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吸引可蛇族和龍辰他們,同時讓孫經理說出我的名字,包括我還陽的事兒。

蛇族和龍辰他們,定然會詢問我的地址。然後千里迢迢來尋我,以此化解陳氏集團京城危機。

如果我之前的推測錯誤,那麼我蓋的官印也許可以是一個震懾作用。

畢竟我是地府七品官員,一般的鬼小鬼是無法靠近我的官印的,也算給孫經理一個變向的保護。

如果真是啥猛鬼,那孫經理也只能自求多福了,不過這個機率我覺得很小。

至此,我的推測完全正確。

蛇族等在孫經理那裏知道我的下落之後,便輾轉南下。

因爲他們的人數太多,三十三條鬼魂。而且陽間禁忌很多,加上他們不認識路。

我只用了半天的時間來到峨眉市,他們卻用了十多天的時間。路上也遇到了幾隻不知死活的小鬼、厲鬼,結果全都被龍辰一劍給秒了。

聽完這些,我也講出了我在分別蛇族之後,在地府與還陽的經歷。

經過我們彼此的簡述與聊天,老常等人也都熟悉了蛇族。

因爲熟悉之後,老常竟然開始教青大青二這兩條青鱗巨蟒喝酒。

而一些化身成爲女子的蛇魂,也和上官仙、阿雪、周傾城打得火熱。

這會不僅聊得歡樂,竟然還帶着蛇魂女子們看棒子韓劇。

本以爲這些蛇族姑娘不會喜歡“高麗棒子”的愛情電視劇。

結果我大失所望,這些蛇族女子竟然和一個個腦殘粉似的。看到精彩之處,嘴裏還會吐出一條條鮮紅的蛇信發出“吱吱吱”的聲音。

爵爺的小狐狸精又兇殘了 其“腦殘”程度,根本就不亞於韓劇腦殘粉。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現如今我才知道這高麗棒子有多厲害,其製作的腦殘愛情電視劇。其毒害能力,竟然能不分種族和狀態,只要是女子都能統統毒殺。

至此,這一晚大家也都忘記了彼岸花的事兒,玩兒得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老常準備的十幾件啤酒,結果全被蛇族成員給喝光了,只留下一瓶瓶的白水!

而蛇族女子們,也都圍在一起,不時討論劇情……

漸漸的,天已經快亮了。上官仙也回到了我的玉佩之中,我們因爲昨晚都沒有休息好,這會兒也都睡意濛濛。

吃過了早飯,大家都回到了各種的房間之中休息。

至於蛇族蛇魂們,他們因爲是鬼魂,這會兒也都修行的修行,看電視的看電視。

同時,別墅的警戒任務,也開始由蛇族接手……

現如今我們捉鬼小隊已經初具規模,只要等待龍辰和柳如煙歸來,我的身體恢復原狀。

我便會帶着衆人前往武夷山,支援凌傷雪等白派同道。

到了那個時候,只要黑蓮不出動黑蓮鬼兵,我看四大門派怎麼和我鬥…… 回房之後,上官仙出現。

同時她對我感嘆了一說,說自己可能並不是岸的轉世。當上官仙說出這話的時候,臉上竟然泛起了一絲憂愁。

但我卻不怎麼建議,不是就不是唄!上官仙是不是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上官仙。

上官仙聽我這般說道之後,愁眉盡展開,對我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我見房間之中就我兩人,而且上官仙對我這麼甜美的一笑,我又有些激動,就想索要一個吻之類的。

結果很不幸,豆腐沒吃到,再次被上官仙狠捏了幾把。

而上官仙在捏了我幾把之後,便回到了玉佩之中。

而我也躺在牀上開始睡覺,這一覺我一直睡到了下午四點。

當我起牀的時候,阿雪、周傾城已經起牀,這會兒在樓下忙碌今晚的晚餐了。

如今我的身體也恢復得七七八八。我雖然不怎麼會做飯,炒菜也不怎麼好吃,但勉強也會幾手兒。所以我便去幫忙,幹一些洗菜等打雜的工作。

而蛇族成員們也都很是好奇,畢竟他們從小都生活在陰山大裂縫之中,不會感覺到餓也不用吃東西。

所以此時見我們做飯,也都好奇的在一旁觀看,並問出很多關於活人和動物是如何在陽間生活的問題……

而我們也一邊解答,一邊做飯。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香噴噴的飯菜出爐。

雖然飯菜很豐盛,不過蛇族卻對這些飯菜不怎麼感冒……

就此,這樣的愜意日子匆匆流逝,直到很多天後的一個晚上。

而我這一個多月的平靜日子,也終於在這個晚上被打破。

當時老常和青大青二正在喝酒,老常正在胡編亂造的吹噓。說他老常是多麼多麼的厲害……

不過就在老常聊得正歡的時候,一條負責警備的蛇魂,急匆匆的就衝進了屋。

他剛一進屋,便大聲對着我和常棕藍開口道:“炎哥、族長,我在五里地的山坡上,發現了龍辰和柳如煙!”

聽到這話,我不由的一喜,這可是個好消息!龍辰與柳如煙終於要和我們匯合了!

可是剛想到這裏,一旁的常棕藍便急忙開口道:“既然見到了,爲何不引他們回來?”

話音剛落,那條蛇魂便急忙回答道:“我看見,我看見他們正在被一個人追殺!而且那人道行極高,我不敢靠近,只能回來稟報。”

“什麼?被一個人追殺?”我不由的驚呼出聲。

龍辰和柳如煙何其道行?

他們四百年修爲,現如今實力已經達到了力魄。當世之上,其道行與宋叔處在一個等級。

如今龍辰和柳如煙聯手,竟然還被一個人追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而是那人會是誰?竟然如此厲害?

不過我剛驚呼出聲,那條蛇魂便急促的開口說道:“炎哥、族長,那人的道行實在太高,請速速定奪!”

見這蛇魂這般焦急,我也知道事情可能有些嚴重。

我不敢怠慢,當即便召集蛇族族人,然後拿起我那柄一年都沒有使用過的桃木劍。

隨後,我們別墅之中的所有人馬出動。由那蛇魂帶路,直奔他口中龍辰和柳如煙被追殺的地點。

看看時間,此時晚間十點半。因爲這裏是郊區,所有周邊幾乎沒有什麼人。

而五公里的距離,對我們這些有道行的人來說,並不算太遠。在運轉道行的前提下,不到二十分鐘,我們便趕到了出事地點。

不過我們來到這裏之後,發現除了有打鬥痕跡以外,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我怕龍辰出事兒,便命令蛇族成員以這裏爲中心,四處尋找。

大約五分鐘後,還真找着了龍辰他們。

回來稟報的蛇魂說,在不遠處的山林裏,已經找到了龍辰他們。

現在已經有三條蛇魂加入了戰圈之中,他的道行最低,是特意回來稟報的。

如今得到準確位置,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馬不停蹄,再次向着龍辰等人的方向趕去。

十分鐘後,我們來到了那處小山林。

因爲我們都開了天眼,所以即使這會兒周圍一片漆黑,我們也能看清周邊的環境。

只見離我約五十米的地方,這會兒有五個人在圍攻一人。

但離奇的是,就是五個人打人家一人,那人也佔據了上風。

此時仔細打量,發現那五個落入下風的人,正是我方人馬。其中有三條蛇魂,另外二人則是龍辰和柳如煙。

反觀另外那人,見是一名年輕男子。一身青衣道袍,手持一把三尺柳葉劍。一手出神入化的劍法加上他一身高強的道行,此刻顯得遊刃有餘,厲害非凡。

見到這兒,我的臉色也是猛的一變。

那名男子最多也就二十七八的樣子,竟然有如此高的道行,這讓我很是驚訝。

心中雖然震撼,但我卻沒有怠慢。直接拔出手後背布袋之中的真武桃木劍,此刻運轉道行直接就衝了過去。

身後的老常、阿雪、周傾城見我拔劍衝了過去,這會兒也都紛紛運轉道行,也碾壓而上。

而最後則是蛇族成員,一個個對天便是一聲嘶吼,發出“陣陣”咆哮,響徹山林,最後也迅速跟上。

我們這般強大的實力團體,就算那年輕男子的道行再高,也定然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因爲我的身體沒有徹底恢復,所以此時的身體只能運轉力魄中期的道行。

如果現在以我這樣的道行和那男子單挑,我還有可能不是那名男子的對手。但我們這麼多人,也無懼那年輕男子。

女主人美路子野 不一會兒,我的身體凌空躍起,直接殺入戰圈之中。

並且我一劍便挑開了那名男子手中的三尺鐵鋒,同時嘴裏低喝一聲:“道友且慢!”

因爲我的強勢加入,加上身後跟上了二十多人。那男子也知道危險,此時猛退數步,直接站在一塊大青石上。然後以劍橫胸,冷眼掃視衆人!

“沒想到峨眉聖潔之地,竟然有如此多的妖魂和妖道!”那男子面色很白,劍眉星目,樣貌很是俊朗。

不過他的話語卻很冷,如寒風颳過、冰冷異常。

此時聽他這般說道,我第一反應便是。這人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不明情況而已。

想到此處,我當即便對着那男子一拱手:“道友有禮,貧道李炎,這些都是我的朋友。而我們也不是什麼妖道,在場的妖魂,也不是什麼殘害活人的厲魂!”

那男子見我很有禮數,此時也沒有仗着人多欺負他,而是開口解釋。這讓他對我們有了一絲絲好感。

此時的語氣,也沒有了之前的冰冷:“哦!讓我如何相信你?”

“如果我想殺了道友,我也不用廢話。直接就可仗着人多,直接動手殺了你,但我卻沒有!”我一臉的微笑,嘴裏淡淡的說道,同時身體之中散發着我強大至陽道氣。

那年輕男子在聽我這般說道之後,並且感應到我身體之中釋放出如此道氣,臉色也是變得很是難看。

我說得沒錯,我們此時這麼多的人馬。而且這會兒全都是道行全開,他能清楚的觀測到每個人的道行高低。

如果我們想直接殺了他,也不會有多少難度。

畢竟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已經達到了中樞魄,就連老常也在我走後的一年裏,達到了中樞中期。

見到此處,那男子也是深吸了一口涼氣,自知不敵。

他好似平靜了一下,然後也是對着我揖了揖手,嘴裏淡淡的說道:“貧道姬無雙,地門當世弟子。”

很簡單的一句話,但這句話中含有的信息,卻很有份量。

一旁的周傾城在聽到這話之後,還突然的驚呼出聲:“地門?地門當世弟子?”

此言一出,我們幾個活人全都是身體一震。

三門七幫十二派,這“地門”可就是三門之一(天門、地門、*),被行當之中譽爲“隱世三門”。

其門人弟子幾乎不可得見,幾十年未必能見到一人出世。

沒人知道三門的門宗山門在哪兒、師傳何地。

但爲何三門還能在行當之中位列首位?

身爲峨眉派大師姐的周傾城對此在瞭解不過了,所以她纔在聽到“地門”之後,忍不住驚呼出聲。

因爲周傾城清楚的知道,凡是三門之中走出了弟子門徒,天下定然會掀起驚濤駭浪,世間也絕對會出現不世妖魔。

而且三門之中走出的弟子,無不驚才絕豔、道術高絕,每每出世,都會成爲行內領袖。

如今世間突現“地門”入世弟子,這怎能不讓瞭解各個門派勢力的峨眉派大師姐周傾城驚訝?怎麼不讓我和老常等人惶恐? 這突如其來的姬無雙竟然是隱世三門“地門”的入世弟子。

對於別人而言,到也沒有什麼。

但是“地門”這二字在我們白派行當之中的分量可謂舉足輕重。

不僅這個門宗在行當之中位列首位,最重要的是這三個傳說之中的宗門的實力。

凡是這三個門宗的入世弟子,這些弟子門徒的道行,都會凌駕所有的行當中人。

而距離老常的訴說,三門弟子凡是出世,天下間都會出現大“劫”,歷經千年而不變。

而三門弟子最近出世的時間是在七十多年前,當世中華大地之上戰火不斷,軍閥割據。天地之間更是羣魔亂舞。

桃源仙庄 當時隱世三門之中的“天門”弟子下山入世,在當世那個白派行道興盛的年代,其天門弟子的道行都能力壓羣雄,最後帶領白派道人征伐四方妖魔。

當戰爭結束之後,華夏大地上的大妖魔,也幾乎被那位天門弟子殺盡。

就此,天門弟子隱退。而那個時候,也正是那位天門弟子的帶領,豎立起了現在七幫十二派的。

現如今行內爭鬥已起,黑蓮出世,地門弟子下山,難道這又預示着天地間將會出現更大的變故?

而這個原因,也纔是我真正惶恐的原因。

畢竟三門在厲害,能有我陰司地府厲害?

也就在我愣神的看着這位年輕的道士姬無雙的時候,峨眉派大師姐周傾城,很是有禮的對着姬無雙一拱手,然後開口:“姬道友,你既然是地門入世弟子,可有地門令?”

“地門令”也就是一種門派信物,現在行當各個門派都有。

姬無雙進周傾城這麼問起,也不做作,直接在懷裏掏出了一塊圓形令牌。

而姬無雙剛一掏出這塊令牌,便對其注入了一絲道氣,隨後令牌直接放光。在這昏暗的山林之中,當場就出現了地門二字。

見到這兒,老常直接驚呼道:“果真是地門令!”

“老常,你真的可以確定?”我有一絲狐疑,畢竟關於三門的傳說。我都是從周傾城、楚陽以及老常口中得知的。

老常聽我這麼問,直接點頭確認。

而姬無雙見自己的身份得到了認可,便再次對着我們開口問道:“諸位,不知你們是何人?爲何和這麼多的妖魂在一起?”

見姬無雙有此疑惑,老常第一個自曝家門:“十堰常家常亮!”

說罷!老常取下了他脖子上的玉佩,道氣運轉,他那不起眼的玉佩竟然可以發出“滴滴滴”滴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