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應該是的”,宮澤鈴子也知道李肅他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所以,也沒多想,直接又補充了一句,衆人看到宮澤鈴子好像很有把握的樣子,一時也覺得答案應該就是乙了,是白色,絕對不會有錯了。

“那我們就選乙”,李肅在這時還是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選乙吧,我看應該也是乙”,“乙的可能性最大,選乙吧”,看到大家都決定選乙了,之後李肅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

答案要怎麼告訴它,“對了,答案怎麼告訴它”,聽李肅這麼說,衆人一時也想起了這個問題,“是啊,又沒有看到考卷在哪裏,也沒有看到哪裏有筆,那要怎樣告訴它呢”,南宮梓夕這時也一臉懵逼的說着。

就當衆人在不知道如何去告訴它的時候,這時,之前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出現了,“時間到,任務參與者請回答”,“我們選乙”,李肅作爲在場唯一的一個男生,所以,決定權還是由他掌控。

當然,也都是大家共同的意見,全票通過的答案,只是現在由李肅他來說而已,“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二題。”

“《怨鬼考卷》第二題:貞子當天是被幾個人害死的,甲:兩個,乙:三個,丙:四個,丁:五個,任務參與者請作答”,第一題剛剛完成,馬上接着就又是第二題了,這次的這個問題,給李肅一種很不好的徵兆。

彷彿貞子下一秒就會出現一樣,對,沒錯,就是那種感覺,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請轉身看向背後,是不是有個“人”正在看着你,它的眼睛是不是白色的,還是黑色的,你們也請作答。 第三題大家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題目,當然,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把第二題回答正確,“原來還有時間限制,時間到了,那個聲音就出現了”,南宮梓夕認真的說着,好像其他人都不知道一樣。

“你們有沒有覺得這第二題和之前的第一題反差很大”,李肅把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確實,之前第一題李肅還說這麼色情來着,結果這第二題就直接要衆人去回憶貞子到底是被幾個人害死的。

猜內褲的顏色倒還比較的輕鬆,但是現在,要去猜貞子是被幾個人害死的,就有點緊張起來了,衆人心裏面都有點緊張,這下,氣氛似乎也跟着緊張了起來,彷彿就是爲了附和李肅等人現在的心理情況一樣。

“是有點大”,蘇芯琪絲毫沒有掩飾的將自己內心所想的說了出來,因爲她覺得,現在大家都是命連着命,心也應該連着心,所以,不能再去有什麼內鬥了,像大多數恐怖片,裏面的主角、配角。

就是因爲在已經發生詭異事件之後,還起內訌,結果大家都死得很快,要不是因爲主角有主角光環的話,只怕也會一樣死掉,不過,有的恐怖片,主角到最後都是死了的,蘇芯琪她不認爲自己會是主角。

“你們能不能別說了,我都有點害怕了”,南宮梓夕她是真的感到有點害怕了,尤其是看到前面的那口井,彷彿井裏面有着很可怕的東西存在,不過,她想的確實也沒錯,井裏面的的確確是有着很可怕的存在。

“算了,我們不說這個了,還是先想一下問題的正確答案會是哪一個”,李肅知道南宮梓夕是真的害怕了,所以,也就沒在繼續說下去了,要是真的再說下去,只怕到時候用來想問題答案的時間不夠了。

“甲乙丙丁,你們覺得會是哪一個”,李肅接着說道,同時,也是在把壓力拋給了所有人,如果是同樣的壓力,那麼一個人承受肯定是比較的累,比較的辛苦,要是幾個人一起來承受的話,那就不會那麼的辛苦了。

李肅他就是這樣想的,總不可能要自己一個人來承受吧,自己也只是一個人而已,又不是神,更加不是聖母聖父,沒必要去獨自一個人承受,李肅他這也是爲了他自己好,同時,大家一起來想。

或許答案也更加容易想出來,當然,是正確答案,錯誤的答案就算是想出來了也沒用,和沒想亂選沒什麼區別,所以,問題關鍵就在於答案一定要是對的。

“貞子當天是被幾個人害死的,甲:兩個,乙:三個,丙:四個,丁:五個,兩個的話,好像記得沒那麼少,當時在場的人,起碼在三人以上,所以,甲應該可以排除掉了”,這次,同樣的還是選擇用排除法來作答。

剛纔這是蘇芯琪她的想法,她覺得應該不止兩個人,所以,選項甲應該可以除開了,要麼還剩下乙、丙、丁三個選項,“我記得應該也不止兩個人,甲確實可以排除掉了”,李肅回憶了一下午夜兇鈴那部電影。

印象中,記得是不止兩個人的樣子,但是,到底是三個人,還是四個人,或者是五個人呢,這個,誰還記得清楚,都那麼長時間沒去看了,看那部電影的時候,李肅他還是在五、六年前。

五、六年這麼長的時間了,誰還能清清楚楚的記得會是多少個人,大概的記得就已經不錯了,印象中,確實是不止兩個人,但是,三個人好像也不是的,答案應該在四個人和五個人之間,李肅在心裏想着。

“我覺得正確答案應該在四個人和五個人之間,但到底是哪一個,我就記不清了”,李肅提供正確答案是在丙與丁之中,那麼現在的正確率是百分之五十,一半的機率,“我記得好像也是四個還是五個的樣子。”

“但我也記不太清了”,蘇芯琪她和李肅差不多,只記得大概的,不過,聽她這麼說,那她應該也是看過那部電影了,看樣子,那部電影,大家都還是看過的,就連女生都敢去看,但估計,南宮梓夕她一定沒看過。

不要問爲什麼,因爲她膽小唄,膽小的女生,估計她真的沒有看過,之前第一題的時候,李肅問她,她就說她不知道,應該是的,她並沒有看過午夜兇鈴那部電影,所以,可能她對貞子是什麼都不太瞭解吧。

說不準還真的不知道貞子是啥,儘管大部分年輕人都知道,但也不排除有人會不知道,楊雅錦她沒有出聲,她可能又是在心裏想問題,相對來說,她的話算是比較少的了,宮澤鈴子話少還可以理解。

畢竟她是外國人嘛,但楊雅錦作爲大家族的長女,應該能言會道纔對啊,怎麼會像現在這樣,難不成她是覺得自己身份不一樣,高高在上,不屑與李肅等人交流,也不對,之前她是說過話,又不是一直沒有說過話。

很複雜,不知道楊雅錦她的心裏到底在想什麼,李肅猜不透這個女生,爲什麼話這麼少,不過,看她的樣子,應該也是一個聽話乖巧的女生,可能只是很少出來玩吧,又是和陌生人在一起。

所以,話才這麼少的吧,應該是這樣,最後,李肅沒再把注意力放在楊雅錦她的身上了,而是把精力都集中在思考問題的正確答案上面,“到底是四個人,還是五個人”,李肅在心裏猶豫不決。

不知應該選哪一個,雖然暫時它沒有說,選錯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或是可能沒有懲罰,但李肅還是覺得,不能選錯,儘量不要選錯,選對了就一定是安全的,選錯的話,鬼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情況發生。 蘇芯琪此時也在腦海中快速的回憶午夜兇鈴那部電影,試圖找清楚到底是四個人還是五個人,要是換在平時,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倒也無所謂,可是現在這是在回答怨鬼考卷的題目,衆人自然是不能有半點的馬虎。

“是四個人,還是五個人,有五個人那麼多嗎,好像沒有吧”,蘇芯琪想了一分鐘左右,還是不能夠完全的確定到底是選丙還是丁,“我看,選丙好了,四個人”,這時李肅肯定的說道。

“四個人,你確定是四個人嗎”,蘇芯琪想了一下,儘管不知道選錯將會發生什麼,但是,她還是不希望選錯,儘量的去選對吧,“嗯,二個人是絕對不可能的,三個人的可能性也不大,五個人好像印象中沒有那麼多。”

“那就選四個人好了”,這句話是蘇芯琪她說出來的,本來李肅也正準備說,不過,由誰來說都是一樣的,只要答案正確就行了,無所謂誰來作答,“時間到,任務參與者請回答”,不曉得它是不是能夠感應得到李肅等人。

之前也是,李肅等人剛剛選好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就出來了,這次又是這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時間限制就不存在了,也不一定,要是哪個題目,李肅他們想太久了,也許那個聲音它就提前來了。

“我們選丙”,這次,李肅他還是一樣的,代替所有人回答,畢竟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就沒必要還一人說一次了,由李肅他一個人來說就行了,李肅說完之後,衆人心裏面都很期待正確答案到底對不對。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三題。”

“《怨鬼考卷》第三題:貞子在電影裏一共殺了多少人,甲:四人,乙:七人,丙:十人,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沒過多久,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宣佈了正確答案,以及又發佈了新的題目。

本來大家看到第二題選對了,心裏面還是挺高興的,結果看到第三題的題目,馬上就心灰意冷了,“這次題目不好選了,丁那個選項都有可能是正確的”,聽完題目,李肅向衆人認真的說道。

“這題目是越來越不好回答了,不知道之後的題目會是怎麼樣的”,蘇芯琪這下對答題失去了信心,她覺得這道題就是蒙都很難蒙對了,排除法也不好用了,可能真的有十個人那麼多。

也可能是四個人,當然,七個人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一時之間,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對這道題束手無策了,不是他們倆不聰明,而是,這道題真的需要很認真認真的去看電影,最好是昨天晚上剛看的。

但現在,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是昨晚看過午夜兇鈴的,就算是看過,畢竟貞子殺人的手法也是比較的詭異,要清楚的知道到底貞子它殺了多少人,還是不容易的,甚至,還有一種情況。

就是,電影裏沒有放出來的畫面,也許某個時間,貞子它多殺了一人,電影裏沒有放出來而已,當然,只是假設,但也不排除真的有這種可能,李肅自然也是想到這一點了,所以,這次的題目。

根本無法作答,甲乙丙丁四個選項都有可能,要說的話,就甲選項可能性要小一點,應該不止殺四個人,但過了這麼久沒看午夜兇鈴了,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只殺了四個人而已。

宮澤鈴子,她這時還是像之前一樣,保持着沉默,似乎只要是別人沒找她說話,她就不會主動找別人說話一樣,不過,在一起這麼久了,大家也都習慣了,基本上當她不存在就好了。

不過,還是要感謝她,畢竟第一題的答案,最後是她確認了一遍的,選那個白色,之前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雖然也想過,如果最後實在不行的話,就選白色好了,但是,聽到宮澤鈴子她那麼一說。

選白色的信心就更加足一點了,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但現在,估計問宮澤鈴子她,她也不知道這次題目的答案,想了想,李肅最後還是沒有選擇去問她了,索性自己再好好回想一下得了。

農門毒醫小福女 “你們覺得,選哪一個會好一點”,李肅還是像之前那樣,決定把問題拋給大家,當然,主要也是李肅他真的不敢確定到底是選哪一個,哪一個會是正確答案,要是李肅他知道,那麼他也就不會問了。

“首先,四個人應該沒有那麼少,十個人又好像太多了一點,我們可以把答案定在乙和丁這兩個選項上”,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是南宮梓夕她來推斷,聽上去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回事。

難道,選項甲和丙真的可以排除掉,那麼剩下的,要麼是七個人,要麼就是全部不對,七個人,如果沒有印象很深的話,真的不確定會是六個人還是八個人,難道剛好是七個人,如果正確答案是七個人。

那麼,選項丁就等於是一個不必要的選項,但如果正確答案不是七個人,那麼選項丁倒就是正確答案了,這一點,確實是有點讓人難以選擇,“剛好是七個人嗎”,蘇芯琪在心裏想着。

“要如果是六個人或是八個人的話,那丙選項也就錯了,丁選項反而是對的”,蘇芯琪一時也感到很無奈,有時候差一個人,真的不仔細看的話,是發現不了,更何況,又是在很久之前看的午夜兇鈴了。

就算是在昨晚看的,這個時候,也不一定能夠完完全全的肯定是多少人吧,多一個少一個,現在是決定李肅等人能不能選對的情況,要是剛好七個人,那麼選乙就行了,就怕到時候,正確答案還真的是丁。

儘管南宮梓夕她已經把選項排除掉兩個了,但是,剩下的那兩個選項,衆人還是不怎麼好選,“會是丁嗎”。 “會是丁嗎”,李肅在心裏想着,但更多的是,李肅他在想,要是回答錯了,會不會死掉,這種可能,也不是說沒有,有的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裏面的龍套死得就是很冤枉,要是自己也。

如果是因爲回答一道題錯了,然後就死掉的話,那也挺冤的,一想到這裏,李肅再次向那口井看了看,井裏面會真的有貞子嗎,如果真的有,那就慘了,這時,就連李肅都開始有點害怕起來了。

他覺得,井裏面是一定有東西的,很可能就是貞子,但在沒看到貞子之前,李肅心裏面還是希望,井裏面不要有貞子纔好啊,畢竟貞子那樣貌也是不敢恭維的,先不說那死氣沉沉的眼睛,就是那身衣服。

都讓人馬上想跑,膽小一點的,估計會直接腿軟,到時候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當然,膽大一點的,也不是說,就一定可以逃掉,如果貞子它不想放過你的話,那麼,逃也是沒有用的,就是這麼的驚悚。

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已經將答案鎖定在了丁上面,說不定,正確答案還真的就是丁,死的人數不是四人,不是七人,也不是十人,可能是在五人、六人和八人、九人之中,十一人應該是沒有那麼多的。

就算是十一人或者更多,那李肅等人他們也只要選丁就對了,因爲,甲、乙、丙三個選項都沒有超過十一人的,所以,這樣看來,答案還真的有可能會是丁,甲乙丙三個選項都不對。

但怕的就是,剛好是七個人,那麼,乙就對了,丁則是錯的,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他們現在怕的就是這個,萬一要是剛好七人,那就錯過了選項乙了,在做選擇題的時候,其實,也是最不公平的。

四個選項,只有一個是對的,只有一個是可以選擇的,而其他三個都是錯的,儘管某個選項看似可能性不大,可以排除掉,但剩下的選項,絕對也會有兩個到三個會像正確答案,兩個的時候倒還好。

要是當三個,或者是四個選項都像是正確答案的時候,那纔是最無語的,根本不曉得該如果去排除了,感覺這個也有可能是對的,那個也有可能是對的,怕排除掉這個了,又把正確答案早早給排除了。

到頭來,選擇的也一定不會是正確的,因爲,恰好那個正確答案,之前就已經用排除法排除掉了,那麼剩下的幾個選項,自然是沒有一個正確的,道理就是這個道理,相信李肅他們都懂。

只是,運氣這東西,還真不好說,主角也不是一定就有主角光環的,就像李肅他現在這樣,彷彿和一個龍套沒有一絲的區別,就算推理能力強一些,那也是他平時看名偵探柯南看來的。

不是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給他的,再說了,好像現在他的推理能力也沒多大的作用,幸虧李肅他還不知道他其實就是主角,要不然的話,估計他會想說一萬次嗎賣批,甚至更多吧。

邪魅惡少的替身情人 “要不然我們就選丁好了,感覺丁的可能性最大,因爲,要是萬一貞子它殺了十幾、二十多個人呢,要麼選丁我們也是對的,你們覺得怎麼樣”,本來,蘇芯琪她還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是選乙好還是選丁好。

這下聽到李肅他的分析,一時之間覺得丁選項確實是最佳的,就算到時候真的選錯了,那也只好認命了,不可能放棄一個可能性這麼大的選項不選,而去選一個可能性不大的選項,乙選項的可能性其實也不大。

只要貞子它殺的人是雙數,那麼乙選項就錯了,而甲選項和丙選項,這兩個選項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一個那麼少,一部電影貞子它不可能真的只殺了四個人吧,要是報仇的話,剛好是四個人。

但是,大家都記得,貞子它是不分好壞的,誰看了錄像帶,它就殺誰,所以,加上報仇的那四個人,數量絕對超過四人了,十人感覺真的太多了一點,八人、九人絕對就是封頂了,不可能到十人那麼多去。

所以,這樣一說,還真的有可能就是七人了,上一題,它問的是,貞子死的那天,是被幾個人害死的,正確答案是四個人,難不成,冤枉死的剛好就是三個人,那麼,加起來就是七個人。

不會真的這麼巧吧,當然,李肅他已經不打算再去想太多了,硬是錯了的話,那就算了,只能怪運氣不好,還偏偏就是七個人,要是多一個或少一個也好啊,就是六個或者八個了。

“那就選丁吧”,蘇芯琪想了想,心裏還是認爲丁是最有可能是正確答案的,其他三個,雖然看上去都像是正確答案,但其實,它們都不是,當然,這只是蘇芯琪她的猜測,具體是不是這樣。

暫時也還是不確定的,要等它宣佈正確答案的時候,才知道丁是不是真的正確,一切都要在等正確答案公佈了之後,衆人才知道,“那好吧,我們就選丁了,你們還有其他的意見嗎,如果沒有的話,那等下我就選丁了。”

李肅最後再次的向女生們問道,也是在等她們都同意,南宮梓夕倒是沒什麼意見了,她覺得丁應該就是正確答案了,蘇芯琪自然是不用說,她也覺得丁的可能性最大,尤其是在聽到李肅分析完之後。

楊雅錦她沒有意見,她認爲,李肅和蘇芯琪以及南宮梓夕三人都覺得丁會是正確答案,那麼丁應該就是了,之前的兩道題,他們倆不是都答對了嗎,這次應該也不會錯的,所以,楊雅錦她覺得正確答案也應該是丁。

宮澤鈴子,她到這個時候,都一直還沒有說過話,對於這第三題的答案,她可能心中早就有數了也說不定,她可能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又或者,她是看到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選的答案沒有錯,所以纔沒有提出其他任何的意見來。 “時間到,任務參與者請回答”,果然,每次都是在李肅等人把答案選好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來了。

到底是巧合,還是真的沒有時間限制,時間限制這個問題只是李肅他們自己想出來的而已,還是它另有什麼目的,或許時間其實才是最重要的東西,答題反而不是,會不會有這種可能呢。

“我們選丁”,李肅把大家都選好的答案說了出去,接下來,就等待它公佈正確答案了,衆人此時的臉上,都緊張兮兮的,雖然不知道選錯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但是,大家心裏面還是很希望能夠選對。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四題。”

“《怨鬼考卷》第四題:貞子將在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甲:一分鐘之後,乙:五分鐘之後,丙:十分鐘之後,丁:二十分鐘之後,任務參與者請在半分鐘之內作出回答”,第四題果然已經開始往恐怖驚悚的方向發展了。

本應該慶祝一下這次的答案又選對了,但是,第四題留給李肅他們的時間不多,大家甚至是沒有一丁點的喜悅,彷彿就是,被那個半分鐘之內作答給嚇到了,臉上表情都不好看,這次就連宮澤鈴子她也有點着急了。

之前的三道題目,留給衆人作答的時間還是很多的,大家起碼都用了三分鐘左右,而這次,作答的時間竟然就只有半分鐘,所以,李肅此時已經在大腦中不停的想象,到底貞子它會在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

豪門祕密,總裁別過分 “等下,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難道說,貞子它馬上就要出現了,就算選丁是對的,那也只有二十分鐘,貞子它就要出現了”,終於,李肅想到了最主要的一個事情,這道題能不能回答正確倒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它已經在告訴大家,貞子很快就要從井裏面上來了,“選哪一個好,你們覺得”,南宮梓夕這時很着急的向其他人問道,聽她的語氣,好像真的很怕貞子會在一分鐘之後從井裏爬上來一樣。

當然,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也很怕,但是貞子它如果要爬上來,那也沒辦法,現在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說了算,它認爲貞子會在多久之後應該出現,那麼貞子就會在多久之後出現。

相信這個應該是,之前就已經設定好的,那麼也就是說,不是說李肅等人選的哪個答案,貞子就什麼時候出來,這道題它應該也是有正確答案的,並不是李肅他們隨便選一個就是正確的。

那麼,到底會是在一分鐘之後,還是五分鐘之後,或者是十分鐘和二十分鐘之後呢,李肅他們當然是想貞子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不要出來了,一定要出來的話,那就二十分鐘吧。

“我們選丁吧,好不好”,李肅覺得,這個時候只能是選丁了,希望是二十分鐘吧,因爲,大家也都希望貞子能夠不要出來,或者是晚一點出來,“好吧,希望是丁了”,蘇芯琪表示可以選丁。

“嗯”,“嗯”,南宮梓夕和楊雅錦二人也表示可以選丁,大家都希望貞子晚一點出來,自然不可能去選擇甲、乙、丙三個選項中的其中一個,宮澤鈴子沒有出聲,但李肅決定不等她說話了。

因爲時間不多了,半分鐘就只剩下最後的十秒鐘了,九、八、七,“我們選丁”,這次還沒等那個聲音說話,李肅就對着空氣說了一句“我們選丁”,不過,李肅他相信,那個聲音它是聽得見的。

甚至就是,可能自己等人心裏面在想什麼,它也能知道吧,當然,這只是李肅他的猜測,具體能不能,還是不知道的,現在就等那個聲音再次公佈正確答案了,所有人心裏面此時都很緊張。

要是回答對了的話,那麼也就是說,貞子真的會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要是回答錯了的話,那麼離貞子出來的時間就更短了,可能是十分鐘,可能是五分鐘,也有可能是一分鐘,要如果真是一分鐘的話。

那就是說,李肅他們馬上就可以看到貞子了,這次,是面對面真實的貞子,不是平時在電影裏看到的那一種了,估計會刺激很多吧,但覺得李肅他們應該都不想要這種刺激,這麼刺激的遊戲,誰想玩。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五題。”

“《怨鬼考卷》第五題:貞子先出來的是它的什麼,甲:頭髮,乙:手臂,丙:腳,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任務提示:從第五題開始,只能回答錯誤一次,如回答錯誤兩次,所有任務參與者將被直接抹殺。”

李肅知道,該來的還是會來,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尿性,它不會讓所有被選中者好過,甚至是,它會慢慢的,慢慢的將一個一個任務參與者殺掉,至於死法,可能會有很多種。

不過,它不會讓任務參與者自己選擇哪種死法,而是,它想要任務參與者是哪種死法,那麼,那個任務參與者他就是哪種死法,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可怕之處。

有時候,被活生生嚇死,就是一種死得比較痛苦的死法,有時候可能只是一瞬間,某個任務參與者就死了,那就是屬於那種被秒殺的任務參與者,也就是所謂的龍套。

像那種任務參與者,可能在死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死,不過好在,沒有多少痛苦,痛苦的時間似乎沒有,但,生命卻是已經到頭了,死的畢竟是一條人命,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但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面,死人是最常見不過了,不可能不死一個人的,總會因爲某個因素然後就死掉了。 “你們別這樣好不好,尤其是你啦,南宮梓夕,你看看你,你是不是想哭,難道你就那麼認爲我們今天會死在這裏嗎”,李肅見幾個女生臉上表情都不怎麼好看,甚至很難看,於是,出於好心的和她們四個女生說着。

誰知,本來南宮梓夕還沒打算要哭出來,一聽到李肅說也許會死在這裏,頓時眼淚就流了下來,一張漂亮的臉蛋,這時就像是一個出水的栗子一樣,還不用去擠的,她自己就會出水。

“喂,你還真哭啊,我不過就是隨口說說,別哭了行不行,大不了我給你打一頓出出氣總行了吧”,李肅自知,如果不是自己說了那話的話,那南宮梓夕她也不至於會哭的這麼快,所以,想哄哄她,讓她別再哭了。

儘管李肅的態度已經很好了,但是南宮梓夕她還是想哭,因爲,她覺得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實在是太可怕了,她想離開了,當然,誰不想離開呢,李肅、蘇芯琪、楊雅錦還有宮澤鈴子,他們幾個也都想離開啊。

只是現在,不是自己等人說了算,自己等人只是任務的參與者,決定權是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手上,它有權決定誰死誰生,但,它在這方面也是公平的,不管任務參與者是否富有,還是貧窮,它都一視同仁。

“梓夕,你先別哭了,我們一定可能想到辦法再回去的,你相信我,相信李肅他”,見李肅勸不了了,這時蘇芯琪她只好也來勸勸,希望能夠勸住南宮梓夕她不再哭了,幸好,在場的所有女生,就只有南宮梓夕她一個人哭。

要是大家都哭起來,那感到絕望的,應該第一個就是李肅他了,因爲,他是最見不了女生哭的,只要女生一哭,他馬上就會心裏難受,尤其是因爲他的原因,這個時候,哪怕就是那個女生真的做錯了什麼。

李肅都會原諒她,因爲,只要她不哭就好,一哭,李肅的心裏就難受,這種難受它不是說可以控制的,而是,好像中了什麼魔咒一樣,它自然而然的就會難受,就好像是,是那個啥去了。

經過蘇芯琪的勸道,南宮梓夕她現在終於沒哭了,看到南宮梓夕沒有再哭了,李肅一時挺感激蘇芯琪她的,“謝謝你”,李肅很有禮貌的向蘇芯琪說了一聲謝謝,“不客氣”,聽到李肅的謝謝,蘇芯琪表示自己接受了。

“接下來,我們還是趕緊想想,這道題應該選哪個”,由於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已經說明了任務參與者不能選錯兩次,不然下場就是直接死亡,南宮梓夕的哭估計和這個有很大的關係。

之前,她不僅僅沒有覺得很害怕,就是,都開始有點當這真的只是遊戲了,覺得像玩遊戲一樣,心裏面也就不會感到那麼的緊張、害怕了,結果,第五題一出,還附加了一條任務提示。

最主要的還是,那個任務提示有點嚇人,答錯兩題就得死,這些選擇題其實也沒那麼容易,之前答對四題,也只是運氣好而已,但是,運氣不可能一直這麼好的,這一點,衆人心裏面都清楚。

蘇芯琪她已經把目前最應該考慮的事情說出來了,接着大家也都紛紛開始去腦海中想象了,到底是先出來頭髮,還是手臂,或者是腳,如果這三個都不是的話,那麼會是先出來什麼。

丁選項的答案也有點太詭異了,不是手,不是腳,不是頭髮,那難不成還會先是屁股出來嗎,不過,這個還真的不好說,搞不好貞子它就是屁股或者背先出來,用雙手雙腳撐着井的兩邊牆壁,然後向上爬。

雖然說,這種做法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排除貞子它真的就是用這種手法上來,當然,最可能的還是頭髮或是手臂先出來,那個什麼腳先出來,就不曉得貞子它是以什麼樣的姿勢出場了。

倒立嗎,兩隻手,一隻撐着一邊牆壁,然後向上爬,那這可是個體力活,估計貞子它不會那麼賣力,它不過也就是這次任務中的一隻恐怖存在而已,又不是要去參加什麼奧運會,殘奧會什麼的。

“你們覺得頭髮的可能性大不大”,想了一分鐘左右,李肅他想到可能會是頭髮先出來,因爲,在電影裏,貞子從電視機裏出來,每次都是它那黑長的頭髮先出,然後再是毫無血色的手臂。

最後纔是它那和手臂一樣毫無血色的腳,所以,李肅他認爲是頭髮先出來的可能性要最大,當然,正確答案李肅他也是不知道的,目前都只是猜測和推測,只是儘量將所選的答案向正確答案靠攏而已。

“我覺得是手臂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爲,貞子它這是從井裏面爬上來,不是從電視機裏出來”,蘇芯琪說的這話,有點兒像是在打李肅的臉啊,頭髮先出來,確實是貞子每次從電視機裏出來的正確方式。

但現在貞子它是要從井裏面出來,那麼,自然就不能再去參考從電視機裏出來的那個方式了,這次李肅他可能是想錯了,但正確答案沒公佈之前,也不能確定李肅他說的那個先是頭髮出來就一定是不對的。

四個選項都有可能,就是最後一個選項丁都有可能,萬一貞子它真是屁股或者背先出來的話,那麼選項丁就是對的,選項甲、乙、丙就全部都是錯的,所以,蘇芯琪她認爲的手臂先出來,也只是她認爲的而已。

並不能完完全全代表那就是正確答案,所以,接下來李肅等人還是得再好好想想,目前已經出現了兩個僅供參考的答案,一個是李肅他說的先是頭髮出來,一個是蘇芯琪她說的先是手臂出來,到底他們倆誰說的纔是對的。 最重要的其實不是貞子它身上哪個部位會先出來,而是接下來貞子它馬上就要出來了,一旦貞子它真的出來了,情況就和現在是大不同了,未知,給李肅等人帶來了很大的恐懼。

衆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繼續答題,爭取每道題都答對,“你們說,鬼是不是等下真的就會出來了”,南宮梓夕害怕的臉上,彷彿就寫着:鬼啊,你可千萬不要出來啊,這十一個大字。

“梓夕,你別去想那些害怕的東西,你越是去想,心裏面就會感到越害怕,你就當這只是做了一場夢好了,等到夢醒的時候,我們也就回去了”,蘇芯琪她想得很自然,她沒有南宮梓夕那般的小女生性格。

相反,她是一個和李肅一樣冷靜、堅毅的人,幸好這次任務,李肅他遇到了蘇芯琪,要不然就是像南宮梓夕這樣的任務參與者,就能把李肅他弄暈,實乃不幸中的萬幸,幸好有蘇芯琪她在。

有蘇芯琪在,李肅便能省去很多的心思,然後好好想想到底應該選哪一個選項,看似四個選項都是對的,但其實只會有一個選項是真正正確的,那麼,李肅他要做的就是,趕緊把那個真正正確的選項給找出來。

“真的嗎,這真的只是在做夢,那我剛纔捏了自己一下,怎麼感覺很痛”,南宮梓夕不滿的對蘇芯琪說着,她的意思就是,“蘇芯琪,你是不是在騙人呢,這明明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

見南宮梓夕和蘇芯琪二人估計一時也說不清楚,於是李肅他插言道:“我覺得,是腳的可能性要最小,因爲,貞子它畢竟不是來表演雜技的,沒必要去弄那麼難的姿勢上來,你們覺得是嗎。”

李肅說完之後,蘇芯琪這時也不和南宮梓夕再鬧了,而是回道:“嗯,我覺得腳先出來的可能性也是最小,那麼,腳的那個選項,基本上可以排除了”,聽到李肅和蘇芯琪都說腳的那個選項可以排除掉。

楊雅錦這時也說道:“嗯,丙那個選項,應該是可以排除掉的”,三人暫時都覺得正確答案應該不是丙,南宮梓夕和宮澤鈴子,她們二人沒有再表達其他的意見,應該也是隨着李肅和蘇芯琪他們倆的建議。

“好,那我們就先用排除法把選項丙排除掉”,看到大家都覺得選項丙最不可能是正確答案,所以,李肅一直在心裏面徹徹底底的將選項丙排除掉了,那麼接下來,還剩三個選項,到底會是哪一個。

哪一個纔是正確的,甲是頭髮先出來,乙是手臂先出來,丁是甲乙丙三個選項都不對,那麼也就是說,可能不是頭髮先出來,也可能不是手臂先出來,當然,腳先出來也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