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族的管家不僅是墨族的管家,還是墨綵衣在墨族時的貼身暗衛墨影,因為墨綵衣離開,墨影便被墨奚程安排易容當了墨族的管家,為的也是在明處,方便查很多事情……

「族長,我猜測應該是華晨風對大小姐做了什麼,按照大小姐的性格,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大小姐的靈魂或者記憶出了問題!」墨影想了想看著墨奚程說道。

「你的意思是華晨風洗掉了綵衣的記憶?」墨奚程皺眉道。

「族長,以大小姐的性子,那是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如果不是真的不記得華晨風,她是絕對不會跟華晨風在一起的, 我也就是一會兒的清醒,很快就失去意識。等再睜開眼睛時,感覺就像睡了一個長覺,做了一個噩夢。

現在醒過來了,夢就虛幻的不真實了。

我伸了個懶腰,身體酸酸的無力,實在不舒服,就好像身體生了鏽。

正好盤俊他們在吃早飯,米飯的香氣頓時引得我飢腸轆轆,我都顧不得穿鞋子,赤着腳跑出去,搶了盤綺羅剛盛好的粥,“咕嘟咕嘟”一通喝乾。

這次難得盤家兄妹對我好態度。盤俊雖然還是平時那一副臭拽的德行,但望着我的眼神還是溫柔的。

連盤綺羅都託着腮,在一邊長吁短嘆地說,“哎呀,你可算是好了!”

我沒理她,反而是沒看到阿嬤就有些奇怪。

之後才聽盤綺羅說的,說我昏迷後,阿嬤也病了,這兩天阿嬤在後院閉關休養呢!

而我起初還以爲自己死了,現在是還魂,聽盤綺羅說了,才知道我當日因爲盤俊不小心弄滅了七星續命燈,人變得昏迷不醒。盤俊用了很多法子都沒辦法將我叫醒。

之後阿嬤做了個夢,夢到她那個小女兒命格被毀,魂飛湮滅,急的一下子吐血,人也跟着病倒了。

我聽了,在心裏只有冷笑,這叫什麼來着?多行不義必自斃!誰叫那阿嬤和她那鬼閨女一起來害來着?要不是她們太惡毒,我也不會誤打誤撞將自己的命格改了!

只是,還要不得不說那阿嬤真是厲害。我已經成爲一個冥女的事,根本沒逃過她的厲眼。當着盤家兄妹的面兒,阿嬤是什麼都不肯說了,四下無人的時候,纔對我陰狠放話,說她不會放過我的!

我呵呵一笑,壓低聲音對阿嬤說,“彼此彼此!”並問她,晚上做噩夢的時候,有沒有見過那個做鬼的阿嬤?

阿嬤臉色一厲,臉色恐怖的像是個鬼,咬牙切齒地問我,“你見過那個賤人嗎?”

我反問阿嬤,“是不是怕你的假身份會被拆穿了?”

阿嬤偏偏還在死鴨子嘴硬,冷笑道,“我有什麼可怕的?該害怕的應該是那個賤人,騙了我的大兒子,害死了我的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這筆賬我還等着跟她算呢!”

我馬上因爲阿嬤的話開始嘲笑她,說她都不帶打聽清情況,就胡編亂造,誰不知道盤俊的父親是被巨蛇吞掉了?

阿嬤卻一下子流了眼淚,忿恨地說,“要不是那個賤人先騙了我兒子,我兒子哪裏會死的那麼慘?”

我忍不住白了阿嬤一眼,心想果然是老狐狸,見招拆招啊?不過,狐狸就是狐狸,遲早狐狸尾巴有藏不住的那天!

沒有證據,我也懶得和阿嬤在這裏玩心機。正好盤俊領着人回家來了。

我跑出去一瞧,第一眼就看到唐瑾。心頓時略沉。即使我醒來後,在陰間遇到的那些事,感覺就跟做了個夢似得,但並不代表我不相信曾經發生過什麼?

眼前看到唐瑾過來了,心中就明白他來的目的了!

唐瑾倒也爽快,很快就切入正題,說要帶我去一趟金秀縣城,在那裏有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正等着我!

至於盤俊那邊,好像他已經和唐瑾已經達到什麼默契,唐瑾對我說這些的時候,他已經讓盤綺羅去準備路上要用的東西了。

我想着也就是盤綺羅陪我去縣城吧!出門的時候才發現,不但盤俊要一起去,連阿嬤也要去。並且應該是唐瑾早有邀請阿嬤一起前行的準備,專門帶了人擡來副轎椅,擡着阿嬤上路。

一路上,我並不開心。我本來是個好端端的人,現在被某些人和鬼當做了工具來利用,心裏要是沒點兒怨氣就成二百五了!

路上,唐瑾幾次想找我說話,我都躲開他,他逼不得已只能硬生生地抓住我,冷着臉跟我說要談談!

我打了哈欠,裝的漫不經心。眼神不經意間瞥見盤俊,他開始分明一直往我這邊兒瞧着,遇到我的眼神卻轉了頭,假裝和阿嬤說話。

我皺皺眉,心裏突然想,不會是盤俊也開始賣我吧!略微思量後,我還是選擇相信盤俊,沒什麼原因,就是直覺!

唐瑾那邊緩緩地開口,第一句就是開始介紹他自己,說他原籍在金秀,現在住在南寧。去年回金秀祭祖,幾個喜歡登山的朋友也就跟了過來,一行人到大瑤山登山旅遊,後來就出了意外,然後遇到我。

我聽唐瑾說到初次遇見我,馬上尷尬起來,因爲我們第一次見面就發生了什麼事,兩個人都心知肚明。我以前不覺得有什麼,那是我以爲我不會再和唐瑾相遇,現在情形則完全不對了。顧忌着臉皮,我打斷唐瑾的話,讓他別扯那些沒用的爛穀子,直接說重點。

或者是我的態度不太好,唐瑾的臉色微變,眼神稍冷,頓了一下,他才繼續說道,“我父親前些天做夢夢到我爺爺,我爺爺託夢跟他講了一些事情。可能是我爺爺泉下有知,知道當初要不是我拿走你的銀鎖,你早就順利改命了,也不至於爲了報復我,故意給我下情蠱。所以,我現在是和你做一筆交易,我幫你成爲真正的冥女,到時候你幫我將情蠱解了!”

唐瑾的話讓我一陣心涼,胸口悶悶的,好像裏面翻滾着什麼情緒,總之讓我不太好受!但我對唐瑾說話的時候,還是懂的將自己的情緒收好,笑着對他說,“成交!”

我這樣爽快的應答,唐瑾卻似乎並不領情,臉色綠了綠,半天沒了話。

我於是問他話說完了嗎?他臉色灰灰的也沒答我,徑自走開。

打這兒以後,唐瑾就沒跟我再說過話。我們一行人離開盤寨,再翻過兩個山頭,就到了一個叫茶樹村的寨子。在這個寨子裏,有等着接唐瑾的人,我也第一次見到了公路,以及汽車。

盤俊和盤綺羅比我有見識。尤其是盤綺羅對我炫耀說,她知道我們要坐的車是什麼車。

我對這些興趣缺缺,有一耳沒一耳的聽着。唯一覺得不錯的是,終於可以告別步行。

不過即使有車,我們還是在第二天下午纔到達金秀縣城。

第三天,我才見到那個非常了不起的大人物!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大小姐的天賦沒理由察覺不出華晨風的氣息的,就算華晨風易容都能認出來的!所以,我猜測很有可能大小姐的記憶除了問題,或者是靈魂被華晨風控制了!」墨影分析道。

墨奚程聞言想了想,從懷裡拿出一枚魂牌,魂牌完好無損,光澤也正常,沒有暗淡的跡象。

「綵衣的魂魄正常,所以她的靈魂並沒有受傷,但是如果被華晨風控制,也是察覺不出來的,所以你說的很有可能! 雲深曉夢 現在,我們也只能等到綵衣回來再說了,也不知道墨湮現在到底逃出來沒有!」墨奚程皺眉的說道。

「族長,我已經派人暗中留意姑爺的下落了,之前老閣主算出墨湮會在大小姐前面來到墨族,我就已經讓人暗中留意了,我只是擔心姑爺回來了,看到墨族現在這樣,不敢現身啊!」墨影也微微皺眉的說道。

「繼續盯著,我相信墨湮的聰明才智,會想辦法跟我聯繫的!」墨奚程說道。

「我知道了族長!」墨影說道。

「你去忙吧,我去看看爹!」墨奚程想了想說道。

「是,族長!」墨影聞言退下,墨奚程起身離開墨族。

——

第五天界的一處險地名叫螞蟻山谷內,一臉鬱悶的墨湮憋屈的藏在山谷中心,地下百米唯一的一處乾淨的山洞內,洞口處和外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食人蟻,墨湮的身上看起來十分的狼狽,因為他已經被困在這裡三年多了,幾乎每天多在跟這些強悍的食人蟻戰鬥,沒有一刻停息的,累的跟狗一樣,沒完沒了的……

三年前,他好不容易來到九州天界,又費勁的來到了第五天界,眼看著再用不久,就能去到第七天界墨族時,無意中在第五天界的時候,聽人說起螞蟻山谷出現上古秘寶,已經有無數人進去都隕落了,所有人都覺得這次的秘寶不簡單,因此墨湮想了想也準備來看看的……

誰知道,剛來到螞蟻山谷,就遇到了食人蟻潮,縱然是小靈兒帶著他和溟煜都沒有逃走,還是被逼無奈被食人蟻逼進了螞蟻山谷內,從此就再也沒出去過了……

「主人,我們再這樣下去不行啊!不如我再去試試吧……」溟煜恢復了差不多后,看著外面說道。

「先別去了,我們這樣根本不行!」小靈兒在一邊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也不能一直被困在這裡啊?真沒有想到這裡還有冥界的噬魂蟻!」溟煜鬱悶的說道。

當初那些人都以為是一般的食人蟻,只是他們被逼進山谷中心,才發現根本不是食人蟻那麼簡單,外圍是強悍的食人蟻,而山谷裡面全部都是殺不死的冥界噬魂蟻,並且這些噬魂蟻似乎都變異了,就連墨湮這個冥王都沒辦法,可想而知這些該死的噬魂蟻有多難纏了……

墨湮黑著臉沒有說話,小靈兒和溟煜說的沒錯,這些噬魂蟻,連他這個冥王都沒有辦法,這分明就不對勁,這些噬魂蟻,根本就不是來自冥界的…… 那個所謂的大人物,縣城一座非常古老的房子裏。我還沒走進那座氣派的大宅院,就已經感覺到一陣極深的陰氣。

來的時候,我和唐瑾,以及盤俊那一家人都跟着,快到宅院大門口的時候,從裏面“嗖”地一聲飛出一道金光。

盤俊還以爲是暗器,大叫一聲“不好”,身形一閃就擋在我前面。豈料那道金光就在他身前停住。大家仔細一看,想也想不到的那居然是一張黃紙。

唐瑾先看到那黃紙上有字,讀了出來,“閒人勿入!”

盤俊知道宅子上的主人並不歡迎他們兄妹和阿嬤,只能在外面等了。

唐瑾帶着我走進去。越往主宅上走,陰氣就越重,冷的讓骨寒。連天上的大太陽似乎都是紙上畫的,一點兒暖意也沒有了。

在我和唐瑾走至院子天井的時候,我突然感覺一波十分強大的炁場。 步步成婚:首席寵妻無限 那炁場無形,卻有着勁風般的力勢,霎時就將我和唐瑾包圍。

唐瑾也應該是能感應到那波炁場,他可能是感覺到炁場裏的殺氣,先停下腳步,對着正屋不疾不徐地低道一聲,“師叔祖,唐瑾和巫南南前來拜見!”

唐瑾的話音落地,我就聽到一聲輕哼,那聲音輕的若無,卻力量猛勁地震痛耳膜。

我感受到那波強勁的炁場化作了勁風一般,鋪天蓋地般對着我和唐瑾衝蕩過來,心中稍是慌亂之後,才冷靜下來。

炁場這樣無形的東西,只能用神識去感受,所以我閉上雙眼,叫醒我的每根汗毛,每個毛孔,去感受那強勁的炁場。

那一刻我感覺就像置身山巔,又如同身置驚濤駭浪之中,四方雲涌,八方風起,一波波的震盪如驟雨一樣,動盪衝擊向我。

我心中急忙默唸《道陵真經》裏面氣法篇的經文咒語,讓自己與洶涌而至的炁場相連,然後盤坐在地上,緩緩地吸氣吐納,讓自己猶如一個空空蕩蕩的容器,慢慢的吸收衝蕩着我的那些炁場。

慢慢地,我感覺自己似乎到了混沌初開的世界,天地間充斥着如洪水氾濫一般的炁場,而那一刻的我,變成一個容納萬千河流的窪地,吸納那些洪水般的炁場融匯進我這個窪地裏,再慢慢的匯流成一片汪洋!

這裏不得不說,我本來被人嘲笑,天生沒有修道的根骨和天賦,要是我沒有機緣得到那本《道陵真經》的話,哪裏會懂得道修,又怎麼會知道所謂的道家修行,其實就是讓人變成一個容器,然後吸納充容這世間陽善和陰煞的所有炁場!

這就跟阿嬤曾經說我似的,我沒有根骨,但總有那麼一點兒狗-屎-運。而要是將這種運氣說的善雅一些,那就算是天時地利人和三者齊備,才堆砌來的一種緣分。

我當時並不知道,那波對我衝涌而來的炁場,正是唐瑾帶我求見的神祕高人對我的試煉。我僥倖藉助《道陵真經》的本事,通過了測試。要不然就算唐瑾的爺爺從墳裏爬出來,那個高人也不會給面子見我!

這其實也算是一種緣分!

當冥女,也並不是說有了冥女的命格,就能當冥女。我之後才知道的,冥女也分三六九等。最低等的就是當個普通的勾魂陰差,這類冥女不太容易修到什麼福德,反而容易早死。

中等的冥女,也就是阿嬤說的那種,要經常跑腿辦差,基本上算不得常人,充其量也就是一隻活在人間的鬼罷了!其間包納了阿嬤說的各種苦楚。

頂端的冥女,也算陰差,但意義上是獨立的,這種冥女和地府的關係是平等的,沒有主僕之份,可以將辦差當做一種福修,也可以當做一種同地府的交易。

而我眼前的這個秦道然老先生,據說前世曾是地府的鬼官,因爲出了點兒差錯,才被罰投胎轉世。現在的他雖然是道家弟子,但修得並不是仙道,而專門跟地府打交道的風水大師。

這老先生脾氣非常怪,說他不貪錢,卻貪世間的寶物,求他辦事的人,只要能蒐羅到稀世的珍寶古玩,哪裏讓他在黃泉路上幫你搶魂買壽,那都可以。

唐瑾這次爲了讓秦道然收我爲徒,好像也獻出了什麼傳家之寶,只是我問他的時候,他一語帶過,並不肯對我說實話。

我說我不想欠他的人情,知道了他犧牲了多少,等以後好還他的!

唐瑾就搬出他帶我來之前說的那些話,說只要我幫他解了情蠱就行了。

我對他說,我早就見過鬼阿嬤,那鬼阿嬤說她根本不懂下蠱,說着說着我差點兒將鬼阿嬤當日告知我的真相,給說出來。

還好失口之前察覺了,急忙將話頭收回去。

唐瑾再讓我說原因,我只能支吾,說不出來了。

唐瑾冷笑一下,說道,“你別騙我了。我有沒有中情蠱,自己還不知道嗎?在你失蹤的那段日子,我被情蠱折磨的好慘,那種苦楚,你怎麼會知道?”

我無法將鬼阿嬤當日謊稱給唐瑾下情蠱的真實原因說出來,因爲我不可能爲了得到唐瑾的信任,而無視盤俊兄妹的安危。當下也就不同唐瑾爭辯了,無奈點頭。

唐瑾則說,解情蠱的事,並不着急,等我成了真的冥女再說,現在讓我不必想那些,專心聽從秦道然先生的教導。

我點頭回了句“知道了!”

我和唐瑾初次見到秦道然的時候,那老先生說的都像那麼回事兒似的。可等我們第二天再見到他,當他卜算我的八字時,卻突然臉色大變,說我在騙他,還罵我滾出去!

他本來就是個乾瘦的老頭兒,說句不好聽的,鬼長什麼樣,他就長什麼樣。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還真給嚇了一跳,以爲活見鬼了呢!他身上那點兒氣概,還不如那個青衣老道呢!

現在他一翻臉,那臉色難看的,讓人恨不得瞎了纔好呢!看他一眼都少活十年似的!

唐瑾眼神稍變,臉色如常的地對秦道然說,“師叔祖,何出此言?”

那秦道然依然惱火地道,“你們隱瞞生辰八字,根本沒有誠意,那求我何來?”

我當時就懵了,失聲驚呼,“這怎麼會?我的八字怎麼會有錯?”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可是,到底來自那裡,到底怎麼回事,他到現在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才是最讓他鬱悶的!

「先別出去,我們先恢復實力,我仔細想想這些東西,到底應該怎麼對付!」墨湮說道。

「要是主人在就好了,小金的火焰,絕對能滅了這些該死的噬魂蟻的!」小靈兒忍不住想念墨九狸的說道。

「別想了,還是想想怎麼辦吧!」溟煜看著小靈兒眼神溫柔的說道。

小靈兒跟墨湮契約后,依舊還是時常想到墨九狸,而跟著墨湮的日子裡,也讓她和溟煜的感情,慢慢變好,感情遲鈍的溟煜也終於明白了小靈兒的心思,兩個人也算是心照不宣的在一起了,本來兩個人還估計他們一個是靈,一個冥獸的關係,但是墨湮告訴他們,只要喜歡就在一起,剩下的問題,早晚會解決的……

加上小靈兒跟著墨九狸的時間久,所以也就不矯情了,不去管什麼地久天長,珍惜現在擁有才最重要的!墨湮也樂於看見自己的冥獸,找到喜歡的女子,何況還是小靈兒,讓墨湮更加放心了……

看著外面洗洗刷刷的聲音,不斷攻擊墨湮結界的噬魂蟻,小靈兒和溟煜兩人,貼著結界裡面仔細觀察著外面那些噬魂蟻,想找到對方的死穴,看看到底如何才能徹底消滅它們……

墨湮則閉上眼睛,開始在腦海里不斷搜索關於冥界冥獸的種類,還有外面的噬魂蟻,到底來自什麼地方!奈何,墨湮搜索了整個記憶,也沒有想出這些噬魂蟻到底來自那裡,弱點是什麼……

他本身是冥王,體內更是有著紅蓮業火,但是縱然如此他的業火也無法燒死這些噬魂蟻,不管是他用溟力,靈力,也都無法殺死這些噬魂蟻,這些噬魂蟻本身的數量就無比的驚人,再加上殺不死,真的是讓墨湮十分的頭疼啊……

從被困在這裡開始,他們三個人就不斷在跟這些噬魂蟻戰鬥,可是到現在對方損失的,遠遠沒有繁殖出來的數量多,而他們卻是一次次狼狽不已的被擊退,再修養,再被擊退,彷彿了三年之久,可想而知墨湮的鬱悶了……

就連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靈兒都煩躁無比了,以前她什麼時候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啊,簡直是鬧心死了!

小靈兒回頭看了眼閉著眼睛的模樣,然後看向身邊的溟煜問道:「溟煜,你說我們給這些噬魂蟻點兒吃的,會不會問出什麼啊?」

「你覺得呢?」溟煜看著小靈兒無奈的說道。

「我覺得不可能,但是我們可以試試啊,我這裡有主人以前給我的烤肉乾,不如我們試試吧!」小靈兒眨著眼睛說道。

「也好,那就試試吧!」溟煜聞言想了想說道,反正他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的。

於是,小靈兒拿出一包肉乾,還有一盤靈果擺在面前,自己和溟煜率先拿起兩顆靈果吃了起來,然後才對著外面,扔了一塊烤肉乾,但是那些噬魂蟻似乎並不感冒。 秦道然老臉一橫,已經不願多說,直接轟我們走人。

我馬上要走,唐瑾卻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低聲說讓我等一下。之後,他就對秦道然說想進一步說話。

秦道然開始不肯,唐瑾也不知道從兜裏拿出件什麼東西,背對着我交給了那秦道然。

我雖然沒有看見唐瑾送給秦道然的是什麼東西,但之後秦道然立即就改了臉色,想來那東西必定價值不菲。

我對唐瑾說,我不想再欠他的人情了。

唐瑾又回我那句話,說沒什麼好欠的,他這是從我手裏贖回他的自由!我這麼一聽,對他的感激瞬間沒了。

秦道然又收了唐瑾的禮物,這纔對我們說出內情,他說我說出的生辰八字,那確實是短壽的命,問題是那個八字,在五行中屬陽格,也就是說,按照我的生辰八字來算,我該是個男人。這就是這個老財迷發火的原因。

我說,我的生辰八字是爺爺當年告訴我的,一個字都沒有差。

秦道然陰沉着臉想了一會兒,才說道,“那我直接召喚你的命格看一下!”

我的命格早就誤打誤撞換了盤俊姑姑的命格,所以這一次我終於看到我回歸正常的命格。然而秦道然卻仍是說不對,他覺得這並不是我真正的命格。

他本來想出手差一下我命格的本源,唐瑾先將我換了命格的事說了,秦道然也就收手了。只是他仍皺着眉頭,似乎被什麼困惑住似的自語道,“總覺的這丫頭上有股靈氣,像是天地共生的靈物……”

我和唐瑾均因爲秦道然的話一愣,唐瑾更是追問秦道然,但秦道然只說了一句,“或許我想多了”,就這麼帶過這一筆,我和唐瑾也不再多想什麼了!

其實說真的,這秦道然身上除了有修道之人不該有的貪念之外,真是有些本事的。他是第一個瞧出我身世有些蹊蹺的人,只不過凡事真是要講究時機和緣分。秦道然沒有從我身上堪破其他的東西,主要是打心眼兒裏沒瞧得起我這個山野丫頭。

唐瑾之前對他說過我的身世,只是說的太高雅,將爺爺形容成修道之人,並沒有說出真實的身份是個陰差。秦道然才誤以爲我打小修道,纔有了些修爲。

另外他還給我下了個評語,說我的爺爺必然是個高修之人,若不然我這樣一看就毫無仙骨可言的人,怎麼可能在二十歲之前就修到宗師的炁場?