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就連你師父李逍遙加上張無敵都沒資格這麼和我說話,你要是想出頭,叫鬼君和張天師來和我理論。”

我看着他說:“你不要太當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了,其實在我心裏你就是個屁啊!和你說話還需要資格嗎?我就是和你說了,罵你了,你能拿我怎麼樣?要什麼資格?你說說。你不就是一個小白臉麼,畜生,豬狗不如的混蛋而已。我當你是屁你就是個屁,我不當你是屁,你就屁都不是。”

“你在激怒我嗎?我是不會和你這樣的凡人動手的,有失身份,殺你易如反掌,右鱷王,找人殺了這小子。”刃風說完一甩手,一把扇子打開了,開始扇自己的臉。很明顯,他氣夠嗆。

鬼君鼓掌說:“好啊好啊,快點找個人,殺了楊落,我倒是看看真人以下誰有這本事,魔君,我看你在說笑話啊!”

喬亞哈哈笑了,指着魔君說:“老大你把我逗樂了,隨便找個人殺了楊落,有能耐你不隨便找個人,能殺了楊落就不錯了,楊落要是死了,我乾脆跪在你面前給你洗腳。”

一隻雙頭大鳥在空中盤旋了一下然後撲了下來。雙子落在了場內,笑着說:“真熱鬧啊,好像是來的不算晚,好戲剛剛開場。”他後退幾步,對着喬亞抱拳行禮,喬亞一個眼神,他後退站在了喬亞身後。

就是此時,我聽到了外面有汽車的喇叭聲,接着,大家散開了,我看到林子豪這混蛋開着一輛二手普桑,吳影坐在一旁。就聽林子豪伸出頭喊了句:“媽蛋!剎車沒了!快閃開!撞死不管啊! 重生之貴女心計 管殺不管埋臥槽!”

這貨直接就朝着天主教那邊撞過去了。天主教那邊的人,直接跳出來一女的,雙臂一伸砰地一聲就把這車給按住了。林子豪和吳影這才下車來,他擦了把汗說:“多謝多謝!”

那女的說了句不客氣,弄弄頭髮就退回去了。林子豪跑到我們身旁,小聲說:“媽的,吸血鬼!外國的吸血鬼。竟然和天主教勾搭在一起了。”

“不奇怪啊,我們現在和妖界勾搭一起了,你也要允許吸血鬼和天主教勾搭起來。也許以後狼人和吸血鬼能成爲好朋友,這個社會,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我說。

林子豪這時候大大咧咧喊了句:“現在什麼情況啊?誰給解說下唄!”

鬼君站起來說:“現在的情況是,魔君刃風打算出一個真人以下的高手,挑戰楊落,並且是要弄死楊落。因爲楊落罵了魔君刃風是王八犢子啥的。其實楊落你也不對,就算魔君是王八犢子,你也不該當面罵啊!”

我趕忙站起來行禮說:“鬼君說的有道理,晚輩記下了,以後只在背地裏罵這個王八犢子。”

刃風可是魔君,什麼時候受過這個氣啊!他一拍桌子喊了句:“右鱷王,你還等什麼呢?”

他剛喊完,一個腰仗三尺正義劍,胸懷柔情千萬千的公子從場外飛身進來了。進來先咳嗽了一陣,然後整理了一下衣服,對我一拱手說“楊落兄,就讓我王明送你去死吧,你想怎麼死請提前告知,我一定會滿足你的。”

他說着又開始咳嗽。周圍有人唏噓了起來。楊離淡淡地說了句:“仙人巔峯!”

有人開始議論了。

“這不是病公子,王三劍嗎?”

“在他手下走過三劍的人,幾乎沒有。這個魔界病公子,簡直令人聞風喪膽啊!”

“這下楊公子可麻煩了。”這是女孩子的話。

“楊公子不哭,你要挺住,站起來……呃!”這也是女孩子的話。

這些女孩子現在都在想什麼啊?我都服了她們了我。

我站起來走出去,心裏也沒啥底。手裏捏了個罪惡之花,突然感覺到自己似乎能更好的控制了,便重新注入能量,一次次注入,最後竟然注入了以前五倍的能量還能控制的住。

這是什麼情況?我想了下,似乎是幫助喬亞渡劫時候,被雷擊的結果啊!媽的,原來那雷有這奇效啊!頂雷的事情也不是太糟糕的啊!

王明的手摸到了劍柄上說:“如果楊兄還不選擇死法,我就隨機替你挑選一種,你看割喉可以嗎?”

我本來要用罪惡之花炸死他的,但是此刻我改變主意了,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快,收了罪惡之花,脖子一伸說:“倒是不錯,你來割我脖子的同時,也要注意點自己的脖子啊!”

他開始咳嗽,一隻手握劍,一隻手捂着嘴,一直咳嗽的臉通紅。眼看就要背過氣去一樣。

我開口說:“既然你身體不適,乾脆回家養兩年再來……”

他出手了,確實很快,這把劍就像是一道光一樣從我的脖子上抹了過去,雖然我也閃了,但是還是感覺到了這長劍的一絲寒意,沒錯,是剛剛碰到了我的肌膚。我後閃,手裏的破天刀已經拽出來了,順手就是一刀,接着,我的身形停下來,他跑了幾步也停下了。

就聽他說了句:“好快的刀!”

之後,腦袋直接離開了身體就跳了起來,脖子就像是噴泉一樣,非常的壯觀。我摸摸脖子,心說,要不是有金身,這一劍雖然不至於要命,但掛彩是難免的了。這病公子的劍真的太快了,不僅快,出手的時機也很好。

我嘆了口氣說:“你還是不夠快啊!”

所有人都傻了,有人喊了句:“楊公子秒殺了王三劍,這,這怎麼可能?難道楊公子是真人嗎?”

女孩子們都舉着倆小拳頭在胸前,眼看就憋不住要歡呼跳躍了。偏偏此時,林子豪來了句:“楊落,我們愛你!我們愛你!”

頓時,這羣女孩子——小道姑們,都跳了起來,喊着:“楊公子,我們愛你!”

我坐回去的時候,毛十三來了句:“看吧,我那裏的小道姑都成了你的粉絲了,以後多去走走,我管飯,你懂的。”

我呵呵笑着說:“一定一定!”

這時候,龍虎山的弟子跑進來開始拽屍體了。魂魄剛鑽出來,鬼君一伸手,一道光打過去,直接擊碎了靈魂。 冷麪夫君的無辜新娘 他說:“這樣病病歪歪的靈魂,到了鬼界也沒用,浪費糧食罷了。”

張天師揉揉眼睛,站起來說:“剛纔是不是打了一架?打完了?這王三劍,病公子,果然名不虛傳,劍法快,死得也快,鬼君,你怎麼看?”

鬼君點頭說:“是啊是啊,魔界精英果然名不虛傳,難怪中玄城脫了褲子亮着屁股求關照啊,是有道理的。太快了,簡直沒看清就死了,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啊!”

刃風一拍桌子罵了句:“混蛋,右鱷王,你這是什麼……”

右鱷王低下頭開始小聲嘀咕。就是此時,康公子跳了出來,指着納蘭英雄叫罵了起來:“那個納蘭狗熊,你當縮頭烏龜有意思嗎?來來來,小爺和你大戰三百回合!”

我心說,真的是人爲財死啊,就連康公子這樣的修爲,懷裏揣着一萬兩銀票,都敢叫陣納蘭英雄了,不過我喜歡啊!簡直是不要臉真無敵的存在啊!

納蘭英雄想出來,卻被納蘭清河一把拉住了。李逍遙站起來喊了句:“老混蛋,你什麼意思啊?難道你想讓別人替你兒子來戰鬥啊!你想讓別人來替你兒子送死嗎?人家點名要挑戰你兒子了,你要是沒種,給你兒子改名字吧,叫什麼英雄啊!乾脆叫納蘭烏龜好了。”

“小兒最近身體不適,不適宜出戰。”

“父親,我要出戰,我身體好得很啊!”

康公子哈哈笑着說:“好,真英雄也!你要是真不出來,日後江湖上你的名號可就真的是納蘭烏龜了啊!”

“小小魔仙,你就是找死啊!”他一躍而起,一掌就拍了下來。康公子往後一跳說:“甭打了,我輸了。他抱住頭蹲在了地上。喬亞一伸手就把他從那虛影的大手下拉了出去。”

這隻大手啪地一下就拍在了地上,塵土飛揚。納蘭英雄悠揚地說了句:“神之手!”

等塵埃落定後,大家驚呼了起來,在地上有一個清晰的大手印,足足有十米大,直接排進了地下三米。足見其力度如何了。不愧是中玄城,道法果然不同凡響。

康公子擦了把汗說:“好險,太厲害了。”

地面噼裏啪啦一陣響後,很快就平了。我擡頭望出去,看到廣成子師伯在伸着二指,一道土黃色的光芒灑了出來在修復着地面。他說:“中玄城果然名不虛傳,會挖坑,但是沒學會填坑。”

納蘭英雄這時候指着我喊了句:“我都出來了,你就別藏着了,我們新帳舊賬一起算吧!”

我一拍桌子就跳了出去。納蘭清河喊了句:“不可,英雄回來,此人邪的很。” 一團黑氣突然從外面捲了進來,接着,我看到一個披着黑斗篷的黑衣人,他慢慢摘下了斗篷,慢慢擡起頭,一張慘白的臉。他說:“師弟,我倆先來一場吧!”

林俊杰。我一看是他笑了,說:“林師兄,到了魔界,沒有淪爲二等公民吧!”

“知道你牙尖嘴利,等下我一定要拔掉你滿口的牙,看你還怎麼出口傷人。”他一伸手,一把黑氣環繞的長劍拔了出來。

有人驚呼道:“這是大暗黑天劍!神劍!這小子怎麼會有此物呢?這東西不是在滔天魔戰天手裏嗎?”

“難道這小子是戰天老魔的徒弟?”

……

這論資排輩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我說:“好啊師兄,我們是要算算舊賬了。乾脆,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林俊杰對我笑笑說:“牙尖嘴利是傷不到人的,既然你這麼說,我倒是不反對和納蘭兄聯手。”

納蘭英雄回頭看看他老子,那老頭子不說話,只是用手摸摸那黝黑的鬍子。這邊的納蘭英雄心領神會了,他喊了聲:“好,我就和這位仁兄聯手對付這邪小子。”

不知道誰喊了句:“邪公子,加油!”

頓時,那羣女粉兒都跟着喊了起來。

也是從這天起,我有了邪公子這麼個外號。邪公子三個字也就在江湖中傳開了。

現在,有人喊了,茅山派裏一小妹子氣得面紅耳赤,衝出來一挺胸,摸着良心喊了句:“你們還能要點臉嗎?兩個仙人巔峯打一個八品道,還要聯手,這是要二打一嗎?”

我說:“師妹不要緊,不是五打一就沒問題。”

靜立師伯的弟子君無愁這時候也站了出來,喊了句:“林師兄,到了魔界,這修爲突飛猛進啊,竟然這麼短的時間內連升六級,你得吃了多少肥料纔有了這個效果啊?用了撒可富複合肥都沒你快啊!你是喝的大糞湯嗎?”

“小師妹,一入魔界,升級,就是這麼簡單。簡單到離譜啊!”林俊杰那張慘白的臉扭曲了,笑得很難看,尤其是露出了猩紅的牙齦後,怎麼看都沒有人的樣子。

靜立師伯喊道:“無愁,不要羨慕了,根本不是什麼升級,這是吃了老魔頭的血魔丹,臨時的等級虛高,記住,不論等級有多高,真氣纔是基礎,丹田內有多少存貨纔是關鍵。 主任,我知道你的祕密 比如你楊落師兄,這是實實在在的八品道,但是秒殺九品仙的本事可是實實在在的,都是因爲強大的內丹支持才行,所以,不必急着升級,打好基礎纔是關鍵。不然就算是某些人虛有等級,只會貽笑大方。”

我心說,不愧是師伯啊!只是她說錯了,別人丹田內是內丹,是個小空間,我的丹田內是個內世界啊,那可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爲。並不是別人那樣只是儲存真氣的一個容器,而是一個生機勃勃的小宇宙。真氣源源不斷在這個小宇宙裏產生,供我使用,只不過現在那土屬性的星球,似乎要崩塌一樣,生成的土屬性真氣也開始斷斷續續了。我勒個去,難道這顆星球要死亡了嗎?

君無愁不屑地哼了一聲,看着我說:“師兄加油,我們都在你背後支持你呢。”

我點點頭,看着遠處的馬海波和金二林說:“你倆要是也能一起上,我就省得費事了,一起收拾了,來個東北大亂燉。”

林子豪這時候喊了句:“誒呀老楊,不帶這樣的,你好歹給我留一個啊,那個誰,那個馬海波歸我了,我不殺他根本睡不着覺,他成了我的夢魘。”

我罵了句:“你能有點文化不?你都睡不着覺了,哪裏來的夢魘?”

“我就是形容一下,你們繼續。形容一下,不要較真兒。”林子豪嘿嘿笑着,坐進了我的椅子裏,和姬子雅聊天去了。

喬亞這時候站起來喊了句:“楊落,難道你真的是八品道嗎?這怎麼可能呢?”

我心裏那個苦啊,心說你當我願意自己是八品道啊,老子要是八品真人,誰還敢搶我的女人啊!不過沒關係,你把我的女人帶走,我也沒讓你快樂很久。納蘭英雄,你也該付出代價了。

我看着喬亞說:“不然你當我多高等級啊?”

我一對二,收了破天刀,抓出了長槍來。這霸王槍一出來,我往地上一戳,嗡地一聲,一股能量波沿着地面蕩了出去。來個下馬威再說。

果然,毛十三喊了句:“好強的真力,真的好強!”

“是啊,這絕對不是八品道能做到的。”

……

張天師那三角眼也睜開了,伸着脖子看着。就連魔君刃風也是不得不坐直了身體。他一雙手放在案子上,十隻手指敲着桌子。喬亞這時候傳音過來說:“你小心點,魔君起了殺心了,當你是潛在的對手了。”

我對着他點點頭,心說我怕他個毛線啊!老子金身護體,只是少了兩根肋骨,還打了護甲,火掛附魔。怕個毛線!你今天打不死我,就等我哪天陰死你好了。看看林子豪,我問了句:“子豪,有件事問你,你和吳影切磋的怎麼樣了?”

“老楊你放心,我和吳影大仙那可是親密無間啊,好基友一輩子啊!”說着,他站起來,走到吳影身旁,倆人互相勾着肩膀摟了一下。

我心說,不是要你搞基情的啊,是要你學技術的,這小子的逆蹤術可以說是出神入化,連真人都識不破,要是你學會了,就可以偷看真人白富美洗澡了啊!順便教教我,不是挺好的嗎?

“老楊你放心,我們都是好朋友。”林子豪興許是知道我問的什麼了,給了我這麼個回答。

於是,我放心了。單手持槍,一伸說:“兩位,是來武道近攻,還是道術遠攻,隨便你們。”

“你一刀砍了病公子,我們和你近身,豈不是找死?你別做夢了。”林俊杰提醒道:“納蘭兄,我們全力近攻,這小子有一法術,可以召喚異界奇獸,我們不給他機會。”

我心說,不給我啥機會啊?那東西隨時拿出來啊!你當我還要念五分鐘口訣才行的嗎?這樣的道術恐怕只有跳大神的小魂師還肯用。

納蘭英雄呵呵笑着說:“是嗎?如此說來,我倒是想見識見識這異界奇獸了。早就知道楊兄有這寶貝,何不拿出來給我們見識見識呢?”

和我玩心眼啊這是,他最想聽的話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就是不說。而是一笑道:“你是不是想我說,你想看我就給你們看嗎?我偏偏不給你們看。”

我搖搖頭說:“好吧,既然你們想看,我就給你們看看,滿足你們的好奇心。”

我一伸手,頓時十四匹狼靈一左一右擺開了陣勢。狼的攻擊是含蓄的,和老虎,豹子,獅子是不同的。是講究策略的,是無冕之獸王。

就聽天琴咯咯笑着說:“楊落,我發現你越來越不要臉了啊!人家就是怕你出這玩意才那麼說的,你還就非要出狼靈,你快看,林俊杰的臉都快成苦瓜臉了。”

此時的狼靈身材都健碩了不少,明顯比上次對付樑斌的時候大了一圈。見到這些傢伙,反應最大的自然是樑斌了,他直接走出來,喊了句:“這些奇獸,簡直令人無從下手,你顧左顧不了右,顧前顧不了後。楊師兄,困死他們吧。”

狼靈一步步向前,圍成了包圍圈,並且這次和以前不同,是一頭火狼,接着是一頭雪狼,再是一頭火狼,這麼花着來的。狼羣同時怒吼了起來,火狼渾身*,雪狼寒氣逼人,紛紛露出了獠牙,對着兩個人吼叫了起來。

納蘭清河站了起來,喊了句:“這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

張天師大聲說:“納蘭老弟,稍安勿躁。你都不認識這東西,我們就更加不認識了,此物應該是來自異界吧,反正三界內是沒有這東西的記載啊!”

“又是如何來到了我人間界的啊!?”納蘭清河喊叫着。“這絕對不是道法,這是實體,是活生生的奇獸。”

我不得不說了句:“納蘭城主是不是又有搶去研究一番的衝動啊?”

納蘭清河慢慢坐下,魔君刃風卻站了起來,捏着下巴看着喊了句:“既然是異界奇獸,我還真的想研究研究,既然楊落不反對,這東西,我收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令我猝不及防。就見刃風猛地就撲了出來,嫩白的手一伸,頓時一張金網就撒了出去。直接朝着狼羣就落下了,這一下要是罩上,不僅是狼羣全罩了去,就連林俊杰和納蘭英雄都要受殃及。

但是左蝠王和納蘭清河同時出手了。大網落下的同時,兩個黑影唰地一下就閃了過去,將兩個敗類給拽了出去。我罵了句:“刃風,你好不要臉!”

就覺得一陣風呼地一下颳了起來,接着,我就看到一條青龍呼嘯着朝着那張金網撲去,四條腿直接蹬住了金網,怒吼一聲,這青龍將金網撕了個粉碎。

喬亞大喊道:“竟然是五爪神龍!”

大家同時哇地一聲。事出突然,誰也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張網被撕碎後,隨即就消散了。緊接着,天琴優雅地落在了地上。她看看四周說:“不要臉到了此等地步,五品真人竟然對一個八品道出手,你還要臉嗎?” 刃風看着天琴笑着說:“沒想到在凡間竟然能看到神龍,不過我看你病的不輕啊!”

天琴不是病了,只是不適應這具軀體而已。除了我,還有一個人也許能明白,就是楊離。我看看楊離,他聚精會神地樣子。估計是在想,怎麼看着這麼眼熟啊!

“病的不輕,但是足夠阻止你爲所欲爲了。”

“我只是想研究下這些異界奇獸罷了。”刃風說,“沒見過,想研究下,也許能研究出點什麼,這不是造福三界嗎?”

“我想研究下你的腦袋,你切下來給我研究研究,說不準我能解開大腦內的祕密呢,更是造福三界了,你幹嗎?”

刃風哈哈笑着說:“既然有人不同意,那麼算了。不過可不是我怕你。”

他擡頭看看張天師,隨後坐了回去。張天師這時候又站了起來說:“什麼情況?這比試還能繼續嗎?”

林俊杰喊了句:“張天師,這楊落一定在異界幹過動物園的飼養員,他弄來一羣這個,我們怎麼比武呢?讓你說,要是街上倆人要打架,結果其中一個帶了五條大狼狗,這架打起來還有什麼意思啊?”

張天師這時候點點頭說:“有點道理啊,那個楊落,你到底有沒有真本事啊你?有真本事就比,沒有真本事就認輸算了,沒什麼的。”

我心說媽蛋的,我沒有真本事唄。這張天師真不是東西啊!

我笑着說:“張天師,我在龍虎山來說是沒本事的一個了,但是要宰了這一個叛徒加一個富二代還是沒問題的吧。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啊?”

林子豪這時候不耐煩地喊了句:“太JB磨嘰了,林俊杰,納蘭英雄,你倆還是男人嗎?和人打架,不許人用裝備,你們他媽的去殺怪不帶裝備裸身去打嗎?人家能有這裝備是人家的本事,你倆有本事也帶着裝備來啊!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們這麼不要臉的。”

“子豪子豪,小人嘛!不敢打自然有諸多說辭了,你和他們講道理,講得過嗎?”我擺擺手說,“不敢打就算了,我還真的不想和這樣的敗類動手了,不值得我動手。”

其實我已經等不及要收拾這倆敗類了,收了霸王槍,收了狼靈,每隻手裏都捏了一朵罪惡之花,能量是以前可控能量的三倍。但是個頭卻小了一倍,只有一頭蒜那麼大了。

我捏着兩個拳頭,剛一轉身,就聽身後有動靜了,納蘭英雄和林俊杰紛紛跳上來了,就聽納蘭英雄喊了句:“誰說我倆不敢比了?楊落,我們就真刀*幹一場,不要使用什麼歪門邪道的,你敢嗎?”

我轉過身,再也不猶豫了,一撒手,兩隻曼陀羅直接就飛了出去,看起來慢,實際上速度很快,旋轉着朝着兩個人而去。我一心二用,到了他們身前的時候,我念了聲:“爆!”

兩朵罪惡之花一起爆了,這冷熱交替的攻擊他們一定是防不住的,除非是無屬性防禦才行。這麼倉之下,我有絕對的把握誅殺二人。就聽嗡地一聲悶響,那林俊杰還是一副微笑的樣子,站立在當場。

而那納蘭英雄卻被炸飛了出去。這是什麼情況?這不科學啊!怎麼可能炸飛,而不是能量透體呢?

緊接着,林俊杰的身體砰地一聲就炸成了血水嘩地一聲四散開來。

但是納蘭英雄可不同,他只是噴了一口血,倒在地上渾身抽搐了起來。我喊了聲:“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