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的神情,恐怕她是知道這件事的。

但是她可能沒有想到,我和南宮雲也能這麼快就明白這一點。

“爲什麼你們會……不會,你只是在詐我!”

“不管我是不是在詐你,但我說的事實,對不對?”我說。

麗娜夫人惡狠狠地盯着我,但最終還是敗了下來:“你究竟是怎麼知道的!”

“很簡單,”我說,“就憑你現在仍舊沒死,並且當上了夢境的主人,就知道了。”

這回換我露出了嘲諷的笑容:“你不過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女,就算你是女伯爵,但被關進這個鏡子裏,也是手無寸鐵。”

“可是這個鏡子裏奉行的卻是強者爲王,想要成爲操控一切的主人,那麼顯然必須殺死所有的敵人才行……那麼,你究竟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我問她,然後自己回答了自己:“很顯然,你不可能那麼強大,一進來在什麼狀況都不懂,甚至是剛剛被戀人背叛的情況下,馬上進入狀況。按照道理來講,你應該會死纔對。”

我說:“但是你現在卻站在我們面前好好的,所以我就只能假設,你是死過,但是又活了過來。所以這個鏡子中的世界,的確不能死人。”

“什麼?”麗娜夫人聽了我的推想過程,瞪大了眼睛。

我衝她露出一個譏諷的表情:“對不起,”我說,“所以,其實我還是在詐你。”

“因爲我的所有推想,都是假設,但你的問話,纔是我確定的最大證據。”

“你……”麗娜夫人氣得胸膛起伏,但我和南宮雲卻再也不懼怕她。

“既然你不能殺死我,我們也不可能殺死你,那麼你的威脅又有什麼用呢?”

我淡淡地說,“所以還不如大家都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如果從這裏出去,還比較現實一點。”

麗娜夫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起來就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雖然我不能殺死你,”她說,“但是我仍舊可以抓住你,將你關起來,然後折磨!”

“你說的折磨方式就是你之前將我扔進去的那個水晶球?”我問,“一個力量薄弱的野獸,和已經用過的橋段,你以爲我還會怕嗎?”

麗娜夫人緊緊抿住了嘴脣。

“所以我們還是來談談吧,”我說,“畢竟你再怎麼恨我,想要殺了我,也只有出去之後才能實現。”

“而且在外面,還有你真正的更大的仇人不是嗎?”

麗娜夫人沉默,但還是慢慢坐回了寶座上。

我看到她這種姿態就明白了,我們的談判算是被她接受了。

雖然她看着我的目光仍舊充滿仇恨和惡意,但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值得在意的問題。

“那麼先祝我們合作愉快。”

在這種情況下,南宮雲仍舊顯得風輕雲淡,不知道是不是在四大家族裏已經見多了這種劍拔弩張偏偏又不得不坐下來合作的場景。

所以在麗娜夫人對我充滿了仇恨,我不宜說話的情況下,他就變成了最好的中間人。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取回兩位的身體。”他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還有,如何將我,從鏡子裏放出去。” “這個簡單,”麗娜夫人說,“我是這裏的主宰,如果我願意,自然能讓你出去。”

經過剛纔的交鋒,此時她大概也明白了想要從這裏出去是離不開我們兩個人的力量,所以還算配合。

見此我又不由得心中有些好笑。

在我和南宮雲沒有提起向布魯斯公爵復仇這個提議之前,麗娜夫人完全不想離開鏡子,反倒讓我們束手束腳。

但是當我和南宮雲提起外面世界的美好,替她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的時候,迫切想出去的,卻變成了麗娜夫人自己。

於是談判的主動權,竟然就這麼從她的手上,落到了我們兩個人的手裏。

“既然如此,最重要的是,就是解決你們兩個的身體了。”南宮雲看了我一眼。

我也領會了他的意思。

現在絕對不能讓麗娜夫人知道現實世界中的真實情況,不然我和南宮雲所說的一切爲麗娜夫人營造的幻想泡泡就會一戳就破,所以最好的選擇是讓麗娜夫人幫助我們,將我的身份奪回來。

但是……

“我可以先送你出去,但條件是你們必須先幫我找回身體。”

果然,麗娜夫人馬上就如此說道。

“如果讓你出去了,再將這個女人放出去,我可不放心你們。”

這讓我和南宮雲感覺到了棘手,沒有在第一時間迴應她的話。

“怎麼,難道你們有什麼陰謀詭計不成?”麗娜夫人的臉上露出了警覺的神情。

“沒有,就按照你說的做。”我略微一沉思,就馬上應道。

“這還差不多。”麗娜夫人哼了一聲,然後對着南宮雲說,“我知道你們是一夥的,所以我將你放出去,你要是不幫我,我就讓這個女人永遠留在這裏!”

“不,”出乎意料的,南宮雲突然拒絕了。

“什麼?”不只是麗娜夫人,就連我也有些驚訝。

我不斷地向他打眼色,詢問他怎麼了。但是南宮雲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對着麗娜夫人說:“我們換一下,先讓顧書薇出去,然後我留下來陪着你。”

“什麼?”我有驚呼了一聲,“你在想什麼?”

我已經顧不得麗娜夫人在這裏,直接向他問道。

但是南宮雲只是搖了搖頭,只對着我說了一句話:“我相信你。”

相信我?

相信我什麼?

我有些滿頭霧水,但是南宮雲已經直接對着麗娜夫人開口了:“怎麼樣,這個交易比你更有利吧,放她出去,然後幫你奪回身體,而我留下來陪着你。如果她沒有做到,那麼我就會永遠留在這裏,你也依舊沒有絲毫損失,反而還能真正的留下我。”

麗娜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南宮雲:“當然,所以我雖然不明白你們在打什麼主意,但我同意你的要求。”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嘆了口氣。

“那麼就來商量下,如何找回我的身體吧。”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與其犯難,還不如繼續尋找解決的辦法。

頂多就是原本簡單的直接送南宮雲出去,換成了必須思考如何找回我自己的身體。

“如果能將你的影子再引回任何一個鏡子面前,那麼我就能將她直接拉進來。”麗娜夫人一副傲然的語氣說道,這就是身爲鏡中世界主宰的自信。

“將她拉進來也沒有用,”我說,“因爲只有讓她回頭看到我,才能實現對換。”67.356

“那就是你自己要解決的事情了,”麗娜夫人說,“我只是替你提供幫助,如果你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到,那麼我不用與你們合作了。”

“那就這麼定了。”南宮雲看向我,“你沒有問題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放心,交給我吧。”

全部都商量完,計劃就準備開始實施。

我作爲“影子”,出入鏡子不需要麗娜夫人的幫助,自己就可以。但是在我準備離開,先去尋找我的影子,將她引到鏡子前的時候,南宮雲開口提議讓麗娜夫人幫助我出去。

我有些微微吃了一驚,但是沒有揭穿南宮雲的話,因爲我知道他肯定是想幹什麼。

果然,再麗娜夫人聚精會神,準備幫助我開啓鏡子與真實世界的大門的時候,南宮雲湊近了我,小聲地對我說了一句話:“回到地面上的城堡去。”

然後他就飛速的遠離了我,就像從來沒站在我身邊,與我交談過一樣。

我愣了一下,然後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無數的光芒已經包圍了我。我被光線刺激的閉了閉眼,再睜開的時候,就已經重新回到了真實的世界中。

當然,是以一個影子的身份。

憑藉着影子與肉體之間的牽引,我能感受到我的影子依舊遊蕩在地下的城堡當中。

但是我卻沒有第一時間去尋找她,而是響起了南宮雲與我說過的話,微微猶豫了一下,就如同游魚一般在陰影的世界中穿梭,準備回去地面上的城堡裏。

因爲就在剛纔,我好像明白了南宮雲的意思。

於是我一路前進,根本不猶豫,重新回到了地面上的城堡,然後來到了那個隱藏在酒櫃後面的房間。

當我順着門縫悄悄潛入的時候,布魯斯公爵正悠然坐在椅子上,完全沒有防備一個影子的闖入。

我沒有現形,而是一直隱藏在陰影中,四處打量着這個房間。

我只能想到南宮雲的意思應該是讓我回來找布魯斯公爵,畢竟在地面上的城堡裏,只有他所在的地方最爲特殊。

但是回到了這裏,具體要做什麼,我還不明白。

是南宮雲發現了什麼而我沒有發現嗎?

我打量着這裏的一切。

眼前的布魯斯公爵已經被證實應該是化身了,真正的吸血鬼公爵應該藏身於鏡子之中……等等,鏡子。

我愣了一下。

能夠存在於鏡子裏的,都是一些什麼樣的人?

如我和麗娜夫人,都是被自己的影子互換,替換了身份所以才自由出入鏡子的。

而南宮雲則是被吸進了鏡子,但代價卻是他根本無法不借助麗娜夫人力量的情況下逃出去。

可是布魯斯公爵呢?

他究竟是一種什麼情況?

是如同南宮雲一樣真身藏於鏡子的世界裏,還是像我和麗娜夫人一樣,是影子代替了真實的自己,遊走在現實世界中?

或者說,欺騙麗娜夫人,將麗娜夫人騙入鏡子中的布魯斯公爵,究竟是他本人,還是眼前的這個幻影?

我好像發現了什麼巨大的祕密,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正當我的思緒一團亂麻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布魯斯公爵有了異動。他突然站了起來,然後來到了身後牆壁的那副巨大的繪畫前,觀賞着畫像。

我認出來那個畫像正是當初我看到他從裏面飄出來的畫像。

於是我突然靈機一動,想要探究下那個畫像究竟通往哪裏,爲什麼布魯斯公爵能從裏面出來。

但是現在布魯斯公爵就站在畫像前面,始終一動不動,讓我有些焦急。

正當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我和布魯斯公爵都猛然一驚,我急忙將自己更深的藏於陰影中,而布魯斯公爵則急忙轉過了身,重新走回椅子面前。

“誰,進來!”他站穩,平復了一下心情,才叫道。

然後門扉被打開,我目瞪口呆的看到“我自己”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爲什麼我的影子會出現在這裏?她不應該還在地下的城堡當中嗎?

如果當時我感應到的那個聯繫,並不是她本人,那麼存在於那裏的,又會是什麼?

我細思極恐,心中全是疑惑,同時又開始緊張。

因爲如果是我原本的影子,那麼我藏身在這裏,她肯定就能發現我!

“你回來了,日記拿來了嗎?”布魯斯公爵沒有發覺那是我的影子而不是我本人,依舊就想對着當時的我一般微笑着問道。

“還有,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我的同伴死了,所以只剩我了。”我的影子也同樣笑眯眯地說。

然後她臉上的表情突然動了動,四處打量着這個房間。

“怎麼了?”布魯斯公爵問她。

“好像有什麼人在這裏。”

“人?”布魯斯公爵愣了一下,然後啞然失笑,“我這裏怎麼會有人。”

但我的影子沒有吭聲,而是固執的繼續尋找。

眼見着她快要逼近我而來,我不由得咬了咬牙,冒險趁着他們兩個都沒防備,直接就衝了出去。

“什麼人!”布魯斯公爵驚呼一聲,而我的影子雖然有所預料我會在這裏的樣子,但是大概是懼怕回頭而讓我重新換回自己的身份,於是反應也遲鈍了一下。

但就這麼一下,也已經足夠,因爲我已經來到了那副繪畫的前方。

“等等,別讓她靠近!”布魯斯公爵突然露出緊張的神情,同時開始向着這邊撲了過來。

但是沒用,我已經將自己的身體捲成一股煙,一下子就鑽進了那副畫中的世界中去。

一進去,我剛剛擡起頭,就看到了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你是誰?”

那雙眼睛的主人開口詢問我。

我愣愣的看着對方。

那是一個模樣美麗的少女,偏偏我還認識她的這張臉,所以讓我倍感緊張。

“爲什麼……你會在這裏?”我不可思議的問道。

“我?”對方也顯得很驚奇,“你認識我?”

DARK時空 她疑惑的神情和問話,終於讓我冷靜了下來。

我從地上爬起來,發現這裏的空間類似一個黑乎乎的房間,只有在我們前方上空的一個位置上,開了一個透着光線的天窗。

而那個天窗裏,還時不時傳來“我”和布魯斯公爵的叫喊聲。

看見我一直盯着那扇天窗瞧,那個少女嫣然一笑:“你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她說,“你是誰,怎麼來到這裏的?”

我回過了神,重新看向那個少女。

然後試探着叫她的名字:“麗娜夫人?”

是的,那個模樣美麗的少女,竟然還是麗娜夫人。她和鏡中世界的麗娜夫人有着一模一樣的面孔,但我不明白爲什麼會出現三個麗娜夫人,這讓我感覺到混亂。

可是從這個麗娜夫人的態度上來看,她好像並不認識我,而且也沒有什麼惡意。整個人洋溢着陽光樂觀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