情願滯留此地,簡直、簡直……!!!

……………………

“哎呀!”

小胖子無奈的一扭腰:“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許叫我小胖子!我一點都不胖!我叫祁天昊!”

周霜霜看他一眼:“小胖子!”

小胖子臉都要漲紅了。

不過,他可是知道周霜霜沒開靈源的,這次能進來,也不知道冒了多大的險……心裏還是很感動的。

“姐姐,你是不知道,留在這裏,我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哦。”

周霜霜面無表情:“吃,還是不吃,這是一個問題。”

小胖子:……

就算他不懂這個梗,但是其中濃濃的嘲諷,他是絕對不會誤會的。

嗨呀!

男子漢,也是有脾氣的!

他氣哼哼的解釋道:“你不能懂……我平時吃東西,特別愛胖,好多人都笑話我,還愛捏我的肉……從那以後,我吃東西就只吃半飽了。”

總裁之豪門啞妻 周霜霜懷疑的盯着他圓滾滾的身體——就這,還半飽?

小胖子在她不信任的目光中圓臉一紅——“就是……就是每頓吃半飽,多吃幾頓……”

……………………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