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卡牌不能死啊,死了就太虧了,”橘子姐擔憂的說,

“沒有閃現,很難不死啊,現在只能……盲僧快到了,這波還不好說啊,”

“對,盲僧快來了,就看盲僧這一腳,”

孤狼在全速趕往戰場,他接連發出信號:“天哥,我塊來了,反打,”

哪知林天搖搖頭:“不,沒有能力反打了,頂多換一個,全力殺奧拉夫,”

他看了看奧拉夫的狀態,大招時間快結束了,

“傑斯就一個人,奧拉夫很慘,可以打的,”孤狼着急的說,

林天面色凝重:“傑斯傷害很高,強行打的話,搞不好我們兩人都會死在這裏,我換掉一個奧拉夫,這波不虧,”

說完,林天按下W技能,“看我位置,殺奧拉夫,”

孤狼狠狠的點點頭,準備聽林天的沒錯,此時卡牌快速切出一張?牌,原本以爲是會打在傑斯的身上,李相赫還下意識的向後面退了一點,但是這張?牌卻丟在了奧拉夫的身上,

李相赫面色凝重,看準了卡牌的位置,直接上前一錘,將卡牌錘飛,位置偏移,萬能牌沒有打中奧拉夫,

現場響起了激烈的吶喊聲,這交火的戰鬥的確非常的NICE,

正在此時,盲僧來了,

笨雞原本以爲可以鬆一口氣時,盲僧的到來讓他十分不安,

“不要管我,直接殺奧拉夫,”林天低聲冷喝一聲,“大招留着,”

孤狼點點頭,隨即摸眼拉近了與奧拉夫的距離,直接一個拍地板減速到了奧拉夫,

笨雞眼看走不掉了,也是非常有血腥的直接選擇反打,斧頭狠狠的仍在了盲僧的身上,

可是他的血量太殘,又是貼身,盲僧在平A一下後,直接Q踢中,二段Q,

“砰,”

奧拉夫,直接陣亡,

盲僧拿下了這個人頭,

幾乎是同時……

傑斯也丟掉了卡牌大師的人頭,

觀衆們嘆息聲連連,暗道卡牌大師不死就好了,

不過已經很好了,這波卡牌大師的果斷大招進場,先是切死了凱南,隨後限制了奧拉夫的輸出,配合盲僧再擊殺奧拉夫,

即使自己也死了,也是二換二,不虧,

李相赫有種被耍的感覺,臉色微微不悅,追着盲僧就打,

一炮轟在了盲僧身上,

“轟,”

傷害真的是高,

孤狼暗自心驚,幸好之前聽了林天的話沒有直接贏打,否則傑斯的這個爆發兩人是無法抗住的,

卡牌沒有了技能,盲僧是打不過傑斯的,

還好自己留了一手大招,在傑斯再次衝過來的時候,直接一腳大招狠狠的將傑斯踹飛,

“砰,”

傑斯遠遠的飛走了,

孤狼鬆了一口氣,安穩的逃生,

這波上路爆發的團戰到這裏也告一段路,兩邊打成了一個二換二,

GOD戰隊是中上陣亡,SK戰隊這邊是上野陣亡,

人頭分部GOD戰隊這邊是中野各拿一個,SK戰隊也是,

虧嗎,

不虧,

笨雞精心策劃的一波上路GANK,就是要把大樹打廢,但是卻沒有賺到多少,

只能說他忽視了卡牌第一波大招飛上路的決心,卡牌的進場直接改變了戰局,

LPL的觀衆們紛紛刷着“6666”,“這波不虧”,“節奏帶得好”等等這些話語,

根號和橘子姐也是激動的不行,這樣的局面還是可以接受的,

打到現在,GOD戰隊在人頭上還是領先,經濟上也小領先兩千塊錢,已經很不錯了,

要知道對手可是SK戰隊呢,

“接下來,應該是等下一條小龍了吧,兩邊都不會貿然出手了,”根號說道,

橘子姐點點頭:“是這樣的,不過還是看兩邊打野的節奏吧,如果真想打的激進,接下來的機會可要抓住啊,”

GOD戰隊這邊,孤狼苦笑一聲:“天哥,剛纔我大招給傑斯,我們是有機會雙殺的,”

林天笑着搖搖頭:“你也太小看李相赫這個人了,你跟他拼操作,有可能拼的過他,但是要拼意識,我們當中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他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一套最完美的方案出來,而且讓對手十分無奈,剛纔要是真上了,你大招也交了的話,可能就逃不了了,”

孤狼也是有些心驚肉跳,暗道剛纔幸好沒有選擇上,

不過心中十分不悅:“天哥,你這個人頭很值錢啊,可惜現在節奏斷掉了,”

“節奏是靠找回來的,”林天淡淡的說,“下一條小龍,煉獄亞龍,可以爭取一下,”

“好,”孤狼狠狠的點點頭,“我正有此意,”

雙方進入了一個平穩的發育期,

國際解說們正在盤點着場上的局勢,目前GOD戰隊人頭領先兩個,經濟依然在兩千塊的優勢,

SK戰隊並沒有縮小差距,從這裏可以看出,GOD戰隊在前期是打的非常好的,至少做到了穩穩的壓制住了SK戰隊,

壓制最厲害的就是下路了,別的不說,李自豪這把真的是非常暴躁,

寒冰在線上的藍量永遠是在一半以下,他全部用在消耗對面的燼上面了,

好幾撥消耗讓燼痛不欲生,若不是娜美的加血,恐怕就要提前回家了,

這個時候,LPL的觀衆們,現場的觀衆們,國際解說們才真正的注意到,原來這個小胖子實力這麼強,,

居然壓制SK戰隊了ADC來打,要知道雖然SK戰隊的ADC不如鼠王,但是也是韓國的頂尖ADC,這個小胖子實力壓制也說明了很多問題,

就全場來說,補刀最多的就是李相赫了,在十五分鐘拿下了接近一百五十刀,完全是跟着時間來走的,

其次是林天的卡牌,一百三十五刀,僅僅只比傑斯少十五刀,而李自豪的寒冰也是快要一百三十多刀了,非常恐怖,

可以說GOD戰隊的領先經濟就是在下路上產生的,爲了將下路的壓制達到最大化,李自豪和朝陽打的更加激進了,

孤狼點出了一個信號:“還有四十多秒小龍就要刷新了,大家注意一下,我看看能否RUSH掉這條小龍,”

李自豪聽了之後笑了笑:“不用RUSH,我大招快好了,雙招全在,這波下路可以殺燼的,殺完燼,我們光明正大的去拿小龍,”

孤狼愣了愣,剛笑說好,看了看正在中路頂住李相赫壓力的林天,說道:“還是穩健一點,能夠偷掉最好,”

李自豪滿不在乎:“放心吧,沒事,”

朝陽的卡爾瑪也非常順,在下路打了這麼久一直都是壓制,所以有些放鬆,他積極的上前用Q技能消耗,

套上護盾就向上衝,準備打的有點衝動了,被娜美消耗了許多,

不過一護盾完美的抵擋了,也是沒有任何問題,

就在這個時候,李自豪毫無預兆的一個大招直接飛在了燼的身上,

“砰,”

砸中了燼,

眩暈,

李自豪冷笑一聲,開啓Q技能直接A了過去,

暴擊之下的寒冰傷害非常爆炸,三下兩下燼就半血沒了,

危機時刻,娜美反手一個大招直接砸了過來,將寒冰擊飛,李自豪毫不在乎,落地之後,卡爾瑪開啓全體加速就是追上去,目標編號014 燼開啓治療,轉身就往防禦塔的方向走,但是寒冰的一個技能也跟了上來。』紫幽閣 ziyouge.

“西吧!”

燼有些惱怒。

這個寒冰,真的是得理不饒人啊。

現在的李自豪和朝陽完全處在一種癲狂狀態上,瘋狂的沖沖衝!

就是要殺這個燼!

兩人衝到了防禦塔下,燼只有時間開出一個技能。定住了娜美,隨即交出閃現,再次拉開距離。

林天這時,看了下小地圖把視角切換到了下路……

“自豪!撤……”

撤退還沒有說完,李自豪就閃現跟閃現跟了上去,平a落在了燼的身上。

燼完全辦法,傷害不是一個水平線上。

轉眼燼就被寒冰擊殺了!

現場傳來了一陣陣的歡呼聲和吶喊聲,但是真的是god戰隊的勝利了嗎?

殺完燼的寒冰受到了防禦塔的猛烈攻擊,卡爾瑪在一旁q着此時的娜美,將防禦塔的仇恨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李自豪的寒冰正在撤退!

此時國內的觀衆們一陣驚呼!

“我靠!6666!真的剛啊!”

“李自豪不愧是國產adc新生代的代表啊! 縱寵將門毒妃 打的就是剛!”

“牛叉!衝塔就要幹掉這個absp;?? “哈哈。打的好強悍啊,閃現上去就是要殺燼!”

“這波李自豪的殺意已經起來了。”

“可是……怎麼撤退呢?”

“是啊,奧拉夫已經來了啊。”

這波非常致命,殺掉了燼,是很長士氣,但是奧拉夫沒想到來的會這麼快。

朝陽也是一陣心驚,他暗道:“難不成剛纔是燼演的,只是演的有點過了,也沒想到李自豪居然會這麼的剛!”

奧拉夫的到來,李自豪也是眉頭緊皺,但是他絲毫不慌,直接平a娜美,他想要再換掉一個。

根號激動的說:“李自豪的選擇是沒錯的,換掉娜美,非常的剛!這波是可以的。看看怎麼去打!”

“是的,如果換掉了娜美,那就是一換二。 重生之魔鬼巨星 不虧啊。”

可惜就在關鍵時刻,奧拉夫的斧頭丟中了寒冰,造成了減。而且娜美殘血的時候交出了閃現。

準備,寒冰打不到了。

糟糕!

李自豪心中也是有些不安,果然,奧拉夫追着寒冰打。

一個裝備已經差不多成型的打野,一個是adc,那麼這個adc簡直就是無法無打。

即使旁邊還有一個卡爾瑪在保護。一個鎖鏈鏈住了!

但是在鏈住之前……奧拉夫已經收掉了寒冰的人頭。

植物系統之悠閒鄉村 “哎,這波李自豪有點上頭啦,打的太兇了,沒有注意到奧拉夫的到來。”

橫推武道 “奧拉夫來的有點快啊,明顯是溝通好了的。”

“是的,看看這個卡爾瑪怎麼跑?我感覺也要陣亡啊。”

觀衆們已經提前吶喊了起來,國際解說們激動的說:“奧拉夫的狀態非常好,這波很有機會啊。”

“是的,卡爾瑪沒有任何能去逃生啊。有閃現,但是對方可是奧拉夫啊,逃生的可能性非常低。”

果然,朝陽在看見自己的位置離防禦塔這麼遠的時候,也是有些無語。

只能交出閃現,拉開距離,還好也逼出了奧拉夫的閃現,之後才陣亡。

但是這樣一來,就是一換二啊!

god戰隊虧大了!

寒冰這個點。有點不理智啊!

觀衆們剛剛刷完:666,隨後又是對李自豪一陣抨擊,說他太不理智了。

橘子姐無奈的說:“這波不該這麼上的。穩着點打,只要將對面逼走,這條小龍是有機會拿的。”

“是啊,可惜了,準備之後,奧拉夫肯定要去打小龍了。怎麼攔?”

“不過燼是陣亡了,小龍的話……看看有沒有機會。”

李自豪氣的不行,嘆息一聲:“這個奧拉夫,好煩啊。”

林天淡淡的道:“對面這麼演,你就上當了?衝過去直接打,不太理智啊。”

朝陽也是尷尬的說:“不好意思天哥,是我們衝動了。”

“那這條小龍……”孤狼還是比較關心這條火龍的問題。

眼看着奧拉夫此時已經過去了,林天目光淡然:“放心吧,他們拿不了的。”

衆人心中大喜!

沒來由信心大增!

剛剛在下路的團戰中。林天是有大招的,隨時可以支援,但是他走不開。

線上傑斯的壓制力實在是太強了,只要一走開,中一塔就沒了,而且即使自己去支援,傑斯也能很快的到達下路戰場。

還是在摘掉一塔之後……

中路一塔可是一血塔啊,掉了之後對接下來的節奏把握實在是太致命了。

sk戰隊是一個喜歡打運營轉線的戰隊,給sk戰隊開了這個頭,那麼接下來就完全的是sk戰隊的節奏了。

所以無論如何也要保證這個中路一塔。

在看到奧拉夫衝向了小龍坑時,娜美也隨即回家了,也就是說此時只有奧拉夫一個人去打龍。

打的並不快。

還有機會!

林天嘴角微微上揚。看着線上的兵,直接一個q技能甩了過去,中間的萬能牌順着一條線上的小兵狠狠的刷了過去!

“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