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前卒將阿青的表情看在眼裏,他當然知道阿青的想法。其實在他的心中對范蠡也能夠理解,想要讓越國成爲王者,范蠡的有些手段真的無可厚非。

幾個人一路保持着沉默,就來到了風華樓前。

在風華樓上,范蠡已經早早的等候在了那裏,一個清秀的男子快步的來到了范蠡的身邊:

“範公,他們來了。”

“幾個人?”

“馬前卒、孟落日、祖敵、蔡秉集,還有……”那個男子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阿青。”

范蠡長長的吁了口氣,對於阿青,他也感到頗爲複雜。作爲一個正常的人,阿青這些年對他的幫助,他是知道的,也在心中非常的感激。但是,作爲一個權臣,他無法忍受背叛。阿青現在已經背叛了自己,如果他縱容阿青,那將來其他的手下將如何管理。

范蠡揉了揉太陽穴,閉着眼睛,將身體靠在了椅背上,良久才低聲的說道:

“按照原計劃行事!”

“是!”

那個男子恭恭敬敬的答應了一聲,就退了出去。

酒樓的樓梯上傳來了腳步的聲音,踩在上面發出吱呀呀的響聲。人還沒有進入到房間,就聽到范蠡已經哈哈的朗笑着迎接了出來:

“哈哈,真是讓我好等啊。各位,快,有請!”

一陣的唏噓客套,看上去還真是其樂融融,阿青看着幾個人寒暄,眉頭微微的皺起。

雖然在她的心裏還是對馬前卒等人的話表示懷疑,但是依舊警惕的看着周圍。刺客那種敏銳的嗅覺,還是讓她感覺到了籠罩在周圍的淡淡的殺氣。看來之前妲己和他說過的,酒無好酒,宴無好宴的猜測,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范蠡神色如常,客客氣氣的將衆人都各自落座。孟落日等人的視線都在蔡秉集的臉上掠過。之所以蔡秉集和幾個人一起過來,就是因爲蔡秉集有着一項特殊的本領,識毒。

在很多歷史的教訓中,酒菜中用毒已經是被使用爛了了招數,可是依舊很多人在使用,所以這種辦法也算得上是屢試不爽。

當看到蔡秉集微微點頭之後,所有人都是開懷暢飲,話題最終落在了馬前卒等人的去向的問題上……

(本章完) 第2877章

紫色天雷獸聞言疑惑的看著墨九狸,總覺得她的話有點不對勁,但是想到自己的傷勢過重,或許對方的血液真的能治癒也說不定!

反正以前它連人都吃過,喝一點血怕什麼?就算治不好,再讓她拿出丹藥就是了!

想到這裡紫色天雷獸說道:「有什麼不敢的,不過如果你的血液治不好我的傷,你必須想辦法用丹藥治好我!」

「放心好了,我的血液包治百病,只要你沒死,我的血液都能治好!」墨九狸聞言十分自信的說道。

「哼……我可不信,你還是快點放血給我試試吧!」紫色天雷獸壓根不信墨九狸的話說道。

墨九狸沒再說什麼,直接劃破手指放了幾滴血液進入一個瓷瓶內,然後把瓷瓶遞給紫色天雷獸道:「喝下去就行了!」

紫色天雷獸的小爪子接住墨九狸丟過來的瓷瓶,眼神奇怪的看著墨九狸問道:「就這麼幾滴就夠了?」

「當然,如果不是嫌棄你,直接喂到你嘴裡的話,一滴就夠了,因為裝到瓷瓶里,我才故意多放幾滴的!」墨九狸十分肉疼的說道。

然後拿出藥膏抹到傷口上,看著傷口全部恢復了,才把藥膏收了起來!

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手指上面的傷口,抹上東西后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微微有些詫異!

猶豫了下,直接將瓷瓶內墨九狸的血液給喝了下去,只是聞到墨九狸的血液沒有血腥的味道,帶著淡淡的香味,接著紫色天雷獸就懵逼的看到自己身上落下一道紫色的光芒,不僅如此,墨九狸身上也落下一道紫色的光芒……

紫色天雷獸微微一愣,隨機反映過來了,這分明就是契約的光芒啊!

紫色天雷獸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卻發現墨九狸含笑的看著自己,紫色天雷獸瞬間怒了!

想要掙脫這契約光芒,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只能憤怒的瞪著面前的墨九狸。直到契約光芒結束,紫色天雷獸感受到自己跟墨九狸已經簽訂了契約,還是無法解除的靈魂契約!

不僅如此,剛想跟墨九狸理論的紫色天雷獸,發現自己並不是墨九狸最為強大的契約獸,通過和墨九狸的契約,它清楚感覺到墨九狸還有好幾個契約獸竟然實力都在它之上,其中有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獸,甚至讓它感覺到忌憚和恐懼!

這讓紫色天雷獸直接滅了找墨九狸算賬的想法!

「怎麼樣?是不是身上的傷都好了,我沒騙你吧!」墨九狸看著紫色天雷獸笑著說道。

紫色天雷獸看著墨九狸不想說話!

它現在很受傷,不想說話!

這時,墨九狸忽然察覺到體內的靈力翻滾,瞬間讓她察覺到不好,因為跟紫色天雷獸契約,因此紫色天雷獸的力量沖入了墨九狸的體內,讓她原本就達到神尊的修為,這下子直接頂到了巔峰,竟然要飛升了……

可是,想到還在下面等著的馮珂等人,墨九狸急忙盤膝坐下, 當話題扯到了馬前卒等人的去向的時候,馬前卒輕輕一笑,自以爲高深莫測的說了句: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看着他神棍的樣子,連蔡秉集都想要在他的臉上踩兩腳。

范蠡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

“難道在我們越國沒有幾位施展自己才華的地方麼?”

“我們只是習慣了無拘無束的生活,所以沒有想過在任何一個地方長期的逗留。”

“唉,真是可惜啊!”

范蠡的臉上一陣的惋惜,接着他站起身,告假出去。在范蠡剛剛出去的時候,忽然一個陪坐的清秀男子站起身來,衝着孟落日等人拱了拱手:

“早聽說馬先生、孟先生以及各位的手下都是高手雲集。遇見了高人,不能交臂失之,所以小子費龍,想要和各位高手討教一下。不知道能不能賞臉呢?”

孟落日和馬前卒的眼睛微微的眯起,看來好戲剛剛上演,只是相對於當初項莊舞劍比起來,這種直接挑戰的做法簡直是弱爆了。

祖敵呼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

“沒問題啊,我也早就聽說過,範將軍手下能人輩出,正想要討教而沒有機會呢。”

房間非常的寬敞,早就有人拉開了椅子,騰出來了一個地方。

費龍搭了個手,祖敵縱身跳到了場地的中央。他最擅長用的武器是雙錘,但是在房間中他的雙錘無法完全得到施展,換上了一口單刀。

在春秋的這個事情,最常用的兵器還是馬上長矛步下劍,祖敵的這把刀拿出來,就吸引了房間中范蠡幾個手下的視線。

在渾厚和殺氣上,刀都要比劍強悍很多,尤其是馬前卒幫助祖敵打造的這把虎頭刀,看上去更加的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沒有動手的時候,在氣勢上費龍就明顯弱了很多。看看自己手中的寶劍,還真的就和兩個人的體格一樣。祖敵是高大威猛,而費龍則是清秀的好像是一個大姑娘。

“哼,小心了!”

費龍大喊一聲,接着在他手上劍花挽動,刺向了祖敵的面門,祖敵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這裏可是范蠡精心佈下的一次鴻門宴,所有的人都是精挑細選的,如果費龍沒有點真本事,估計也無法被范蠡邀請來作爲陪席。

阿青對於范蠡和文種身邊的一些高手還是知道一些的,她的眉頭微微皺起。這個費龍可是文種手下的四大高手之一,就是阿青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打敗他。而且在他的瞭解中,費龍向來是那種淡薄名利的人,他能夠主動跳出來說要挑戰,這本身就有問題。

在幾個人的關注中,費龍和祖敵已經連續過了幾招了。祖敵新式的武器已經練得非常的純熟,而且土豪金當初教給他的全新的刀的招式,讓他的進攻更加的鬼神莫測。費龍和他打起來,感到十分的彆扭。

本來費龍的本領不弱,可是在祖敵堪稱“先進”的武器的攻擊之下,讓他的實力大打折扣。原來的本事總是在他的攻擊下忽然變得非常的生澀,甚至很多次的攻擊都無法到最後,就被打斷,這讓費龍感到鬱悶不已。

自從在動手的時候開始,就好像一直有一股火在心裏憋着一樣,非常的難受。

“啊!”

費龍一聲的大喊,好像要將心中的鬱悶都發泄出來,隨着這一聲大喊,他的真火也打出來了,手上長劍失去了之前那種飄逸的美感,招招都變得非常的狠辣。

祖敵在費龍的攻擊下,屢屢險象環生。祖敵也火大了,雖然之前就知道所謂的切磋不過就是一個引子而已,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的招式中是如此的狠毒。

刀鋒一轉,招數也發生了變化,本來就是勢大力沉的刀,在他的揮動中更加的虎虎生風。

整個房間都好像籠罩在了祖敵的刀光中,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幾個人,都忍不住將自己的椅子向後挪動了一點,害怕被波及到。

孟落日和馬前卒也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本來是因爲祖敵要求要弄一個有重量

的,可是適合步戰時候用的兵器,他們才幫助他打造了這把刀,代替其他人經常使用的防身的長劍,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把刀到了祖敵的手上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看熱鬧的人甚至都感到了一陣的窒息,就甭說在刀山中的費龍了,在迅猛的攻擊中,他好像是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一般,連連後退。

“不好!”

明廷 原本同樣是作爲陪席的一個黑大個大喊一聲,他看到費龍已經是疲於招架了,在這樣猛烈的攻擊中,如果祖敵不停手,費龍想要在戰團中脫身出來,都是一個問題。

男子大喊了一聲,手上的一把椅子就丟了出去,嘩啦的一聲脆響,椅子在刀風中立刻四分五裂。祖敵的攻擊也在短時間的受阻。費龍藉着這個機會縱身跳開。身上已經是大汗漓漓,低頭看看自己手中的寶劍,上面出現了幾個明顯的缺口。

那個給費龍解圍的男子,在丟出了椅子之後,一個縱身跳了上去,與此同時在他的手上多了一把斧子。

在平時的時候,斧子這種東西更多的時候,還只是被作爲劈柴用的工具,但是在這個男子的手中,已經變成了一把利器:

“胡錦星特來討教幾招!”

在他的一聲大喊之後,斧頭已經劈向了祖敵的面門。祖敵連忙閃身躲開。

蔡秉集看到了這個場面,剛剛想要從椅子上站起來,馬前卒拉了他一下。祖敵現在正打在興頭上,之所以帶着祖敵過來,就是專門爲了打架用的。

果然,祖敵看到對手換了,絲毫沒有畏懼的意思,哈哈一聲大笑:

“好,哈哈,今天能玩個過癮的!”

揮刀再次攻擊了上去,胡錦星雖然在國內剛剛開始的時候還比較的生猛,可是在和祖敵經過了幾次的碰撞之後,也慢慢的落了下風。

胡錦星和費龍一個是范蠡手下說得上的高手,一個是文種手下的名人,如果兩個人都敗在了祖敵的手下,恐怕臉面上還真的不是非常的好看……

(本章完) 第2878章

開始壓制體內的靈力,用了一天的時間,終於把體內暴漲的靈力給壓制住了!

紫色天雷獸雖然不明白自己的新主人,為什麼要壓制實力,但是也沒多問,在一邊鬱悶的接受自己被契約的實事,一邊安靜的等著墨九狸醒來!

直到半夜的時候,墨九狸才終於壓制了體內的實力,睜開眼睛發現天都黑了,於是看了眼紫色天雷獸說道:「走吧,我們還去上面休息,明早再離開!」

「好的主人,主人你等會兒還烤肉嗎?」紫色天雷獸聞言想到什麼期待的問道。

「好,等會兒烤肉給你吃!」墨九狸聞言說道。

紫色天雷獸聞言開心不已,然後墨九狸和紫色天雷獸又回到了峰巔,墨九狸繼續烤了兩隻風狼,自己吃了一點,送回空間一些,其餘的都讓紫色天雷獸給吃了!

「你有名字嗎?」墨九狸看著紫色天雷獸問道。

「主人,我叫天雷獸!」紫色天雷獸聞言說道。

「行,以後你就叫雷獸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紫色天雷獸聞言不在意的說道,反正名字不過是稱呼罷了,它沒有什麼意見。

半盲女的英雄之旅 「明天我要到岩漿的對面,你應該能帶我過去的吧!」墨九狸按著紫色天雷獸問道。

「可以的主人,我可以帶你從這裡直接飛過去!」雷獸聞言說道。

「好的,那我們明早再下去!」墨九狸說完,直接進到帳篷內休息了!

雷獸守在帳篷外面,雖然對於契約有些不滿,但是它的傷也全部好了,加上自己主人烤肉又好吃,而且剛才它也發現了,自己主人的實力竟然還很強,相信要不了多久,主人就能離開八重天了!

雖然不能直接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但是它相信自己的主人,早晚會離開這裡的,這麼想著,紫色天雷獸的心裡也就不那麼糾結了!

第二天,墨九狸早上起來后,直接騎著紫色天雷獸飛向懸崖下面,直接飛過了岩漿,來到了馮珂等人所在的地方!

馮珂等人一直在這裡打坐修鍊,從墨九狸離開到現在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都跟墨九狸契約了,知道墨九狸沒事,怕是他們早就沉不住氣了!

沒有想到今天天色剛亮,馮珂等人就察覺到墨九狸的氣息了,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隻紫色的獸獸載著墨九狸從對面的岩漿飛了過來!

這讓馮珂幾人震驚不已,這岩漿不是禁空的不能飛行的么?

為毛主人坐著的紫色獸獸可以飛啊!

等到墨九狸落地后,幾個人都欣喜不已,同時也好奇的把視線落在紫色天雷獸的身上,幾個人心裡都在猜測紫色天雷獸的身份!

「主子,你終於回來了!」馮珂看著墨九狸說道。

「恩,沒什麼事情,這是天雷獸,已經跟我契約了,裡面除了它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了,我們走吧……」墨九狸直接給幾人解釋道。

幾個人聽聞是天雷獸的時候,看向紫色天雷獸的眼神又是震驚, 其他的幾個陪坐的人看到了胡錦星的形勢也非常的不妙,臉色都變得不好看了。幾個人已經偷偷的將自己的兵器捏在了手裏,隨時準備衝上去救援。

這些人的表現落入到了阿青的眼中,阿青的眉頭緊鎖。對於孟落日等人的實力她是清楚的,如果說范蠡和文種的人輕易的輸給了孟落日等人,她無話可說,技不如人,敗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輸了比鬥還輸人,就有點讓她感到丟人了。

祖敵的攻擊越來越生猛,他好像不知道疲憊是什麼東西,胡錦星接連後退了幾步,已經開了飯桌的邊緣,忽然在他的身後,兩道寒光飛出。目標正是正大開大合的發動着攻擊的祖敵。

阿青看的清清楚楚,兩道寒光是兩把飛鏢,而他的主人,正是剛纔落敗的費龍!

“不好!”

幾乎是在同時孟落日等人都站起來,當他們發覺費龍將要暗算的時候,想要出手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兩點寒光一個是祖敵的咽喉,一個是祖敵的前胸。

因爲雙方的距離非常的近,想要躲避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可能。

祖敵也發現了這一點,可是他也沒有辦法躲避,寒光飛來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幾乎是在兩道寒光飛出來的同時,嗖嗖的兩聲響在祖敵的身邊響起,就在飛鏢幾乎要刺到了祖敵的身上的時候,忽然兩聲清脆的響聲在衆人的耳邊炸響,接着兩柄飛鏢同時改變了方向,砰砰的刺到了堅硬的地板上。

一個妙齡女子從窗口中飄飛了進來,臉上帶着冷笑。

影子一直在馬前卒等人的周圍,只是出於他的本能,不喜歡拋頭露面罷了。

她可是已經經驗豐富的刺客,對於祖敵她有着足夠的信心,所以他的視線從來也沒有在爭鬥中的祖敵的身上,而是一直在下面的其他幾個人的身上徘徊。

在費龍剛剛從口袋中摸出了兩把飛鏢的時候,影子就已經注意到他了,等到他的手腕一動,影子率先就判斷出了他

要攻擊的路線,因此丟出了兩顆問路石,在祖敵的面前給他解了圍。

暗中突襲殺手,這可讓蔡秉集等人都坐不住了,怒視着已經看傻眼的費龍。

胡錦星呵呵一笑:

“祖將軍真是高人啊,我們佩服!”

說完,轉身就想要走,解除這裏面的尷尬。

“等等!”

蔡秉集一聲大喊,然後慢慢的繞過了桌子,所有人都注視着他,不知道他發現了什麼。

只見蔡秉集慢慢的走到了插在地板上的兩隻飛鏢的前面,從地上拔出來了其中的一支。費龍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

蔡秉集簡單的在飛鏢上面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