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室裏,沒有一個人,都去比賽現場去了。

孫策打着人機電腦,用蓋倫一路衝鋒,足足打了一個小時,最後開始電腦的小兵推完了自己家的基地,笑了笑。

他又看了看時間,點開了客戶端旁邊的視頻。

那裏,GOD戰隊KG戰隊的比賽,正在進行。

剛好是第一場,已經進行了二十三分鐘。

人頭比5-11!

GOD戰隊領先六個人頭!

七千的經濟!

領先兩條小龍!

領先三座防禦塔!

全面的優勢,在打野上面,首次登場的老狼用一場盲僧宣告了自己的迴歸。

5-0的數據冠絕全場,各種迴旋踢,盲Q,R閃秀的飛起!

觀衆們看的也非常的嗨,繼LPL上雷克賽,酒桶,這種坦克型的打野之外,盲僧已經很久沒有登場了。

現在GOD戰隊的替補打野第一場登場就拿出了盲僧,打出了CARRY級別的表現,真的是震驚全場!

最爲關鍵的是,孤狼第一次登場就給了之前被稱爲LSPL皇帝的野王忘塵一記下馬威,讓大家都是刮目相看。

難道在忘塵和魚丸之後,又有一個新的打野競爭對手?

衆人無不是感到今年LPL的打野賽場,是真的火藥味十足。

這場比賽不到三十分鐘就結束了,而MVP毫無意外的給了孤狼!

孫策看着這個個頭有點小,看起來像個少年的孤狼,由衷的爲他感到高興。

他非常清楚,孤狼有這個實力,尤其是他的盲僧,當初都令自己十分驚歎,而且聽說是林天以前最早就在一起打遊戲的朋友,實力自然是相當的強悍。

孫策來了很大的興趣,一直把看到了第二場比賽。

第二場,KG戰隊十分果斷的ban掉了盲僧,並且搶了版本十分強勢的男槍打野。

而這次老狼選擇的是酒桶打野。

從盲僧到酒桶風格轉換的十分詭異,也顯示出了他不同的風格和英雄池。

就在大家認爲忘塵會瘋狂的復仇時,這個老狼的酒桶到處搞事。

精準的E閃,完美的大招,節奏壓制,遊走支援的及時!讓大家看的目瞪口呆,有人聲稱,下一個旋風要誕生了!

而且最爲恐怖的是老狼的打野配合上林天的遊走,簡直是爆炸,整個KG戰隊也只有忘塵和中單吳大秀能夠跟的上節奏,但是此時已經是晚了。

最爲精彩的是大龍的一波團戰,KG戰隊在處於劣勢的時候,抓住了一波機會,開始打大龍。

不得不說這個機會抓的非常好,要是被KG戰隊拿下了大龍,說不定會成爲一個翻盤的轉折點。

但是關鍵時刻,又是林天和老狼站了起來。

僅僅兩個人,衝到了大龍圈!

林天極限距離控制住了忘塵!

而老狼則下去QR加懲戒全部用上來!

“唰!”

大龍不甘心的倒下!

農家貴妻有空間 酒桶擊殺了大龍!

“漂亮!”孫策也忍不住激動的吶喊着!

搶大龍!

是一個打野選手的“必修課”!

在本賽季的首次登場,老狼就用一記搶大龍宣告了自己的徹底迴歸!

孫策感受着全場觀衆的歡呼與吶喊,感受着賽場的激動與沸騰!

感受着GOD戰隊五個人攜帶着大龍BUFF,一路高歌猛進的推進對面高低的酣暢淋漓!

這場比賽,GOD戰隊,勝利了!

痛快的二比零拿下了對KG戰隊零封勝利。

孫策由衷的感到高興,只是在看到老狼,林天他們站在舞臺之上,接受着所有人的歡呼,爲什麼會有那麼一絲不甘心呢?

是嗎?是不甘心嗎?

應該是的。

如果站在上面的而是自己,自己也會表現的跟老狼一樣好嗎?

不一定。

或許不會,或許……會更好。

“呵呵……”孫策突然一笑,看着自己的左腿,有點想笑。

他狠狠的敲打着,但是沒有任何反應,誇張的笑容在臉上久久沒有散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有人回來了。

贏了比賽,李自豪等人,有些高興,一路說個不停。

但是在走進訓練室的剎那,大家都不笑了,呆呆的看了一眼孫策,皆是關切的上前問候着。

而對於此,孫策只是淡淡的搖搖頭,聲稱自己沒事。

衆人無奈的嘆息一聲,去做賽後總結了。

只有林天沒有去。

他留了下來,走到了孫策的身邊。

“我欠你一句對不起。”林天說道。

孫策深深的看着林天:“天哥,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是我自己不爭氣。”

“這不是你的錯。”林天鄭重的道。

“那是誰的錯?聯盟嗎?還是俱樂部?”孫策自嘲的一笑,他右手握成拳頭,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左腿砸了上去。

林天大驚,想要攔住。

“砰!”

拳頭已經砸下去了,孫策一臉的笑容:“嘿嘿,你看,天哥,一點也不疼。”

“你知道爲什麼嗎?”孫策笑的很開心,好像全天下最開心的事。

林天,默然。

“因爲啊,這條腿,是假的!”

孫策笑了,起初是小聲的笑着,接着是大笑,笑的前俯後仰,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他都沒有察覺。

仍然在笑着!

而林天,只能陪着他,看着心疼。

等到笑的差不多了,孫策咳嗽一聲,喝了口水,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林天知道,他有話說。

“天哥。”

“怎麼了?”

無上神王 “我想……回家!”目標編號014 回家?

林天一愣,在心裏想過了很多種孫策做出的決定,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他會選擇直接回家。

是啊,既然聯盟否決了他的職業選手身份,那待在這裏與待在家裏又有什麼區別呢?

孫策的目光帶着不甘,卻又充滿了無力感。

此刻孫策能夠做的,希望待的地方,只有家裏。

林天深深的呼吸一口,緩緩的擡起頭,看着孫策的目光,想要說着挽留他的話,但是話到了嘴邊林天卻說不出口了。

他無法在什麼事情都不能確定的情況下再要求孫策去堅持着什麼,這樣太自私了,也對孫策極大的不公平。

當林天想要向孫策承諾着俱樂部一定會爲他解決好職業選手的註冊問題時,一樣的說不出口。林天把孫策帶回到俱樂部的時候同樣說過這樣的話,但是結果去也是這般的無可奈何。

林天實在是沒臉再說下去。

話到了嘴邊改口成了另一番話:“你想回家?好,下週就是年假了,我陪你一起回去。”

孫策點點頭,腦袋在輕微的顫抖着,內心的激動與無奈正在交織着。

“天哥,謝謝。”他咬着牙說道。

林天將目光移到一邊,根本就不敢看他,沉默片刻,林天拍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

出去的瞬間,林天再也忍不住,一滴淚水順着眼角滑落。

這周的比賽已經結束,下週還有一場比賽後本階段的比賽就已經完成,已經一月下旬,下週之後就是年假。

天氣也越來越冷,春節也越來越近。

但是GOD戰隊衆人的心卻絲毫沒有歡呼雀躍。

傅濤和劉子光在做着最後的努力,得到的依然是同樣的結果,幾名管理層在盡力的安撫着孫策的情緒,老狼等人每天都陪着他,阮君盡最大的努力照顧好孫策的生活。

但是這一切,都不是孫策想要的。

他想要的很簡單,僅僅是上場打比賽而已。

這幾日林天的生活很規律,早早的起牀訓練之後,中午不到就出去了。直到晚上纔回來,每次回來都是很累,大家都知道林天是在爲孫策的事情而奔波。

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孫策每天看着林天的疲憊之色,於心不忍,好幾次都說着讓他不要再四處奔波了。

但是林天給他的只有一個笑容,與一個堅定的眼神。

當晚,林天回來後,訓練室裏大家都在還沒有休息,他拖着疲憊的身子坐在電腦前,深深的嘆口氣。

這幾天,用一無所獲來形容最合適不過。

而劉若依那邊,也是非常困難。

說到底劉若依只是競技欄目的負責人,在LOL輿論界擁有很大的話語權,但是在ACE聯盟裏很難說上什麼話,這一點林天也非常能理解。

哎,難道事情真的只能這樣了嗎?

無奈的打開遊戲,機械性的點開聯繫人,突然,一條消息跳了出來。

“轟!”的一聲,林天看着這個ID,瞬間就響起了什麼,臉色大變,激動不已!

“哎喲,這麼晚還在練習?不錯喲。”

林天雙手都在顫抖,在鍵盤上激動的打字!

心裏想着,雖然他不是聯盟的工作人員,但是……說不定,或許能有一絲機會呢?

“傑哥,我有點事情,想要請你幫忙,很緊急的事情!”

翌日,ACE聯盟總部,騰訊遊戲英雄聯盟品牌戰略總經理辦公室裏,一名中年男子正端着咖啡杯,眉頭緊皺,一口咖啡還沒有喝完,就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準備開會。”

他按下電話,女祕書立刻行動起來,各部門負責人不約而同的趕到了辦公室。

看着臉色凝重的總經理,但是都是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前兩天,GOD俱樂部的申請,大家都知道了吧。”中年男子淡淡的說。

一開始就開門見山,直奔主題,這樣的會議可不多見,大家也都重視起來了。

“記得,我們已經多次否決了GOD俱樂部的申請,他們的申請不符合聯盟規定,不可能被通過審覈的。”其中一名負責人說道。

“GOD俱樂部旗下有名選手叫做孫策,我們去調查過,幼年殘疾,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覺得在身體機能方面他已經不如一個正常人。即使遊戲打的再好,只要上了場,就會對比賽造成不利的影響。”

“聯盟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則,如果讓孫策上場打比賽,如論情況怎麼樣,都會影響公平,所以我們一致認爲不可取,不同意申請。”

中年男子看着各部門的態度都是一樣,淡淡的點點頭。

“我與你們的想法一樣,不過,今天早上,我又收到了一份申請……”

部門負責人眉頭一皺:“GOD俱樂部這樣做也太胡鬧了,我們已經多次拒絕了他們,怎麼他們還要遞交申請?這無異是在浪費雙方的時間。”

大家都很氣憤,這幾天也被GOD俱樂部的申請搞的頭都有點大了,實在是不想在這件事上面摻和了。

但是中年男子淡淡的道:“不是GOD俱樂部,你們自己看看吧。”

衆人一愣,不是GOD俱樂部?難道除了他們自己,還有別人也在爲孫策請求?怎麼會呢?

祕書把已經準備好的申請書分發給各部門負責人,衆人一看,當即臉色大變。

“這,這……這怎麼可能呢?”其中一名部門負責人呢喃着說道,“他怎麼會與孫策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